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婚之后  第9页


  那还等什么,几人偷偷开车跟了进去,亲眼看着方振东进了楼道,急忙拿出电话通报情况,老冯听了,直接下命令:
  “你们几个就在哪儿给我蹲点,看看他什么时候出来,和谁出来,看明白了,立刻汇报。”
  “是。”
  王大彪脆声的答应一声,老冯放下电话,嘴裂的都快到腮帮子了,上头首长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尽快解决方振东的个人问题,他这儿正愁呢,哪想到这小子就自己开窍了,心里也实在好奇,能让方振东动了凡心,行为严重失常的女人,到底是个啥样的。
  这不光是他,估摸整个加强团,从个营长到下面的大头兵,乃至炊事班垫大勺的兵,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要说方振东也是侦察兵出身的,那反侦察能力,放眼整个军区,几乎没啥对手,可这俗话说得好,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总有你疏忽的时候。
  方振东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时常行为,他还觉得自己跟平常一样呢,这就是最典型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因此被老冯和手底下的侦查兵算计了都不知道,一心就想着见脑子里小丫头。
  方振东根本就没想过,他来找寒引素非常不合适,好不容易休假,进了城,第一个想见的就是她。
  寒引素打开大门,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方振东跟进自己家一样登堂入室。说实话,寒引素都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他们的关系实在算不上什么,认真说,就是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客气也不好,熟络也不是,非常尴尬。
  寒引素本来还以为,他找她有什么事,或者是因为小峰那孩子,她这里眼巴巴的等着,谁想到,人方振东进了屋,脱了帽子和外面的军装,随手就递给了她,寒引素下意识接过来才醒悟,他们俩这样严重不对头,可是接都接过来,也不能重新递回去,只能转身挂在玄关的衣服架上。
  方振东在沙发上坐下,略扫了一眼,又添了点东西,客厅的角落里多了一个不小的彩陶瓶子,里面插了几杆翠绿的竹子,风姿素雅,颇有这小女人的风格。
  屋里很干净,窗边支着画架,旁边画笔釉彩什么的东西,有条不紊的放在一个能移动的格子架上,画画了一半,可以看出些许轮廓,仿佛江南小镇的一角,青石板地,粉墙黛瓦。
  这个小女人想家了吧,她的画总若有若无传达着思乡之情:
  “你过年不回家?”
  寒引素正咬着指甲,脑子里琢磨该怎么应付这尊不请自来的大神,听到他问话,一愣之后,小脸微暗:
  “呃!不回。”
  她哪儿还有家,虽然那是她出生成长的地方,可是妈妈走了,仿佛就带走了一切,外婆那里她汇了钱过去,舅舅还算孝顺,她回去了,像个外人似的夹在中间,倒不好。
  方振东微微皱眉:
  “你自己一个人在B市过年?”
  目光略低,扫过她手里拿着的钱包:
  “你要出去?”
  方振东的话一出口,寒引素眼底就是一亮,可算找着借口了,小脑袋急速点了几下:
  “是啊!是啊!你来的真不巧,我本来想出去买些年货,你……”
  寒引素的话没说完,方振东已经站起来走了过来,拿下衣服帽子穿戴上,顺便把她的白色羽绒服递给她: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寒引素眼睛瞪得溜圆,嘴张开都忘了阖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阖上嘴巴,不好看。”
  方振东打开门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头又皱了起来:
  “走啊,别磨蹭。”

