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嫁三夫  第6页


  虽然说这话有点不厚道,不过苏青青记得自己穿越过来前,社区后面有一家养了只大狗,也是这脾气,听说那条狗特别喜欢吃南瓜,但是家里的主人总是给它吃土豆,结果那狗怎么也是不肯吃,甩头昂着脑袋大步走开,为此没少挨那家男主人的揍,却依旧故我。
  苏青青觉得除了身上没有一身金毛之外,江元俊跟那条大狗还是满像的。当然绝对没人敢揍他就是了。苏青青相信,即便是膀大腰圆的二牛,也没有办法一个人就猎到那么大一头野猪的。野猪这东西向来喜欢抱团,獠牙尖利,攻击性极强。而且它的皮又厚又硬,就是拿刀砍都很难斩开,也亏得江元俊力气大,收拾掉了它,要是换了别人胜负还是两说的。
  在厨下收拾好碗碟,苏青青才走出屋门,却意外地发现院里多了一辆马车。
  咦,这是什么时候出来的马车?明明刚才还没有的……
  “小青。”江元睿从马车里冒出头来,朝她招了招手,“上来。”
  “大哥你这是……”苏青青愣了。她还想扭头看看江元皓在哪里,结果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江元睿看出了她的想法,便道:“阿皓有事去村长家了,脱不开身,他让我带你去市镇上逛逛,顺便购置几件衣服和其它需要用的东西。”见苏青青还在犹豫,他不由得笑了,“弟媳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们也可以现在去村长家里找阿皓问一下,不碍事的。”
  虽然嘴里说着不碍事,苏青青却从他的笑容里看出,如果自己真的表示信不过他,去找江元皓询问,下场一定会很惨,所以还是不要触霉头了,这货貌似记仇。江元睿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大伯哥,真想对她怎么样,也用不着这种手段,直接给他弟下命令就行了。况且她也是真想去市镇里逛一逛,来到这个世界里这么久,她还没出过门呢。
  况且家里也还有许多东西要添置,镇里早晚都是要去的,而且将来万一有什么事需要跑路的话,现在也能先认认道儿。既然江元皓不在,苏青青的意思是干脆叫小三江元俊也跟着一起去好了,结果后者表示他得留下来看家,不能一起去,最后出行的还是苏青青跟江元睿两个人。
  苏青青就纳闷了,早上出门连个声都不吱的人,现在一说去镇上,居然就想着要看家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江元睿始终带着微笑坐在她对面,苏青青努力控制情绪,不敢把疑惑的神色表现在脸上。
  前头赶车的是住在后院的王二,苏青青只知道他喜欢没日没夜地酗酒打老婆,平时与他家也不经常走动,却没想到他赶起车来这般熟练,一路上平平稳稳,甚至连过凹坑的时候都没有明显的震荡。看来看人也不能只看表面,很多外表上让别人瞧不上眼的人,或许就有着不为人知的优秀能力。
  不过王二会赶车这件事,连她都不知道,刚来村里一天的江元睿究竟是怎么晓得的?还有就是这车到底是哪里弄过来的?突然就出现了有木有,苏青青简直都要怀疑面前这货是不是偷偷在房里藏了一盏阿拉丁神灯了。
  江元睿看出了她的疑虑,微微一笑,也不去解释,随口道:“听说青阳镇上新来了一批好料子,我对绸缎方面不太在行,正好你在,可以帮我好好选一选,再过半个月就是娘的生辰,我打算弄几匹锦缎给她做寿礼。”
  汗……要她选料子啊……
  苏青青纠结了。
  江元睿之所以会提出这种要求,也是因为她这个原身家族曾经是经营绸缎生意的,毕竟她身为苏家三女,就算不懂得营销做生意,没有道理连料子好坏都看不出来。
  但问题是,她还真看不出来。别说她并不是真正的苏瑾华,估计就算那货重新穿回来也不一定能认识几匹缎,因为神智经常不清醒的原因,她在大部分时候都被家族排斥在外,遭到白眼和冷遇,哪里还有机会去认识绸缎?
  说起来,就是现在,苏青青也会觉得脑袋里某个地方时不时地阵痛,好像里面有着什么东西似的。该不会是某个地方长瘤了吧?苏青青衷心地希望这个念头不要变为现实,要知道古代可没有办法做什么外科手术。
  连华佗那样的神医想要开颅治病都被曹操给直接宰了,别的大夫就不用说了。不过待会到镇上的时候还是顺便去看看郎中好了,都说中医治本,最好能喝点药把那东西消下去。
  “大哥,真是对不起。”虽然头疼看病的事情,苏青青也没有忘记向江元睿解释,“因为某些原因,我在家中的时候并没怎么接触过绸缎,恐怕没有办法给你提供什么好的建议。”
  “喔,原来是这样。”江元睿淡淡一笑,“是我失礼了。”
  这人的表情和语调永远让你觉得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无从着力。苏青青觉得自己不是透视仪,实在没办法看明白他心里想的是什么,索性也不再管他,自己做出欣赏车窗外的景色的模样,实际上却是在认真记忆地形和岔路,方便以后行动。
  苏青青不知道的是,江元睿此刻也正在认真地琢磨她,觉得看不透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在刚来的那个晚上他就从苏青青换洗下来的旧衣服上猜出了她的身份,询问的时候本以为她会说谎,却没料到她大大方方承认了。
  这个女孩容貌秀丽,皮肤白嫩水灵,很明显能看出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模样,说话办事斯文有礼,而且还能读书识字,这些都是只有在大户人家里才能培育出的良好教养。手上的伤看得出也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突然做粗活,不习惯造成的。
  但瞧她做起家事农活的时候却丝毫不显生涩,那股子熟练劲绝对不是这么短短几日就能练出来的。江元睿有些想不明白了,想那苏家也不可能会让嫡生的女儿去做那些粗活吧?不过她是怎么会的呢?天生的?
