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研究生上位记  第1页

这是一个大书法家和小研究生的故事。也是成熟腹黑的大叔和天然呆的小女人的故事。
刚认识黄昀昊时,苏青梅以为自己是因为那膨胀的虚荣心才喜欢上大名鼎鼎的“书法家”的。想想吧,能和演示文稿里漂亮的“昀昊艺术字体”的原作者认识,光这一点就已...

2楔子

悲剧从这一刻开始。

当班长进来对苏青梅说“恭喜”时,苏青梅正在电脑上看电影,看的是人家的故事,哭的却是自己,还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她刚刚被自己的青梅竹马分手了。这对她的名字而言,还真是赤果果的讽刺!

然后班长递给她一张这学期的选课表。她跳过几行注意事项,直接搜索“越剧选修”那一栏。这一看,汗都出来了。“苏青梅”三个字后面跟的竟是“黄氏书法”。

其他课程名称统一是5号宋体打印,只有“黄氏书法”这几个字用的昀昊艺术字体。所以不可能是看错。这是以大书法家黄昀昊的字为模板制作的艺术字体,使用广泛。而黄氏书法这门课的创办人正是这位大书法家。

她想起班长的那句“恭喜”,自己体味体味却全是苦涩。她怎么会稀里糊涂选了门本科生的公选课呢?她连好端端的钢笔字都写不好啊……

“暴殄天物!绝对是暴殄天物!”同寝室的零零觊觎黄氏书法课很久了,她学过几年书法,年年选这门课年年失败,这回又没选成,直接躺床上翻白眼了。

苏青梅知道论坛上把这门课传得神乎其神,说执教的是黄昀昊的嫡传弟子,书法家自己也会每学期来两三次,亲自指导学生。所以只要网上选课的闸门一开,报名的学生一天内就爆满。

“你不知道情场失意的人,考场都会很得意嘛?”苏青梅安慰零零。她也不想啊,越剧选修多好,上课的老师还是她老乡呢。

她还记得选课的前一天晚上青梅竹马向她单方面宣告分手的事实。弄得她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一早就打开电脑选了课。

结果竟捡回来了这样一个便宜。

听完这一句零零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是了,谁敢和一个刚被分手的人计较呢。更何况自己还是本科生,以后的机会总比她多。

“可是你确定你能过得了这门课?”零零终究还是不太甘心。凭什么一个研三的书法白痴竟然能选课成功。这不科学!

“不就是拿毛笔写几个字吗?”苏青梅认真的反问。

“好吧,我赌你一定通不过!”零零最后痛下定论。

“零零你这不是赌我,是咒我啊!”苏青梅闷闷地说。

但凡王牌选修课之类的,都有潜规则。

比如缺课1次期末成绩扣20分。

当堂挨批1次期末成绩扣10分。

还不补考,不重修。

也就是说,你丫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苏青梅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惨淡。

她是脱产来学教育硕士的,再过一年就可以毕业了。她也已经看好了城里的一所高中,想着毕业后就去那里教书。那所学校离青梅竹马的单位也很近,两个人约会也方便。几天前她还以为一切都在往她设想的样子发展。哪知道恋爱谈不成了,现在连顺利毕业也成问题了。

“混合寝室欢乐多,2B青年齐扎堆。我读研二你本三,我生娃时你恋爱……”小余的歌声从门缝里飘进来。她的嗓声太凄厉,歌词也太诡异,苏青梅和零零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苏小,听说你选了黄氏书法?”小余哪壶不开提哪壶。“那零零就去选越剧选修好了。”

“滚!”两个人一起怒吼。

这样一吼,苏青梅内心的郁结倒是去了一半。她把自己的七魂六魄都找齐后,坐到电脑前。

“你要干什么?”小余和零零异口同声的问。

“上论坛找黄氏书法上课攻略。”苏青梅已经冷静下来。

“学校的论坛还有这玩意?”零零问。

苏青梅想了想,回答:“两三天前瞄到过这个帖子。”

“敢情你丫是有预谋的啊?”零零尖叫。

“闭嘴!”苏青梅头都疼了,“我刚想起来……我在选课前看过这个帖子,一定是这样才鬼使神差的选了这门课。”

接着苏青梅不理会两人的目瞪口呆,顺利找到那个帖子,边念边在纸上做记录:

墨艺斋,环西路53号,狼毫笔,砚台……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在晋江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会加油滴~~~

PS:开头稍稍改了改,不知道感觉怎么样。

欢迎大家点击,期待大家收藏。

3第一章 买文房四宝

第二天苏青梅很早就起床了。

她蹑手蹑脚的打开自己的大皮箱,从箱底找到那件月白色的旗袍换上。然后坐到镜子前认真打量自己的脸。

小余正好去上厕所,看见苏青梅一脸呆滞的望着镜子,吓了一跳:“你别做傻事啊!以你的天赋异禀,一定能顺利通过书法课。”

“你才想不开呢!”苏青梅厌弃的回头看了眼满是眼屎的小余,重新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编个麻花辫就更OK了!”

