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妻四夫手记  第2页

们的对话,事后兄弟们在一起研究了下。
  这个水笙,她的优势是独身一人 ,没有诸多需要养的娘家人带着。而她的劣势就是此人来路不明,连户籍都没有,若是不早些安排好,以后怕惹祸上身。
  白瑾玉表示娶谁随便,白瑾衣来信说娶谁随便,白瑾塘的意见无视,白瑾米的意见不作数。
  当然,他更想征求一下水笙的意见,她在这里无依无靠,若是不想嫁给他们恐怕也无法立足。
  所以说,他也是有点坏心的,先没有帮水笙办户籍的事。
  她就一直是个黑户。
  水笙对于自己能通人言感到十分兴奋,她时时惦记着要出去看看。这一天,白瑾塘撇下她自己出去了,后院里一个人都没有,白府因节省开支,家里只有三两个短工少年。
  后门锁着,她撩起罗裙,看着院中的大树,不一会儿就爬了上去。
  只是,上去是上去了,她借力一下子跳骑到了墙头上,然后往下一看,赫!
  好高!
  于是她就有了喊救命的心,午后的街道上行人稀少,这可怎么办?
  水笙欲哭无泪,她咬牙刚想先跳下去再说,忽然听见下面一声轻笑,低头一看,一个书生模样的摇扇而立,他穿着青衫头戴耳帽,看着她窘迫的模样,似乎一点上前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喂!”水笙可算遇见了救星:“能帮个忙吗?”
  “怎么帮?”那书生眉峰轻挑:“书生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上前一步还怕被砸死呢!”
  “啊?”她有点傻眼 ,以前书里可不都是这么写的么,这么一想顿时就垮下脸来。
  “哈哈这话你也信?”那书生将扇子放入怀里,上前两步看着她露出了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然后,他伸出了双臂。
  “你……我跳下去真的没问题吧?”水笙一着急就冒出了普通话。
  “……”书生站直身体,一手勾着手指示意她已经准备好了。
  “好吧,我就赌你是一个好人吧!”她暗自叹气,闭上眼睛就跳了下来!
  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水笙惊喜地睁开了眼睛,书生给自己紧紧地抱在怀里,她一时忘形忽略了自己在古代的事情,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胸膛,甜甜笑道:“嘿哥们,干得不错!”
  书生的脸色顿时有点古怪,她用更真诚的笑脸面对他:“放我下来吧,谢谢你了!”
  他非但没有放下,还搂得更紧了,水笙不解地看向他双眸,发现这人眸光漆黑,剑眉挺鼻,自己就在墙上,居然忽略了他长得好看这么一个事实。
  “放……放开我啊!”长得再好看也不能老这么抱着她啊!
  “我想知道……”书生道:“你去墙上干什么?”
  她使劲挣脱,对这人的无礼有点恼怒:“关你什么事!”
  他扑哧笑了:“当然关我的事!”
  水笙不打算再理他,她掉头就走。
  身后又传来男子声音:“你骑在我家墙上,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她登时回头,再仔细看:“难道你是……白白白瑾衣?”
  他好笑地看着她:“那你一定就是水笙了?”
  白瑾衣好心地替她打开后门:“你看,就这么一推一卡,然后门就开了,你为什么要跳墙?”
  水笙大窘:“其实其实其实我就是爬上去玩玩哈!哈!哈!”
  两个人的动静引来了院里的短工,他们刨出来一看瑾衣俩人,顿时激动的大喊起来:“二少爷回来啦二少爷回来啦!”
  水笙不得已只好又跟着他回到了院里,白夫人已经得到了消息,她居然挣扎着下了地,一个少年扶着她站在屋檐下。
  很显然,她已经给水笙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一见瑾衣过来而儿媳妇还傻站在原地,白夫人立刻招手道:“水笙还不过来!”
  水笙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期期艾艾地走过去,白夫人拉着儿子的手,觉得自己的病全好了。
  “看看这是我最优秀的儿子,看看,你觉得他怎么样?”
  “好,挺好的。”水笙感觉这是在向她推销一样。
  仿佛是听见了她的心声,白瑾衣回头给了她一个无奈的眼神,她一溜烟跑了。
  这二少爷是出去跑生意的,他常年最爱做书生打扮,白家上下对他成功归来都兴奋不已,连带着水笙都感受到了他们的激动,也许是挣了笔不小数目钱吧。
  她无意打听,只窝在自己小屋里,成天练字。
  还是想,水笙还是想出去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瑾衣在兄弟当中是长得最好看的,水笙无聊的时候总是回想自己遇见他时候的窘态,越想脸越红,自己没有太多理想,穿越过来也快半年,恐怕回去是没有希望了,作为一个女人,在这么一个不存在的历史当中,恐怕出门就得饿死。
  说她胸无大志也好,说她安于现状也好,水笙已经有点习惯了这么个米虫状态,她甚至有点害怕若是白家人不要她,她怎么生活下去?
