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  第1页

简介: 柴门篷户,生活艰难。母丧父亡,留下弟妹一箩筐。重生长姐,表示压力就是动力……

第一章 闲话

  腊月二十,打早上起,天就下着雪粒子,到了辰时,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开始呼啦啦的。
  扑天盖地下来。不一会儿,干河渠两岸,青石板的长街和河堤就铺上一层薄薄的白。
  街边上的几间铺子都早早的关门了,唯有转角处的一间肉铺子,上面还摆着几刀肉,几根筒骨,零零碎碎的。
  这是整个柳洼镇唯一的肉铺子。
  一个扎着油腻腻围裙,膀大腰圆的妇人站在肉铺子里,背靠着黑不溜丢的圆柱子,胖而泛着油光的手一甩一甩的,正往那嘴里丢着喷香的南瓜子儿。
  “郑屠娘子,好悠闲啊,这大年边儿,也不洗刷洗刷呀?”这时,肉铺子对门出来一个婆子,手里端着个木盆子,哗啦一声,一盆黑呼呼的水倒在雪地里,薄薄的雪顿时染上乌黑,然后全化成水。
  那婆子冲着那磕着瓜子儿的胖妇人说着话,还伸手锤着后腰,这马上就过年了,家里的活儿多的不行,那老腰就受罪喽。
  “是元妈妈呀,倒不是我不洗刷,是昨儿个,那镇尾李家的月姐儿来我这案子赊肉,说她小弟病了,馋肉馋的紧,元妈妈,你也知道,李相公上个月走了,留下六个子女,治病又欠下不少的钱,月姐儿是长女,几个弟妹都朝她要饭吃呢,赊肉给她家,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不过呢,我那婆婆叫灵水寺的几个大和尚给说的五迷三道的,说是啥……”
  说到这里,郑屠娘子一脸沉思的拍着脑袋瓜子,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伸着胖胖的手指点着道:“哦,是那个佛祖割肉侍鹰啥的,说自家有现成的肉,别人有急难,就当伸伸手。我家郑屠又是个孝子,他姆妈的话哪有不听的,便要送一提肉给那月姐儿……”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又顿了顿,一脸肉疼的样子。
  对面元妈妈插嘴:“佛祖的话那是要听的,郑大娘那是菩萨心肠。”
  郑屠娘子抽了抽嘴角儿,很不认同元妈妈的话,作啥要听佛祖的话?佛祖是给人吃的?喝的?还是穿的了?啥都没有嘛。
  当然这话,郑屠娘子不会说出口,这会儿却是接着元妈妈的话,口气一转道:“我家婆婆是好心,不过,月姐儿却是有志气的,说是不白要别人家的东西,就跟我说好了,让我把过年的器具交给她洗刷,算是以工代赊,这倒是帮我解决难题了,我家死鬼男人和几个小子尽胡闹腾,我侍侯他们都侍侯不过来,婆婆每日里吃斋念佛,那俗事是一点也不沾手的,这一大家子的,那事情多的能让人发颠的,这不,有月姐儿接手,我现今儿也不过跟我那婆婆常挂嘴上说的那样——偷得浮生半日闲。”
  郑屠娘子学着家里老太说的话,拉拉杂杂说了一堆。挥着胖胖的手,说的口沫横飞,又扮着苦脸,生怕别人传她偷懒似的,把家里的事说的跟要砍头似般的难。
  “那是,这镇上谁不知你是里里外外的一把手。”那元妈妈应和着,这一条街,就郑屠家日子过的最好,平日里大家言语都讨好些,只盼买肉的时候能便宜两个子儿。
  不过说到李月姐,那元妈妈又八卦了起来:“唉,说起李家这两年也不知犯了哪路子煞神,先两年李娘子走了,这才多久啊,李相公又病故了,留下这帮孩子今后这日子还不知咋过哟?这李相公多好的人啊,咋就好人没好命呢。”
  元妈妈感叹着,还不忘给已故的李相公发了一张好人卡。
  “可不是。”那郑屠娘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伸长着脖子看了看四周,碎雪的天气里,行人虽然来来往往的,但都是匆匆而过,没谁在意这两人聊八卦的妇人。
  郑屠娘子这才压低了声音:“这没了爹娘,那些个孩子不就成了人案板上的肉了嘛,前些天,我听我男人说了,李相公的弟弟李二那婆娘请了村老吃饭,四碗八碟的,好丰盛的一桌,为的就是李相公死了,李大家里没有长辈,他们做二叔二婶的应该要为几个孩子做主。”郑屠娘子说着,冲着元妈妈挑了挑眉头。
  “这也应当啊,做二叔二婶的是该照顾李大家这几个小的。”一边元妈妈理所当然的道。
  “唉,要真这么好心就好了,我看李二那婆娘八成是想并了李大的房产,李家东屋西屋一合并,就成一大屋了,至于小的,嘿嘿……”那郑屠娘子接下来的话不说明,但意味却深长着呢。
