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郎  第1页

简介: 一个没有浪漫细胞的女人被月老通知要去把她的命定爱人带回来,否则将孤苦终老。可那死男人长啥样?不知道。什么个性?不知道。做什么的?不知道。不找行不行?当然不行。认为凡事皆有逻辑的苏小培这回是踢到铁板了。

☆、第 1 章

  “你好,我是月老。”
  苏小培正摆弄手机拨号,给她那位热心为她安排相亲的姑妈汇报战果,冷不防对面座位上坐下一个年轻男人,还亲切地自报家门。
  苏小培抬眼看他,皱起眉头。
  不会吧,连着两场还不够,这算是第三场?
  电话通了,苏小培把对面这男人放一边,专心跟电话那头的姑妈说话。
  “报告大人,任务完成了。两个男人都见过了,一个黑着脸很没风度地走了,连账都不付,还有一个咬着唇红着眼眶别别扭扭地走的,只付了他自己点的那杯咖啡钱。”
  苏小培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对面座位:“现在又来了一个,自称姓岳。姑妈,你要加场子好歹跟我说一声。”
  “姓岳?我没有介绍姓岳的呀。”苏丽在电话那头很惊讶,但随即反应过来侄女刚才说的话了,她的嗓门不禁大了起来:“什么叫黑着脸走了,什么咬着唇红着眼眶,你干什么了?又来了是不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总跟个刺猬似的,女孩子就得有个女孩样,要好好跟人说话,柔声细气,矜持有礼貌,你是不是又没听?”
  “这不能怪我啊。那个黑脸的,大爷似地说结婚后希望我也能继续工作,因为他希望夫妻两个经济独立,各自花各自的。我就问他一个月挣多少钱?然后我告诉他我挣得比他多。还有,有谁要嫁给他了吗?接着我鼓励他要努力工作,因为他的薪水数字真的没什么好骄傲的。”
  苏丽在电话那头抚额,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苏小培继续说:“第二场那个红眼眶的每句话里都要提到他妈。说他妈喜欢会做菜的,问我厨艺怎么样,又说他妈喜欢晨运,让我最好每天能早起陪他妈去公园,然后说他妈每天晚上都要看电视,我不能跟她抢。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我就问他,我要是嫁给他妈了,他爸介意吗?他马上就瞪着眼睛摆出一副委屈样,说我说话难听。他说几十句我才说一句,他装柔弱给谁看啊?”
  苏小培今年二十七了,按说这年纪长辈着急她能理解,让她相亲她也没有要死要活地抵抗,可是能不能不要越介绍越奇葩,她也是有自尊心的。
  苏小培说着话抬眼又看了看对面那个姓岳的,她都说成这样了,他应该识趣走人了吧?
  结果他没有。他耐心地坐着等,触碰到她的目光居然还客气地对她微笑。苏小培没好气,撇开眼不理他。
  电话里苏丽叹气:“我跟介绍的那个朋友说说,这样的确实是不太合适。”
  “对。姑妈你能理解就太好了。”苏小培趁机说:“既然这样,姑妈你再多理解一些,今晚对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创伤,我有应激性精神障碍了,你让我休息几个月,这相亲的事先缓缓。”
  “什么障碍?”苏丽愣了愣,而后吼得天花板都要震了,“你少跟我摆这些词,我看得精神病的得是那些跟你相亲的男人才对。”
  “那我真是太内疚了,这也是心理创伤,我需要调整休养一下。”
  “你别想!你都躲了两个月了。别找借口!小培啊,你听姑妈的,自己也长点心,不小了,你也给自己打算打算,拖下去就成高龄产妇了……”苏丽差点没捶心肝,真想现在这不听话的侄女就在自己面前,她好摇着她的肩使劲劝。
  “停,停。”苏小培脑袋大了。这瞧得上眼的男人影子都没见着,怎么就直接跳到生孩子去了?
  “还有你妈那边,你也别老跟她对着干。她都是为了你好……”
  得,又跳到她妈那去了。
  苏小培皱起脸:“姑妈,你累了吧,快去喝口水休息休息,我挂了啊,你电话忙,我不能总占着线,拜拜哈,你让你那边介绍人的男人们都休息休息,最近就不用派他们来见我了。我刚换工作,也很忙的。啊,什么,信号突然不太好了。啊,我这边那个岳先生还没有走呢,我先跟他聊聊,得挂了,我挂了啊。拜拜。”
  没等苏丽回话,苏小培火速扣上手机。一抬眼,那个姓岳的好整以暇地坐着,还在耐心地等着她。
  苏小培没兴趣搭理他,既然不是姑妈派来相亲的,那她没必要浪费时间精力与他虚与委蛇。虽然姑妈每次都说她一点诚心都没有,但天知道她真觉得她付出的耐心已经超出自己的想像了。
  但这男人并不在意苏小培的脸色,他甚至按住了苏小培的账单,阻止她离开。
  他说:“苏小培,我是来通知你一件重要的事。请务必听我说,这很重要。”
  重要的事?
  苏小培心里一动。目前在她生命里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难道与那有关?
  她不动声色,假装不经意地摆弄手机,实则悄悄地拍下了对面这男人的照片。她有心理准备,她总是努力留下所有线索。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她在照片资料上输入了一个岳字,等着那男人再次自报家门。
  “月老。”
  “岳什么?”苏小培微皱眉头,她听错了吗?还是这人刚才看到她在相亲,现在是过来调戏她的?
  “就是神话中主管人类姻缘的那个月老。”
  苏小培扣上电话,确定这人确实是来调戏的。
  “我知道了。”她把电话丢进包里,准备走人。“就是婚介交友网的业务员。”她平平板板,没什么表情。
  “不。”他倒是认真思索起来,“严格算起来,应该也是姻缘管理层面执行总监级别的。”
