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火店小老板  第1页

简介: 夏孤寒是一条不想翻身的咸鱼,开着一家香火店,日子勉强过得下去。别人的生命在于运动,他的生命在于静止。原以为这一辈子就这么混吃等死下去,直到被千年老鬼碰了瓷,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契约鬼。此后,一切都变了,香火店迎来了各种各样的客人,接到一个又一个案件。待迷雾散尽,等待夏孤寒的将会是什么?

第1章 古宅惊魂
  夏孤寒把小电驴停在影视城门口,提着外卖袋子走进影视城里。
  现在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阳光热辣辣的,每一个走在阳光下的游客都恨不得钻进空调房里,身上汗涔涔黏答答的。
  夏孤寒却跟没事的人一样,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一点汗珠都没有。
  他耷拉着眉眼,整个人懒洋洋的,好似刚睡醒一般。
  尽管如此,路上的行人纷纷将视线投在他的身上,总怀疑他是影视城里某个剧组的演员,因为他的颜值实在是太高了。
  夏孤寒也确实朝游客止步的拍摄区走去,一通电话过去,就有人把夏孤寒接到剧组里去。
  夏孤寒是给一个名叫《古宅惊魂》的恐怖片剧组送外卖,送得却不是人类的吃食,而是香烛元宝这类给死人的祭品。
  来接夏孤寒的是剧组的副导演,夏孤寒随着副导演来到剧组,剧组的工作人员看到夏孤寒手上的提着的袋子,开始窃窃私语。
  “这是今天第几次了?这次不会又自己烧起来吧?”
  “明天就是中元节了,你说会不会是……”
  “你别乱说!肯定是天气太热了,太阳照的导致自燃。这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那些东西?”
  ……
  副导演听到了,瞪了他们一眼,他们才停下议论,继续忙手上的事情去了。
  不久后,副导演就远远指了一个位置,和夏孤寒说道:“把东西放那儿就好了。”
  说完转身就走,脚步匆匆略显害怕,就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一样。
  夏孤寒慢悠悠地走过去,正想把东西放下,就看到地上积落的香灰。
  惺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明悟。
  难怪剧组会打电话让他送外卖,原来剧组准备的香烛元宝都自燃了,但是晚上的几场戏用得上这些东西。
  夏孤寒把外卖袋子放下,一股阴凉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其他人看不出是怎么回事,夏孤寒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身穿唐装的鬼老头突然扑向香烛元宝,迷恋地吸了一口。
  鬼老头先是“咦”了一声,下一秒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这次的线香和元宝质量很好,香火味可比之前几次浓郁了许多。
  鬼老头故技重施,控制着阴气从工作人员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
  只见打火机咻得一下飞了出来,最后悬在线香和元宝上。
  “咔哒”一声,老者利用阴气按下打火机,一簇火苗从打火机里窜了出来。
  火苗出来的一瞬间,鬼老头害怕得蹬蹬退后几步,点香的姿势像极了害怕炮仗的人去点炮仗。区别只在于人拿一只手捂着耳朵,鬼老头是捂着眼睛。
  前面几次都是一点就着,但是这次鬼老头尝试了许久,香都没点着。
  鬼老头不信邪,捂着眼睛改去点元宝。
  还是点不着。
  鬼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啪得一下把打火机甩出去。
  鬼老头:“垃圾线香,欺骗我感情!”
  说完起身背着手飘走了。
  夏孤寒在一旁目睹了一切,他本来没打算插手。
  但一想到这些东西被烧后,他又要再送一趟过来,整个人都不好了,马上在线香和元宝上隔上一层灵气。
  见鬼老头点不着线香元宝后,夏孤寒这才转身就走。
  不远处。
  导演拿着大喇叭在喊:“饰演道长的演员呢?怎么还不来?”
  “导演,那个演员路上出了车祸,来不了了。”
  导演:“那赶紧去给我找个群演……”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不远处的夏孤寒,赶紧朝夏孤寒喊道:“那个谁谁谁,你过来一趟。”
  谁谁谁不知道自己是谁谁谁,就继续往前走。
  导演赶紧放下打喇叭冲过去,把夏孤寒拦住,近看,更清晰地感受到夏孤寒的颜值冲击,导演更满意了,“就是你了。”
  夏孤寒张张嘴,没说话。
  算了,懒得解释。
  副导演看到导演拉着夏孤寒过来,赶紧上前解释,“导演,这位先生不是演员啊,他是附近香火店的老板。”
  “香火店老板?”导演摸了一把光秃秃地脑门,大笑道:“香火店老板好啊,专业对口,本色出演!”
  副导演:“那您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啊。”
  导演这才想起这一茬:“我们演道士的演员出了事故,你可以帮着演一场吗?”
  夏孤寒想拒绝,但一想到自己只剩堪堪三位数的存款,拒绝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夏孤寒皱眉道:“多少钱?”
  导演:“一场戏给你算500,你一共有五场戏。”
  一场五百,五场就两千五。
  演完后香火店就可以一个月不用开张了。
  还挺划算。
  导演见夏孤寒没有马上回答,又给加了价:“这样吧,演完给你三千。”
  夏孤寒:“日结?”
