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之长生  第1页

简介: 一个资质低劣的五灵根修士,在长生路上越走越远的故事。

  ☆、仙门

  莫长生一早就知晓自己穿越的这个世界,是真的有仙人存在的。
  可是他觉得吧,既然他老爹老娘都给他取了“莫长生”这个名字了,那他大概是没有什么可能去求长生路了。
  莫长生,不就是莫要长生么?可见他老爹老娘在大儿子跑去修仙,然后一去不复返之后,是真的不怎么渴望求神拜佛,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二儿子再去修仙的。
  “快!长生,仙门又来收徒了,长生你快带着两个弟弟去山上躲一躲!”莫老娘惨白着脸冲到了莫长生的房间,一把将两个三岁的小娃娃塞给莫长生,哆嗦着声音就要赶莫长生离开。
  莫长生放下手里的书卷,无奈的抱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娃娃道:“娘,仙门又不求着我去修仙,我和两个弟弟像前两次那样,待在家里不出现就好了,不用躲起来的。”
  莫家是住在一个小国的小山村里的,偏僻落后,出个村都要爬上两道山。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莫家村,却恰好是修仙门派——逍遥宗的属地,逍遥宗每隔五年,都会派弟子前来检测三岁以上孩童的灵根。
  莫长生今年十三岁,这次已经是第三次碰到仙门来收徒了。前两次莫老爹和莫老娘把他关到家里的地窖里,恰好给躲了过去。依照莫长生看,这次估计也能躲过去。毕竟,想要进仙门的人可多了去了,估计没人会想到这个小破村子里竟然还会有人会千方百计的不想去修仙。
  莫老娘今年四十有余,还不到五十岁,可是头发却已经全白了。
  她听到儿子的话,反而一点都不放心,依旧推着莫长生往院子里去。
  “不成不成!以前是以前,这次和前两次不一样。你那杀千刀的大哥这次特意嘱咐了他们门派的人,让他们来问咱们家有没有新出生的孩子,你老爹在前面扯谎你去考秀才了,你快带着你弟弟们躲到山上去,省的……”
  莫老娘的话还没说完,莫长生抱着两个弟弟一打开院门,就看到了穿着青衣道袍的一男一女两个仙人跟在林四娘后面过来了。
  林四娘是莫老娘弟弟的亲闺女,莫长生的表妹。
  此刻林四娘正一脸乖巧的冲身后的两个仙人福了福身,恭敬的道:“仙人,这就是莫长忧仙人的家,这三个男娃,都是莫长忧仙人的亲弟弟。”
  莫老娘登时面如死灰!
  世人都道修仙好,可是从村里出去的那些娃娃,一个回村子的都没有!
  不是那些娃娃不知恩图报,不记挂家里,而是那些娃娃全都死在了修仙路上!
  莫家村里偶尔有仙人路过,就是特地来村里送那些死在修线路上的娃娃的尸骨的。莫老娘自己的两个哥哥就是这么给被人送回来的!
  而她的大儿子,也是在离开了十五年后,今个儿头一次给家里带来的消息。而消息的内容,就是要把她剩下的儿子也带走!
  “不不,仙人,他们不是……”莫老娘忙着摆手,语无伦次的道,“他们和莫长忧没有……”
  莫老娘还待再说,却觉得手臂一痛,就见莫长生正微笑着看着她。
  “娘,哥哥特地请仙人来找我们了,这是好事。”
  这仙人都来了他们家门口了,要是再说出什么不想修仙,拒绝入仙门的话,那他们一家都别想好过了。
  莫老娘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是,他们都是莫长忧的弟弟。”莫老娘近乎绝望的说出这句话。
  有了莫老娘这句话,那个一直看着他们的女仙人忽闪忽闪的眨了眨眼睛,就拿着一块乌黑圆润的石头走了过去,弯着唇角道:“既然都是,那就挨个儿来吧。”然后她看了看双胞胎,巧笑道,“从最小的开始!”
  莫老娘能够站在那里,已经耗费了她全身的力气了。
  莫长生见了,也只好分别抱着两个弟弟,按着女仙人的吩咐,让他们将手先后放在那块乌黑的石头上。
  没有任何反应!
  乌黑的石头,仍旧是一片乌黑!
  女仙人可惜的叹了声气,“哎,真是可惜了。要是检测石稍微有点动静,等两个小娃娃长大几岁,或许还有可能检测出灵根。这半点反应都没有,怕是……一辈子都只能当凡人咯!”
  这句话对于想要修仙的人来说,是绝了一辈子的希望,可是对于莫老娘来说,却仿佛是如闻天籁。
  莫老娘灰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丝精神气,她从莫长生手里抢过两个娃娃,就催促莫长生道:“快,长生,你也按上去!你两个弟弟都不能修仙,你应该也……”
  莫老娘的话,在那块乌黑的石头骤然放出五色光芒之后,戛然而止。
  女仙人有些遗憾地道:“是五灵根,劣灵根。不过,好歹还是有机会求长生大道的。对了,你叫什么,我们也好记下名字。”
  女仙人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掏出一卷书简,也不用笔,拿着手指就要往书简上戳。
  莫老娘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莫长生看着老母幼弟,还有他生活了十三年的家,竟也一时说不出话来。
  一旁站着的林四娘却开口了:“长生,二表哥叫莫长生。”
