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嫁三夫  第9页

 “大哥,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把我骗去了村长家,又偷偷把青青带出去,你是不是想背着我跟她圆房?”

  “你当我是你?”江元睿皱眉。什么圆房不圆房的,天天就会想着那些没用的东西,难怪考个举人也考不上,“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少看,有那时间不如好好学学做文章,写幅字都要蹭一脸墨,这么些年的书都是怎么读的?”
  “蹭点儿墨怎么了?我写的字可是连先生都要大声夸赞的!”江元皓不服,下一秒便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这货带跑题了,赶紧扭转回来道,“先别管我读书的事。我问你,你是不是偷了我跟青青的婚契?赶紧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什么婚契?”江老大望天,“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少装傻!”江老二暴跳如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不就是想让我跟你回去娶那个姓赵的麻子,然后好接手家里的部分产业挣你的阿堵物去么?(阿堵物特指钱)你偷了我的婚契是不是想用它来威胁青青,让她不许再做我的娘子,离开这里?”
  倒还不笨么。江元睿心里暗想,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道:“你想多了,我拿你的东西做什么?八成是你自己不小心弄丢了吧,以前在家的时候不就是,回回出门不是丢个坠子就是少了帽子,玉佩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自己看不住东西还要往兄长身上赖,真是不像话!”
  说这话的时候,他有意摆出严肃的模样,终于骗得江元皓疑惑起来,心想着难道真是自己给不小心弄丢了?
  但不可能啊,他明明好好地揣在衣服里的,怕会丢掉还特意缝在了内衫里,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检查一下。发现不见了之后他还特地将自己走过的所有地方都检查了一遍,山里人不识字的多,见到有字的纸张都知道是他家里的,会主动送过来的。但等了一下午也没有,说明肯定没人捡到那张婚契,它也不可能无故就失踪了吧!
  “别吵,我要睡觉!”
  两人的对话终于把正大喇喇地占着一张床的江元俊给吵醒了。这货正不管三七二十一,任性起来六亲不认,此刻本来正在梦里吃一头烤得香喷喷的大野猪,骤然被两个哥哥给吵醒,顿时不乐意起来,手臂一扬,枕头飞过来了。
  亏得他还在犯迷糊,准头不太好,枕头一下子砸在了墙壁上。
  这混小子,连哥哥都敢打!江元皓一下子生气了,想着自己真是连一点兄长的威严都没有了,顿时怒道:“你这……”
  彭!
  又一个枕头飞来了。
  “你……”
  一床被子飞过来了。
  江元皓整个人都被压在了棉被底下,气愤的怒吼声也由此变得模糊不清。江元睿好气又好笑,过去将棉被扯开,道:“行了,别耍脾气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有的你忙。”
  说话间,他伸手要把弟弟从地上扯起来,这时候袖口中却飘飘摇摇荡出了一个东西,江元皓眼尖一把抢过,展开一看,顿时怒发冲冠。
  “你不是说你没有拿!这是什么?”
  被他抓在手里的却不是它物,正是那张据某人说他没有拿绝对是弟弟自己弄丢了的,重要的婚契。始作俑者无视弟弟气得快要爆炸的脸,淡定地将婚契拿过,看了一眼道:
  “喔,原来没丢啊。那还是我帮你保管吧,免得你以后弄丢了。”
  说完这话他便迅速从地上找出一个小盒子,将婚契往里一丢,咔嚓上了锁,招呼江元皓道:“睡觉。”
  江元皓还想冲过来跟他哥拼命,被自家弟弟一个翻身,一条腿压在了他身上,登时动不了了。
  
