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嫁三夫  第3页

不这么认为。她大概已经从自家儿子满是鼻涕的小脸上望到了他今后的辉煌未来,并连带着对他们这些辉煌未来铺路石的人实施礼遇。虽然收回了棉被,作为补偿送了苏青青两贴狗皮膏药,可以拿回去给江元皓贴腿。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有点儿黑了,白天里满地乱跑的鸡鸭基本都回了笼,只留下几条流浪狗在路边乱嗅,找着有没有被丢弃的骨头。因为苏青青偶尔会扔给他们一些骨头或者剩饭,那几条狗见到她后都摇起了尾巴,跑过来围着她转了一圈,看她这里没有吃的东西,大部分很快一哄而散,只有一条缺了半只耳朵的一直随着她走到家附近,这才掉头跑掉。
  奇怪的是,屋内亮着灯,但是他们明明没有买过油灯的啊。看那亮度,好像还点了不止一盏。
  难道是因为天黑她走错路了?苏青青有些奇怪,一手拎着村长媳妇给的咸鱼和狗皮膏药,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才要伸手推门,木门却吱呀一声开了,江元皓自门内走出,看到她后露出略微惊奇的模样,接着便勾起嘴角微笑起来。 
  “咦,你的腿不是……”苏青青的话才一出口就滞住了。虽然与那个人认识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但她可以确定,她面前的这个人,不是江元皓!
  因为江元皓不会这样笑。
  像这种既温柔又亲切还带着一点点高深莫测的集大成之优雅笑容怎么可能是那个二货能笑得出来的!
  苏青青瞬间眯起眼睛。“你是谁?”她问道。 
  那男子瞳孔微缩,脸上笑容渐渐加大,回头对屋内道:“阿皓,有客人来了呢。”
  他的声线微低,与江元皓的清亮声音虽然相近,细听也能听出分别。隐约听到里面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伴随着江元皓慌乱的“大哥你快让她进来!”“哎臭小子你别出去!”等等诸如此类的叫喊声,屋内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人推开挡在门口的伪江元皓,站了出来,却是个唇红齿白的陌生少年。他皱起好看的眉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苏青青一番,扭头冲屋里道:
  “喂,书呆子,这女人是谁?”
  书呆子……这是在叫谁?
  “阿俊,要叫二哥。”与江元皓长相相同的男子伸手拍了一下那少年的后脖颈,少年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又回头瞟了苏青青一眼,扬起脑袋昂首挺胸地进里面去了。留下最后一个笑容可掬地对苏青青道:“初次见面,我是阿皓的大哥江元睿,那个不听话的小子是阿俊。不知道姑娘你是……?”
  “我?”苏青青一怔,却听江元皓在屋里喊道:“她是隔壁卖豆花的,与我没有关系,也与你们绝对没有关系!”
  苏青青:“……”
  几分钟后,发现自家媳妇发飙要走的某人缴械了,不得不痛苦地向众人承认,苏青青是他的娘子。不晓得是不是她的错觉,苏青青觉得江元皓好像很不想让房内的另外两个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似的,而且也对他们的到来非常之不欢迎。而那两只倒是非常自得地在这房间内安之若怡,并且代替正主向苏青青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这事主要是由始终礼貌微笑着的老大来完成。
  那个与江元皓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名叫江元睿,是江元皓的大哥;另外一位年纪略小的名叫江元俊,是他们的三弟,三人是亲兄弟。
  其中江元睿与江元皓两个是双胞胎,江元俊则要晚出生三年,算起来比苏青青现在的身体还要小上一岁,长得却是众人里最高的,模样也最俊,只是脾气有点怪。自打苏青青进门,就没被他正眼瞧过,说话也基本都是“哼”一类不屑的语气词,脑袋始终偏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只肯对着屋顶乱瞪。而江元皓基本已经变成了苦瓜脸,只在那里捧着腿唉声叹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书担里的绝本古籍被虫蛀了。
  