  总之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不过虽然江元睿觉得自己并不讨厌她,但作为妻子而言,她还是不够的。
  并不是说她这个人哪里不好,事实上苏青青的长相其实很不错,鹅蛋脸,鼻子秀挺,小嘴殷红,最重要的是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看起来水汪汪的,即使穿着粗布麻衣,脂粉不施的情况下也不可否认她是个美人儿。而且她的性格随和,一般时候都是笑脸迎人,身上没有娇气,也不会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江元睿一开始还觉得难以理解江元皓对她痴迷的原因,现在也算有些可以接受了,毕竟阿皓那家伙平时就沉迷于各种志异小说,总对书里描写的那些小姐们持以向往。估计这个苏青青就是正好戳中了那个二愣子的某根神经,能让他宁肯吃糠咽菜都不肯离开这里,这个女孩也算有点本事。
  但如果仅仅是阿皓一个人也就罢了,偏偏江家这一代,在关于大婚的事情上却存在着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绝不是阿皓一个人就能说得算的。因为他们江家兄弟三人,最终只能够娶一个妻子。
  
☆、第九章
  这当然不是因为什么家训,也不是他们兄弟三人脾气怪异,非得乐意三锅同时扣一个锅盖,实在是情非得已,不得已而为之。
  事情是这样的,在三兄弟还很小的时候,有那么一天,他们家里来了一位道士。这位道士说,江家地处不宁,多年以来风水影响导致阴盛阳衰,长此以往,将来必酿成大灾。解决的方法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江家兄弟三人,只能娶一个妻子。
  因为这位道士只是个门口路过的道士,并不具有什么权威性,一开始江家人是不信的,还叫仆役将那个道士乱棍打了出去,据说放狗咬了他好几条街。后来三兄弟逐渐长大,到了该娶妻的年纪,按辈分是老大先来,找了家门当户对的姑娘,结果成亲当日拜堂的时候,正堂里的房梁塌了,一根木头掉下来,把江元睿给砸的头破血流,当场晕厥过去。 
  但奇怪的是,明明站在同一位置,新娘子那边倒是啥事没有,反倒是隔得老远的江元皓江元俊两兄弟跟着遭了殃,一个莫名其妙被砚台打了脑袋,一个一头撞在了用来练拳的梅花桩上,三个人偏偏伤的还是同一个地方。其中虽然数江元睿的伤最重,剩下两个人的也不轻,将养了半个月才好。
  这事一出,当初被江家刻意压下的“三夫一妻”言论就隐隐浮了出来。因为当时江家也有许多吓人听到了那个卜卦,虽然被严令禁止传话,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禁得住?总是会有七大姑八大婆私下里询问的。就这样,终究还是有流言悄悄泄了出去,并且在江家兄弟出事之后,铺天盖地地大肆宣扬了出来。
  江家一下子处在了舆论的中心。
  因为还没来得及拜天地就出了这档子事,那个新媳妇也被她娘家人接了回去。她爹家里是个有权势的,据说本来是个劫道儿的,后来弄了些银子花钱买了个小官,在云合镇也算有些名头,脾气也暴,一听这什么,怎么着?江家兄弟三个要娶一个媳妇?你们敢骗我闺女过去做共妻?二话不说就取消了婚约,不嫁了。聘礼也悉数吞掉,一份没还,不过也没人好意思去要就是了。
  江氏是个迷信的,早先就曾因为此事跟江伯益吵过,无奈丈夫怎么也不肯信,坚持觉得那道士只是为了骗钱说瞎话罢了。结果现在出了这事,又被媳妇整日在耳边唠叨个没完,只好抽空带三个儿子去庙里求了支签,又去找大师看面相,那个有着几十年修行的老和尚告诉他,虽然不太清楚施主家中风水是否不好,但是令郎身上的确带有煞气,若是行事踏步稍有不慎,便会伤及其自身。
  这话意思却是说,那个道士所讲的确是真的了。而且老和尚还着重告诉江伯益,不仅家中子嗣不得多近阴人,长辈也应该尽量避免此事,否则的话阳气被阴气压制,只怕江家百年之后都要受到影响云云。
  那老和尚话里别的意思江伯益没听明白,有一点倒是明白了,这是叫他以后最后别纳妾,也别抬姨娘了,不然你家祖坟上就要冒黑烟。是做一个忍住欲望的孝子还是江家的千古罪人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和尚和道士都这么说了,在双重神棍职业的强力压迫下,江伯益也没办法,悻悻地带着三只儿子回了家,和全家人一起为他们发起愁来。要说江家这一辈只能娶一个妻子,这共有两种可行的办法:其一是三兄弟中某一个人娶一位妻子,剩下两个终身不娶,当一辈子光棍;而第二个办法就是共妻。
  在向来讲究多子多福的时代里,弄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剩下两个当光棍”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在商议之后,所有人一致决定,还是共妻吧。
  没人想当光棍,三兄弟不想,他们的爹娘也不想。
  虽然家里已经有了好几房姨娘,江伯益还是因为不能纳妾的事非常郁闷,连带着也看三个儿子不顺眼起来。并很快为他们寻了另一家亲事,却是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