朱可娃传  第1页

简介: 朱门酒肉臭。可怜飞燕倚新妆。原来红尘一娇娃。给个这样的女人做传,我恶趣。 有不适情节,人物不善,可能会影响您的心情。本文就这么个极致夸张的荒唐玩意儿,后面,可能还有让你很不适应的地方。慎入!慎入!慎入!

  1

  第一章朱家在武大家属区还是蛮有口碑的,主要还是羡慕朱老的三个儿女。大女儿朱可娃,华师一附中毕业后国家军校国防生委培,硕士出来,在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外语;小女儿朱可芽,北京舞蹈学校毕业,留校任教;最小的儿子,朱可晓,最有出息,当年他以十六岁小龄留学耶鲁,还曾在武大家属区引起轰动,学成归来,自主创业,现在年纪轻轻已有上亿身价,羡煞旁人。
  当然这都是外人看来的风光,哪家又没有个烦恼呢,朱家这几天就在闹不愉快。
  朱家在南京路有一套老宅子,现在开发商要拆,价钱开的也高,可偏偏朱家老爷子朱源这时发了倔,就不卖。这可把朱可娃难上了,妹妹在北京,弟弟大忙人一个,谁管这个家,就她和老爷子磨。你说,其实家里着实不缺这个钱,可你禁不起人三天两头来催啊,卖了了事,卖了省心,卖了图清净!可老爷子――――“爸,你说那老宅子年数也久了,现在房粱都有开裂的现象,卖了就卖了,”“不卖,那是我们家祖传的,你们不懂,”朱可娃心想有什么不好懂的,她家老爷子就是念这个“旧时繁华”的虚荣劲儿,那套老宅子确实华贵,清末最流行的风格,可,年久失修,又没人打理,真是有无可无。
  跟老爷子说几次也说不清理,你说他还是60年代留过洋的,咋就这浓重的封建思想?朱可娃没法儿了。她不是个忒有主见的人,要不是他们妈妈死地早,人说长女如母,她真会大事不闻小事不问。这抓耳挠腮劲儿,她只有连给可芽可晓打电话,“你们不回来管这事儿,我也不管了,老爷子在医院躺着呢。”你说朱可娃看上去老实憨憨的,可撒起慌从来不脸红。
  也不和老爷子废话了,抓起一把瓜子儿专心看韩剧,等可芽可晓回来再说吧。
  “可娃,你小姨后天回国,你去机场接接,”朱可娃停下来望着她爸,“我后天有一天课可咋办,爸,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啧,是我故意的?你小姨也是昨天打来电话。那就让晓宇去趟,”“他没空,”朱可娃继续磕自己的瓜子儿,可明显眼神一淡,周晓宇是她老公,可朱可娃从来不会指望他做任何事。
  周晓宇比朱可娃小一岁,他们结婚三年。周晓宇的父亲是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将。朱可娃一次随首长赴英参观,担任翻译,很得首长称赞,随后,周晓宇的母亲,也是二炮指挥学院政治部主任,看中了朱可娃的憨厚老实,家世又好,就有心领做媳妇了。
  也是为给周晓宇快定性吧,他们两在有意撮合下,三个月后就结了婚。朱可娃知道周晓宇极不情愿,可周晓宇的母亲有手段,相当于硬逼着他这年轻就进了婚姻牢笼。所以夫妻关系并不咋好,周晓宇在外面胡天胡地,朱可娃也无可奈何,你说她有多情愿结这婚?还不是人家说什么她做什么,朱可娃糊得厉害,又有点懒,是个随波逐流的主儿。
  反正日子也过得下去,至少,周晓宇在外面玩地再疯,在朱可娃面前还是有收敛,这点,周晓宇有数的很,他也要面子不是吗。
  “没事儿,可晓可芽明天说不定就回来了,后天让他们去,”朱可娃过一会儿又不慌不忙地说,她有时候会操心,可绝不会操很长时间心,老爷子也不做声了,这家子,可娃和他的个性最象,事儿,有人做了,就不是他的事儿了。
  朱可娃在老爷子家收拾好一切,买了点儿小菜回了自己家。
  一边摘菜一边接着看韩剧,门突然有钥匙开门声,朱可娃瞄了眼钟,稀奇咧,周晓宇这个点会回来?
  周晓宇进来后钥匙随手往茶几上一丢,看见朱可娃在摘菜,“我今天不回来吃饭,”朱可娃心想,我也没准备你的饭。不过还是“哦”了声,周晓宇进书房了会儿又出去了。
  朱可娃继续摘菜看韩剧。
  这时,电话响了。朱可娃眼睛还盯着电视去接了电话,“喂,”“姐,爸哪儿住院了,你这也骗我!”朱可娃愣了下,“可晓?你这快就回来了?”
  “回来了!咱爸都住院了,我还不回来?你现在在哪儿?”可晓火气看来不小,“在家呢,”可娃老实回答,“我现在在锦拿,你快过来!”
  “锦拿在哪儿?”
  “香港路――-”朱可晓说了地址,他姐还问,“我去那儿干嘛,”“你过来给我把事儿说清楚啊,不是让我管吗,”朱可娃没办法,现在能摆平事儿的是大爷,她就去趟呗。菜往水池里一搁,电视一关,也出门了。



