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下婢  第1页

简介: 出身低微,命还不好。难道就此接受被人卖来卖去的命运,绿丫说,不。

编辑评价:
绿丫在十岁那年被卖入屈家,成为一名灶下婢,屈三爷贪婪好色,所有进入屈家的人无一不被蹂躏。在好友秀儿的帮助下,绿丫保护住了自己。同时绿丫结识了因叔父去世不得不来投靠屈家的张谆,两人渐生爱意,得到自由成为绿丫最迫切的梦想。在榛子舅舅的帮助下,屈三爷夫妻终于获罪,绿丫得到自由,并和张谆结合,但秀儿因为是屈三爷的女儿,纵从小被视为奴婢,也被获罪流放。绿丫送走秀儿,和张谆一起,努力奔向新生活,要看看好日子到底是怎样的 本文文笔流畅,大巧不工,情节动人,栩栩如生地展现了底层劳动人民的喜怒哀乐
==================

☆、被卖

  绿丫站在椅子旁边一直低着头,尽管这间屋子的摆设是绿丫从没见过的,椅子上有垫子,桌子上摆着茶水点心,能闻到茶水点心发出的香味,这种香味比过年时娘用油炸的果子还香,但绿丫除进来看了第一眼就一直低头站着,听着自己的娘在和上面坐着的女人说话。
  说的话让绿丫觉得那么的冷,绿丫娘三十来岁,常年的操劳让她脸上已经皱纹横生,鬓边白发已经不少,说话也总带有哀愁,对面前的女人挤出笑容:“知道您是好心人,我不是三杯水洗出来的泥娃娃,再添点吧,她爹在家里等着治病呢。”
  女人的嘴撇一下看着绿丫:“要不是你说的可怜,这样的人我怎么肯收,我们这,都是买回来调教了再送去大官府处使的,相貌不必那么好,最要紧的是机灵,可这孩子,从进来到现在都没说过话。”
  绿丫娘听了这话一把就拽过绿丫,在她胳膊上扭了一下,绿丫吃疼,心还是木木地抬头看向女人。绿丫娘这才转向那女人:“这丫头在家时候,伶俐着呢,烧火下地样样来,要不是她爹的病,我怎舍得把她给卖了?”说着绿丫娘掉两滴泪,手还是没离开绿丫的胳膊。
  绿丫心里木木的,可是也晓得,娘要是在这里把自己卖不出去,那只能把自己卖给开私窠子的张嫂子了,张嫂子给的银子还要多一两呢。娘也说了,卖女儿本就会被人指指点点,再卖到私窠子去,那就不用见人了。
  想到这里绿丫努力抬头露出笑容,声音很小地说:“求太太收留,我爹他,要银子治病。”说着绿丫脸上不自觉地流下泪。
  女人唉哟了一声:“才说你木木的,这回儿说这两句还机灵。这样吧,”女人想了想:“六两银子,再多就不成了,我这里比不得别处,别人家都是随便教教就卖出去,可我这不是,还要教她们怎么服侍,最要紧的是灶上的功夫要好。光这每日厨下的材料,都要三四两银子呢。”
  绿丫娘听到能卖六两,和自己心里想的也差不多,卖到高门大户的银子是多,可自己也没门路,这家是专门养灶上的,等以后若有银子,把女儿赎出来,也能学到一门手艺。又看了眼女儿,绿丫娘忙站起身拉着绿丫一起跪下:“给太太磕头,太太这样好心,一定会大富大贵。”
  女人啧啧两声也不扶起她们,只懒懒地说:“罢了,什么太太,进了这家,叫声相公娘罢了。”绿丫娘带了绿丫又磕了个头这才起来,女人这回才正眼看向绿丫,细细看过后道:“也还机灵,以后是要去大官府处使的,这头一样就是称呼。在我这里,太太奶奶是叫不得的,叫我相公娘,叫我当家的屈三叔就成。”
  绿丫急忙应是,屈三娘子还待再说,已有个三十来岁的婆子走进来:“相公娘,昨儿说定的事,这家人来了。”屈三娘子脸上登时满是喜悦,起身要走,想起绿丫母女还在就指着绿丫道:“你把她带进去,再立个券,给六两银子。”
  说着相公娘就走出去,绿丫娘下意识地把女儿搂一下,那婆子已经走过来,先打量了下绿丫才对绿丫娘道:“跟我走吧,去立券再拿银子给你。”从此就很难相见了,虽然绿丫娘等着这银子救命,可还是忍不住又看向女儿。
  那婆子对此已经见得多了,轻蔑地撇一下唇:“这会儿后悔得话,还来得及。”绿丫娘的心就跟刀割一样,把女儿放开,想嘱咐她几句却说不出来,那婆子已经不耐烦地叫进来一个十五六的姑娘:“把这人带进去,和小婵儿住一屋,今晚给她好好洗洗,等明儿一早,交给老张。”
  那姑娘应了一声就上前去拉绿丫,绿丫不由看向自己的娘,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绿丫娘眼里的泪登时如泉一样涌出,狠心把绿丫一推就跟了那婆子去。
  绿丫眼里的泪也滴滴答答往下掉,那姑娘也不去劝,只是拉着绿丫往里面走:“虽说卖到这里,不如去那些高门大户来的好,可怎么也比卖到窑子里面好。再说了,要手艺学好了,跟了个好主,以后这主发达了,比在那些高门大户熬着的强。”