☆、第四章

  木屋太小,人太多。
  连坐的椅子都只有两个而已,床就更不用说了,仅仅一张。往常都是苏青青睡床,江元皓勉强一半身子在床上,一半身子睡长椅的,某人就是想半夜偷袭也不太方便,苏青青警觉的很,身后人稍微有点动作便会被她及时踹开。不得不说,江元皓之前之所以用绳子把她捆上,也实在是被逼无奈,他绝不会承认光凭力气的话自己有可能压不过自家的小娘子。 
  虽然不太明白江元皓的焦虑究竟从何而来,苏青青还是觉得应该好好招待客人,尤其这两位正经算起来,应该算是她的大伯和小叔子,虽然那位小的瞧起来似乎看她有些不顺眼,连话都不肯多说,只用鼻音表达情绪;而大的面上倒是对她笑得友善亲和,但背地里看她的目光总令人有点不寒而栗。再加上脑袋总有点缺根弦的江元皓,这三兄弟真是让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苏青青本来想让江元睿和江元俊去附近的农户家里借住一夜,明天再谈其他的事情,由她留在这里照顾腿受伤的江元皓。孰料那两人却并不领情,拒绝了她的提议,最后变成了苏青青一个人去李婶家借住一夜。
  苏青青离开后,江元睿微笑的脸顿时一沉,皱着眉头看向江元皓,后者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不敢与自家大哥直视。
  “你可真是不像话。”江元睿冷冷道,“在大婚前一天离家出走,是想把爹娘都给气死不成?”
  “谁让他们胡乱就给我决定亲事。”江元皓满脸不忿,“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那赵家小姐听说长着一脸麻子,我才不要娶一个麻子脸回家。”
  “你这说的什么话?”江元睿皱眉道,“好人家的姑娘,谁会愿意给别人作共妻?再说又不是一定要你跟她怎么样,大不了以后随你心意挑个漂亮的妾室,用得着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里来?”
  “连妻子都只能娶一个,还妾室呢,况且就算真找了妾室还不是一样要被你们公用!”江元皓表示他可不上当,“我才不会去娶那什么见鬼的赵家小姐,你们还是走吧,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那你也不该自己躲到山里来擅自娶妻,你一个人摔伤了腿还是小事,万一连累到我和阿俊怎么办?”江元睿说着撩起袍据一角,腿上赫然有着明显可见的青色痕迹,与江元皓摔伤的在完全相同的地方。“当初我娶亲那天,你不是也被石头砸了脑袋,受教训还没够吗?”
  “我是不会回去的。”江元皓坚持道,“青青很好,我就喜欢她一个,什么赵家小姐王家小姐我都不要。”
  “我也不想娶那些女人,其实东街王屠户家的大妞才最合适。”江元俊从旁插嘴,“她一只手就能拎起大砍刀,还能一下剁碎两大块排骨。”
  江元皓和江元睿对视一眼,自动选择无视他的话,开始在那边讨论起苏青青的问题,两人一说就是一夜,第二天早上苏青青回来的时候,发现江元俊正和衣倚着门框睡在门口。不过虽然她的脚步声很轻,那少年还是很快惊醒,也不理她,捂嘴打了个哈欠之后便径直朝井边走去,开始打了井水上来洗脸。江元睿从房内走出,脸上一如既往挂着笑容,告诉苏青青,他和阿俊恐怕要在这里叨扰一阵子。
  苏青青原以为他们是来带江元皓离开的,心里还着实为此欣喜了一阵子,却不料这二人不仅不走,还要留下来住,脸上不禁露出为难之色。“大哥,虽说你们大老远地过来,招待你们住在这里是应该的。不过您也看到了,我和元皓的房子实在太小,家具什物也不齐,只怕是会怠慢了二位。”
  “无妨。”江元睿笑道,“不知弟媳可否能帮我个忙?借两方卷尺来,越快越好。房子的问题我有方法解决。”
  卷尺不算什么贵重东西,但一般人家里还真没有,毕竟大家平时住的分散,耕种的田地之间距离也很大,平时很少有什么纠纷或者需要丈量东西的地方,甚至更多的人连数都不识。苏青青跑了好几家,才在村头一家祖上有人当过木匠的院子里借来了卷尺。
  祈元村民风淳朴,大部分村民都尊敬读书人,连带着也对读书人的媳妇给予礼遇,没有人觉得苏青青会借了东西不还,都很痛快地将东西借给她。拿了卷尺交给江元睿后,苏青青又去准备早饭。
  这回家里人一多,可就真的感觉出没有灶的坏处来了,平时苏青青都是晚一个时辰等到李婶家人都下地干活后才去,现在早上人家也是正忙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去叨扰。
  江元睿看出她的纠结,便笑着安慰她没事,他们不饿,等到中午再吃饭就可以。江元俊却不管那些,瞧见没有食物直接自己在外面草地上架了个火堆,抓起那只苏青青想要留着下蛋的老母鸡,直接摔死,拔毛,然后架到火堆上烤熟吃了。
  吃完一只鸡之后,江元俊似乎没饱,又想把魔爪伸向邻居家里跑出来遛弯的鸭子。人家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抓!苏青青赶紧去拦住他,让鸭子赶快跑掉。江元俊一双漆黑的眸子疑惑地对上了苏青青的,皱眉道:“你做什么?”
  “那是别人家的鸭子。”苏青青努力解释,“你要是喜欢吃,下午我可以去给你买一只,这只不能抓的。”自家的吃吃也就罢了,真要是动了人家的东西,赔钱还是其次,在这大山里万一传出去不好的名声可就糟糕了。
  “可是我饿了。”江元俊好看的脸上满是不耐神色,他想了想,伸手指着墙头上一只正打盹的猫问道,“那个能吃吗?”  
  “那个也不能吃的,那是李婆婆家捉老鼠的大花猫。” 要是宝贝猫不见了,李婆婆一定会拄着拐杖打死周围所有的流浪狗的。  
  “真是的,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到底什么能吃?”江元俊眉心紧皱,扭头四处看了看,指着头顶上飞过的一排鸟道,“那个能不能吃?”  
  “如果你能抓到的话,随意了。”反正只要不是邻居家的家禽就行,别的谁管你怎么折腾。江元俊得到允许,迅速冲回木屋里,竟是从屋里抓出了一张铮亮的铁弓,还有一筒花翎箭。 
  他摆好架势,张弓便射,嗖嗖嗖几下连着射下两只大鸟来,都是灰雁,起码有好几斤重,江元俊又烤了一只,剩下的给其余两兄弟分了。江元皓还不能下地,是苏青青给他送去床边上的。其实大早上的就吃烤肉不太合适,不过也没有其他的食物,只能将就了。  
  江元睿花了一上午时间量完房子的大小长宽,接着便找出当初江元皓买房的那张单契,向苏青青打听了之前卖给他们房子的那家人位置,带着江元俊出门去了。没过一会儿便有一大群人吵吵嚷嚷地过了来,除了江家兄弟,意外的还有村长,以及卖给江元皓木屋的那个德全。  
  德全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獐头鼠目,家里三个兄弟都是光棍,前些日子从大山外面买了个媳妇来,也不分家,一个媳妇兄弟三人用,奇怪的是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3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