  当然,她简单的脑袋瓜是拒绝想这些的。
  白瑾衣回来之后老大对她管束松了很多,她趁机跟着瑾衣或者瑾塘出去闲逛,多半时候,瑾塘是没有太多耐心陪她的,于是白家老二就多了一个跟屁虫。
  周围邻居都知道她是白家媳妇儿了,只有她自己还不知道。
  有天白瑾衣带着她在城西的水塘边溜达,她离老远就听见有人卖缠糖,嘴馋了就央他去买,也不知是怎么半晌也没瞧见人影。
  天也快黑了,水笙胆子小有点害怕,她沿着小路往会走,一边走一边喊着瑾衣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她。
  她忽然想起了现代的许多故事里,大人要是不想要的小孩儿,就带着她去远一些的地方,然后找个理由离开将他抛弃……
  她人生地不熟,突然发现原来自己除了白家人,根本是谁也不认识。
  越想越害怕她就没注意脚底下,一个不留神就绊了个跟头!
  水笙爬起来一看,地上伸腿躺着一个醉鬼,这个醉鬼还是个女人,她穿着的衣服看样子衣料不错,好像是有钱人家的女人。
  话说,这县城奇怪的地方就是女人太少,她这会瞧见了一个,长得还挺正常挺好看的,水笙顿时就来了好奇心。
  她蹲下身子正对上女人迷茫的目光:“这个谁、这位小姐,你怎么躺在这?”
  那女子揉着额头,一副头疼的模样:“这县城的女人我都认识,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水笙连忙介绍了下自己:“我叫水笙。”
  女子更是皱眉:“胡说!这城里根本没有姓水的!”
  水笙连忙解释:“我一直住在白家,有半年了!”
  女子撇了手中的酒壶,瞪大眼睛看着她一副见鬼的模样:“白家?怎么回事?”
  也不知怎么回事,水笙只想倾诉一下自己,也许是她太想有个女人能理解她懂得她的故事,她只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到的这个国家,然后一直被白家收留云云……
  结果,那女子听完之后看着她的目光变成了不争气:“你个傻姑娘!你被他们骗了!”
  “啊?”水笙傻眼。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白瑾衣的呼唤声,她顾不上深想赶紧应了一声,冲声音来源处跑了去。
  剩下醉鬼女子尝试着站起来却站不起来,口中还嘀嘀咕咕的说着:“身为女儿身,怎么能随随便便被别人包养……我我我要去救她!”
 
☆、第三章
  水笙跑向白瑾衣,他刚才遇见了个熟人说了几句话回来就没看见她,两个人一见面都松了一口气。
  他手里还拿着给她买的缠糖,她接过来看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两个人并肩而行,水笙心口中满满的都是甜意,她忽然想起那个醉鬼女子,仰脸问他:“刚才我看见一个女人喝得醉醺醺的在草地上躺着,这可是半年以来我遇见的为数不多的女人之一,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们县城里的女人都哪里去了?”
  白瑾衣眼色复杂地看着她:“要是满大街都是闲逛的女人,那就不用这么犯愁娶亲了!”
  水笙口中的糖差点噎到她:“什么?你说你们这里女人特别少?”
  他轻轻一笑,到了正路上牵起她的手:“也不是特别少,其实是你认识的少,她们嗯……总之她们要是出门的话一般也是坐车轻易瞧不见的。”
  “坐车?”她脑补了一下可能是女人嫌走路累,就想坐车……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白瑾衣也知道水笙的思想和正常女人不一样,大哥说她可能是从远处偷运过来的,可说是待卖高价的女人吧,她身上又没有官运的小印,就算私运过来的也应该有记号,可她没有,她身上只有摔伤的擦痕。
  总之,这姑娘和金元的女人不一样。
  也许是别国的,他曾听说过在很远很远的大海对面,不同于金元的男尊女贵,那的国家男尊女卑,女人多的是。于是金元时常去买一些回来再各地卖出。
  他刻意撇开女人这个话题,状似无意地问起水笙家乡:“水笙家在哪里呢?你们那里是什么样子的呢?”
  水笙吃糖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想起现代的亲人心里难受起来:“我的家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和你们这不同,我们那吃的是现代工艺制作的粮食,穿的是各种材料的简单衣服,而用的,都是高科技……”
  白瑾衣默默听着,尽管他听不懂。
  她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样一样倾诉:“我们出门也坐车,但不是马车,而是轿车,我们崇尚爱情,讲究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当然她没说现代也有很多小三现代也流行离婚什么的。
  他惊讶地看着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水笙用力点头:“是啊,你爱我我爱你,一直在一起没有别人。” 
  白瑾衣诧异道:“那别的兄弟呢?”
  他俨然是不能理解,她解释道:“我们那实行计划生育,一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当然特殊情况例外,就像我。”
  两个人说的显然不是一个意思,瑾衣顺着她的话问道:“你怎么了?”他是想多了解一些她的事情。
  水笙彻底陷入了回忆当中:“我妈连生了两个儿子,她就想要个女儿,这才交了罚款,爸爸给她配了中药整整喝了将近两年的汤药,就生下了我。所以我是她们逆天求来的,早就有算卦的说我会早夭……没想到……”她深深叹了口气,再也说不下去了。
  而白瑾衣的震撼可不是一点点,他听了前半句对于要生个女儿表示理解,可到了后半句可是使劲握紧了水笙的手:“你是说喝了汤药就生了个女孩儿?”
  她抹去眼角的泪花,轻轻地点点头:“其实应该顺其自然的,男孩女孩能怎么样呢?”
  他急急问道:“那你知道那药的配料吗?”
  水笙迷茫地摇摇头:“以前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