  女仙人一顿,没说什么,只将灵力凝于指尖,在书简上刻画上“莫长生”三个字。
  那一直没开口的男仙人却是嗤笑道:“莫长生?取了个好名,却是姓错了姓。”然后一甩袖,“半个时辰后去村口,到时要是见不着人,你们一家都不必待在逍遥宗的属地了!”
  男仙人走了,女仙人带着林四娘也离开了。只是女仙人走的时候,地上落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大的小布袋,还有一张纸条。
  莫长生是看着那女仙人将东西丢下来的。
  他上前去捡了起来,看着纸条上的字,就知道这女仙人应当就是他那个没见过面的长兄托付的人了。
  纸条上说,小布袋是储物袋,滴血认主即可,里面除了给莫长生的东西,就是给莫老爹和莫老娘的东西。
  莫长生心知去仙门修炼一事不可能更改,抛下老父老母,还有年仅三岁的孪生弟弟是必然的事情了,因此只好强笑着招呼母亲道:“娘,这里面是哥哥留给咱们的东西,这么多年,可见哥哥还是记挂着爹和娘的。”
  莫老娘哪里还能听得进这些话?见两个仙人走了,登时痛哭。
  莫长生双目酸涩,红了眼眶。
  两个三岁的小娃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立刻哇哇大哭了起来。
  莫老爹也踉跄着回家了,他早就嘱咐好了乡里乡亲,要是仙门提前来了,不要把几个娃娃在家的事情说出去,可是千防万防,也没防住平时他们老夫老妻多有照顾的林四娘,会站出来把仙人给带回他们家来了!
  莫老爹没读过什么书,可是事情已经定了,他进了家,一家人抱着痛哭了一场,半盏茶的功法,也就把眼泪憋回去,狠狠地掐着老妻的胳膊道:“不许再哭了!快去给长生收拾些东西银钱,都给他带去!”
  莫长生此时才红着眼睛道:“爹娘不用了,大哥给咱们准备了东西。”
  莫长生拉着老父老母,将莫长忧给老父老母的衣物、银钱都一一放在莫老爹喝完酒的酒壶里,然后拿着一个小小的陶瓷瓶,将瓶子的那颗丹药给倒了出来,放在茶壶里化了,等了片刻,再将茶水倒在杯子里,先自己尝了尝,觉得没毒,就硬是给莫老爹、莫老娘还有哭得直打嗝的两个小娃娃一人一杯喝了下去。
  “长生,这是啥?”莫老爹是最后一个喝的,咂摸了一下嘴,问道。
  莫长生道:“是大哥给的,喝了能让人身子健壮一些,少生病的。大哥……终究是念着爹娘的。除了东西,大哥还有封信。”
  然后他就将莫长忧写给家里的信念给爹娘听了,莫老爹和莫老娘没有再激动,只是沉默的听完了信,看完了莫长忧给莫长生的东西后,莫老娘还是去给莫长生收拾了几件衣物和家里做的腌菜腌肉,莫老爹抱着两个小娃娃,抽着烟杆嘱咐着莫长生要小心,在外面要多看少说,要老老实实的,爹娘不求他长生不老,只要一辈子平安就够了,就是一辈子不回来,那也是没关系的,他们会一直记着他……
  半个时辰眨眼即过。
  莫长生换上了莫长忧给他的据说是下品法器的道袍,让莫老爹莫老娘不要拒绝过几天会过来的那位女仙人的家人,这才在莫老爹莫老娘压抑的哭声和两个弟弟的嚎啕大哭中,万般不放心的独自去了村口。
  莫长忧的信里说,给他们带东西的女仙人唤名柳芙蓉,是镇上柳举人的长女,和莫长忧的关系极好。莫长忧也知晓自己父母年纪大了,就托了柳举人照顾父母一家,直至留在家里的弟妹长大。
  除此之外,莫长忧还给莫老爹和莫老娘留下了不少银两。虽然看似是孝顺了,可是对莫长生来说,父母都是将近半百的年纪,两个弟弟才堪堪三岁幼龄,是真正的三岁小儿抱金于闹市,谁看到都想来试着抢上一抢的。
  托柳芙蓉的家人照顾看似妥善,可是,如果他们在修仙路上死了呢?如果柳芙蓉也不幸去世了呢?如果他们都没了的时候,两个弟弟还没长大呢?
  莫长生想到莫长忧信里所写,仙门规定,筑基前不得见父母家人,再想到自己的劣等五灵根,心中更是难受。
  他虽是穿越而来,可是前世父母缘浅薄,这一世莫老爹和莫老娘疼他入骨,两个弟弟乖巧可爱,开口第一声叫的都是“哥哥”,他又岂能安心离开?
  莫长生不高兴,又不能对着那些仙人发脾气,于是只能低着头,站在了一堆正等着离开的准修士们。
  莫家村这次一共检测出了三个有灵根的准修士,其余的一大堆,却是仙门在属地的其他村落、镇上、城里检测出来的。仙门纵使是有再大的手笔,也不可能特意为检测一个小地方而出来一趟,他们要检测,当然是把属地全都给检测一遍了。
  如此一来,莫家村这里倒是聚集了不少准修士。
  林四娘咬着唇挤了过来。她也被检测出了灵根。
  “表哥……”林四娘低声唤道。
  只是她一出声,莫长生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挤到人群中最拥挤的地方,宁肯跟不认识的人挤在一起,也不肯再看林四娘一眼。
  林四娘气得俏脸通红!
  要不是她,莫长生的修仙路还不是要十年后才开始?十年后,莫长生都二十三岁了,根骨都已长成,修炼更是难上加难,几次险死还生。
  想她林四娘帮莫长生提前了十年踏上修仙路,他竟然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这样的不知好歹之人,要不是……林四娘到底不敢去瞪莫长生,垂下头,就开始想法子拉拢莫长生了。

  ☆、杂役

  林四娘是怎么打算的,莫长生没有任何兴趣知道。
  他和一众人站在一起等了一会,逍遥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