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  第1页

简介: 美人骨,世间罕见。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书封————————如果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有个人,带着两世的记忆,深爱着你。多幸福。时宜对周生辰就是如此。而他,早已忘记她。时宜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第一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振臂一挥,数十万大军便已单膝跪地,齐声唤王……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周-生-辰”,单是念着这三个字,就能让她的心底涌出最温柔的情绪。纵然与他在一起就势必要面对那些来自他家族的阴谋、陷害、争斗,却也一步步,让她与他的心贴近。这一生一世,她只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十年修得柯景腾(《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百年修得慕容沣(《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年修得陆励成(《最美的时光》),万年修得何以琛(《何以笙箫默》),亿年修得周生辰(《一生一世,美人骨》)的美称。
一直喜欢一心一意的爱情,如果几世轮回,都是同一个人,多好。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却相信,终会遇到一个人,让你愿意爱得生生世世。就像时宜对周生辰。
很喜欢《一生一世,美人骨》中的周生辰,是理想型男友楷模。不仅智商高,情商更是超前,脸不必长得太好看,看着干净、舒适即可,最重要的是,他眼里只容得下时宜。
很喜欢墨宝非宝的小说,看完前面几部,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生一世,美人骨》。缓慢述说的故事才可以流淌进心底,让人忍不住就被故事里清淡又坚定的感情所打动。这本是墨宝非宝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一人许诺,一人不悔……而她对他,就如棋局:无论生死,落子无悔。――记《一生一世,美人骨》
我好像,真的很爱周生辰。那种即使付出所有心力去爱,也会感觉无比安心的爱人,和爱情。
《一生一世,美人骨》,就像一盅文火慢炖的高汤,慢慢悠悠的,说着一段带着两世记忆的爱情。这样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却让人觉得精彩,是很考验作者的文字功底的。前有顾漫,现有墨宝非宝。百年修得

☆、楔子 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刚才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著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用手机边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搞完吧?”
  时宜笑著提醒她。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的老公,一个憨憨厚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像随便闲聊。”晓誉笑的和善,示意男人坐在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橙橙的一盏灯,放在被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非常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到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报道里看到了他的故事。
  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是真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冷。
  幸好采访已到结尾,最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怕他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近去了米家泡馍,非常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却生意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竟发现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有人空座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看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感触的话?”
  时宜嗤地笑了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唔了声:“他的大学最近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的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看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翻着眼睛,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肩上微微一沉,搭上了只男人的手。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禁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呵,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却是过目即忘。他穿着实验室内通用的白大褂,却没有系上钮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非常整洁,没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口汤,傻愣愣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非常好,不会有太多的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这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第一章 看不穿前尘(1)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绝对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所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眼睛很亮。当你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并非是浑浊不堪。
  最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非常传统的美女,简直是少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个筷子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了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克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影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著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小帅哦哦了两声:“周生先生。”
  时宜忍不住笑了,这个姓的确少见,也难怪别人会觉得奇怪。
  小帅似乎觉得自己说错别人的姓氏,十分不妥,于是很认真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对周生辰说:“我觉得,时宜的那句话真不错。”
  晓誉没等周生辰说什么,倒是先乐了:“你懂什么意思吗?”
  小帅骑虎难下,只得继续掰扯:“当然懂,不过这种话,绝对是只可意会。”
  “别意会了,我告诉你这句话出自哪里,”晓誉好笑问他,“《醒世恒言》知道吗?”
  小帅一愣。
  “三言二拍知道吗?”
  小帅觉得有些耳熟。
  “高中历史书上的提到过,明末小说,”晓誉拿出一束还没掰开的筷子,敲了敲他的碗,笑著说:“这句话的意思呢,就是现在的人啊,只能看到别人外在的条件,什么票子车子房子,还有样子,惟独就看不到内在的品质。”
  小帅很长地喔了声,尾音还拐了弯:“佩服。”
  “该佩服的是时宜,”宏晓誉刻意地看了眼周生辰,“这些,都是她从小逼着我读的。”
  周生辰居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笑。
  晓誉还以为他真的赞誉的笑,时宜却明白,他的笑,只因为识破了宏晓誉的小心思。宏晓誉知道自己对他有好感,自然会拐着弯地夸她,让周生辰上心。
  但是宏晓誉并不知道,周生辰对她真的算是印象深刻。
  他们是半年前在广州机场遇到的,那时两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安检入口,接受机器的扫描,又都引起了特殊的警报声,当她脱掉鞋子检查金属物时,看到了他。
  只是这么一眼,她就知道是他。
  虽然容貌不同,声音不同,任何的外在都完全不同。但是她就知道,一定是他。
  他被检查完,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很快就向着安检口外走去。时宜只记得,当时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光着脚就追了上去,这个人她不敢错过,自然就忘了自己身处在什么环境。
  于是,他看到时宜的第一眼,非常滑稽。
  身后有机场工作人员追上来,像怕她是暴徒,而她只是着急地看着他:“等等我,我需要和你说句话。”周生辰当时的表情是什么,她真没顾得去看。
  那真是她初次觉得自己的外貌,还有些用途,比如机场工作人员对她还算是客气,只当她是碰到多年的朋友,有些忘形。她边穿着鞋,还在用余光看着他,生怕他离开。
  幸好,周生辰真的就没走,始终在等着她。
  这场相识很唐突。
  后来她无法解释,只好对周生辰说,他像极了自己的朋友,不管信不信,他没太反感就是了。只不过在她更唐突地想要手机号码时,他竟以没有手机的理由,拒绝了时宜。
  当时她很尴尬,幸好,他主动留下了电子邮箱。
  从认识到现在,不觉大半年了,两个人再没见过面,都只是邮件往来。而且在邮件里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话,周生辰是搞高分子有机化学的,而她则是个配音演员,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职业。
  就是这样,时宜也养成了每天登录邮箱的习惯。
  有几次被宏晓誉发现了,都被嘲笑不止。所以这次宏晓誉来西安出差,一听她说周生辰就在西安出长差,不由分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