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看,向右转  第1页

简介: 俞又暖签了两次离婚协议,都败给了民政局。左问给民政局送了一面锦旗,“人民的好公仆”。

☆、Chapter 1

  何凝姝合拢书本抬起头,望着对面的俞又暖,短短的头发剪成了波波头,让她年轻得仿佛二十出头的样子,比起她第一次见到俞又暖的时候,可是有天壤之别。
  那时候的俞又暖是个光头,做了两次开颅手术,记忆中枢受到了损害,人生雪白得仿佛一张没书写过的纸,等着重新图绘。而何凝姝则是暖仁医院的护士。
  “又暖。”何凝姝轻唤道,“今天就读到这里吧?”
  俞又暖抱着双膝坐在藤椅上,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眸低垂,睫毛在眼下透出一片小扇子般的阴影,被树叶筛过的阳光洒在她薄绿的裙摆上,就像一幅价值连城的油画。
  真是少见的美人儿,何凝姝感叹。
  “又暖,我们说会儿话吧?”何凝姝道。俞又暖的语言能力恢复得不错,和人交流已经没有障碍。她是成年人,在度过了最艰难的前半年之后,成人的智力和意识之下潜在的记忆都会帮助她快速地重新获得生活的能力。何况现在车祸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年了。
  俞又暖看向何凝姝,听见她道:“这是你以前朋友的列表,左先生给出的资料非常详实,你想约她们见面吗?”
  俞又暖还没回答,就听见了大门开启的声音,她一下就跳下了藤椅,赤着一双脚跑到路上,果然看见左问的车驶进了大门。
  左问从车上下来,身上是剪裁合身的铁灰色手工定制西服,衬衣领口被微微扯开。
  正装总能赋予男人一种禁欲的魅力,可衬衣领口些微打开,就能将禁欲的诱惑反转成慵懒的魅力。
  这一年多,俞又暖看过不少的杂志和电视,身材和左问不相上下的男模也看过不少,可是他们身上都缺少左问的这股魅力。
  那些男模的性感,的确令人想骑在他们的腰上,可左问的魅力,则让女人不仅想肆虐他的腰,同时还疯狂地想攫取他的心。
  俞又暖看着左问,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儒雅贵气,商场上众横捭阖,呼风唤雨的男人,不过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呢。
  俞又暖扫了一眼耳根羞红,手足无措的何凝姝,觉得自己不再需要这样一位陪护了。
  “老公。”俞又暖上前挽住左问的手臂。
  左问微皱眉头地看着俞又暖雪白的赤足,他缓慢而坚定地从俞又暖的手中抽出了手臂,淡淡地“嗯”了一声,往别墅里走去。
  俞又暖不以为意地小跑着跟上了上去,活泼地道:“你今天回来得挺早的呀。”
  左问又松了松衬衣领口,没说话。
  俞又暖用食指轻轻拨了拨刘海,“我今天换了个新发型,你觉得怎么样?”
  左问闻言这才看了俞又暖一眼,“不错。”依然是惜字如金。
  俞又暖目送着上二楼换衣服的左问,这么久以来这个男人对她说的每句话几乎都不超过三个字,她很疑惑自己当初怎么会嫁给左问呢。左问一个穷小子,既不懂浪漫,又不是能言善道的人,他是怎么追到自己的?
  俞又暖看过自己的相册,里面的她活泼、外向,滑雪、潜水、骑马、打猎……就没有她不玩的,她怎么会和左问这种一周工作八十个小时的工作狂结婚的?
  就因为左问长得帅?
  俞又暖摇了摇头,她和左问都结婚十年了。十年前的左问什么模样?俞又暖自动在脑子里为他勾勒了一副农民工进城打工的模样,长得再帅,那也得有衣装可衬托。
  只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的左问,可再也不是当年的穷小子了。俞又暖想起今天早晨在何凝姝“无意间”带来的八卦小报上看到的左问的绯闻。
  以左问如今的财力,玩女明星实在太正常了,不玩那才是不正常,俞又暖低头玩着自己的指甲,她猜得出来,她和左问以前的婚姻大概存在很大的问题。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以前的事情俞又暖都不记得了,她想要有一个重新的开始,每一个大难不死的人都应该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不是吗?
  俞又暖坐在餐桌边等着左问,左问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直接坐到了俞又暖的对面。
  饭桌上自然而然地空出了主位。据俞又暖所知,她的父亲已经去世四年多了,左问早就该升级成这幢半山别墅的男主人了,可他这一年多里每次在家里用饭,都是坐在自己的对面。
  俞又暖咬着筷子头发愣,难道左问从来没将他自己当成过这里的主人?
  俞又暖看着左问,问道:“当初,我们为什么会结婚?”在她才二十岁的时候,这太不可思议了,她居然会那样早婚。
  左问吃饭的速度一直不慢,在俞又暖一口菜未动的情况下,他已经两碗米饭下肚了,“你父亲逼你嫁给我的。”
  俞又暖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容纳下一个鸡蛋了,想也没想就道:“这不可能!”她爸爸又不是脑子进水了,要逼着他如花似玉的女儿——她,嫁给一个穷小子,她爸爸是图左问哪一点儿啊?
  左问没搭理俞又暖。
  直到左问吃过饭,进了书房,俞又暖都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最后俞又暖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原因,只剩下了一个可能。尽管匪夷所思,但是众多的书本都告诉我们,如果所有的原因都排除了,那么剩下的原因不管看起来多荒唐,也将是事实。