  绿丫应了一声忍不住问:“姐姐,我只听娘说,这家子是养灶上的,这做灶上的要做些什么?”姑娘已经来到一排小屋面前,打开一扇门让绿丫进去,听绿丫这样问就笑了:“这做灶上的,就是伺候主人家饭食的,不过只买得起全灶的,家里大都撑不起什么大场面,到时除了伺候饭食,指不定针线这些也要做呢。”
  说着姑娘往屋里探一下头,嘴里就道:“小婵儿跑哪去了,不是让她在屋里守着,学着怎么捻线?”旁边一间屋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八九岁的姑娘,先叫了声翠姐姐才道:“勺子姐姐昨儿有人来相看,不是说五十两银子去给人家做全灶,这会儿只怕小婵儿去瞧热闹了。”
  “就晓得她是个眼皮子浅的。”翠儿骂了一声就对绿丫道:“你先进屋歇着,等会儿我找套衣衫给你穿,再给你拿热水好好洗洗,这做灶上的活,龌里龌蹉的,哪能瞧的下去?”绿儿今丫被娘带来的时候,已经特意洗过手脚,此时听到翠儿这样说忍不住小声道:“用冷水就好了,用热水,费柴禾。”
  另一个小姑娘登时用手捂住嘴笑起来:“这是什么人家,别的都缺,只有这热水是从不缺的。我告诉你,要做灶上的活,怎能不学着赶紧烧开水?”说完这小姑娘就哎呀一声:“我忘了,回来是拿面果子的,张婶子说,我要学着多做些面果子。”说完这小姑娘进屋拿了样东西就往外跑。
  翠儿把绿丫推进屋,自己转身去找东西去了,这屋子不算大,里面放了两张床,中间用一张桌子隔开,桌子上放了个梳妆匣子,绿丫忍不住上前把镜袱掀起,看着镜中的自己黄皮寡瘦,不由叹了口气。
  “哎,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怎么一点规矩也不懂,掀我的镜子做什么?”门口传来不客气的声音,绿丫急忙把镜袱放下,瞧见门口倚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想来就是小婵儿,忙叫一声姐姐,小婵儿横她一眼:“别来讨好,什么姐姐妹妹的,这里可没这套。”说着小婵儿就走到镜子跟前,见这面镜子和原来一样这才回身瞪着绿丫:“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我告诉你,这里可比不得你乡下家里,可是有规矩的。”
  左一个规矩右一个规矩,绿丫忙道:“我初来,还不晓得什么,还要仰仗姐姐教导。”小婵儿听了那眼往绿丫脸上已瞅:“这小嘴挺甜的,我告诉你……”
  “小婵儿,你又这样了,不好好学着怎么做事,偏偏只知道搞这些,再过两年就该有人相看了,你要连面都发不好的话,难保爷不会把你卖到窑子里去。”翠儿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小婵儿登时变了脸拉着绿丫亲热地说:“绿丫妹妹吧,既进了这里,也就有了缘分,你放心,姐姐我一定待你好。”
  这脸变的真快,绿丫心里嘀咕一声但只睁大一双眼,这样神情落在小婵儿眼里,自然就是个好拿捏的柿子,手里已经使了劲儿,小婵儿对翠儿道:“翠儿姐姐,我可没有欺负这个妹妹,你瞧,我待她多好。”
  翠儿怎不明白小婵儿在做戏,白了小婵儿一眼就对绿儿道:“这衣衫是现找出来的,只怕不合适,你自己瞧着改改,针线的话,找小婵儿要。热水我也提来了,你自己洗洗,好好歇歇,从明儿起,就该忙了。”说着话翠儿就把一套衣衫塞给绿儿,又拎了桶热水进来,当着翠儿,小婵儿忙从床底下拿出个大木盆来:“就用这个洗吧,胰子这些我这也没有,你将就吧。”
  说着小婵儿就扭身出去,翠儿又和绿儿说了几句,也就出去。屋内只剩下绿儿一个人,她瞧着这一切,不由叹了口气,这以后就和在家不一样了。也不知道爹爹他会不会好?
  把热水倒在木盆里,绿丫仔仔细细洗好自己,起身又把衣衫给洗了,换上新衣衫瞧瞧,上衣宽了些,但下面的裤子是短的,也不晓得是谁穿过的,绿丫想找针线把袖子缝一缝,小婵儿不在,也不敢去翻她的东西,只有作罢。
  在这屋里等了很久,还是没人进来,只能听到外面传来说笑声,绿丫不敢出门,抱着膝盖坐了好一会儿后感到疲倦袭来,也就爬上床睡去。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进来,接着推自己一下,又骂了一声也就再无声响。绿丫连身都不敢翻,过了很久才睁开眼,娘说,到了这么个地方,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惹事,不要生非。
  可是,真能做到吗?绿丫悄悄地把被子蒙到头上,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全灶顾名思义,就是照顾灶上活计的丫鬟。和养瘦马不同在于,她们除了身价更低之外,养她们的主家大都还有别的生意在做,她们的去向也多是往中下层官吏,商贩这些家庭去。

