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婚之后  第4页

老师不是本市人吧?”
  方振东忽然开口,寒引素一愣,没想到他会问她这么一个风马牛不相干的问题,点点头:
  “嗯,我是浙江人。”
  剩下的时间里,两人再也没有交谈过一句,车子开出了市区,寒引素才有些着急,低头问小峰:
  “你家住的这么远吗?”
  小家伙显然缓过来了,皱皱小鼻子道:
  “我奶奶家住在郊区,我爷爷说想我了,让舅舅把我送过来住两天。”
  寒引素心里琢磨,一会儿自己该怎么回来,这次鸡婆的管闲事,可管麻烦了。方振东看她那样,嘴角轻轻抿起。
  小峰奶奶家在郊外新盖的一片别墅区,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大门前,方振东打开后面车门,寒引素和小峰下了车,方振东转过去,打开前面副驾驶的门:
  “寒老师你坐这边。”
  语气是习惯的不容拒绝,寒引素不知不觉就跟着他的指令坐了上去,刚反应过来,他说了一句等我,关上车门,抱着小峰走了进去,小峰还挥着小手和她再见。
  寒引素心里开始纠结,这意思是方振东要送她回市区吗,对啊!反正他也得回去,顺路捎她回去,不过仔细想想,不是因为他,今天她也不用跑这一趟,他送自己回去也应该。
  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寒引素摸出手机看了来电,就是眉头一皱,接起来冷冷的道:
  “有什么事?”
  郑伟其实不想离婚,寒颖是漂亮有风情,可说到底不够体面,没学历,没知识,说话办事都有些上不了台面,带出去有些没面子。
  当初她来B市打工,找到他,一口一个姐夫叫着,嘴甜的不行,他觉得怎么也是媳妇儿的妹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也是妹妹。
  对于引素和她家的恩怨,郑伟知道的不多,就知道是继母,寒颖是继母带来的女儿,引素和他家人的关系很冷淡,冷淡到几乎和陌生人没两样,除了每年回去看她外婆,结婚后一次没回过她娘家。
  寒颖找来,她也没好脸色,寒颖于是就去他单位堵他,他被她缠的多了,就给她安排了个机关大楼食堂里收钱的工作,活轻松,也不风吹日晒,待遇也不错,还提供宿舍。
  寒颖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就请他吃饭,郑伟是个好面子的男人,哪能真让她掏钱,就请她去吃她喜欢的韩国料理。寒颖颇有酒量,一杯一杯的敬他,饭吃到一半就醉了……
  醒过来就在斜对面的快捷酒店里,说郑伟一点印象没有,纯粹胡掰,他就是半推半就,男人对于送上门来的女人,如果拒绝,不就成了傻帽,再说,寒颖的确很漂亮,而且在床上,比她姐强太多了。
  以前搞对象的时候,觉得寒引素骄傲神秘,如云中的花,落在地上了才知道,不过就是水罢了。尤其思想保守,在床上玩不起花样,性生活千篇一律,郑伟觉得无趣之极。
  蓦然遇上寒颖这样的高手,他怎么会丢的开,一来二去,两人就勾上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不然,最后也不至于在家被寒引素堵在被窝里。
  郑伟当时琢磨,即便寒引素堵上了他和寒颖,只要他好好认错,低声下气的哄她,就没事了,严重不到离婚的地步,毕竟她一个外地人,也没有娘家依靠,除了自己,她还能怎样。
  可这次他猜错了,服软威胁的话他都说了,平日里一向温顺的寒引素,这次就跟吃错了药一样坚决。

