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店有古怪  第1页

简介: 神仙也有活腻的时候,然而想死却不那么容易, 还得牺牲神的颜和尊严,在一家老旧破的店里打打工护护镖…… 一句话总结:这是一个吃货大神一心寻死,却怎么都死不成的故事

  ☆、第 1 章

  翡翠街15号有家蜡烛店,店普普通通,名字也很普通,叫“光明”。
  这天,店里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客人推门而入时,许心安正在低头擦眼镜。
  听到“丁零”一声,店门上的铃铛响了,她赶紧热情招呼:“欢迎光临。”
  她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浅红色偏棕的头发,高挺的鼻梁,明亮的眼睛,看上去非常帅气舒服。
  许心安赶紧把眼镜戴上,是帅哥呢,得好好看仔细,滋润一下眼睛,愉悦一下心情。
  “你是店主还是打工小妹?”帅哥问。
  许心安愣了愣,问这问题的用意是什么?
  “请问你要买些什么?本店专营各式蜡烛,喜丧香薰照明装饰各种功用都有,还有蜡烛式的电子灯,实用环保又美观方便。今天是万圣节,我们有鬼怪面具和南瓜灯套餐,还有买一赠三的特惠活动,而且进店就能吃糖果哦。”
  “你是店主还是打工小妹?”红发帅哥面无表情,完全忽视了许心安的殷勤介绍,直板板地又把问题问了一遍。
  态度有点糟糕呢,真是不礼貌。许心安觉得,眼睛是挺滋润了,可惜心情没愉悦到,这男人长得再帅也得给他扣点分数。
  “我就是店主。”许心安真想知道,来她家这小蜡烛店买个蜡烛而已,是由店主还是由打工小妹来招待究竟有什么区别?
  “你就是?”那帅哥上上下下打量了许心安一番,似乎有些怀疑。
  许心安对他微笑,爱信不信,微笑免费赠送。现在卖个蜡烛也不容易啊,零售业真不好干。
  那帅哥抿抿嘴角:“我是毕方。”
  “哦。”
  是毕方,要怎样?对暗号吗?他若说他是黄河,她可以答这里没长江,可他说他是毕方,她不知道跟毕方配对的是什么。而且他语气倨傲,她又偷偷给他减了点分数。
  毕方皱了皱眉头:“你不知道我?”那语气俨然他是天皇巨星,全世界都该知道他。
  “不好意思,不认识。”许心安笑得特别灿烂,毕竟开门做生意,维持一个好态度是应该的。所以说,零售业真的太不好干了。
  “火神毕方。”那帅哥跩跩地又道。
  “哦。”许心安挤半天也只能挤出这个音来。
  “哦什么哦?”自称是毕方的帅哥有些不耐烦了,“你都不看书的吗?居然不知道毕方。”
  “我知道毕方。”许心安努力保持微笑,“就是那只鸟精嘛。”
  她只是不知道一个长得很帅的神经病来她店里莫名其妙说“我是毕方”她该怎么回话而已。难道要答“兄弟,好久不见,我是祝融”吗?毕方跟祝融什么关系?应该不是黄河跟长江的关系吧。谁知道呢?反正她不知道。理直气壮的不懂,颇有些天下无敌的感觉啊。
  “鸟精?”毕方的脸抽了抽,“我不是鸟精,我是火木之神。”
  “哦。”许心安点点头。他确实不可能是鸟精,她觉得是神经差不多。
  神话里的毕方是火木之神这个她知道。传说中,毕方是火灾之兆,又有说黄帝出征黄山大战鬼妖之时,蛟龙引战车,毕方伺车旁。不过,不同神话版本里说的不太一样,但大多都说它长得像丹顶鹤,只有一只腿,又有说只有一只翅膀,青色的身体夹杂有红色斑纹。许心安看了看那年轻男人的头发,染成红的,还装扮得挺认真。不过,要是再有个大鸟的面具就更有诚意了。
  “所以先生你到底想买什么呢?”许心安问,“今天万圣节,前面街口右拐有个翡翠广场,那里正在办万圣节露天舞会。虽然是西方节日,但无论是想扮成毕方还是阎王,还是什么别的妖魔鬼怪都没问题哦。不过我们店里的鬼獠牙面具已经卖光了,鸟类的妖怪面具是没有的,但是有黑色翅膀,只剩下两副小号的了,有四个翅膀也很酷对吧。今天是节日当天,所有节庆商品都打八折特惠哦。”
  毕方面无表情看傻子一样地瞪着她。
  是怎样?许心安脸上堆起假笑回视回去。
  她是一个多么尽职尽责的老板啊,这么卖力地推销商品,连神经病都不放过,老爸要是看到了,一定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想要魂烛。”毕方终于开口。
  “引魂烛吗?”许心安微笑着,“你真是来对地方了,像这样特殊的蜡烛,别的店都没有哦。引魂烛上刻有特殊的符图,头七那天晚上点上,旁边摆上逝者衣物,能招引逝者之魂回归,虽然你看不到,但你说的话逝者能听到哦。在他生前没能对他说完的话,可以借此机会好好说说。不过蜡烛燃尽之时,他就要离开了,再没有机会回来,所以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毕方不耐烦地打断她:“我不是要引魂烛,我要魂烛。”
  “有魂烛这两个字的蜡烛只有引魂烛哦。”许心安在心里为自己的耐心拼命鼓掌。
  “我要的就叫‘魂烛’,只有‘魂烛’两个字。”
  蛮横又霸道的语气,红棕色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有点生气的模样。眼睛真是好看,嘴角抿着也很有型。
  看在他这么帅的分上,再忍耐一会儿。许心安鼓励完自己,继续微笑:“那么请问你想要的魂烛,功用是做什么的呢?”
  “点燃魂烛,店主施咒,咒语念完,受术的神魔便能毫无痛苦地死去。而且,是真正的死去。”
  许心安的微笑再也挂不住了。
  受术的神魔?真正的死去?
  “所以神魔通常假死吗?”虽然这个不是重点,但她真的很好奇。
  毕方敲敲她的桌面:“重点是魂烛在哪里?快拿出来。”
  “不不,重点是神魔在哪里?”
  “在你面前。”
  许心安张大嘴,她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一脸呆愣,但她真的一点都不想掩饰——让微笑见鬼去吧。看看人家,发起神经来多么地自信从容,潇洒有气质,这是一个全新境界啊。她开了眼界,也不算吃亏。
  “所以这位神。”明明是鸟精,但现在不是跟他计较头衔的时候,也不是告诉他其实他只是个人类神经病这个残酷事实的时候,她真的太好奇了,“你是来我这儿找死的?”
  “你这里是寻死店不是吗?”
  “什么店?”
  “寻死店。” 