☆、第十三章

  苏青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江元皓正趴在她的床头沉沉睡着,脑袋还枕着她一只伸出的手臂。
  于是苏青青终于明白了自己一整晚上都在做手臂被人拉扯噩梦的原因。
  也不知道他究竟压了多久,应该是睡着了以后无意间压住的吧,现在整条胳膊都麻了,动也动不了。苏青青此刻不由得无限同情起那些晚上睡觉搂老婆的男人,相信他们的手臂也一定没什么好结果。
  比较奇怪的是,江元皓身边放着一个碗,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苏青青努力想把自己的胳膊从江元皓脑袋下面抽出来,结果那男子一个激灵,醒了,立马扬起头来,急着去身边找碗,抓起来就往自家娘子面前递。
  “青青,这是我给你熬的粥,你尝尝是不是……”
  他话没说完就愣了,两人的目光俱都聚集在了那个碗上面,只见里面空空如也,只在碗边沾着半粒米饭。
  江元皓脸色由青变白,又由白到黑,最后终于按捺不住,气冲冲地走了出去。没过两分钟就见他拖着江元俊走了进来,后者意外地没有反抗,高大的个子微微前屈,有些不情愿地被哥哥拽着耳朵走。江元皓直接把他拖到床前,指着空碗质问他: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我费了整整一个上午,给青青熬的肉粥呢?”
  江元俊耷拉了脑袋,也不吭声,就在原地站着。直到他哥再次问了一遍,才道:“我饿了。”
  “饿了?你一上午不都是在吃东西吗!”江元皓怒道,“我熬坏了的那些粥不是都你吃了?还有外边大姑娘小寡妇送来的野果和烤鱼,你居然好意思说饿!”
  “谁让你,你,把它摆在那里!”江元俊看了苏青青一眼,纠结了一会儿,大概是终于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于是不知从哪儿摸出半只啃过的苹果递了过来,模样还有点舍不得。江元皓实在是无语了,将他撵了出去,并且命令他不许再进来。
  一大早就看见这两个兄弟在耍活宝,苏青青其实觉得蛮好笑,不过她当然不能当着江元皓的面笑出声来,只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表示没关系,她不在意。
  以江二少爷的手艺,估计就算熬出粥来也不是一般人类有机会享受,当然这种心意还是值得褒奖的。被褒奖的某人觉得只是口头夸赞不太够,还想进行一些肢体接触,虽然苏青青努力试图严词拒绝,还是被江元皓按在了床头上,低头想亲她,却被扭头避过了。
  “你说过不碰我的!”苏青青生气道。
  “可是既然你我成亲,你早晚都是要习惯这种事的,为什么总是想避着我?”江元皓很是不解,一起跟他在一个书院读书的学子中,成过亲的也不在少数,据说都是在成亲当夜就圆房了,新娘子也都是初经人事羞涩害怕,但没有人说不行不要,我不想做你走开这样的话来,都是半推半就,任凭丈夫处事,怎么现在到了他这里就这么费力呢?
  “我哥他们你不用担心,到时候咱们俩偷偷离开,我会去找到一个稳妥的地方,绝对不会被他们发现的!如果你是觉得我们无凭无媒,这个好办,我可以回去就去找人给你家里下帖子。不过话说你家是哪儿的?我好像还没听你说过。”
  认识了这么久,连婚契都签了,还不知道她是什么人,这个丈夫当得也真够悲剧的。苏青青抬了下身子,想让江元皓从她身上离开,孰料后者觉得压在她身上软软的,很舒服,专门就赖在那儿不肯动弹,苏青青也没办法,只好向他解释:
  “我是觉得,我们现在才认识没有多久,彼此之间根本没有那么熟识,突然就要做那种事,会很奇怪的。况且我的身体现在年岁还小,没有长开,要圆房的话再过两年也不迟……”
  “怎么会?你这样年纪不算小,我们镇上很多跟你一边大的女孩子都已经生娃了。况且……”江元皓手一晃,趁着苏青青不注意迅速在她胸上捏了一把,并努力做出“我这不是偷袭只是为了反驳你的话而衡量一下尺寸”的郑重模样,一本正经地道,“你的身体已经长开了,我看完全可以圆房,比如今天晚上就……”
  他话没说完,人已经被苏青青一脚踹了下去。这个混蛋,男人果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走开,哼!”苏青青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被江老三附体了,她怒冲冲地瞪了江元皓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江元俊正在外面打草靶。家里本来没有这东西,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木棍和稻草,再加上一大块粗麻袋布,弄在一起捆捆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靶子,没事就在那里“彭彭彭”“嘭嘭嘭”地练拳击。丫还专门做了两个靶子,一个练手,一个练腿,踢起来速度是又急又快,打的拳法也有章路,看起来应该特别学过。
  不知道他会不会使剑呢。苏青青暗想,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里面,潇洒的侠士可都是用剑的,衣袂飘飘,凌波而行,那场面实在是漂亮的很。不过这江小三虽然也是生了张俊俏面孔,奈何脾气实在不怎么样,估计就算用武器也是九环虎头刀那一型的,还是不要对他抱什么期望比较好。
  不过苏青青也注意到,在江元俊练拳的地方四周似乎潜伏着不少雌性生物。据初步判断就有村长家的二妞,李婶家的丫蛋儿,赵四爷家的猫眼儿以及丈夫死了一年未改嫁的孙小寡妇。
  那小寡妇长得年轻风流,听说跟村里不少人有染,风评也不怎么样,昨天早上却突然挎着一篮子鸡蛋前来拜访,苏青青还以为她吃错药了,现在看来,目标应该是小三儿呀。于是说,这帮家伙瞧人难道都只是看脸的吗?
  
☆、第十四章

  江元俊今天倒是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裸奔。
  不过他依旧不爱穿袍子,嫌那个又厚又重,只肯在身上套了件短褂,一身短打装扮,脖子上还挂了条汗巾用来擦汗。苏青青一瞧,这不是她昨天才买的褂子吗?记得明明是压在一堆东西的下面,没想到居然被这家伙给翻出来了。
  见到苏青青走出来,本来围在附近的人都三三两两地走开了,看得出她们本来是想找机会与江元俊说上一两句话的。江元俊也瞧见了苏青青,胡乱抓起短褂下摆擦了把汗,回身低看着她。
  这家伙目测起码得有一米八九左右,比他的两个哥哥都要高出不少,难道是基因突变?看他没事就在外面打拳什么的,总是暴晒在太阳下,皮肤却依旧白皙,真是古怪的很。
  “你……嗯,你……”江元俊摸了摸鼻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一时无法说出口。苏青青隐约感觉到他的尴尬,便主动道:“三弟,还觉得饿吗?要不要我再给你煮点什么东西吃?”
  江元俊一个人的饭量就比那两个双生子再加她还要多,苏青青可不觉得那点粥能抵什么用。果然,对面的人一听吃饭,眼睛立即亮了,大力点头之外,不忘这样提醒苏青青道:“我叫江元俊。”
  “嗯,我知道,你是元皓的三弟。”苏青青不太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江元俊再次提醒她:“叫我阿俊。”
  “好吧,阿俊。那么,你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