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遗玉  第1页

简介: 成为农家女?附赠严厉老娘一位——亲自教学,捣蛋就要被扫帚打PP;书虫大哥一个——腹黑天性,以逗弄自己为乐;调皮二哥一枚——挨揍不断,专门负责“活跃”气氛。但是,请问,一家之主的爹,您闪去哪里了?算了,没有爹,还有娘,两个哥哥傍身旁,日子照样过...


  序章 第一章 遗玉

  春暖花开的季节,早起的鸟儿立在枝头,一边轻唱着晨歌,一边好奇地打量着树下今天早上才出现的纸箱,猜测里面那蚕宝宝一样的一团是什么东西。

  “吱呀”一声,树边的大铁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拿着一把大扫帚走了出来,将门前简单清理了一下,书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叫了半天,想要提醒她树下多出的东西。

  女人的注意力最终还是被吸引了过来,她转身两步走到树下,从那小纸箱里抱出了一团东西来。

  女人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又不知道是哪对狠心的父母,既然不要,那生来做什么?”

  说完轻轻揭开手中襁褓的一角看了,嘴里嘀咕着:“又是个女孩子,这可不好送出去,现在来领孩子的,全是要小男孩儿......”

  女人熟练地一手搂了那刚刚满月的女婴,一手拎着扫帚进了大铁门,从里面将门关上,年久失修的院墙因为这小小的震动微微打颤,连带着门侧一块模糊不清的字牌也抖了抖,上面几个黑体大字依稀能辨――春天孤儿院。

  这个被人丢弃的女婴长到两岁的时候,才能完整地念出自己的名字――遗玉,一块被父母遗弃的玉。

  小遗玉并不聪明,在阿姨给他们讲故事书的时候,经常会问一句话――听懂了吗?孤儿院里的孩子许多都很机灵,会大声地回答――听懂了!

  小遗玉不会,因为她听不懂,往往阿姨讲到小兔子在赛跑的时候睡着了的时候,她却在努力地回想着――阿姨开始讲故事的时候,说是小兔子跑的快呢,还是小乌龟跑的快呢?

  所以回答“听懂了”的孩子都分到一颗水果糖,遗玉却没有,虽然她也很想吃甜甜的水果糖,但是她不想骗阿姨,她是真的没有听懂。

  直到有一天遗玉考上了大学,她依然有很多听不懂的时候,但是这个时候的她,可不会像小时候一样,在别人喊着“听懂了”的时候,傻傻地大叫着“听不懂”了。她会闭上嘴巴,然后静静地把这个听不懂的地方拿笔记下来,等到有了时间就拿出来看,直到弄明白为止。

  遗玉承认自己智商不高,她花了比别人多出几倍的时间去看书、去做题,却仅考上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本大。

  但却她没有想过复读,因为她知道自己能够考上这所学校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所以也就规规矩矩地去申请了助学贷款,又接受了孤儿院赞助方一千块钱的奖金,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

  别看遗玉这人记性不好,死劲儿了学习也只是个中流水平,但她却很勤奋、又有上进心,因此入学第一天选举班干部的时候,她第一个站了起来,笨笨地介绍了自己,稀里糊涂地当上了班长。

  做了班长的遗玉更勤快了,跑前跑后跟着辅导员老侯安排工作,每天除了上课看书写作业,其它时间全搭到“班务”上了,大一的琐碎事情最多,又都是新鲜人,难免做什么都磕磕绊绊的,也亏是她有股子拗劲儿,才能跌跌撞撞,一连两个学期,给自己所在的班级捧了优秀班集体的状子回来。

  因为是孤儿,遗玉性格多少又有点小孤僻,但她和同班同学相处的却都不错,只因凡是她答应下来的事情没有给人做不到的,久而久之,同学们都亲切地喊她“班长大人”,以示对她的尊重。

  就在遗玉满心以为她能在这个岗位上长期胜任下去,幻想着任满四年凭着班长的身份混个学校安排的工作名额时――大二的班委大改选把她打趴下了。

  和她一起竞争班长职位的是一个叫做陈莹的漂亮女孩儿,遗玉一年里没同她讲过几句话,倒不是因为她那认生的性格,而是人陈莹根本不爱搭理她,她也不是那喜欢主动搭话的人,几次都被人家笑着一语不发的模样挡了回来,之后就再没过交流了。

  六比二十九!班里一共三十五个人,她还自己扔了自己一票,结果照样被打趴下了。多悲剧啊,除了她自己的那票,全班就五个人投了她!这下子毕业工作分配没戏了,长相普通又没有一技之长的遗玉,觉得自己毕业以后的人生惨淡了。

  更悲剧的还在后面――遗玉当上了副班长,副班长是什么东西,她以前不明白,可是上任了半个月以后,她悟了!

  副班长就是――学校里组织班委去听各种没营养的报告,副班长去。报告又臭又长,上面长篇大论的某某领导最喜欢把一个简单的可以用十个字形容的道理翻来覆去延长到两个小时以上的演讲。

  副班长就是――辅导员老侯把工作交待给班长陈莹,班长陈莹再转告给副班长,副班长没黑没夜地做完了,班长陈莹顺利接收了劳动成果,然后就被老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

  副班长就是――学校周末组织大扫除,班长亲点的卫生委员溜号了,副班长被班长留下了,一个个打电话联系班里同学来干活,被人背后骂地连打了半个小时的喷嚏,还要拎着拖把将整个五楼的走廊拖一遍。结果周一开大会时候,得了卫生评比第一名的本班班长被校长喊到主席台上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表扬了。

  副班长就是――在班长同学领导下、坚决拥护班长利益的四五个女生组成的“三八”小团体,说些副班长衣服好丑,副班长每天中午吃两个大馒头,副班长两条裤子换着穿了一个学期之类的话,副班长还愣是忍住不能生气,尤其是班长当着同学们的面递给自己狗不理包子的时候,更要笑着接过来,还不能忘记说谢谢!