  “李家不是还有李月姐儿嘛,李月姐可是大姑娘了,她做为长姐,也能撑起门户了吧,再说了李家那二老不是还在吗?真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缺心眼的这般算计?”元妈妈撇着嘴道。
  “李家老头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逃难过来,入赘李老婆子的,在家里说话不响的,闷不啃声的,实在是窝囊,他这样子,能为那几个小的做什么主?而李老婆子,咱们镇谁不知道,偏心眼偏到天边去了,打小就不喜欢李大,后来,李大娘子进门,那受的气啊,就别提有多多了,那李大倒底心疼着娘子,最后要求分家出去,跟李家婆子撒破了脸面的,李家老婆子对李大这个儿子,跟仇人似的,李家婆子哪还会顾着李大的几个娃儿,她巴不得把李大家的财产全巴拉到李二家去。”郑屠娘子又巴拉巴拉的道。
  “真是亏心眼的,这手心是肉,那手背就不是肉了?”元妈妈摇着头直道。李家老婆子的偏心眼那在整个柳洼镇那都是有名的。
  “至于李月姐儿……”这时郑屠娘子又舔了一下唇继续道:“她这不,快要嫁人了嘛,哪里顾得了几个弟妹。”
  “嫁人?她这不是还在热孝中吗?嫁给哪家?我怎么没听说过?”郑屠娘子的话让元妈妈一阵惊讶。
  “镇东周家大少爷。正是因为热孝才得趁热孝成亲啊,要不然,得再等三年。”郑屠娘子一脸的得瑟的道,显示她的能奈。
  “周家?本镇的周老虎?不可能!”元妈妈直摇着头。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周家是绝对不会看中李家的,元妈妈虽然没见识,但这点还是肯定的。
  柳洼有二虎,东周和西郑。
  东周是指就是镇东的周家,据说有人在京城里做官,至于几品,镇里的人谁也闹不清,只记得有一回,周大人回家的时候,本省的知府大人亲自来问候,那县里的县父母大人更是站在末流,总之,镇上人都知道,周大人那官儿大到了天边去了……
  而西郑,指的是镇西的郑家,也就是此刻正侃着八卦的郑屠娘子这个郑家,郑家没出多大的官儿,也没有周家那样良田千倾,不过,郑家在乡间凶名赫赫,郑老爷子当年是府城第一刽子手,如今郑家的子孙们,有做刽子手的,有做屠夫的,也有跑马帮耍镖手的,总之一个个都是狠人,凶人,因此,尽管郑家比不上周家的权势和财富,但依然同周家并例为柳洼二虎,总之都是普通人家即使不巴结也不敢得罪的人家。
  “怎么不可能啊,我这可是内幕消息,昨天花媒婆来我家里吃酒,吃醉了说的,你道周家为啥要娶李月姐?”郑屠娘子神叨叨的道。
  “为啥?”元妈妈连忙一脸好奇的问。
  “听说周老爷子快不行啦,周家打的是冲喜的主意。”郑屠娘子抬抬下巴得瑟的道。
  “冲喜?”元妈妈惊的下巴快掉了下来:“李月姐怎么肯去?”
  一般人家,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谁肯去冲喜?因为一旦冲不过,冲喜的新娘子那就得从天上摔到地下,被套上命硬,扫把星,克妇的名头,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婚姻大事又哪能由得了她自个儿做主。”郑屠娘子道。
  “也是。”元妈妈心有凄凄然哪,唉,这李相公一家娃儿,这不是雪上加霜嘛。
  “喂,元妈妈,今天这事儿,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可千万别传出去,这要传出去,坏了周家的事儿,周家还不撕了我们两家人的皮啊。”郑屠娘子见元妈妈凄凄然的样子,她有些后悔不该把这事说出去,虽然她郑家跟周家并列为二虎,但两家地位却是天壤之别,她郑家碰上周家,就好比鸡蛋碰上石头。
  “省得,省得。”元妈也唯唯诺诺的道。
  接下来两人就没了八卦的兴致了。
  就在此时,青石街的转弯处走出一个年青女子,上身穿着青布夹袄,外套白麻孝衣,戴着斗笠,脚上白麻孝鞋已经湿透了,踩着碎雪,发出咯吱咯吱的踩雪声。她的手弯里挎着一个大的夸张的竹篮子,里面全是些灯台,罐碗,等各种器具,背上还有一个竹筐,也堆的高高的,感觉整个人就要被压没了似的,只是那女子脚步却甚是轻快,脸上的笑容也带着一种自信的舒畅。。
  “月姐儿啊……”而此时,郑屠娘子脸色都有些尴尬,不知李月姐刚才有没有在转弯处听到两人的说话,不过,两人看李月姐神态自然,应该是没听到吧?
  这女子正是之前两人嘴里闲聊的主角李月姐。

