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缉凶  第1页

简介: 是一时冲动的错手?还是处心积虑的谋划?血腥的现场,错综的迷局凶手到底是谁?

第一卷一切以爱之名第一章陈尸家中

北方四月的天气,尚未褪去料峭的寒意,尤其是天色尚且未亮的黎明。城市,却已经逐渐苏醒。
小区里,马路旁,有老人在晨练,有年轻人匆匆跑向公交车站,有早点小贩忙着点起炉火,不知哪家的孩子醒得早,哇哇地大哭,吵醒了一个单元的邻居。
“啊……”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厉叫喊,隔着楼板,隔着紧闭的门窗,传到外面,已经很是微弱。然而那种让人全身发冷的恐惧,还是让许多人抬起了头。
声音发出的位置,是景春苑小区三号楼。
晨练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聚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十几分钟后,“呜哇呜哇”的警笛声起,两辆警车一路急驰而来过来。
吕聪刚从车上下来,就见一个穿着民警制服的年轻人快步迎上前来,用力握住他的手热情地说:“这位就是吕队长吧?你好,我是东纬路派出所的民警魏波。案发现场就是这个单元的302室,我们已经拉好警戒线,并且疏散了围观群众,现场保护完好……”
“好,那我们上去看看!”吕聪无奈地打断魏波的喋喋不休,自从队里在户籍民警中提拔了一名警员之后,无论到哪里出现场,都会遇到急于表现自己的警员。
吕聪边上楼边四下打量,这是个比较老旧的社区,楼道内贴满了牛皮膏药一般的小广告,每个楼梯的转角处都堆放着一些杂物,积满厚厚的灰尘。
一路走到三楼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向门口警员出示证件,率先进入302室。
“吕队长,302室为南北朝向的两室两厅一厨一卫的标准户型,进门后北面是厨房和餐厅,南面是客厅,户门正对面为卫生间,北边是次卧室,南边为主卧室。”魏波再次凑上来介绍情况,“报案人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女孩张馨,是死者的妹妹,起床后发现姐姐被杀,于是拨打110报案。”
吕聪顺着魏波地话看过去,只见一个女孩一脸惊恐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圆圆的脸庞毫无血色,身上还穿着卡通图案睡衣,死死地抱着一个靠垫,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着抖。他回头冲队里唯一的女探员使了个眼色,李可昕马上走到张馨身边,柔声轻问:“小妹妹,是你报的案?”
张馨脸色惨白,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似乎这样可以压下心里的恐惧,颤抖着声音说:“是我,我姐姐,我姐姐她……”手臂抖动着抬起,指向客厅右侧一扇半掩的门,话没说完便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一样,身体顺着沙发滑落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法医王封安也赶到现场,进入主卧开始初步尸检。
“陈辰,你先去拍照,然后标明尸体以及周围物证位置。刘赫去向邻居和小区保安了解情况,可昕陪着这个小姑娘,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带到局里做个笔录。”吕聪边穿鞋套边分配任务,然后戴上口罩手套进入主卧室。
屋内一片狼藉,年轻女子的尸体头东脚西、仰面躺在床上,身上仅着白色蕾丝吊带睡衣,已经被鲜血染成艳红色。死者脸上沾了几抹飞溅上去的血痕,更显青白,双目圆睁,面露惊恐,似乎在死亡的一瞬间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胸腹部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浸透了床单,顺着死者垂下的手臂,在地板上汇聚成一小汪血泊,隐约能看到一把水果刀浸浴其中。家具的抽屉、柜门半开半掩,零碎的杂物和衣服散落一地。
吕聪小心地绕过地上地杂乱物件,不禁皱起眉头,衣柜放在进门后的左手边,被翻出的衣物,却床底、窗下随处都是;床单上到处都是飞溅地血痕,地上反而却出奇的干净,仅有的一小汪血泊,也是死后汇聚而成,除此再没有其他喷射状血迹,证明凶手应该不是临时起意,是做好了准备才下手;而死者胸腹部被刺多刀,血肉模糊,更加说明凶手对死者的愤恨。
他正想着只听王法医说:“经过初步检查,死者为25岁左右女性,可以断定卧室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尸体没有被移动过,也没有性侵犯的痕迹。根据肝温以及尸僵的情况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今天早晨五点到六点之间,距现在不超过两小时。死者伤口均为利器刺上,但是由于刀口较多,要回去验尸才能得出准确情况。你们标记好位置,我尽快把尸体运回局里解剖。”
听到死亡时间为早晨五点至六点,吕聪更坚信自己地判断,这不是入室抢劫杀人,而是预谋杀人后伪装的现场。心里虽然这么想,脚却还是下意识地走到窗边,轻轻一拉,发现窗子并没有锁上,他便探出半个身子,想顺便检查下外侧窗台有没有攀爬的痕迹。
“这不是入室盗窃杀人!”此时身后传来一个清冷女声。
吕聪诧异地回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长发女子站在门口,边跟自己说话,边用目光搜寻整个屋内,然后走到女尸旁,弯下腰细细的查看。
难道又是个想要出风头的民警?吕聪皱皱眉头刚想说话,刘子玉在房门口探头进来说:“吕队,这是新来的徐诺副队长,于副叫我带她……”话刚说一半儿忽然看到满屋血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呕……”地一声当场吐了出来。
徐诺皱皱眉头,从口袋拿出一包湿巾递给刘子玉,朝吕聪微微一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就自顾自的开始翻检现场的物品。
吕聪是听说过徐诺的,分管刑侦工作的于泰哲副局长几天前就说要来一位新的副队长,而且对她是不遗余力地赞美,欣赏之情溢于言表。但是据队里八卦消息最多的刘赫说,新来的副队是于副老朋友的女儿,还是个家财万贯的千金小姐,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就被于副力排众议,放在副队长这个位子。
想到这儿吕聪禁不住仔细地上下打量徐诺,只见她瘦高的个子,上身黑色风衣,下身米色长裤,一头长发挽在脑后,口罩盖住了口鼻,仅能看到犀利的眼神。

