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婚之后  第2页

漂亮了,比我妈都漂亮,而且说话好温柔,不像妈妈总大嗓门吼我,等我长大了,我要娶寒老师当我媳妇儿,那她就能天天对我笑了。”
  方振东失笑,车开进少儿艺术中心的院里,熄火后,给外甥松开安全带,摸摸他的头:
  “那你要好好努力,快快长大,不然,人家寒老师说不定不愿意嫁给你当媳妇儿了,是不是?”
  小峰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嗯!我长得太胖了,不如我们班里张浩楠长得帅,寒老师肯定更喜欢他。”
  方振东不禁愕然,现在的小孩子这么早熟的吗,不过六岁而已,就为这个烦恼起来了,没有应付小孩子的经验,方振东一时语塞。
  方振东闪神的功夫,小外甥突然指着前面低声喊:
  “舅舅你看,那就是我们寒老师。”
  方振东下意识顺着小外甥的手看过去,不禁一怔,前面台阶侧面站着的,正是那天在军总小花园里的女人,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
  白色的羽绒服,严严实实裹在身上,羽绒服白色的毛边,烘托着她的小脸晶莹剔透,倒是有些红润的色泽,不像那天在军总一样惨白,手里握着手机,眉头却紧紧皱着,仿佛有什么扯不开的烦恼。
  她很年轻,方振东猜测该过不了二十五岁,即使她二十五了,和自己已经三十五的年纪,也差了至少十年的距离,十年啊!方振东忽然觉得,原来自己已经这样老了。
  寒引素用力握着手机,用力指骨泛白都没感觉,活到今天二十六年,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她还能正常的生活,已经是上帝的眷顾了。
  郑伟给她的出轨理由是,她太无趣,太孤僻,太没意思,这个理由多可笑,她还记得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郑伟说她纯净,文雅,现在这些都成了讨伐她的利刃,为他出轨做借口。
  从来没想过郑伟是如此卑鄙的男人,她二十二岁大学毕业,二十三岁嫁给他,结婚后,她几乎把全部身心都投在了他们的小家庭上,婆婆的挑剔刁难,她从没和郑伟发过一次牢骚。
  她婆婆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嫌弃她不是本市人,还有嫌弃他家是再婚家庭,没有陪嫁,她婆婆没什么文化,人势力些情有可原,再说两人分出来单过,一礼拜也就回去一趟,忍忍就过去了。
  最近一年,她婆婆开始嫌弃她不能生孩子,他们夫妻并没有避孕,却迟迟没有音讯,她和郑伟都去医院检查了,说一切正常,可是两人就是没孩子。
  寒引素觉得,大概孩子是看缘分的,也许和他们的缘份没到,可是当缘分终于到了,却发生了这样龌龊的事情,现在想想都觉得作呕。
  她知道怀孕以后,匆匆赶回家,却看到那么丑陋不堪的一幕,她们的小家,床单,窗帘,地毯,桌布……几乎所有,都是她精心布置的。
  现在在她精心挑选的床单上,两具赤裸的身体,厮磨滚动,喘息呻吟的声音,听在寒引素耳朵里,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这就是她嫁的丈夫,而他外遇的对象,还是她继母的女儿,已经入了她寒家户籍的寒颖。当初引素的妈妈死了不过一年,继母赵红就带着寒颖嫁进了寒家。
  当时寒引素刚考进B市的美院,后来她才知道,妈妈活着的时候,爸爸就和赵红有来往了,自从知道这个消息,她就没和她爸说过一句话。
  好在远离了那个江南小城,到了B市来上学,第一学年的学费是爸爸支付的,到了第二年,他爸爸打电话来支支吾吾的说,准备的学费先给寒颖交了私立高中的学费,手头有点紧,让她拖一拖。
  寒引素二话没说就撂了电话,寒颖就是小太妹,考不上高中也理所应当,可是爸爸却挪用了她的学费,给寒颖支付私立高中的高昂学费。
  为了凑齐学费,放假课余时间里,寒引素疯狂的接各种活,最后累到流鼻血,慕枫那时候说她疯了,说凭什么就便宜了别人,那些钱本来就该是你的,我要是你,立马回去直接问你爸到底谁才是你亲女儿。
  寒引素却摇摇头,她妈妈给她留下的东西不多,唯有骄傲是她仅有的东西,她不想丢掉,即使那个人是他爸爸,她也不想求他。
  慕枫说她这种扭性子是犯傻,是吃亏,可寒引素改不掉。其实郑伟或许说的有些道理,她是孤僻不合群,真正的朋友也只有慕枫一个。
  那时候她忙着打工赚学费,哪有时间参加学校的活动,自然没什么朋友,后来认识了郑伟,才算渐渐有些社交活动了。
  爱情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大约因为父母的关系,寒引素不怎么相信爱情,但是毕业的时候,郑伟一句话打动了她:
  “我能给你一个家。”
  这句话很朴实,却真真切切打动了寒引素。毕业了,工作稳定,可是她依然觉得身心无处着落,浮浮荡荡,仿佛水面上游动的浮萍,一阵风过,就会四散开去。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女人求的不过安定罢了,尤其她。
  因为这句话,她亦然决然的嫁给了郑伟,慕枫当时说她太草率了,男人还是要多观察今年才好,可惜那时候的她,被郑伟那句话蛊惑,根本没想过这些。
  当时她就带着郑伟回了她的家乡,那个她成长的江南小城,她还记得,坐在逶迤而行的小船中在水面穿行的时候,郑伟和她说: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的你娟秀美丽,如江南的烟柳,我那时就被深深迷住了,心里说江南的女子真是像水一样美丽。”
  后来这些都成了无趣的代名词,江南烟柳也变成了路边不屑一顾的蒲草,可是蒲草韧如丝,寒引素依然有着她自己的骄傲。
  和寒颖的关系,从她爸爸把自己的大学学费挪用了,给寒颖上私立高中那刻起,他们就不可能是什么姐妹了。
  当初之所以带郑伟回去,也不是为了爸爸,而是为了外婆,外婆从小疼她,妈妈死了以后,外婆跟着舅舅过,但是依然时常偷偷给她汇钱过来。
  她的丈夫可以不经过爸爸,但必须要让外婆看看,让外婆放心,让外婆知道,她的素素如今过的很好,很好。
  郑伟第一次见到寒颖的时候,寒颖才二十岁,高考落榜之后,就在家里呆着当个啃老族,浑身的穿戴都是中档名牌,可见经济条件不差,寒引素心里就更冷了。
  从第一次爸爸支支吾吾的挪用了她的学费开始,以后每一年,爸爸从来没主动给过她学费,而且她带郑伟回家时候,说起婚事,继母赵红突然插进来说:
  “听说你们那里,如今给女方彩礼都是五万八万的,毕竟是大城市啊!真体面。”
  一副贪婪的嘴脸,寒引素也并不是软弱可欺的,不理会赵红直直看着她爸爸说:
  “大学四年的学费都是我自己赚的,提彩礼岂不可笑。”
  当时她还记得她爸爸青白的脸色,回来郑伟和她说:
  “平常看着你温柔文静,可是在你家里,完全变了个样子,仿佛浑身长满了尖刺,谁靠近就刺谁。”
  后来寒颖突然来B市打工,郑伟对寒颖的热情,令寒引素和他吵了几次,寒颖很漂亮,和寒引素完全两个类型,用慕枫的话说,一个是江南闺秀,一个就是天生的狐狸精。
  其实寒引素也不蠢,郑伟对寒颖的热络,她早就看出苗头,可是她一直相信,即便男人都有劣根性,也会有底线,毕竟怎么说,寒颖勉强算郑伟名义上的小姨子。
  可是郑伟却和寒颖上床了,还在她睡了两年的床上,现在想起来,寒引素都觉得脏!真脏!太脏了!

