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嫁三夫  第4页

村里人都没有对此说三道四的,仿佛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似的。前些日子江元皓初来这村里,不懂门道,被他骗了大把银子过去,苏青青也曾找去说了几次,愣是被他家媳妇连哭带嚎的弄了回来。 
  那户人家里三个男人都不出去干活,整日在家里吃老本,那钱可以让他们舒舒服服过上几个月,怎么肯交回来?没想到今天江元睿出马,还真的从那家人口里拔了牙,而且看这样子,还拔得不轻。果不其然,苏青青才迎出门去,就听江元睿道:“阿俊,去把你二哥抬出来。弟媳,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要搬家了。”  
  江元俊便大步走进屋内,一把将他哥从床上拖起来,背着就走,疼的江元皓呲牙咧嘴,大骂他弟弟伤天害理,忤逆不孝,结果被江元睿微笑着一巴掌拍在腿上,登时不吭声了。  
  苏青青赶紧去收拾了自己和江元皓的几件衣服,又指点了几件家具,江元俊一个眼神过去,德全跟他的两个兄弟便哭丧着个脸过去抬了起来,看得出面上还有几块青肿痕迹,村长还在在那边大声呵斥,让他们以后不许再随意欺负外乡人,否则就把他们赶出祈元村云云,对苏青青和江家兄弟则是满脸带笑,语气轻柔得仿佛稍微重一点就会把他们吹跑似的。  
  待到了地方,苏青青发现他们搬来的新家赫然是德全兄弟之前所住的房子,一个宽敞的大宅院。此时里面的东西还没搬完,里里外外堆了一大堆。江元俊大概是嫌他哥背着沉,皱着眉头踢开几张椅子走过去,顺手指着一张床道:“这个我要了!”接着便把江元皓放了上去。 
  “小……大兄弟,这张床是我媳妇的嫁妆,你看是不是……”德全的一个弟弟硬着头皮走了出来,结果江元俊完全不管那个,眼睛一瞪,开始捏起了拳头。德全三兄弟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吭声,一个个迅速搬起东西走掉了。 
  屋内还剩下许多的家具,桌子椅子柜子。江元睿笑吟吟地说,这是德全家兄弟额外送给他们的。 
  是送的才怪了!  
  明明是一母同胞,江元皓的两个兄弟却与他相差若斯!这完全是小白兔与大灰狼的蜕变好么!  
  看着正在笑吟吟地与村长说话的江元睿以及刚刚用眼神吓跑了一只猫的江元俊,苏青青隐约觉得,自己家里好像招来了什么不得了的可怕人物。
 
