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琢  第1页

简介: 前世出身名门,自择探花郎,扶他上青云,却遭爱情背弃。今生,重生在玉雕商家,又见生父攀附权贵而将母亲遗弃。于是她发誓,今生今世,要自强自立。再不作那深宅里的菟丝花,依附男人生活。玉不琢,不成器。她要用手中的刻刀,为自己雕刻出世上最精美的幸福。

第一章 及笄礼

透过敞开的雕花窗棂,看着桂花簌簌地从树上飘落下来,更有些许随着微风拂进屋里,叶琢伸出手,接住了一瓣,拿在手上端详这小小的花朵,心里轻叹一声——一梦醒来,竟然已是秋天了。
“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叶琢抬头看了郑氏一眼,嘴角微翘了翘,算是给了她一个笑容,目光却依然清冷。然后她摇了摇头,垂下眼敛道:“娘,别等了,开始吧。”
男人,都是薄情寡意的东西,实在不必在乎他们。这个道理,上一世一直到闭眼时她才明白。重生到这个镇上的小富之家一个月,她清楚地看到那个叫叶家明的男人,心里根本没有妻子的存在。可郑氏,却总还抱有一丝幻想,跟她上一世一样可笑。
“嗤!”一声嘲笑在一旁响了起来,却是叶家明的妾氏王姨娘,“我看姐姐啊,还是别哄自己了。什么‘有事耽搁’!我估计老爷他,此时不知在哪个温柔乡里呆着呢。琢儿的及笄礼,他哪会放在心上?”
“祖父和爹爹忘了就算了,他们一向不把咱们女孩儿放在心上。可祖母怎么还不来呢?吉时都快过了!我及笄的时候,祖母可是早早就到了的。”坐在王姨娘身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接过话,笑吟吟地道。
王姨娘嗔怪地看了女儿一眼:“琳儿,姨娘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为人说话要谦和,不可随意炫耀。琢儿能跟你比吗?祖母可是你姨娘的亲亲姨母。也就是说,你不光是祖母的孙女儿,还是她老人家的亲外孙女。她对你和对琢儿,态度能一样吗?”
“姨娘,那珏儿呢?”她旁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伸手拉了拉王姨娘的袖子。
“珏儿自然也是老太太最疼爱的孙女儿和亲亲外孙女了。”王姨娘怜爱地抚了抚她的小脸。
“娘。”叶琢看到郑氏颤抖的手和拂然变色的脸,赶紧伸出手去按住她,低声道,“别跟她一般计较。”
王姨娘是老太太姜氏的外甥女,也是当初姜氏中意的儿媳妇。却不想叶家明看中了郑氏的美貌,执意要娶她为妻;叶老爷子却觉得姜家不如郑家富有,全力支持儿子娶郑氏。想作平妻郑家不同意,没奈何,王氏只能嫁给叶家明为贵妾。为了此事,姜氏一直不喜郑氏;再加上后来郑家家道中落,郑氏又只生了叶琢一个女儿,便是连叶老爷子和叶家明也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如此王姨娘才敢在郑氏面前如此放肆。如果此时郑氏跟王姨娘吵起来,到头来被责罚的,就只能是郑氏。
郑氏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看着女儿,凄然一笑:“好,娘不跟她一般计较。我女儿的及笄礼要紧。”转头脸色一肃,吩咐道,“夏槿,去请老太爷和老太太。”
“是。”立在门边的丫鬟施一礼,匆匆离去。
王姨娘没有挑起郑氏的火气,有些无趣,张张嘴还想再说话,抬眼却撞上叶琢那冰冷的目光,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然有些发憷,只得讪讪地闭了嘴。心里嘀咕:这个叶琢,一个月前被叶琳推进池塘里醒过来,竟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光性情变得冷清,那看人的目光,更是冰冷而又威压,让人无端地心里发寒,全然不像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小姑娘。
叶家老太爷老太太虽然不待见郑氏,但叶琢毕竟是叶家唯一的嫡女,而且接了父母的相貌,长得极为美貌,以后跟富贵人家联姻,作用还是很大的。因此夏槿一请,他们倒也都来了。
进到他们在厅堂里坐定,郑氏带着叶琢行了礼,便打散了叶琢头上的双环髻,将头发慢慢地梳顺,然后绾了一个少女的发髻。
“爹,娘,你们在哪里?”院外忽然传来一个略带焦急的男子声音。
听得这个声音,郑氏的眼睛一亮,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激动地对叶琢道:“琢儿,你爹回来了。”
叶琢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叶家明的声音明明是从正院那边传来。如果他心里真有这个女儿,又怎么会一回来就去了正院、而且一回来就找爹娘?他这会儿回来,怕是有急事吧?
“什么事?”老太太姜氏听得儿子的声音有些不对,高声应着,身体也随即站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相貌俊朗的男子就出现在了门口。他看都不看郑氏与叶琢一眼,直接走到老太爷和老太太面前,道:“爹,娘,儿子找你们有大事商议。”
“哦?”老太爷叶予章原本还坐着不动,听得这话,再看叶家明脸色似有喜意,那昏浊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将手一挥,“走,回上房说去。”说完,站起来便朝门外走去。
郑氏见老太太也跟着朝外走,心里一急,忙上前道:“娘,簪子。”
根据俗礼,这及笄礼由亲娘梳头,然后还得由家中最年长、最有福气的女性给插上一根簪子,这才算礼成。可现在,叶琢头上还光着呢。