  第五回

  “小素,那些花草怎么处理?”
  郑伟扫了眼小露台上的花草,确切的说,不是花草,是些蔬菜夹着花草,辣椒,西红柿,香菜,甚至葱,蒜,等几乎是一个小型的菜圃,侧面有几盆吊篮和芦荟,绿意盎然。
  当初两人看了几个小户型的房子,选中这个,就是因为附赠的小露台,装修好搬进来之后不久,小素就开始折腾这些东西。
  打了一层层的架子,泥盆,营养土……开始种东西,几乎每天一睁眼,就会看到她在小露台忙碌的身影,拿着个小铲子锄草施肥浇水。
  一开始,郑伟觉得他的小妻子这样很迷人,当初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被她吸引住了,那种清浅的美丽,令他很难抗拒。
  父母一直想让他找个本市的姑娘结婚,所以对寒引素自然不会满意,可是他们还是结了婚。婚后除了经济上的压力,两人感情还算不错,后来她找了外活,家里才不怎么拮据了。
  日子好了,郑伟开始发现妻子的缺点,她不善交际,许多时候,更乐意在家里宅着,种种东西,收拾收拾房间,画画,看书……
  她很少外出,遇上推不掉的应酬场合,她去了,也不会热络的寒暄,比起同事那些八面玲珑的媳妇儿,郑伟觉得丢了面子。
  两人因此大吵过一架,虽然郑伟对妻子有诸多不满的地方,可是始终没想过离婚,即便和寒颖勾搭成奸,越来越热络,他都没想过离婚。
  毕竟有个这样的妻子,男人很有面子,即便她孤僻,却很带的出去,而且她的工作体面轻松,接了外活的收入,几乎是他收入的两倍。
  房贷,车贷,生活费,这些突然一总压在他身上,他才知道艰难,郑伟现在后悔的肠子都清了,好好的日子,被他搅的一团糟。
  他想挽回,他觉得或许小素能原谅他,毕竟她一直是那么个温顺的女人,因此他找各种理由给她打电话,小素的冷漠,他始终以为是她的气还没消,假以时日,她一定会原谅自己。
  郑伟骨子里有些大男人主义,偏偏眼高手低,说白了,有些盲目的自大,他觉得以他的条件,多少女人都恨不得巴上来,小素有什么,一个外地人,这里没根没叶,娘家也无依无靠,就算长得不差,可失婚的女人,郑伟不相信,她还能找到比自己更好的男人。
  所以,郑伟笃定她会回头,只要自己拉下脸来认错,好好哄哄她,可前提是,必须先见着她,前几天别的理由都被他找遍了,今天看见小露台,郑伟忽然福灵心至。
  这些东西可是小素的宝贝,悉心照顾了那么久,一定不舍得丢掉。
  寒引素真有心说一句:
  “你看着办吧,不要再来烦我。”
  可是想起自己下的那些辛苦功夫,还有映着阳光那片欣欣向荣的绿色,不免有些犹豫起来,郑伟敏感的抓住了她的犹豫,乘热打铁:
  “不然,我给你送过去,你现在住哪儿,我开车比较方便。”
  寒引素心里哼一声,冷淡的道:
  “不用了,你今天不出去的话,过一个小时左右,我过去搬。”
  放下电话才发现,方振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现在正看着她,或许是职业病,寒引素总觉得他的目光太过犀利,若有若无总带着审视的意味,仿佛要透视到你内心深处去。
  这种目光令寒引素不禁想起了小学时的教导主任,在他面前,总有些不知名的慌张无措。
  “谁?”
  “啊?”
  寒因素莫名看着他,不明白他问什么,方振东重复了一句:
  “刚才你打电话的人。”
  “哦,我前夫。”
  寒引素下意识的答了,才发现两人说话严重不对头,太交浅言深了,他问的奇怪,自己回答他,岂不更诡异。
  寒引素有几分懊恼的按了按额头,这个男人气势太足,自己和他简直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前夫?”
  方振东颇有几分惊讶的侧头扫了她两眼,这么年轻,如果是他,三十五了,有过婚史算正常,她这么年轻,怎么就结婚而且又离婚了。
  “婚姻不是儿戏。”
  方振东几乎立刻就说出这么一句来,依然是习惯的教训口气,寒引素忽然有种错觉,自己似乎成了他的部下,或则会说他把自己当成了他手下的兵,自己理所当然就成了弱势的一方。
  寒引素瞥了他一眼,忽然觉得不理他或许更好,这男人说话完全命令式的,不管对象是谁。
  寒引素开始琢磨着一会进了市,就赶紧闪,打辆车去郑伟哪里,把那些大大小小的盆子搬到自己那里,真是个体力活,而且她一点不想让郑伟帮忙,如果可能,她这辈子都不想在和那个男人碰面。
  慕枫说的好,就当自己运气不好,被两条狗前后各咬了一口,打两针狂犬育苗,从今后看见狗,就躲出三尺之外。
  小丫头不搭理他,方振东看了她一眼,小丫头根本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坐在那里,皱着小眉头,咬着嘴唇,眸光闪烁,不知道正在烦恼什么。方振东扯了扯嘴角,这小丫头别瞧着小小的,挺有点小脾气。
  进了市,寒引素心里正掂量,在哪儿下车好,怎么和方振东再见等,这些说起来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在方振东面前就变成了压力,需要她仔细斟酌慎重决定。
  最后寒引素决定在地铁站下,自己做地铁过去,打车回来,这样还能省不少车费,刚要说话,就听见方振东硬邦邦的声音响起:
  “不是说去搬东西,地址。”
  寒引素傻傻的说了地址,才发现自己又被他牵着鼻子走了,急忙飞快的补救:
  “不,不用了,方先生一定还有别的事,我……”
  寒引素话没说完,就被方振东强硬的打断:
  “方振东,我叫方振东,不是什么方先生,我也没有别的事。”
  “啊……”
  寒引素忽然觉得,自己活了二十五年,头一次有语言沟通障碍,他叫什么名字,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更称不上朋友,说白了,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妥当。
  可是不妥当归不妥当,寒引素发现,她竟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她说什么,他堵什么,而且他都非常直白,根本不懂客气为何物。
  寒引素就琢磨,是不是当兵的都这样,军营呆的年头长了,都不懂最基本的礼貌跟客气了。
  按照寒引素指的路,方振东开进了一个小区,小区环境不错,很干净绿化也好。停在楼前的停车位上,方振东跟着寒引素下车。
  寒引素按了楼宇对讲,当初离婚的时候,她就把钥匙全还给了郑伟,不是她家了,拿着钥匙干嘛。
  按了半天,大门才开了,方振东跟着寒引素上了电梯,电梯逐渐上升,密闭的空间里只有她和他两个人,有些说不出的尴尬,至少寒引素觉得非常尴尬。
  而且电梯的金属壁清晰映出两人的影像,健壮,纤细,黝黑,白皙,柔弱,刚强,两个完全矛盾的男女,凑在一起,看上去却分外和谐,而且暧昧。
  那种暧昧,自然而然就生出来,瞬间扩散在两人之间,亏了马上到了她们要去的楼层。方振东率先出去,寒引素微微喘口气,才跟了出去,和这个男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真是不小的考验。
  “这里吗?”
  方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1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