  十一回

  王大彪和手下俩兵,本来还做着打持久战的准备,哪想到,这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瞅见他们团长和一小姑娘走了下来。
  王大彪那双本来就大的眼睛,更是瞪得贼大,跟俩铜铃似的,一瞬不瞬盯着团长后面,脚步明显有些磨蹭的姑娘。
  穿了件长长大大的羽绒服,几乎裹住了全身上下,不过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是露了出来,仨大兵都看傻了,不约而同屏住了呼吸。
  看着那两人一前一后上车出了小区,才松了口气儿,李志宝还憋着嗓子眼说:
  “连长,你说那姑娘不是咱团长妹子侄女啥的吧,俺咋瞅着像个小女娃子呢。”
  王大彪其实心里也是这么琢磨的,就刚才那小丫头,嫩的跟五月里的水葱似的,小脸儿那叫一个粉嫩,眼睛忽闪忽闪的,比他们文工团那些妞儿都惹眼,年纪,以王大彪侦察兵的眼睛看,绝对就二十出头。
  不是他埋汰自家团长,怎么说也三十好几的人了,和人家二十的小姑娘在一起,怎么着也有点老牛吃嫩草的嫌疑,而且小姑娘那眼神明显敢怒不敢言,没有丁点儿爱意在里头,估摸被他家团长直接赶鸭子上架了。
  王大彪脑子里不由自主就划过电视剧里那些恶霸形象,急忙摇摇头,要是让他们团长知道自己这么想他,估摸关禁闭能关到明年。
  旁边的刘青山嘿嘿笑道:
  “不管怎么说,政委交给咱们的任务算是完了,真有这么一人,说不准就是咱们嫂子。”
  王大彪觉得刘青山的话算是说到扣结上了,管他呢,只要他们团长乐意了,啥天仙美女都跑不了,他们团长那可是有名的稳准狠,当然是战术上,不过搞对象,想来也差不离。
  想到此,踹了一脚还蹲在下面的李志宝:
  “开车,回去复命。”
  再说倒霉的寒引素,坐在副驾驶上还暗暗郁闷,怎么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她咋就不记得,自己和方振东有这么熟了呢。
  寒引素绝对不会以为,方振东找自己家来,就是为了和自己一起去采购年货的,要说有什么事,瞅着就更不像了,有心问个清楚明白,可寒引素自己又不争气。
  算起来,她也不是个很胆小的人,可面对方振东那张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一动不动的脸,她还真有点不敢开口,压力太大,他无形中的气场,令寒引素有点怕怕的。
  寒引素悄悄用余光扫了他一眼,他目视前方,貌似非常认真的开车,脸上连纹路都没丝毫改变,他的五官很深,侧面望去,绝对称得上俊美,仿佛雕像。
  忽然,慕枫的话钻进她脑子里,寒引素小脸微微染上红晕,念头一上来,她又不禁自嘲的一笑,自己真被慕枫传染了,怎么可能,她最不堪的一面,他第一次就已经知道的透透彻彻了。
  如果说一般男人,基于她尚存的些许美色,也许有可能,方振东完全没这个必要,即便她如今仍是小姑独处,不得不承认,他和她之间,依然存在着天与地云与泥的距离。
  说白了,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权贵、高官、首长,她算什么?红尘中流离颠沛的小女人,何况她如今还落得这般境地,以他的条件,估计环肥燕瘦趋之者众,她竟然猜他也许看上她了,岂不可笑。
  这小女人的表情很多,千变万化的,一会儿疑惑,一会儿暗淡,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不过小脸却显得分外生机勃勃。
  方振东还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的苍白,那种透明的苍白,让人忍不住想去怜惜去呵护,方振东生命中的女人,除了他妈,他妹妹方楠,就是前妻周亚青。
  怀揣着军旅梦,他根本无暇他顾,也从没把目光放在女人身上过,即便前妻周亚青,至今在他记忆里也不算多鲜明,偏偏一次就记住了这小女人,想想也有些诡异,可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并不排斥,相反,很喜欢。
  方振东很清楚,这小女人即便不讨厌他,对他也绝对没什么想法,她那眼神赤裸裸写着排斥,或许是前一段失败的婚姻,给了她警醒和戒心,让她开始不相信男人,而方振东却没有太多时间,去慢慢化解两人之间这种隔阂。
  满打满算,他也见不着她几次,如果所有的机会都浪费在这些没用的地方,不是他方振东的风格。
  作为军人,他也没有谈情说爱的时间,他只是知道,自己想要这个小女人,那么就只有一条途径,娶她回家。
  方振东这个人,干事就和他自己说的一样,非常直接,不喜欢拐弯抹角,可方振东也明白,第二次见面,就提这个,估摸着小女人就是心里怕他,也会奋起反抗。
  他不是没见过她另一面,踩到她的底线,小丫头扭起来也不好惹,所以他也必须给她一段适应他的时间。
  “手放下,不许咬指甲,你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方振东皱皱眉开口,这丫头简直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些小动作,他上次就想纠正她了,方振东说话铿锵有力,总带着不自觉的命令口吻。
  寒引素下意识的放下手,好半天,才懊恼的瞪着他,心里嘀咕:你管得着吗,可是看着他那张黑脸,无论如何都鼓不起勇气来,只能用眼神秒杀他,谁知人方振东根本不看她,直接开口:
  “是前面吗?”
  寒引素探头看了看,不禁傻眼,超市门前分外热闹,各种促销的产品挤满了超市门口的空地,划了地盘,各有各的招数,吸引眼球招揽顾客。
  顾客就更多了,乌压压的都是人脑袋,不说经济萧条吗,怎么这么多人买东西。
  方振东找个空车位停了进去,开门下车,寒引素也只能跟着下来,虽然不怎么情愿,也没法子,来都来了,难不成她要在车里坐着。
  方振东的个子很高,人又精壮,寒引素单薄柔弱,两人走在一起矛盾的相配,且俊男美女,回头率超高。
  方振东安之若素,仿佛两人这样已经千年万年,寒引素却目光闪烁,暗暗祈祷不会遇上熟人才好,不过她认识的人本就不多,除了学校的同事,就那么几个人,而且都不住在这附近,估计巧遇的概率很低。
  方振东伸手挡了一下拥挤的人群,把她拉到自己前面:
  “你推车。”
  不由分说,把手里的推车塞到寒引素手上,他就走在她身后。他的脸冰冰冷冷没有一丝表情,经过的人,基本都会尽量绕道,这样一来,寒引素拿东西倒是方便多了。
  寒引素买了很多东西,鸡鸭鱼肉样样俱全,最后方振东把一把韭菜放在车里,寒引素才忍不住开口:
  “买韭菜干嘛?”
  方振东理所当然的答:
  “包饺子。”
  “啊……”
  寒引素根本就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再问,就看见那边好像是艺术班的老师,吓了一跳,急忙身子一缩,就躲在方振东身侧,拽着他的胳膊:
  “方振东买完了,赶紧走吧。”
  她的小手拽着他的胳膊,往外拉,无异于蚍蜉撼树,方振东看见后面撞过来的人群,动作迅速的身子一转,把她揽在自己怀里,一手圈着她,一手推着车,去那边排队结账。
  寒引素就顾着躲熟人了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