2


  原来锦拿这样豪华,朱可娃直在心里啧叹,可晓到底是大富翁了,天天出入这种地方。
  你在门口一报个名儿就有美丽的小姐直接把你带进包房。门一开,朱可娃一愣,里面还有几个人,都蛮年轻,和可晓差不多大吧。
  “姐!”朱可晓一看见她姐来了连忙站起来,过来就邀着他姐,“你还没吃饭吧,”
  朱可娃随着他坐下来摇摇头,“那你想吃什么,别说随便!”朱可晓就知道她姐的德行儿,连忙堵她的话,
  “那不说随便说什么,我怎么知道这里有什么吃的,”
  “啧,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弄撒,恩?”可晓咬着唇盯着她就等着她发话,
  “牛肉面吧,”
  可晓只无奈摇头,“改不了死性儿,你吃牛肉面就发痔疮,还爱?”可说着,还是招来服务生耳语了几句,可娃隐约听到,“少把点儿辣椒,”服务生点头出去了。
  “好,现在说说什么事儿,”可晓把手搭在她背后的沙发上洗耳恭听状,
  “咱家南京路那老宅子要拆,爸爸不愿意――――”
  可晓听完,象对小孩子的,摸了摸他姐的头发,“姐,这事儿,你问我,依我的意见,还跟爸磨什么,你把房契偷出来直接卖了得了,”
  “你以为我没想这样?可爸把房契腋哪儿我哪儿知道?”
  可晓又苦笑,“他能腋哪儿,妈的骨灰盒用得着那大吗,”
  朱可娃一愣,难怪别人都说他们家朱可晓最贼!
  “那你去偷。”朱可娃最会顺水推舟,可晓只能点头,“姐,这种小事儿以后别用‘住院’那么大的由头,‘狼来了’的故事还记得吧,等以后真出大事儿了,你可怎么办,”可晓还戏谑地逗他姐,
  朱可娃这时不做声了,心想,鱼做鱼办,肉做肉办,又不是什么事儿都我一个人操心。
  朱可晓到底是了解他姐,知道她怎么想,叹了口气,“姐,咱们自家人马虎点儿没事儿,可,周晓宇,你也别太便宜他撒,人忍还是要有个限度吧,哦,他老爸是首长,你就不敢反抗了?奴性!”
  朱可娃还是不做声,除了她爸爸蒙在鼓里,她的妹妹弟弟都烦死周晓宇,巴不得她明天就离婚!可,朱可娃是个定下来一种状态就懒地再变化的,再坏,她也习惯了。
  牛肉面来了,朱可娃习惯露出点儿微笑,没办法,她就好这口,可惜,又不能吃太辣,一辣真发痔疮!
  朱可晓也不打搅他姐享用最爱了,这时和他朋友们聊天去了。
  他的朋友们自朱可娃来了后就都没说话了,就看这姐弟俩讲,蛮有意思。他们都知道朱可晓有两个姐姐,二姐是出了名儿的大美人儿,大姐深居简出,早早出嫁,不过,从言谈中可知,朱可晓最过不得这个大姐,今天一看,确实也让人揪心,朱可娃不算顶级漂亮,可人秀秀气气的,性子又好象挺悠儿,这种人就是天塌下来只要你不压着她,她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你只能在旁边替她干着急。
  朱可晓和他朋友聊什么,朱可娃听一句掉一句。她认人还是蛮快的,那个穿白衬衣戴金丝边儿眼镜儿的叫东瑞,黑色西服狂野坐姿的叫李康乐,半长发还扎个梏儿的是刘耽,一脸微笑一对儿酒窝,叫唐细细。
  他们家朱可晓站出去就一表人才,交的朋友自然看上去也非池中物,就是都太年轻,年轻地朱可娃觉得自己都老了。其实,也就大两三岁,朱可娃有时看见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比如她的些学生们,她就会自艾自怜一番,感叹自己年纪大了,这也正常,哪个女人想老?
  朱可晓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说有急事儿要先走,朱可娃肯定也要走了,姐弟两先告了辞。
  出了锦拿,朱可娃坚持不让可晓送她回去,这里离自己家又不远,再说,她想既然出来了,她还想去逛逛夜市呢。可晓开车先走了。
  朱可娃直到已经走到夜市了,才发现包落锦拿了,没办法,只好又走回去拿。
  礼节地敲一下门,朱可娃轻推门就进去,“对不起,我――-”
  这谁能想象得到?!眼前的一幕生生把朱可娃定傻在那里!