第一卷一切以爱之名第二章新来的副队长

在一旁拍照的陈辰忍不住开口:“为什么说不是入室盗窃杀人?”
“第一,散落的衣物分布不正常;第二,血迹分布不正常;第三,死者胸腹部被刺多刀;第四,案发时间。”徐诺头也不抬言简意赅地说。
吕聪不喜她生硬的语气,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分析与自己刚才的想法吻合,作为刚毕业第一次出现场,能这样清醒全面地分析实属不易。
陈辰却不屑的撇了撇嘴:“现在的罪犯都狡猾着呢,我们破案要看证据,而不是表象!这又不是柯南推理!”
徐诺对陈辰的态度毫不在意,这时客厅里传来了喧哗声:“大娘,您不能进去!”
“我要看我闺女,薇薇,薇薇到底怎么了啊?”
徐诺闻声一偏头,就见一个年龄六十上下、一身秧歌服的的老大娘不顾阻拦硬闯进卧室,手里还提着刚买回来小笼包。吕聪下意识地侧身想去挡住她的视线,却还是晚了一步。
老大娘一见自家女儿躺在床上浸浴在血水中,张张嘴还没喊出声,就突然面色一白,手一松,小笼包滚落一地,人也随之仰面倒下。
“妈,妈……”张馨哭着跑过来抱着她就要摇晃,被徐诺一把拉开。吕聪急忙拨通120急救电话,并且厉声道:“哭什么,找药去!”
张馨被他一吓,倒还真的止住了哭,手忙脚乱地找来速效救心丸。
含了速效救心还是没有起色,万幸急救人员此时赶到,吕聪见张馨扁着嘴想哭不敢哭地样子,最后还是叫陈辰跟车送走了老人,大家才重新将精力集中到眼前的案子上面。
“小姑娘,你家里还有什么其他人?”李可昕拉着张馨坐回到沙发上问。
张馨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扑向电话:“我姐夫现在应该在上班,我打电话给他。”她边说边拨通了电话,抽抽噎噎地说:“姐夫,你快回家吧!家里出事儿了,我……哇……”话没说完就又放声大哭。
吕聪接过电话,只听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馨馨,你别哭,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你好,我是120救护人员,你岳母心脏病发,希望你能够尽快赶回家来。”吕聪想了一下还是避重就轻地说。
“哦,好,我马上请假回家。”
吕聪挂了电话,看到去邻居以及保安处问询的刘赫已经回来,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加撇嘴,顺着刘赫撇嘴的方向看去,徐诺正在北面卧室内翻检物品。他不禁有些恼火,真不知道于副怎么给自己队里弄来这么个娇小姐。想到这儿,他没好气的瞪了刘赫一眼:“面神经抽风啊?还不干活去!”自己迈步向北面卧室走去。
吕聪走进屋先打量一下四周,这是一间以粉色调为主的房间,墙上贴着几张明星的海报,床脚还扔着两个绒毛玩具,看样子是张馨的房间。
徐诺正拿着一个粉色的本子翻看着什么,见到吕聪进来,快速向前翻了几页递到他面前,吕聪定睛一看,上面写着:“为什么我什么都不如姐姐,妈妈总说我能有姐姐的一半她就知足了,姐夫那么优秀的人也对姐姐倾心,难道我就要一辈子活在姐姐的光环之下吗?”
“徐诺同志,你怎么可以随便翻看他人日记?要知道,这是违反规定的行为,而且也不能作为证据的。”
“吕队请你放心,我进房间之前询问过当事人,是经过允许后进来的。”她挥挥手中的手机,“而且我有当时的录音为证,日记也是房间内物品的一部分,所以我并没有违法规定。”
吕聪一下子语塞,这时李可昕进来缓解了他的尴尬:“吕队,呃,徐队,死者的丈夫王铭回来了。”
一个男子站在案发的卧室门口扶着门框发呆,张馨一下子扑上去,抱住那男子的腰:“姐夫,我,吓死我了。”
徐诺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并将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年轻男子的身上。这是个有些清瘦的男子,一米七五左右,细长的眼睛,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听到张馨的话以后,他的面色由青转白,身子晃动一下,目光中有惊恐、疑惑,更多的是茫然。
他动作僵硬的推开张馨,抬脚就想进屋,被陈辰一把拦住:“这是案发现场,不能进去。”他站定,目光紧盯被血浸染成暗红色的床,然后由着陈辰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一言不发。
张馨被推开后,牙齿咬住下唇,犹豫了一下,然后怕极了般地偎到王铭身边,似乎想汲取温暖,但王铭却呆滞的一动不动。吕聪连问几句话,他都毫无反应,而张馨哭哭啼啼地连话都说不完整。无奈之下,吕聪之好决定将他们都带回警局再进行问讯。
众人下了楼来,一辆银灰色的宝马跑车差点儿没把刘赫的口水馋了下来:“天哪,BMWZ4敞篷跑车而且是锋尚型,乖乖,八十多万啊!”跑车在众人面前停下,车顶折叠收起,徐诺手握方向盘:“吕队,我回警局等你们。”说罢一踩油门,消失在众人面前。
刘赫手痒似的使劲搓了搓:“唉,豪门千金的派头就是不一样啊!”
陈辰不以为然:“这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