老太太一脸厌恶地回过头来,正想喝骂郑氏两句。但目光扫过叶琢那美丽的脸,终于压下脾气,皱着眉从袖子里掏出一根银簪,塞到郑氏手上:“你给她插上好了。”说完,头也不回地扶着丫鬟离开了。
“走,琳儿、珏儿,咱们也看看去。”王姨娘嘲讽地看了郑氏一眼,带着叶琳与叶琳,也匆匆跟了出去。
“琢儿……”郑氏强忍着泪意,转过头来歉意而担忧地看着叶琢。
叶琢展颜一笑,如雪地上盛开的雪莲花,看向郑氏的眼眸无比的静谧,温柔地轻声道:“娘,我更愿意您给我插簪子。”姜氏虽有儿有女,年长有福,可又怎能比得上郑氏真心实意的祝福?
“好,娘给你插,娘给你插。”郑氏颤抖着手,将那根并不精致的银簪,插到了叶琢的头上。
叶琢顺势扶住郑氏,道:“好了,娘,我们也去看看出了什么大事吧。”她虽然对叶家甚至对世事执漠然的态度,但上辈子在深宅大院里呆了二十几年,深知凡事要了然于心,才不会两眼一抹黑,被人随随便便算计了去。
郑氏却摇摇头:“我不去。”又握住叶琢的手,“你也别去,回房好好休息吧。”
“好。”叶琢无奈地答应着。郑氏的性格,太过刚硬,丝毫不会转圜。要不是今天及笄礼上怕自己受了委曲,薄了福运,照她的性子,怕是等都不等老太太、叶家明就给自己梳了头,插了她自己准备的发簪。
送了郑氏回房,叶琢吩咐自己的丫鬟:“秋月,去打听一下。”
“是。”秋月施了一礼,匆匆离去。
叶琢带着另一个丫鬟秋菊,缓缓沿着回廊往她住的院子走。可走了几步,便瞥见老太太的丫鬟春草急急忙忙地进了郑氏的院子,她眉头轻蹙,停下了脚步。
“姑娘,要不要去看一看?”秋菊问道。
叶琢摇摇头:“算了,秋月去打听了,很快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说完,转身继续往院子里走。郑氏虽然不受老太太待见,但因性子刚硬,倒也不会吃什么亏,自己用不着太过操心。
这叶家虽说在前世出身高贵的叶琢眼里属于小富家族,家中处处显得小家子气。但在这南山镇,却也算是颇有资产。拥有几百亩田地,七、八间铺子;最重要的是,在这出产玉石的地方,还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玉雕作坊。所以这叶家大宅拥有精美屋舍几十间,花园和池塘也占地不小。然而叶家祖先也不知是否做了亏心事,叶家一脉一直人丁不旺,老太爷是家中独苗;到了他这一代,除了一个出嫁多年的女儿,就只得了叶家明一个儿子;叶家明就更不争气了,娶了两房妻妾,收了三个通房,却只生下了叶琳、叶琢和叶珏三个女儿,独独没有儿子。因此叶琢作为叶家第三代唯一的嫡女,便拥有了一个占地颇佳、建造较精美的小院,唤作碧玉居。
进了房间,秋菊倒上一杯温在棉套里的茶水,正要递给叶琢,却听得“咚“地一声,院门被人撞开了,紧接着一个人便冲了进来,嘴里叫道:“姑娘,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叶琢眉毛微抬。她经历两世,别的本事没有,倒是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镇静学了个十成十。
“老爷……老爷要休了太太。”秋月喘了一口气,大声道。
“什么?”秋菊手一抖,茶杯“当啷”一声,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她嚅嚅地望向叶琢,见姑娘只静静地瞧了她一眼,便又转过头去,问道:“为什么?”声音还是跟原来一样平和,不由得心生惭愧,赶紧轻手轻脚地拾了碎瓷片出去。
秋月终于喘匀了气,接着道:“好像是老爷在外面有了什么人,是个官家小姐,还怀了他的孩子,所以要娶回来作正房太太。”
“正房太太?”叶琢的眼神慢慢变得冰冷。这世上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走,到正院去。”秋月和秋菊赶紧跟上。
三人到了正院,便见得院子里静悄悄的,下人们都肃然而立,不敢发出丝毫的响声。而上房里则传来了老太太响亮的声音:“……琢儿也是我的亲孙女,我难道就不为她着想?家梅可是她亲姑母,姜家又是我的娘家。他们能看中琢儿,要娶她作姜家媳妇,是琢儿的福气。怎么?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看不起我们姜家是不是?说这话之前,你先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那娘家弟弟,三天两头就来打秋风,你打量我不知道?还有你那肚皮,十几年没给我添一个孙子,要不是我们叶家厚道,早就把你休回去了。你倒好,还敢嫌弃我们姜家,呸!”

第二章 休弃

叶琢停住了脚步,眼神变得冰冷。
她自然不会怀疑是秋月打探错了消息。姜氏对郑氏所说的话,不过是想采取迂回手段,想要先触碰郑氏的底线,激得她发急生怒,然后再拿住她的错处,将她休离。这样一来,错处就由郑氏背了去。到时候叶家明休妻之后立刻再娶,就不会让人戳脊梁骨了。而郑氏的底线是什么?自然是女儿的婚事!
端的是好手段好计谋!
可他们就不想想这样会毁了一个女子的后半生吗?郑氏嫁到叶家十几年,虽然性子刚硬了些,不会凡事顺着老太太的意,却也孝顺体贴,操持家务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功。叶家这三口人一点情份都不讲,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要以忤逆罪休离于她!他们难道不知道一个女子背着这样的骂名被夫家休离,会被世人唾骂,以后再也不能改嫁了吗?他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