  3

  第三章鸡奸!
  朱可娃听说过。
  男人间做爱实在够震撼!他没有供进出的专门途径,只有开发后门,实在难以想象,用来排泄的地方――――眼前淫乱的一幕又是那样华丽刺眼!
  东瑞被压在下面,李康乐在上面驰骋,刘耽,唐细细如常般衣冠整齐坐一旁喝着酒,朱可娃的突然闯入确实也让里面的四个男人料所未及,不是他们放浪,这间包房谁都知道不能随便进入,被压在李康乐身下的东瑞是这里的小老板。
  还是刘耽眼急手快,拉过朱可娃就拽了进来,唐细细马上关门锁门。锁门,这还真是第一次。
  朱可娃被刘耽梏在胸前倒在沙发上,这时,看见东瑞和李康乐的下体更近,那直观的淫靡让朱可娃小抽了口气,刺鼻的性交味儿让她浑身起小疙瘩,神经紧绷!
  “她怎么回来了?”
  “管她回来干嘛,看见了就不行,”“我回来拿包儿的!”朱可娃慌忙说,“我绝对不说出去!绝对!”
  “那可不行,”“是不行,”“干脆连她一起办了,细细照相!”
  朱可娃这下真慌神了,这些看来都不是好东西!!
  “我是可晓的姐姐呀!你们不是可晓的朋友吗?!你们――――”“你不撞见,咱们没关系,可你硬撞见了啊,”刘耽熟练地开始解她的衣扣,朱可娃当然要反抗,要尖叫,刘耽一使眼色,李康乐拿过餐巾塞进她嘴巴里,东瑞也爬起来过来帮忙,捉住朱可娃的双脚,唐细细一直拿手机照,嘴里还说,“可娃姐姐,千万别哭,哭了放在网上,别人还以为是日本货,失了原创性,”朱可娃悲苦,可晓这交的都是什么朋友?!
  李康乐粗鲁地趴下她的内裤,手就伸了进去,“真嫩,”周晓宇和朱可娃结婚三年,行房次数屈指可数,朱可娃生理上心理上还如处女,就那和周晓宇寥寥几次的性爱,一没激情,二没情趣,有胜无。
  李康乐的手伸进去就温柔了,都是这方面的老手,一摸就知道深浅,朱可娃平时非常爱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