  导演:“演完就结。”
  夏孤寒:“成交。”
  导演豪迈地笑了,马上招呼副导演过来给夏孤寒讲戏。
  夏孤寒要演的戏很简单。
  《古宅惊魂》讲的是主角五人组玩胆量测试游戏,来到有鬼屋之称的古宅。
  然后在古宅里遇到一系列恐怖事件。
  编剧是边拍边写的,写到最后发现有点圆不上了,就空降一个道士进古宅解救主角五人组。
  影片的最后,主角五人组从病床上苏醒,看到穿着白大褂的道士。
  道士告诉他们,他们进古宅后掉入一口枯井里,被救上来后昏迷到现在,至于遇到的恐怖事件不过是他们在极度恐慌下出现的幻觉罢了。
  他也不是道士,他是医生。
  夏孤寒听副导演把剧情讲完,愣是没有找到上下联系的逻辑。
  哦,他忘了,国产恐怖片是不需要逻辑的。
  等夏孤寒化完妆,穿上剧组准备的道袍后,夜色也已经降临了。
  导演摸着脑门,越看夏孤寒越满意,和美术指导说道:“海报我都想好了,把他放在海报的中央,人物一定要大要清晰。一张穿着道袍,一张穿着白大褂,背对背站着。到时候往电影院一贴,哦吼,不知道要吸引多少小姑娘。”
  美术指导推推眼镜:“导演,他不是主角。咖位不够占据中心位置。”
  导演理直气壮:“逻辑都不要了,还要什么咖位?”
  随后,导演用大喇叭喊了一声“开始”。
  黑暗阴森的古宅内,主角五人组被吓得到处逃窜,啊啊啊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眼看着他们就要被厉鬼赶尽杀绝,忽然一阵清脆动听的铃铛声响了起来。
  主角五人组先是一惊,然后就看到走廊尽头有一束光打过来,十分耀眼,瞬间驱散了他们周身的阴暗感。
  有一道颀长的身影在白光中徐徐而来,衣袂飘飘,仙气十足。
  等来人走进了,主角五人组才看清来人是一个穿着金黄道袍的道士,长得还十分俊俏。
  五人组呼啦啦地朝道士涌过去,嘴里嚷嚷道:“道长救命!”
  夏孤寒摇晃着手中的铃铛,是一个没感情的念台词机器,“贫道途径此处,发现此古宅上方怨气冲天,恐有邪祟作怪。”
  五人组:“道长救命!”
  夏孤寒继续念台词:“贫道这就去消灭邪祟,送尔等回家。”
  五人组:“道长威武!”
  夏孤寒按照副导演给他讲的戏,从随身的布袋里抽出线香,正想点燃的时候手上动作一顿。
  空气骤然下沉,周围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像是一下子被按下静止键一样。
  “滴答”“滴答”……
  有水从头顶上落下。
  夏孤寒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缓缓抬头。
  目光一下子撞上一双黑幽幽没有任何眼白的眼睛。
  这是一只女鬼,乌黑的头发如瀑布一样垂下,皮肤胜雪一样白,嘴唇殷红如血。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夏孤寒,忽然咧开嘴,“小哥哥长得真好看。”
  一条猩红的舌头从她的嘴里吐出,迅速拉长,带着黏腻的水液朝夏孤寒舔去。
  夏孤寒眉头一皱,眼眸中的惺忪和慵懒退去,瞬间锋利了起来。
  他从布袋里抽出一把桃木剑——剧组还算良心,桃木剑是真的用桃木做的。
  桃木剑带着灵气破空而来,瞬间划开女鬼的舌头。
  “啊啊啊——”
  女鬼发出尖哮,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的一截舌头,舌头刚刚被割下,还是新鲜的,不断在地上蹦跶着。
  女鬼:“努砍哒见偶?”(你看得见我?)
  舌头断了,她说话都开始大舌头了。
  夏孤寒长身玉立地站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继续念台词:“孽畜!纳命来!”
  女鬼被彻底激怒,黑色的长发缠成一束朝夏孤寒疾射而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夏孤寒手持桃木剑安然立于风暴中心,手挽剑花,剑影重重,朝黑发绞去。
  虽然他很想马上就解决了厉鬼,但是副导演给他讲戏的时候说他站在镜头下随便舞动桃木剑,直到导演拍够足够的素材,喊停的时候他才能停下来。
  收了导演三千块钱,他就要有职业道德。
  只能陪女鬼打一场再说了。
  导演的监控器里自然看不到女鬼,在普通人眼里只看到夏孤寒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那把花了两块钱买来的桃木剑被夏孤寒玩出花来。
  导演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监控器屏幕看,很明显夏孤寒不是随便乱舞的,一招一式的衔接干脆利落,动作简单却暗藏锋利,每一剑的落点也不虚,好像是真的有目标的一样。
  道袍随着夏孤寒的动作飘飘然,画面好看极了。
  如果不是现场不允许,导演早就拍手叫好了。
  等到终于拍够时长的素材,导演才意犹未尽地喊了“卡”。
  随后马上和一旁的副导演得意地说道:“我就说吧,专业对口,本色出演!”
  副导演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点头附和的同时赶紧给自己的老朋友发消息。
  副导演:“老周,剧组这边发现一个好苗子,你赶紧过来接触一下。”
  说着还把自己刚刚用手机拍摄的画面发过去。
  几分钟后,他就收到回复。
  老周:站着别动,我马上就过来!
  随着导演的一声“卡”,夏孤寒手里出现一条灵气具象的长鞭,长鞭像是有生命一样朝女鬼游去。
  女鬼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被长鞭卷起,被扯了下来。
  女鬼想要挣扎,却发现动不了,其他能力也消失了。
  这才意识到自己遇到高人了。
  女鬼恐怖的样子退去,变成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孩儿,马上求饶,“天师爷爷饶命,我没有害人之心!”
  又冲着角落说道:“张爷爷,你快出来给我作证啊!”
  角落里马上飘出一个鬼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