  第三回

  寒引素紧紧咬着下唇,听着从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寒引素都开始怀疑,寒颖才是她爸亲生的,她是带来的,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爸爸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小素,你不要恨小颖,她不是有意的,郑伟……”
  寒引素皱着眉头打断她爸喋喋不休的话,异常冷淡的道:
  “有意无意,她都上了我丈夫的床,您现在和我说这些没用,我已经和郑伟签字离婚,现在郑太太的位置已经空了出来,您可以告诉寒颖,这个见异思迁龌龊卑鄙的贱男人,我不要了,让给她了,抱歉,我还要上课,先挂了。”
  按了结束键,就听见:
  “寒老师……”
  声音小小的,有些怯意,寒引素回头,不禁一愣,是她绘画班的孩子卫峰,可爱的小胖墩,家里条件很好,不过话说回来,负担得起艺术中心昂贵的学费,没有几个是条件不好的。
  平常大多是他外婆送他过来,有时候也会见到卫峰的妈妈,是个打扮入时气质卓越的漂亮女人,就是他外婆,也是雍容优雅的人,母女两个很相像。
  旁边钢琴班的老师和她说过这家人的底细,貌似是了不得的家庭,政府高官,具体多高的官,寒引素没细扫听,于她来说,这些都是别人的事,她就过她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她这种性格,曾经被郑伟说不求上进,寒引素从来没觉得积极钻营,是件值得夸耀的事情,就像郑伟,每次过年过节非拉着她去给他的上司送礼,她都在楼下等着。
  和他单位的同事们应酬,她也会枯坐在一边,根本打不进去他那个群体,喝酒吃饭,说些各家的家长里短,这些她不喜欢,她觉得虚伪。
  毕业后就进了市一小当美术老师,后来就嫁给了郑伟,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对于她,是不停的辗转打工,所以也没机会去社交,造成性格有点不合群。
  她一直知道郑伟对她多有怨言,男人吗,好面子,在外面都喜欢别人夸自己媳妇儿,郑伟同事的媳妇儿,她也接触过几次,不是她矫情,真的说不上来,没有共同语言。
  当时她就听郑伟一个很不错的同事,当着她的面说:
  “郑伟,你媳妇儿学艺术的,就是不一样,和咱们根本不是一档次。”
  听着仿佛好话,落在耳朵里,就有那么些别的含义了,为了这个,回家后郑伟和她吵了一架,直接问到她脸上:
  “知不知道他是你老公的顶头上司,你和他老婆拉拉家常,顺着说点好话,能掉块肉啊,总是一副清高的嘴脸,你真以为你是仙女不食烟火啊……”
  那次是郑伟头一次吼她,话说的毫不客气,当时寒引素就觉得,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陌生,平常的温柔体贴哪儿去了。
  过后郑伟又低下头哄她,说他那天喝多了,说的话都是酒话,让她别往心里去。寒引素当时也反省了,是不是真是自己太孤僻,和他的同事们都合不来,她也没人讨教,只能和慕枫说。
  慕枫当时撇撇嘴说:
  “男人都这样,当时追你的时候,你孤僻,他们觉得有个性,你清高,他们觉得有味道,你沉默,他们都觉得有神秘感。娶到手,这些就成了缺点,张爱玲不是说过吗,每个男人都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