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嫁三夫  第10页

先继续去打拳,我去给你煮点东西。”苏青青完全没拿他的话当回事,叮嘱了一句后便回屋去了。

  这个宅院的院子里就有水井,不用出去另外取水。胡乱梳洗了一下之后,苏青青便去灶前熟练地生火蒸饭,顺便把昨天买回来的材料收拾一下,用小灶炒了些菜,招呼那兄弟三人来吃。
  苏青青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沦落为煮饭婆子了。
  吃过早饭后,苏青青开始清理昨天买回来的东西,一一归置整理。虽然大头的钱丢掉了,但用二十两银子买回来的零碎还是很多的。其中包括一些餐具,茶盘茶杯,各种调料,少量小型家用器具如小圆椅等,另有雨伞一把,毛巾两条,蜡烛五支,绸袄短褂各二,纸墨少许,蔬菜肉类大量,瓜子话梅若干,其它零碎若干。
  江元皓在吃饭过后便当他的教书先生去了。自从有村民知道小柱子在他们这里学习之后,顿时吵着嚷着要把自家的孩子也送过来,一起听江先生授课,并纷纷送来了鸡蛋,鸭蛋,鹅蛋等等蛋,有的还挖了野菜,摘了野果送过来。
  苏青青不忍看他们这样,便专门空出了一间大屋子,把里面的东西清空,让那些孩子们都能进去上课。当然,条件还是十分简陋的,没有桌子和椅子,大家都是每人带一只垫子或者蒲团坐在地上。书也只是小柱子一个人有,其他人都只能呆呆地坐在原地,听着江元皓给他们念书上的东西。
  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注定会引发两种结果,一些孩子会因为费力无趣而放弃读书识字,另外一些则会愈加刻苦,努力上进。
  不晓得这山里会不会有机会出个状元郎呢?不过,江元皓应该也不会在这里呆那么久吧?
  “小青。”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却是江元睿缓步走来,顺手帮苏青青将一个盒子放上柜顶,并问她身体怎么样了,头还痛不痛。苏青青摸了摸脑袋,觉得在某个地方似乎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她当然不能这样回答,只是笑着说没事了。江元睿也没说什么,只是告诉她记得熬药,又说自己和阿俊下午要出去,晚上不一定回来。
  苏青青点点头,她大概有猜到他们要去做什么。不过令她惊讶的是,这两兄弟离开的时候竟然没有将马车带走,也不晓得他们是徒步离开还是搭了别人的车,总之,那匹皮毛油光水滑的马就在院子里一角悠闲地吃着草料。
  苏青青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她迅速跑到门口处张望了一圈,确认江大和江三都已经不见踪影,江元皓又在房间里被一群小孩子缠着问东问西之后,呼吸登时急促了起来。
  如果要逃走的话,就是现在了!
  什么婚契,什么约定,统统见鬼去吧!在这里伺候了他们这么久,那两个馒头的恩情她早就该还完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江元皓那种书呆子,才不是她理想中的良人,赶快趁机会离开这里,苏青青,你没有必要做他们兄弟的奴仆,也没有必要接受任何人的无礼盘问!
  事实的确是这样没错的。
  她也的确是应该这么做的。
  但是为什么,伸向缰绳的手会带着犹豫?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质问:离开这里,你就能找到更好的人了吗?离开这里,你就能有更好的生活了吗?
  苏青青承认,自己从来不是个聪明人,无法找出最正确的答案,所以只好顺着心意率性而为。
  半个时辰过后,散课了。一窝孩子从房间内一涌而出,飞也似的跑开,只留下几个特别认真的,还在缠着江元皓问一些词句的含义,并且拿着白纸请他再写一遍自己的名字。江元皓耐着性子打发了这些孩子,急急出门去寻找苏青青,却发现屋内屋外都空空如也,连个人影也无,再一看马厩里,空的。
  难道她……
  江元皓心下发急,慌忙跑去屋内寻找大哥装婚契的那个小匣子,结果匣子还在,但是青青给自己缝制的一个奇怪的,有肩带的大布口袋却不见了。她最喜欢把东西都装进那个口袋里,背着四处晃的。
  待到去门外河边询问几个洗衣服的婶婆,她们说,方才有看到江家媳妇骑着一匹马朝山里跑过去,当时好奇问她要干什么去,结果她说是要去采蘑菇晚上回来炖菜,果然读书人的媳妇就是不一样,采蘑菇都不带篮子,还要骑马去,说不定是要去找什么稀有的千年神菇呢。
  她们说的高兴,江元皓听完却差点疯了,家也顾不上了,急匆匆地往外跑。他不会骑马,村里也没有其它的可以借来用的马匹了,一切只能靠着两条腿。山里往外的路很难走,他只期望着自家小娘子不认得路,不要这么快就离开。
  那马长得那么高,她怎么就能骑上去的呢?万一摔下来怎么办?就连他自己都不敢随便骑的呀!她就那么讨厌自己,甚至到了想要逃走的地步?
  江元皓一口气追到山路中央,终于跑不动了,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喘粗气。地上可以看到清晰的马蹄印,但是密密麻麻,还夹杂着车轮碾过的痕迹,也无法分辨是不是新的马踩上去的。江元皓心痛如绞,在原地抱住了头,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还在小木屋里的那个晚上,大哥跟自己说过的话来。
  “你不想跟我回家,我也不怪你。但是这个苏青青,你这么随意地就说要娶她,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不知道,她没有告诉我。”
  “她没有告诉你,你就不会自己看了?那身衣服的料子你总认得吧?况且暂先不提她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心甘情愿跟你住在这深山里,就你自己,能受得了这样艰苦的生活吗?家里一直好吃好喝的二少爷,爹娘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就是为了让你有一天考上功名,光宗耀祖,你觉得他们会接受你随意娶一个山里捡来的女孩子?更何况你我和阿俊的婚事现在是连在一起的,爹娘没有了更多可以用来与他人联姻的手段,只可能会给我们选取利益最大的一个家族,你现在的这些,都是没有用的。”
  “怎么会没有用?我是绝对不会娶那个赵家小姐,也不想娶任何其他人,我就要青青一个。”
  “说的容易,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况且你究竟看上了她什么?这个苏青青生的确实不错,但也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吧?”
  要说为什么,他也不知道。那日里,明明只是一次无关紧要的散步,他却意外地撞见了她。明明是娇小瘦弱的身体,却一个人硬生生扒着崖壁从深渊中爬出,带着满身的血迹,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笑。夕阳的余光洒在她脸上,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明明满是伤痕的脸蛋,却在刹那间带出一股惊心动魄的美,让他瞬间无法呼吸。
  “有馒头吗?”那个女孩问道,明明已经饿到无法动弹,她却还是将流血的手藏在身下,不想吓到他。
  “做我的娘子,就给你馒头。”
  其实,不止是馒头,只要是我的,什么都可以给你。
  