☆、第五章

  “元皓,我觉得咱们不能住在这里,还是搬出去吧。”挑了个江元睿和江元俊都不在屋里的时机,苏青青对江元皓说道。 
  “为什么?这屋子不是挺好的吗,虽然比我以前家里住的地方窄了点儿,但不是比之前那间小破房子好多了?”江元皓好不容易从木屋中脱离出来,自然不肯回归原始。苏青青却有她自己的考虑。 
  “我觉得,咱们毕竟是外乡人,初来乍到的,不好把事情做绝。你看你那两个兄弟,随便两下就抢了人家的房子,你当初虽说是被德全家的骗了,但那点银子也绝对买不下这么大的三间正房,铁定会被人家记恨的。到时候你兄弟在这里还好说,万一他们走了,人家找上门来怎么办?”
  德全家的房子算得上是好宅子了,他们的父亲曾经是山里最优秀的猎人,在深山中挖出了一株百年老参,卖到镇上拿了很大一笔银子,回来后就盖了这宅子。偏偏生出的三个儿子都是怠懒货,不思进取不说,只想着怎样骗钱享乐。结果这一回阴沟里翻了船,被江元睿直接拿银子贿赂了村长,说他们在卖房的时候耍诈,少说了房屋的尺寸,并且质量也比契书上的糟糕很多,然后房梁的位置不好,压床,有煞气,而且还是用槐木做的。  
  这槐木属阴,有传言说它是贵木,能招财,但是也有说它为木中之鬼,容易招鬼附身。江元睿就是咬定了这一点,说是因为招鬼害江元皓摔断了腿,又搬出来律法的条条框框压人,接着还有江元俊的武力做后盾,最终硬是将德全家一套三间房弄了过来。苏青青觉得这样做不厚道,江元皓却表示不必担心,大哥会把一切都处理妥当的。果然,没过几天,德全一家便离开了祈元村,不知去哪里了。  
  苏青青不知道江元皓究竟跟他两个兄弟说了些什么,总之那三个人没一个有想走的意思,但看起来也并不对她和江元皓之间关系生疏有所疑惑。于是苏青青放心地自己一个人独占了一间房,剩下两间他们兄弟去分好了。  
  江元皓的腿好的很快,没过两天便消肿了,完全看不出之前肿的发黑的可怕模样。江家兄弟从周围村民手里买了不少新的家具过来,收拾了一番,倒也勉强有个家的样子了。  
  因为新房子里面有灶台,本来兴致勃勃想要来帮苏青青搭灶的二牛只得悻悻而回。江元俊一大早就不知所踪,江元皓因为收了村长的东西,不得不在苏青青特地为他腾出的房间里教小柱子读书认字。  
  江元睿对着账本细细地算了一上午的账目,只觉腹中饥饿,正要开口唤丫鬟去厨下端些点心过来,却突然注意到身边的陈旧摆设,这才想起自己已经跟着小三一起到山里来找老二了,不由得摇了摇头。他才想继续抓起下一本账簿,忽听门外响起了两下敲门声。 
  门并没有锁。 
  如果过来的人是阿皓,他会直接推门进来的,阿俊更是会以脚代手将门踹开。肯这么有礼貌地敲门等待的自然只会是剩下的那人。江元睿唇角微勾,显然因对方的此举而被取悦。他将桌面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开口道:“请进来吧。” 
  “打扰了。”苏青青端着一个大碗走了进来,山里条件有限,没法弄到什么碟子盘子之类的,有几个大海碗就不错了。这碗里装的是精米蒸的白饭以及少量蒜苗炒鸡蛋,却是苏青青怕他初来乍到吃不惯山里伙食,特地额外准备的。她自己和江元皓都是玉米面混着野菜蒸的窝窝头。苏青青打算着过段时间在房子周围开出点田地来,种些蔬菜什么的,也为冬天做些储备。
  江元睿自然看出这饭菜是精心做的,不过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示,接过海碗也只是顺手搁在一边,若无其事地对苏青青笑道:“这些日子以来,辛苦你了。”
  “啊?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苏青青觉得自己好像在对领导打报告,就差行个军礼大叫一声“首长好”了。江元睿微微一笑,话题突然一转,聊起了苏青青的身世。  
  “听说青妹子是二弟半月前在山林里捡来的,不知道你的家境如何,父母高堂可还健在?怎么会一个人莫名出现在这深山老林里?” 
  好吧,一下子就把东西都问到根子上了。虽然这些似乎不是应该由大伯来问的问题,不过相比之于他,什么都不问就要娶她当娘子的江元皓还是更古怪一些。 
  “我家位于江浙一带,家境算是殷实。我是被山贼拐卖,中途逃出,被元皓所救才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那做绸缎的苏家?”江元睿长眉一挑,迅速叫出了苏青青娘家的生意,“我听说苏家有三个女儿,长女和二女都已出嫁,三女也已经定了亲事,不日就要大婚,却不知道你是其中哪一位?”  
  这是在怀疑她吗?苏青青叹了口气,道:“我是苏家三女,大名苏瑾华,青青是我的小名。至于现在要大婚的那位,应该是我过继来的堂妹苏月兰。”  
  上面的话都来自于过去的苏瑾华的记忆,大部分是真的,只有一点苏青青撒了谎,青青并不是她的小名,而是她在现代的真实名字。  
  身为嫡女,被山贼抓走后非但没有人去寻找,反而过继了一个来代替她。而本人也丝毫没有要回家的意思,反而甘愿在这深山里吃苦受罪。饶是聪明如江元睿也实在难以琢磨透这其中的玄机,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苏青青,见她神色坦荡自然,丝毫不见半分不安,眉心不由得微微皱起,脸上则笑容加大道:  
  “我听说那位要与那位苏月兰小姐大婚的男子,是与她定亲多年,青梅竹马的表哥,只是不知那究竟是苏月兰小姐的表哥,还是苏瑾华小姐的表哥呢?”  
  “不管是谁的,现在都跟我没有关系了。如果江公子担心我会见异思迁,尽可以赶早让他跟我解除婚约,带他离开。还有,苏瑾华已经死了,我现在的名字叫苏青青!” 
  一口气说完这些,苏青青憋着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了。  
  本来想着忍忍就算了,没想到这人居然越来越过分,话里行间含枪带棒。什么青马竹梅的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还不想跟这群姓江的人扯上关系哩!一个个的不是笑面虎就是书呆子,要不就是万事无章法的活土匪,一个个光生了好皮囊顶什么用?还不如人家二牛,起码想着过来帮她搭灶!
  
☆、第六章

  穿越到这个世界,本来也不是苏青青心中所愿,但既来之则安之,她也只能努力在这个世界里好好生存下去。 
  其实打心里来说,与其跟着江元皓,苏青青还是宁愿选择二牛那样憨厚朴实的山里汉子。虽然说人不太聪明,但从他的举动里就能看出将来是个对媳妇好的,而且身体壮实能干活,还听话,长得也不丑,在这大山里算是不错的了。莫名穿越到了这古代,苏青青本来也不指望自己能够怎么样的大富大贵,别人给予的东西,终究是别人的,只有自己挣出来的才是属于自己的。 
  江元睿也知道自己说话过分了些,他平日混迹于商场,习惯了将敌人逼到极致,打压住便绝不让对方翻身。不过很显然对待面前这个人不能这么做。他很快追了出去,在暂时还只是一堆碎木头的猪栏前面拦住了苏青青,至少表面上很诚恳地向她道歉道: 
  “真是对不起,我刚才可能说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我是阿皓的大哥,对他的事情未免关注的多了一些,希望弟媳能理解我这个当大哥的一片苦心,阿皓他从家里逃婚出来,结果现在非你不娶,虽说他的事我也可以做主,但有些东西我总得给回去爹娘一个交代,方才一时心急未免说的多了些,希望你不要在意。”
  江元睿嘴里说着,目光却已经不动声色地在苏青青的身上和脸上扫视起来,从下扫到上,尤其在胸臀等地方停留了许久。苏青青虽然听他说的似乎很诚恳,但总是觉得他那眼神哪里有点不对劲,忍不住后退一步道:“你说江元皓的婚事,你能做主?”
  “当然。”江元睿挑眉,“长兄如父。我是他的大哥,自然能为他做主。”
  长兄如父,这话没错,不过你们的父亲不是还好好地在世么?就这样越过他老人家真的没关系?而且不知为什么,苏青青发现自己单独跟这位江家大哥呆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有点害怕,回想他刚才的话,她忍不住道:“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3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