☆、厨房

  抽出一根过长的柴,一柴刀把柴劈断,把柴麻利地扔进灶洞里,那将要灭的火一下就又烘烘烧起来。绿丫把额上的汗水擦掉,飞快地把锅洗干净,把桶里的水倒进锅里烧热水。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现在绿丫还是只负责烧热水,等掌握了烧火的火候,才能去大灶那边。
  去大灶那边也不是立即上灶,还要先学怎么切菜,总要能把豆腐切成丝了,刀功才算过关。火候刀功都过关,才能开始学着做菜。绿丫到现在,是相信屈三娘子说的,这地方,每日的材料钱都要三四两银子,屈家可还开着一个大饭馆呢,一边开饭馆,顺带养这些全灶,既有人做活还不用出工钱,真是一手好算盘,难怪这么发财。
  绿丫见锅里的热水已经烧开,拿过几个瓦罐把热水打出来,好预备张婶子和几个已经学的差不多的全灶过来洗脸洗手。刚把水打好,小婵儿就走进来,在那打着哈欠,拎过一个瓦罐就往外倒水,边倒边抱怨:“你怎么打呼啊,昨晚我被你吵的一夜没睡好,再这样,不许和我一起住。”
  自己打呼?绿丫不由点向自己的鼻子,自己好像一直没这个毛病吧?
  “理她呢,她就是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