第二章 闹剧

  李月姐此刻的心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甚至是惊讶,狂喜,等,可以说是五味杂陈,她不明白,之前,她还在大水里挣扎求生,本以为要死了,可下一刻,她就在水边洗这些器具,心中还有些疑惑,可此刻郑屠娘子和元妈妈的对话清楚明白的告诉她,一切又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开始……
  想到这里,李月姐不由的微微摇了摇头,两个外人都将李家的情势看的一清二楚,偏五年前的她啥也没看明白。
  前世,十六年的岁月真活狗肚子身上去了。
  “郑家婶子,你这些器具我洗干净了,你检查看看。”想着,李月姐冲着斜倚在肉案边上的两人笑着道,吃力的将那一篮框的器具放在肉案边上的桌子上。一手还撑着腿,小胸脯一起一伏的喘着粗气,显得累的不轻。
  “这还用检查,你做事,我放心。”郑屠娘子回过神来,拍着鼓鼓的胸道。不过,嘴上说的好听,那手上动作却是一件一件的检查,两只眼睛瞪的滴溜圆,生怕漏了任何一个死角似的。
  好在李月姐儿手头上的活儿实在是没什么可挑剔的。
  “好了,这提猪肉给你。”郑屠娘子检查完,然后提了边上一提肉,想了想,又拿起一根筒骨一起递给了李月姐。
  “谢谢郑家婶子。”李月姐儿不客气的接过。然后笑着朝两人挥手打了招呼离开。
  李月姐有些迫不急待的想回到家里。
  上一次,她就被逼没法子,嫁进了周家,而没多久,周老爷子就过世了,而她也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幽禁生活,直到干河水库决堤,水淹柳洼镇,然后她又意外的又回到了起点。
  而今一切不过才开始呢,李月姐儿抬起头,眯着眼儿,看着天上的的蔚蓝,嘴角翘了翘,每每想着上一次,五弟病故,三妹和四妹一个自卖自身,一个嫁给了一个傻子给二弟换回来一个媳妇儿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