  左问刚结束电话会议,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就听见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还敢敲他房门的除了俞又暖,不作第二人之想,左问躺上床,选择性地失聪。
  漫长的敲门声在得不到回应后,终于停了下来。
  左问听见俞又暖离开的脚步声后,这才睁开眼睛,揉了揉眉心。
  不过左问显然是放心得太早了,很快他就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俞又暖轻轻地用钥匙开了左问房间的门,房间没有开灯,她借着透窗而入的月光打量了一下床上躺着的人,然后轻手轻脚地进了浴室。
  左问睁开眼睛,有些烦躁地坐起身。
  不过在俞又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左问已经重新躺下假寐了。俞又暖偏了偏脑袋,蹑手蹑脚地走进左问的衣帽间,挑了一件淡蓝色的衬衣穿上,袖口挽到手肘处,这才重新回到左问的床边,丝毫不客气地掀开被子,躺到了左问的身边。
  “回你的房间去。”左问无法再装睡。
  “你没睡着啊?”俞又暖用手肘撑起身子,趴在左问的旁边。不合身的衬衣,领口因为她的动作而大开,露出一片雪白得慑人眼的风光。
  左问再次冷冷地重复:“回你的房间去。”
  俞又暖不为所动地眨了眨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像虎凤蝶的翅膀一样扑扇着,眼睛里还带着浴室的氤氲水色,“左问,你都没有需要吗?”
  夜色能掩盖人的神情,让俞又暖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话。
  左问想将俞又暖扔出去,可又考虑到她是个脑子动了两次手术的人,深呼吸一口,缓和了情绪这才道:“又暖,你的身体还没有康复。”
  俞又暖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我是脑子有问题,可身体没有问题啊。你是我的丈夫,我理应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啊。”俞又暖往左问挪近了一点。
  左问闭上眼睛,发现不和俞又暖说话还好一点。俞又暖独有的体香渐渐感染了干净的空气,让人烦躁。
  如果一个女人,什么也没穿地裹在一个男人的衬衣里,而这个男人还无动于衷,那问题就真大了。
  俞又暖皱了皱眉头,久久之后才低叹一声,“是不是,你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而我是抱养的。爸想让你认祖归宗,又不想伤了我的心,这才逼着我嫁给你的?”
  左问坐起身,略微有些粗鲁地一把将俞又暖从床上拉起来,“别整天看肥皂剧。”
  左问拉开门,就要把俞又暖推出去,结果俞又暖踉踉跄跄地往后一退,就碰到了门框上,她脑袋一疼,反射性地抬手一摸,眼睛却抓住了左问神情里的一丝担心。
  俞又暖这才想起来,她的脑子受过伤,自然格外的脆弱。
  “痛!”俞又暖的眼泪说来就来,凭她这演技和脸蛋,演琼瑶阿姨的女主角都可以。
  左问上前一步,大掌摸上俞又暖的后脑勺,“碰得厉害?头晕吗,想吐吗?”
  俞又暖一副疼得说不出话来的模样,身体沿着门框就往下滑。左问拦腰抱起俞又暖,将她放到床上,空出一只手来就给医院打电话。
  “我送你去医院。”左问想抱俞又暖起来。
  俞又暖眼泪汪汪地伸手按住衬衣下摆,可怜兮兮地道:“没,没穿。”
  左问半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俞又暖的意思,他的眼角抽了抽,“你等等。”左问很快就从俞又暖的房间返回,手里拿了一条薄透的蕾丝小可爱。
  “你自己能穿吗?”左问问俞又暖。
  俞又暖手摸着脑袋,满脸的痛楚模样,可还是咬着下唇坚强地点了点头,这样一副“身残志坚”随时会倒下的模样,让左问没好意思再压榨病人。
  左问快速地替俞又暖从脚底套上小可爱,几秒钟就解决了,整个过程完全没有俞又暖设想的面红心跳,在左问的眼里她仿佛就跟一截木头似的。
  不仅如此,左问还替俞又暖取了一条裤子穿上,迅速将她打包到了车上。
  俞又暖闭着眼睛“怒瞪”着左问,这个男人还真是关心她的死活啊,她都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伤心左问的这种“人道主义”。
  “头很痛吗?”左问低头问躺在自己腿上的俞又暖,转而又吩咐司机,“开快点儿。”
  俞又暖一副病蔫蔫的模样,头其实早就不疼了,就是心里难受得紧,她的丈夫居然如此无视她的女人魅力,而且还是在俞又暖对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之后。
 
☆、Chapter 2

  车驶入暖仁医院后,俞又暖得到极为热情周到的看护,因为这医院是俞又暖出生后,她的父亲以她的名义投资修建的,也是根据她的名字命名的。
  大半夜的,经历了多种检查后,俞又暖终于躺到了病床上,左问替她拉好被子,就转身去了阳台上打电话。
  等左问结束电话后,俞又暖还没有睡着,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他。
  左问揉了揉眉头,放轻了声音道:“睡吧,我陪着你。别担心,只是留院观察几天而已,刚才李院长也说了,没有大问题的。”
  “你第一次对我说这样长的句子。”俞又暖的眼睛又大又亮,此刻眼里满是星光,像一个刚得到表扬的孩子一般。
  左问叹息一声,他跟俞又暖闹什么呢,她现在记忆一片空白就像个孩子。
  “睡吧。”左问又为俞又暖掖了掖被子。
  “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一个人不害怕的,不是有护士么?”俞又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