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律  第1页

简介: 金子,省厅叱咤法医界的法医之花,意外穿成胤朝一县丞家患有孤独症的女儿,众人口中克死生母的不祥人。
为了生存下去,她绝不逆来顺受;
谈谈情,说说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发挥才智,寻找赚钱法门,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头颅昂起来,那才是正事!


楔子


 “死因到底是什么?”一个家属质问道。
  这是一起信访案件。
  其实金子并不喜欢出堪信访案件,但自从公安部门提出了大接访之后,除了答疑解惑,查究冤情也成了法医必须承担的责任。所幸在大批的信访案件中,金子遇到的冤案还是极少的。除了解剖尸体之外,让金子感到振奋的,无疑就是破案的成就感了。
  “听说是失血性休克,可当初在现场并没有看到过量的血液呀......”家属的质疑声将神思游离的金子拉回现实。
  “不是失血性休克!”金子抬头望了家属一眼,淡淡的应道。
  金子,全名金璎珞,是皖南医学院的法医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现任省公安厅主检法医师。
  一张精致姣美的容颜掩在口罩后面,只露出一双冥黑深邃的眼睛。许是长期面对冰冷尸体的原因,她眼中的神采沉沉的,没有一丝波澜。
  死者是一名七十岁的农村老太太,有三个子女,却没有人愿意赡养,一个人鳏寡孤独,拿着低保,过着艰苦的生活。一个月前的清晨,被同村的村民发现死在自家门前,浑身衣衫褴褛。经勘查,老太太身上破碎的衣裳上有几处上面有黏附了狗毛的血迹,勘查员之后对村里的狼狗进行了取证,最后在一户人家的两条狼狗嘴里找到了老太太的DNA。
  案件看似很简单,但家属却提出了上访复查申请。
  金子穿着解剖服,取过镊子夹了一块纱布擦拭了尸体上的创口,说道:“你们看,这里创口都非常浅,基本上只是伤及真皮层和皮下组织。但是伤口的创面很大,尽管表皮血管不丰富,出血量不大,但是神经却是很丰富的,这么大的创面,足以导致严重的疼痛,所以,死者应该是创伤性,疼痛性休克而亡的。”
  “你是说我妈是被狗咬死的?狗能咬死人?”家属似乎不相信这样的答案。
  金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戴着手套的手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伤口说道:“创口周围都有条状擦伤,所有表皮断面都有撕裂的痕迹,这是典型的动物咬伤。尸体上下除了这些伤痕之外,并无其他的损伤,不是咬死的又是什么?”
  家属讪讪的闭了嘴,沉吟了半晌之后又不依不饶的纠缠道:“那,那政府监管不力,不该负点责任吗?”
  金子沉着脸,一边吩咐着身边的实习法医将尸体缝合,一边脱下手套和解剖服,应道:“这些不是我们可以管的。”
  消毒之后,金子走出解剖室。
  顺着长廊一路走去,皆有人笑着与之打招呼,可见金子在法医学院的人缘很不错。一米六八的个子,白皙精致的容颜,匀称窈窕的身材,高资历,高表现,年仅二十七岁的金子已经是叱咤法医界的法医之花,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所以迄今为止,她在女光棍行列中的地位,依然妥妥的。
  其实金子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会板着脸,一副刻板认真的样子,那是因为她觉得肃穆才是对死者的尊重!下了班之后的她,也是一个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正常女孩,喜欢跟同事聚聚餐,喝喝小酒,唱唱歌什么的,缓解一下工作上的压力。
  回到办公室整理验尸报告,金子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些家属,全然没有理会他们母亲生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他们更在意的是政府应该承担多少责任,应该赔多一些钱,这样不孝的子女,让金子心中感到非常不快。
  喝了一口茶之后,她埋头整理报告。
  法医学院外,天开始阴沉起来,颇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味道,想来,一场暴风雨即将袭来。
  果然,不久之后,铜钱大的雨点从天而降,狠狠的拍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金子将报告打印出来签名盖章之后,抬起头才发现外面竟下起了大雨。
  天地间仿佛挂起来一串串的珠帘,雨滴在窗前溅起一层白蒙蒙的雾,宛如飘渺的素纱。而此时,办公室的电话铃也响了起来,金子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拿起电话。
  “金法医,市中心玻丽广场附近发生了一起命案,初步估计是车祸,但具体情况,有待你来勘查,请迅速赶到现场!”
  电话那边传来了交警大队李队长的声音。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金子放下电话后,提起勘查箱就往外面走去。
  