  ☆、第 2 章

  “哦。”许心安一脸恍然大悟,音拖得老长,“不好意思,这位神。”许心安的语气相当诚恳,“我家店的名字叫‘光明’,光明蜡烛店。你认识中文吗?招牌就在店外头挂着呢。翡翠街15号,光明蜡烛店。我家是老字号,据说有数不清年头的历史了,一直没有改过名字,就叫光明蜡烛店。”
  “我知道。”毕方说。
  你知道才怪。许心安推了推她的高度数近视眼镜,微笑道:“你知道就太好了。我送你两根蜡烛,那两副翅膀也送你吧。你再拿些糖果。大过节的,你们做神的也不容易。拿点东西,然后去翡翠广场玩一玩,开心开心。顺便再跟别的妖怪同类打听一下,你要找的寻死店在哪儿。”
  “就是这里!”毕方对她这样胡乱敷衍打发他很不满,“寻死店只卖蜡烛,代代相传。你们许氏一族,掌管魂烛两千余年。你若是不知情,那你就根本不是正牌店主。”
  还掌管魂烛两千余年,听起来真是酷毙了。
  许心安抚额:“如果我承认我并不是正牌店主,你愿意放过小店吗?”
  毕方皱眉头:“所以你刚才说假话浪费了我的时间,是吗?”
  许心安叹气:“这位神,警局就在马路斜对面,我大叫一声警察们全都听得到。”
  “那又怎样?”这位神问,“他们会因为你说谎浪费了我的时间把你抓起来吗?”
  许心安张了张嘴,反问他:“那请问,这位神,你想怎样呢?”
  “我想要魂烛。”
  “哦。”许心安又拖了个长音。她又好奇了:“这位神,你是想弄死自己还是弄死别人?”
  “我自己。”
  “哦。”
  “你笑得假假的很难看,哦来哦去没个完也很烦人。成天一出门就看到你们这样的嘴脸,心情真不好。还有,这世上也没什么好玩的事了,什么都见过,什么都无聊,神活得太久也是烦恼,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许心安推了推眼镜,很想告诉他不用这么麻烦找什么“寻死店”寻死,像他这样动不动人身攻击,傲慢自大没礼貌欠教养的,多出几趟门迟早被人打死。不过她不能这么说,她跟他是不一样的,她有礼貌又厚道。
  她正琢磨着该怎么办,要不要干脆报个警帮他找一找家人或者将他送医什么的,结果这时候毕方又问:“真正的店主在哪儿?”
  “外出远游。”许心安说的是真的。
  这店原本是她爸在经营,虽然她从小就有在店里帮忙,但只是帮忙而已。她的兴趣是看书,梦想开家书店兼咖啡店。只不过当她提出“蜡烛不好卖,不如我们改成咖啡书店”这种建议时,她爸说要打死她,于是她也就作罢了。
  但她爸不同意这建议就算了,还突然说要实现年轻时环游世界的梦想,丢下店铺就跑掉了,到了机场才给她打电话说:“女儿,蜡烛店就交给你了,我去玩一玩,很快就回来,就几年。”
  真是够了,“几年”叫“很快回来”。
  而且他还知道老了要实现“年轻时的梦想”,他怎么不趁着她“年轻时”让她实现梦想呢,蜡烛店生意肯定没有咖啡店好啊。
  许心安快被她爸气死。可是想骂他都骂不过瘾。因为他尽跑去什么偏僻的部落或是什么山里,打不了电话。还说什么积蓄太少,钱省点用。通常是偶尔发发电邮说说游历,很久才能来个电话证明他还没死。就这样,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毕方问。
  “他说很快,就几年。”这次许心安的微笑是真心的。因为她看到毕方的脸绿了,哈哈哈。
  毕方瞪她半天:“算了算了,你什么都不懂。就算找到魂烛你也念不出咒来。”
  “这倒是真的。”许心安附和。
  “我还是去别的寻死店吧。”
  许心安精神一震,太好了,这决定甚是英明。
  毕方一脸不情愿地出去了,一边走一边说什么这家店是最近的了,居然要倒闭了,他还要跑到那些远的地方找寻死店,真是累,好烦啊,真是他妈的叉叉叉的什么的。
  “丁零”一声,店门在毕方的脏话中打开又关上了。
  “呼~”许心安长长舒了一口气,那位神经病的神终于走了。
  许心安随手整理起货架来,过了一会儿她想,不知道下一家倒霉的“寻死店”是哪家呢?他不会走到隔壁去又把同样的话说一遍吧?许心安走到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