  遗玉是傻子么?很明显她只是记性差了一点,资质平庸了一点,长相一般了一点,她的情商还是很正常的。

  这么明显地被人利用了,她心里能不清楚么?

  可是清楚了又能怎么样?不干了?换了别人也许早就摔桌子撂板凳,大吼着老娘不干了,然后一拳揍翻班长同学。

  但遗玉不会,人家班长陈莹既温柔又漂亮,人缘好的不得了,她要是欺负了陈莹同学,肯定会被全班同学一天一口吐沫呸死。她是随遇而安惯了,只想着有始有终地做下去,所以从没去给陈莹制造过半点麻烦,老老实实地当她的副班长,勤勤恳恳地学习和工作。

  直到有一天,毕业了的遗玉穿梭在人才交流中心的时候,才开始后悔起来――早知道找工作比想象中还要难上十倍,当初就该狠狠揍丫的一顿,抢了她的毕业就业直通车票,还让她做牛做马地劳苦三年――

  “啊啊啊!有人掉下去了!”

  “啊啊啊!血啊血啊!

  “啊啊啊!摔死人啦!”

  遗玉浑身剧痛的当口,还不忘在心里念叨着:下辈子绝对不再做傻子!

  初至 第一章 赶上穿越

  “老白,你手脚利索点啊。”

  “说什么废话呢,要不你来?”

  “好好好,你手别抖,赶紧给她塞进去。”

  好痛,谁在说话?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一根被压面机碾过的面条一样,是谁在掐她?

  “行了,大功告成!咱们走,小黑。”

  “啊?不跟她交待交待啊?”

  “交待什么啊?又不是咱俩的错,这上面出的篓子,整出来个没有魂魄的女娃子,咱们好不容易从别处揪个八字合适的魂魄顶上,也算公德一件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对了,那东西你给她吃了吗?”

  “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好了,赶紧走,她马上醒了,到时候看见咱俩又是麻烦。”

  遗玉缓缓地张开了略显沉重的眼皮,只来得及瞄见一黑一白两道模糊的身影在眼前骤然消失不见。

  她慢慢地从地上坐了起来,抬眼环顾了一下四周,触目所及尽是一片青黄的麦田,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隐隐群山,背后一轮初升的红日,而她此时正背靠一株老树,坐在田垄间。

  这是哪?遗玉伸手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后脑,仔细回想一下,似乎之前她正在人才交流中心的招聘会上找工作,由于人太多又懒得挤,她就靠在三楼天井的栏杆上等一起来的朋友,没想到那栏杆竟然突然断裂,一下子她就从三楼栽了下去,当时只觉得浑身剧痛之后身体就慢慢飘了起来,低头再看地上却是倒在血泊中的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对了,她从楼上摔下来死了!然后呢?

  好像她是被突然出现的两个自称是黑白无常的家伙给强行拉走了,而周围的人好像根本就看不见他们一样,只是围着自己的尸体小声议论着。那两个穿黑白西装的家伙拉着她走了好久,只是半路上她就莫名其妙地失去了知觉。

  可是...遗玉抬手看了看沾了泥土的黑乎乎的小爪子,又瞄到裹着灰蓝色单袄的小短腿儿,晃了晃套着淡黄色复古布鞋的小脚,再往嘴巴上抹一把,全是黏糊糊的鼻涕和口水。

  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状况?人死了不是该去投胎么?或者下地狱或者上天堂什么的...但为什么她却变成了一个小孩子!还是貌似古代人的小孩子!

  遗玉皱着眉头开始在大脑里思索,只觉得脑部微微刺痛了一下,一些朦胧的画面变如潮水般涌入了自己的脑海――小小的村庄、眉眼间尽是怜爱的古装妇人、冲她傻笑的小男孩、总是埋头书中的小男孩、同情的目光、嫌恶的目光

  遗玉很郁闷,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现实和刚才的那些记忆片段清楚地告诉她,现在的情况无疑是近年来网络上频繁发生的穿越事件。没想到前天还在和朋友开玩笑想来次穿越之旅去清朝揍一顿慈禧老妖婆,就这么快等来了现世报。

  虽然她在现代是一个了无牵挂的孤儿,但是也不想穿越到严重缺少人权的古代社会啊。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她,资质平庸,面临残酷的就业竞争,连工作都还没找到,就被送进了穿越大军中,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遗玉大学念的是汉语言文学,成绩一般,本想毕业以后找个办公室文职工作舒舒服服的当她的小白领,没想到一场意外竟然把她送回了古代。

  好在不算聪明的她最大的优点就是环境适应能力强,而随遇而安对于一个穿越人士来说乃是必不可少的基本素质之一。已经有点认清现实并且认命的遗玉,缓缓平复下有些惊慌的心情,一边拿衣服袖子去抹净小脸上的鼻涕,一边考虑现状。

  动了动小短腿后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是个女的,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多出来的东西。虽然穿越并非她所愿,但是本来已经死去的她能够重新开始一段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