“你这是要去演戏?”零零也醒了,觉得眼前的情景很不可思议。

“你才是戏子呢!”苏青梅这回连头都不回了,专心编她的麻花辫。

一切就绪后,她拎起包出门。

小余“眼疾脚快”地追了出去:“等等,你去哪里?”

“去墨艺斋买文房四宝……”苏青梅的声音已经飘远。

去墨艺斋买东西也需要穿得像个群众演员吗???小余觉得自己被打败了。苏小的行动力永远在自己的想象之上。

苏青梅踩着小步来到了环西路上的墨艺斋。一路引来不少回头率,大部分是赤果果的猎艳。她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她一直认为自己天资一般,所以做事一向谨慎,别人觉得很简单的事,到她那里总是如临大敌,拿百分百的精力去应付。比如挑选文房四宝……还有,内心不够强大时苏青梅通常用衣服来武装自己。

一进大门,苏青梅就被眼前汹涌的人潮震慑住了。大家都是和她来抢笔墨纸砚的吗?很多人的装备比她强多了,穿得珠光宝气,还拿着相机和那种大大的素描本。

“苏青梅你也来了?”人群里有人和她打招呼,好像是大学里一起上大课的,苏青梅叫不出他的名字,就冲他点点头。

“我也是黄老师的忠实粉丝,读高中时就喜欢他的字了。”那人热情的说。

“谁?”等等,他也知道我选了黄氏书法才这么跟我说话?苏青梅瞬间觉得有点窘。

那人对苏青梅的反应很不满:“你不知道今天黄老师来墨艺斋进行现场书法表演吗?”他说的太大声,引得很多人回头瞪苏青梅,用眼神谴责她的孤陋寡闻。

这一瞪瞪得苏青梅背上一身汗,她再笨也明白过来了,黄老师指的是书法家黄昀昊。到底是京师啊,买个笔墨纸砚都能撞上名家。她由衷感叹,也正想看看自己要跟怎么样的人同上一条贼船了。

正怔忡着,人群自动分出了一条路。苏青梅看到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头指引着一个清瘦的年轻男人从大门口进来。两人的到来引起一片喧哗。

“瞧,黄老师来了!”上大课的校友激动地说,眼珠都快掉地上了。

苏青梅来不及问他到底哪一个才是黄昀昊,就被人群挤到了边上。她还想往前挤,听见一个浑厚的声音说:

“大家能赏脸到墨艺斋做客是敝人的荣幸。今天小店有幸请到黄昀昊老师为大家现场表演,一会儿他将在寒舍的天井里为我们现场书写东坡居士的《定风波》。到时候也欢迎各位朋友上台切磋和点评。大家都是书法爱好者,都明白书法创作讲究一个“静”字,所以请有序进出,保持安静。”

话一说完,大家就迅速静了下来。苏青梅也不好意思再往前挤了,跟在大家的后面慢慢向天井挪动。

墨艺斋的天井很大,人群进去后都分散在了各个角落,看上去人倒是稀疏了不少。苏青梅看见天井中间有一张石桌,铺了毛毡,上面放着毛笔,砚台,镇纸,印泥等。石桌旁站着那个清瘦的男人,神情淡然,面露微笑。

“承蒙各位一直以来对昀昊的厚爱,昀昊承让了!”他清了清嗓子,不徐不慢的说。他一说完,四处响起热烈的掌声。

书法家不都应该是长着灰白胡子,戴着圆框眼镜的吗?苏青梅望着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男人,大脑瞬间断电了。

她突然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地要报黄氏书法了。

等反应过来时,黄昀昊已经落笔了。看到大家都屏声敛气的看着,苏青梅自我谴责了一番。幸好黄昀昊才刚写完词牌名和作者,自己跑得还不算远。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

这是苏青梅非常喜欢的一首词。本科毕业做代课老师的那一年,她曾经就这首词讲了两节课,从苏轼本人讲到他给章援的回信,再讲到他旷达的心胸。

彼时她还兴高采烈的跟青梅竹马说,学生有多喜欢她讲的苏轼。青梅竹马总是嘲笑她不过一个小小的代课老师,不要异想天开。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她暗暗开始准备考研,并且执意要考教育硕士。

此刻想起这些往事,像是做了个梦。苏青梅强迫自己沉静下来,不管怎样,眼前的书法是可遇不可求的。

黄昀昊写一句,就有人忍不住啧啧称赞一句。

苏青梅虽然不懂书法,但也看出那字写得灵动隽永。比起楷书,她更喜欢行草。而黄氏书法就介于行书和草书之间。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黄昀昊写下一句,苏青梅就跟着在心里默念一句。

黄昀昊写字,一句才一停,一旦落笔便行而不停。看似轻描淡写,仿佛拂纸而过,但又落笔生根,著而不刻。就连苏青梅这个外行也知道这背后定然要下多年的苦工夫。

当黄昀昊写完“回首向来萧瑟处”这句的最后一笔,苏青梅的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