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妻四夫手记  第5页

肤色挺白,而白瑾衣则想着万般试探。
  他觉得自己对不住她,万般愧疚之下,忽然想起水笙说过的那个世界,心生向往。
  “你那天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在你们那里常见吗?”
  “嗯……”水笙含笑看着他,不想骗他:“怎么说呢?其实即使在我们现代,好多人都是这么希望的,正所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可希望是美好的,很多夫妻都是能共患难,却不能同享福。”
  “什么意思?”白瑾衣来了兴致追问。
  “就是等到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往往都受不住诱惑,然后劳燕分飞。”
  “……”他没有说话,眸光中微微闪动。
  “所以么,”水笙笑吟吟地看着他:“其实我要求不高,不要求有轰轰烈烈的爱卿,只希望平平淡淡的,”她主动拉过他的手,十指交缠:“执手白头。”
  “就像那诗说的那样?”白瑾衣使劲缠着她的手指:“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水笙愣了一下,然后狠狠地点了点头,她在心里微微地叹息,即使是司马相如卓文君,也没能让爱情神话延续下去。但愿她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可以过温馨幸福的小日子,别无他求。
  “水笙,你真是我命定的女子,”他见她点头,心里暖暖的。激动得眼里都有了泪花:“我对不起你,也配不上你。”
  说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水笙嘿嘿笑了笑,他纠缠着她的指尖,一手还在她手腕处轻轻摩挲,弄得她心里砰砰乱跳,眼见着他也傻傻笑着,她站起来,隔着桌子向前俯身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怔了怔,露出了一丝笑意,继而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你等着,你在这等着。”白瑾衣松开她的手:“我有很重要的话对你说,马上就回来!”说着大步就去了。
  水笙百般无聊地站起来打量他的屋子,白瑾衣的屋子里简洁干净,她看过那间新房和这间差不多大,心里暗暗想怎么不收拾他的屋子做新房,多省事!
  白瑾衣心口的话就要跳出来了,他不能再瞒水笙,可也不能就这么告诉她,他也要为他俩争取一下,或许净身出户跟着她走也行得通,就这么想着他直接去找大哥白瑾玉。
  白瑾玉还在新房里布置红毯,他走进去看着这红彤彤的一切,感觉无比刺眼。
  “户籍送去了?”他回头看是弟弟,轻哼了一声。
  “嗯,”白瑾衣走过去蹲下身子,让自己和大哥视线相平:“大哥,我有事和你商量。”
  “你翅膀硬了,有什么事还跟大哥商量?”白瑾玉继续铺着红毯。
  “大哥!”白瑾衣知道大哥因为户籍的事情和自己生气,本来出门前都商量好了,水笙的户籍就落在白家,这样的姻缘是不能和离的,可他一时心软,临落实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回家之后白瑾玉冷冷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难过至极。
  其实他知道,大哥都是为这个家,白瑾衣心里又犹豫起来。
  “什么事快说!”白瑾玉瞥着弟弟,手下一卷红毯已经铺到了尽头,他看着布置好的新房心里松了口气:“等咱们娶了亲,日子会慢慢变好的。”
  这句话带着无限憧憬,白瑾衣忽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和水笙说过这句话,那时的他也是这么想的。
  他不光只有哥哥,他还有弟弟。
  “怎么了?”白瑾玉心情总算平稳了些:“怎么还扭捏上了,快说什么事吧,我还要去看看小米和咱娘呢。”
  “我要出一趟门,”他听着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丝颤抖,眼睛干涩起来:“估计得七八天才能回来,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啊。”
  “这个时候出门?”白瑾玉不是傻子,他知道弟弟这是在躲避,小门小户的,婚期定得近,距离初六还有三天,这……
  他轻轻嗯了一声,心中有个声音说,水笙,我等着尘埃落定再来见你。
  
☆、第六章
  水笙两指在桌上敲着不规则的声音自娱自乐,不多一会儿,屋外传来了脚步声,她等得心急,一下跳了起来。
  “瑾衣!”
  “他叫我告诉你一声,不必等他了。”是大哥白瑾玉。
  “哦。”她略显失望地看着他,发现他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不由得在脑中YY了一下兄弟吵架的事。白瑾玉站在窗口,他身姿高大,再穿着黑色的一色衣衫,就那么不动也不言语,水笙顿时觉得屋内的空气有点压抑。
  她试探着向门口走两步,他的目光跟着她的脚步轻轻移动,这诡异的气氛让她没话找话:“白大哥,瑾衣去哪了?”
  没有他就没有安全感,这几天白大哥总是乖乖的,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怪,对自己的态度也怪。
  早上他们在一起商议婚事的时候,她听了两句,因是脚下不留神就摔在了门口。
  那时候一片阴影过来,她头也没抬,还以为是白瑾衣,结果那大手拉着她的小手站起来一看,是大哥!
  只叫她浑身不自在,古代时候,她记得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这个……好像除了自己丈夫之外,拉手什么的,不好吧?
  “他有点急事出去一下,”白瑾玉垂目道:“恐怕这两天回不来。”
  “啊?”水笙瞪大了双眼她往出走的脚步顿住了:“就要成亲了!”