☆、第十五章

  只在原地歇了没一会儿,江元皓便又站起身,开始继续寻找苏青青,一边走一边大声喊她的名字,在崎岖的山路上蹒跚行进。
  想靠双脚去追上一匹马,本来就是很荒谬的事情,江元皓自己都没抱希望,只是心有不甘,不愿就这样放弃罢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江元皓只觉得双脚又麻又痛,脱下鞋一看,脚上出了不少水泡,有的水泡甚至已经磨破了,渗出了鲜血,阵阵刺痛。
  这时候再想走路,基本上就很困难了。江元皓坐在路边的石头,意外发现这里离之前他救苏青青的地方并不算远,便费力地挪着身子,勉强走了过去。那里贴近悬崖边,还有些陡峭,当时他也是因为不小心迷路,才会走到那里。
  现在看来,从这里到山下,至少有几十丈的高度。青青肯定不会是从下面爬上来的,就连阿俊都做不到,她根本没有那个体力。所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自己躲到山崖下面的,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有人追捕她吗?仔细想来,这山间经常会有山贼和野兽出没,或许真的如他所想也说不定。
  虽然知道她现在肯定不在这里了,江元皓还是忍不住凑到悬崖边上,低声唤道:“青青。”
  他的话,自是无人回应。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呼呼的山风吹过,拂动着江元皓鬓边的松散墨发。方才跑得急,他的发髻都有些散乱,脸上满是焦虑神色,却又无从发泄,只能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崖边,不住地低声念苏青青的名字。最后他连话都说不出了,只是抱住头,不声不响地看着崖边,仿佛期望着那里能突然钻出一个人来,微笑着向他要馒头。
  这个家伙,找不到人就回家去啊,干嘛一直在这边傻乎乎地站着?难道还想等山神出来不成?要是放到现代,人家一定会以为他要跳崖,强行扯走的。真是的,她要是不过来,那家伙不会就要在这里过夜了吧?
  苏青青叹了口气,她已经在后面跟了这家伙有半个时辰了,看他磕磕绊绊的样子,就怕一个不小心滚下山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骑马出了山口,却还是忍不住折了回来,就是担心那个呆子会不会抽风。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居然一个人步行走出这么老远,还不停地喊她的名字,真是个笨蛋,难道以为喊名字她就会回来了吗?他手里又没有拿紫金红葫芦和羊脂玉净瓶!(PS:紫金红葫芦和羊脂玉净瓶是《西游记》里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的宝贝,只要拿着它们叫人的名字,那人若是应了,便会被吸进里面去。)
  苏青青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一只蘑菇,朝江元皓的头上扔去,那是她之前在山上纠结的时候顺便采的,不过准头不太好,没有砸到江元皓,却也将他从怔愣中惊醒。
  江元皓呆呆地回头,正好瞧见自家小娘子牵着马站在不远处歪着脑袋看他,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发现对面的人脸上渐渐绽出笑意之后,才终于确认这是真的,心里不禁一阵狂喜,待要起身冲过去,却在下一秒整个人都跌倒在地,硬生生地摔了个狗啃泥。
  苏青青急忙过去扶住他,脱了鞋检查他的脚,发现整个脚掌都磨破了,鞋里鞋外一片鲜血淋漓。
  哎,大少爷可真是要不得。苏青青不由得暗自叹气,走几步路就这幅德行了,要是以后让他种地干农活,那还不得直接死过去?江元皓却顾不上自己的脚,一把捉住苏青青的手,慌乱地问她:“你不走了吧?”
  苏青青本以为他会问“你去哪里了”或者“你为什么不遵守约定突然就离开”之类的话,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借口,比如出来找草药和采蘑菇什么的,并且也真的在包里放了草药和蘑菇用来掩人耳目,结果没想到上来就是这么一句,登时语塞。
  江元皓却不管那些,只是扬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