  还总监级别?她果然跟不上潮流的步子,不知道现在男人搭讪女人都换招数了。
  苏小培一把抢过账单,起身要走了。
  “苏小培,7月13日傍晚7点13分,在梧桐路北口,发生了一场车祸。有两辆车在你面前相撞,你还记不记得?”
  苏小培顿住,她当然记得。
  7月13日是她父亲的忌日,梧桐路是他遇害的地方。
  她当然记得。
  那天周五,她下了班特意去了那里,她站在路口,看着父亲当初倒下的地方,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正恍惚入神的时候,两辆轿车在她两米开外撞上了。
  这种事怎么会忘?
  苏小培转身坐下,她要听听这人到底想说什么。难道那场车祸与父亲的死还能扯上关系?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找到关于凶手的有用线索。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
  那男人清了清嗓子,没答话,却说:“车祸造成两个开车的一死一伤,事故责任判定死者那方闯红灯负全责,但这不是我要告诉你的重点。重点是那个伤者。”
  苏小培认真听着,那伤者与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下面的话请你一定要记清楚,他叫程江翌,现在在第一医院2号楼25层VIP特护病房,你要去找他,越快越好。”
  “找他做什么?”苏小培习惯性地掏出小本把听到的记了下来。
  “你要了解他,才能找到他。”
  苏小培一愣:“他不是在病房吗?”
  “他是在病房,可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那你说的找到他是什么意思?”
  “你听我说,这个世界不是只你眼前看到的这个世界。能量守恒,时空交错,由两个空间紧紧并贴运转,才能维持永恒。”
  真是鬼扯谈,苏小培皱了皱眉头。
  月老想了想,解释道:“简单地说,你可以想象两个世界象八卦图形一样,由两个部分拼接在一起转运维持能量。”
  “是这样吗?”苏小培开始觉得对面这人精神方面有些问题,这样她反而耐心下来,“岳先生,你的这个理论太深奥,我不太能理解,你能说些浅显又重点的内容吗?”
  “这就是重点之一啊,很重点。”月老一脸无辜。“而且事情也不算太复杂,说白了就是程江翌是你命定的爱人,你们本该在7月13日那个时间完成你们的第一次邂逅,由此发展出感情。可是飞来横祸,你们擦身而过,彼此错过了。”
  啥?苏小培一怔,但还是保持了镇定。
  由于职业的关系,她见过不少妄想症患者,但面前的这个病人幻想出的内容实在是太有新意了。这么无稽的话,他居然说得这么诚恳,她仔细端详着他的神情,心里默默评估着他的病情。
  “那场车祸,他本该重伤身亡,只因为与你姻缘牵涉太深,未尽之事让他命不能绝,所以吊着一口气。可事故后果严重,他被能量撞击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前一段我忙着别人的Case,没太注意,现在才看到。我原本想简单处理,解除你们之间的牵扯,让你们各过各的,重找缘分。但你们指间红线绑得太紧,我没办法解开。我得说,我上任时间不长,这样的状况我是第一次遇到。那红线我还不能剪断,因为那样你和他两个人几世姻缘都会毁掉,红线受损后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重新长好并攀上有缘人,要重新绑上就更不容易。我这样说,你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吗?”
  苏小培点点头,她合上了她的记事本。事情的严重性她是不知道,但作为一个有着执业资格的前心理医生,她觉得眼前这人真的需要帮助。
  “月老先生,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姻缘管理执行总监的?”
  月老瞪圆了眼睛,那无辜的表情又出来了:“你不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如果你不把他拉回来,那后果跟剪断了红线一样糟糕。你们两人都会几世无依,感情无归,孤老终身。无论你相亲多少次,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不会有好姻缘,就算勉强结了婚,也一定是感情不和,生活不顺,会很凄惨的。”
  “你确定我叫苏小培吗?”
  苏小培的反问让月老一愣:“你不是吗?”他不会搞了个大乌龙吧?“可刚才你相亲的时候,那男人确实叫你苏小培。”
  苏小培点点头,看来这人并不认识她,他只是旁观了相亲而已。
  “7月13日,你在梧桐路车祸现场?”她又确认。
  “对啊。”月老认真答,“缘定的相遇,我是要记录的,以免有什么意外状况发生。你看,象你们这一对的状况,就是意外。”
  苏小培点点头,这人是在车祸那见过她,所以知道她那时的行踪,这次又见到她,听到她的名字,所以才来跟她说这些。只是不知道造成他妄想的刺激源是什么。
  苏小培翻她的包包,摸出一张名片递给月老:“我已经不做心理医生了,不过可以给你介绍别的医生。你找他,他能够帮你。你可以跟他好好聊聊他的姻缘了,他的命定爱人了,他的红线了,没关系,尽情聊。你说是我介绍的,他会给你打折扣的。”
  月老一呆,下意识地接了过去。
  “记得一定要去看医生。”苏小培抿抿嘴角,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她站起来,拿了账单去收银台,准备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