  “你先别走,”白瑾玉犹豫道:“成亲前三日,新人不宜见面我……”
  “哦~我知道了。”她扑哧笑了:“不见就不见吧,也不差这两天。”
  她笑得极为灿烂,白瑾玉盯着她的脸庞自嘲地叹息一声。
  “我先走啦,”水笙摆摆手,小跑着冲了出去。
  他多想再和她呆一会,可她什么都不知道,还一直惦记着瑾衣,他们两个人之间,总是流动着暧昧的情愫,她看瑾衣的眼神,里面有着少女的清澈,纯真的爱慕,还有着对别人所没有的温柔。
  成亲了就好了,他站在瑾衣的屋里,竟是站了半夜。
  八月初六,大吉。
  这一天,水笙早早就起了,白家花十两银子雇了个随身的喜娘,她一早来了,就帮着新娘子穿嫁衣,梳新装。
  里面是红色的鸳鸯戏水肚兜,然后是白色小衣,外面便是大红的嫁衣,上面绣着简单的小花。
  这个瑾衣和她说过,这金元工商业还算发达,就一样,因为女子多娇贵,纺织绣品什么的,过于弱项。她揉了揉眼睛,抹去了最后一点乏困,穿好了嫁衣,喜娘喜气洋洋地说着恭喜之类的应景话。
  她应了,喜娘又说白大哥如何如何厚道重情义,她嗯嗯了两句,然后喜娘又说起瑾衣如何如何的能跑商,这话她爱听,以后的日子是不用愁了,转过话来,这喜娘说完了老二又夸老三模样俊俏,老四可爱机灵。
  水笙心里偷笑,小米就是个闷葫芦,这不是满口胡话么,夸来夸去也没夸上一句新娘子的话,光是夸人家兄弟为的哪般诶!
  喜娘扶正她的坐姿,开始给她挽发。
  水笙的头发不算太长,喜娘准备了乌黑的假发髻给她盘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马上就嫁人为妇,这多么不可思议,可瑾衣……以后……她慢慢羞红了脸。
  她看着头上逐渐多起来的饰物,看着看着竟看出了瑾衣的脸。
  喜娘也惊讶地回头,白瑾衣就站在门口,他甚至还气喘吁吁,明明是想在客栈等到明天一早再回来,可是思来想去又怕来不及见水笙一面,这就一口气跑了回来。
  他舍不得,他怕自己也得不到。
  水笙扑哧笑出了声,她在镜中与他对视,娇嗔道:“你怎么还不换衣服?看看我,一早起来了!”
  喜娘搭了两眼,这白家老二瑾衣穿着的青衫皱皱巴巴,他脸上双眼黑青,好似几天都没有睡过一样,一会儿可还有客人要来观礼呢,她拱手说了声恭喜,劝着:“可不是,二公子还是去换一套衣服吧!”
  白瑾衣仿若未闻,他就呆呆看着水笙,她今日穿着红红的新嫁衣,脸也红红的,鞋也红红的整个人都红彤彤的……
  “怎么?我好看吗?”他一直看着,她羞涩地不敢回头。
  “好看,真好看。”白瑾衣呆呆地点头。
  这时候,瑾塘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来了,他看着二哥诧异极了:“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白瑾衣就像是才被人敲醒一般缓过神来:“我去换换衣服。”
  水笙在镜子里看见了瑾塘:“你端的什么?”
  他给放在镜前:“你在白家出嫁,还嫁给白家,大哥说没有娘家人给做出门面就叫灶房做了一碗。快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许是热气熏得眼里雾气蒙蒙,水笙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若是自己还在现代,恋爱结婚,怎么会如此冷清,连个娘家人都没有?她为白瑾玉的细心感到温馨,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没有落下来,这时候喜娘已经给她别好了最后一个头饰品,也劝她多少吃一点,免得一会儿进了新房挨饿。
  白瑾塘难得没有对她说难听的话,他递过筷子,水笙捧着碗喝了点热汤,因为天气热,鼻尖顿时出了密密细汗。
  喜娘赶紧给擦了擦,生怕弄花了她脸上的胭脂。
  水笙刚低头吃了一点,外面咣地一声响起,然后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乐师开始奏乐,喜庆的音调一个又一个地跳了出来,喜娘连忙抓过一边的盖头催促道:“吉时到了!”
  她擦了擦嘴示意瑾塘给碗端走,密实地红盖头就落在了头上。
  眼前顿时暗了下来,喜娘低头嘱咐道:“见到新郎官之前千万别给盖头拿下来,这是夫妻百合的见面礼。”
  水笙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外面开始热闹了起来,她知道这亲事办得简单,也不坐轿子,只新郎官给背到大堂成亲即可,便坐着等白瑾衣。
  “吉时已到!迎亲的来喽!”也不知是谁高高喊了一声,盖头下面的水笙顿时紧张起来。
  “恭喜白公子贺喜白公子祝白公子早生贵子百年好合!”喜娘说着喜气话。
  鞭炮声中水笙好像听见白瑾玉的声音说了句赏你,然后一个身影就站到了身前,他蹲下身去,旁边有人扶起水笙,她就势伏在他背上。
  “起!背新娘子喽!”
  四周都是嘻嘻哈哈的热闹声,白瑾玉背起水笙笑着对大家点头,这时水笙搂着他的脖子还轻轻捏了他一把,他身体一僵又听见她小声说道:“你怎么换这么快?我穿衣服穿了一早上呢!”
  他暗自叹息一声,在大家的起哄声中站起了身。
  水笙住的屋子距离新房本来就不远,金元女子娇贵,一般拜了天地就直接送回新房。她在瑾玉的背上么趴多久,就被放了下来,其他的白家兄弟齐刷刷站在一边,白夫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她坐在上位,白瑾玉携了新人站在下面。
  和一般的古代人一样,水笙听着一拜天地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