第一章 异魂

  文文有楔子部分,关于女主的身份标签,很重要,大家记得要先看楔子哦!么么哒)
  金子已经记不得自己在这个陌生之地孤零零的飘荡了多久了......
  她记不起自己是如何死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冒着风雨出法学院的路上,那天接到警报,市中心有命案发生,她作为一名当值法医,当然得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勘查死者的死因。金子感到自己死得莫名其妙,记忆中的自己似乎并没有摔倒,也没有被雷劈到,就无缘无故的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金子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事莫大于人命,罪大莫于死刑,杀人者抵法故无恕,施刑失当心则难安,故成指定狱全凭死伤检验。倘检验不真,死者之冤未雪,生者之冤又成,因一命而杀两命数命,仇报相循惨何底止。”从从事法医这一职业以来,她一直秉承着这样的理念,立志要成为一名维护人间正义的女法医。
  可现在,她经过多年努力的成果,她完全一片坦途的前程,在她27岁这黄金一般的年龄戛然而止,就此匆匆落下帷幕。
  自己的双亲知道了女儿的死讯后,该如何伤痛呢?见证了无数生命的消逝,也见证了无数白发人送黑发人悲剧的金子,思及此,心不由再一次狠狠地抽痛起来。
  遥远的声音一直缭绕在耳际:金子......金子......
  那如泉水一般清澈的声音带着深不可诉的复杂情感,似召唤,似期待,让金子的心仿佛被车碾压过一样,撕裂般的疼痛着......
  金子带着一丝恐慌,灵魂徘徊在同一个地方,不敢走远,这是黑白无常要来带自己去阴间了么?
  可那泅泅缭绕的声音却越来越近,金子的灵魂循着声音而去,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有一阵缭绕着烟雾的狂风扫拂而过后,金子已经身处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开始时,金子以为自己被带到了片场,飘荡了一圈之后,她彻底的推翻了自己的猜想,这里古色古香的街道建筑,百姓的言谈衣着,都在明确的告诉她,这里是古代,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古代王朝。
  金子刚到此地时,心中兴奋不已。怎么自己没有被带到地府,反而跑到古代来了?
  也好,自己如今可是一副魂魄,来去自由,行动方便,不如就留下来去见证一下历史,这倒不失为一件美事。
  只是金子还来不及窃喜,就彻底抑郁了此朝代被架空。
  天呐,这到底是咋回事嘛?金子在这个陌生朝代飘泊了三天后就彻底懊丧了。人家穿越不是王子就是公主,吃香的喝辣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再不济也会是一个少爷小姐,出门在外有小厮丫鬟伺候啥的,可怜自己被无原无故的带到这里,却连一个可以寄宿的身体都没有。
  难道自己就这样孤零零的在这个陌生的朝代做孤魂野鬼?不,她金子在法医院,好歹也是当别人师傅的人了,轻易地放弃自己,还不得被那群实习小法医笑死?这可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既然阎王现在都不收她,那她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尽量在这个时空生存下来。
  对,她要生存下来。那么她就必须要借尸还魂了。
  打定主意,金子开始寻找适合自己的宿主。
  她走街串巷,几番艰辛之后才在城中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年轻新死女尸,直直的飘入她的身体,可自己的灵魂无论怎样也无法与她融合。金子不由翻了一下白眼,暗自抑郁道:我作为一个魂穿者,我容易吗我?
  接下来的几天,金子再也顾不得刚死的尸体是老叟还是孩童了,只要见到,就无一错过,可偏偏所有的尸体都排斥她。这让金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感,她绝望了,不再想着借尸还魂,不再想着在这个时空重生的事情。既然自己是轻飘飘的魂魄,那么她想要去哪里见识,就去哪里吧,顺便看看,这个架空的朝代是怎样的。
  不知道多少个日夜过去了,金子终于冷静下来,以局外人的身份真正的去了解这个时空的朝代。怎么有点像小说中YY的情节呀?金子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可是,这可能么?
  金子短短几日就了解到了一些主要的信息。笑话,她可是现代女法医,胆大心细,主要问题一手抓的那种,从无错漏,虽然自己作为一个魂魄,无法与人交流,更别说直接抓个人来问了,所有获悉的信息都是通过酒馆茶寮,百姓街谈加上自己的推理得知的。
  这个朝代是胤朝,开国不久,现在的皇帝是第四代英宗,第一代始祖皇帝和二代太宗皇帝是在马背上打的天下,第三代宪宗皇帝是当今英宗皇帝的哥哥,十八年前因为出征鞑靼战事不利而被俘,至今依旧被扣押在鞑靼不得归,鉴于国不可一日无主,是而太后联合朝中的重臣,将小儿子英宗扶上了宝座,登上大宝,已有十几余年。
  金子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离京城十万八千里远的州府,叫仙居府。这个州府统辖下有两个县,桃源县和庵埠县。此刻金子的灵魂身处于桃源县。
  刚听到这些地名的时候,金子不由狂笑了一把,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仙居府?桃源县和庵埠县?晕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到了天界了呢。
  这天,金子又无所事事的随处飘荡着,路过一处宅邸时,她身上仿佛被一束暖阳笼罩一般,这是成为孤魂后从未有过的感受。金子不由惊诧的瞟了那个门匾一眼金府!
  耳边又传来了如泉水般召唤的声音:金子......金子......
  声音是从里面传来的?金子刚想要进去看一眼,一个身穿粗布袄裙的仆妇从宅子内冲了出来,差点将金子撞个魂飞魄散。
  你妹,赶着去投胎呀?
  金子忍不住开口咒骂,虽然她知道这个女子无法听到。
  “跑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呀?”一个尖刻的声音在宅子门口传来。
  丫的,偷我台词,金子不由腹诽。
  回头一看,一个略微丰盈的中年女子,徐徐朝内而来,一面用香帕轻轻的压着鼻翼间的脂粉,一双凤眸却是毫不客气的狠狠剜了跪在地上的磕头请罪的仆妇一眼。
  金子第一次看到穿得如此金贵的古代贵妇,不由从头到尾细细的打量了一遍,一面发出啧啧的赞叹。
  妇人年龄约莫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