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  第1页

简介: 穿越了?——不怕不怕,既来之则安之。要修仙?那个,有没有不用受罪不用受累边睡觉边修仙的好办法?经过了很多年,混吃修真还被作者开了金手指的女主遇到了一个更加金光闪闪的高富帅。一脸高深莫测的问:“你还记得一百八十年前XXX畔你的丈夫吗?”


  1 种田?修仙!

  秋秋是一枚穿越女。
  至于为什么穿越的,这个不重要……咳,其实真正原因是,她穿越的原因太乌龙了,因为发现一家开业大酬宾的面店进去吃了双份儿的大碗的牛肉面,不不,她当然不是撑死的。面店买两份儿面赠送秘制大肉丸一颗,那肉丸真的很美味……
  好吧,其实秋秋是被那份大肉丸给噎死了。
  撑死和噎死哪个比较丢人?
  秋秋认真比较了一下,决定把这件往事深埋心底,凭谁来问都绝不招供。
  穿越过来之后,她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人家,家里已经有五个孩子了,她是第六个,又是个女孩儿,生下来秋秋爹就叹气:“又是个赔钱货。”
  这不能怪他,家里孩子实在太多,已经养不起了。女儿长大了要嫁人还得出一笔钱把她嫁出去,四个女儿是多大的一笔钱哪,真能把头发都愁白了。
  秋秋还算幸运的,虽然家里人对这个孩子并不欢迎,可并没有一出生就把她在水盆里溺死。她还是平平安安长到了四岁。
  要是没什么意外,可能她就会这么一直长大,嫁人。
  可是就在这年夏天,有个人来到了秋秋家门前。秋秋正看着门口几个小孩儿玩泥巴。他们也邀她一起玩,秋秋也挖了一小块胶泥,捏了一会儿,捏成了一朵花的样子。
  一堆小孩儿都把自己捏的作品放青石头上来比。有人捏的当然挺象,可有的捏的那就不是个东西了,让他自己说那是个啥,他都吭吭哧哧说不出来。最象的当然是秋秋捏的那朵花,茎叶分明,并不特别精致,但拙朴可爱。各家大人都喊孩子回家吃饭,秋秋也跟着姐姐回了家。青石上头还放着零零落落的泥塑,夕阳映在石头上,那些形态古怪各异的小东西的影子被拉得长了。
  有只玉白的手伸了过来,轻轻拈起那朵泥捏的花。
  这天晚上有人敲响了秋秋家的门,第二天,秋秋就被带走了。
  来的这个人就是秋秋的师父,用秋秋爹娘的话说,那就是神仙哪。神仙要收自己家的孩子当徒弟,那不是自己家要出个神仙了吗?
  这得是祖上行了什么善积了什么德,这一世家里才会出个要做神仙的女儿?
  别说家里四个女儿,少一个无所谓。就算只有一个独生女,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也没人会傻得往外推啊!
  秋秋根本不知道家里头来了人,她吃了晚饭就睡着了,睡得那个香啊。天不亮她娘把她叫起来给她穿上衣服,让她跟着那个陌生人走的时候,秋秋傻眼了。
  秋秋娘也忍不住了。虽然说这是为了孩子好——这是平常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啊。可是孩子毕竟就要被带走了,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着面。
  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也不舍得。
  秋秋娘一把抱住女儿,失声痛哭。
  秋秋爹在一旁说:“你们有什么好哭的?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大好事呢,快擦擦泪跟仙姑走吧,别耽误了时辰让仙姑不高兴。”
  秋秋爹想得更实际,他就算不识字,也听说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小女儿要真去修仙,自己全家可不都跟着沾光?再说,仙姑可给了一大袋子钱呢,这个事儿妻子都不知道,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就算这仙姑是假的,昨天给他们显露的仙术也是假的,那这钱可不是假的。家里少了一张吃饭的嘴,反而多了一大笔钱,这笔交易划得来。
  要是她们再哭哭啼啼耽误了时辰,仙姑一生气把钱要回去怎么办?
  秋秋的目光越过娘的肩膀,看着那个站在院子里的人。
  那人穿着一身她从来没见过的衣裳,青色的,一点儿都不华丽,可是看起来那样自然和自然,和晨雾象是要融在一起。
  她朝秋秋点头笑了笑,朝她伸出手。
  秋秋被她牵着手,跟着她一同离开了家。
  秋秋不停的回头张望,可是不知道这天早上的雾怎么这样大,还没走出村口,已经看不见家门口的那棵枣树了。
  老实说秋秋根本不相信什么修仙啊之类的事,在她看,这个长得特别好看,气质也很棒的女人可能是个乔装打扮的拐子,一分钱不花就让她爹娘上了当白白把女儿送给她!
  前面等着她的很可能是火坑!
  她脚步停了下来,十分警惕的盯着这个人看。
  “怎么了?累了吗?”
  看着那温柔中透着清冷的美丽的脸庞,秋秋实在没法儿说服自己把她当成个人贩子。
  那个人拉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我当年上山拜师的时候,其实和你差不多大,是我爹送我去的,为了我能被收下,还在山门前跪了七天。他要走的时候我也舍不得,扯着他的袍子不肯松手。”
  秋秋有些好奇:“为什么?”
  她问得没头没尾,但这人明白秋秋的意思。
  “因为我身体很弱,如果没有修行,可能早就没命了。”
  秋秋眨眨眼,她身体可不弱啊?壮得象头小牛,一顿饭吃的赶她姐三顿。
  “你不同,你很有天资。”那个人在她眉心轻轻点了一下:“适合修炼我派的功法。等咱们回去了,你师祖见了你,一定会很高兴。”
  听起来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虽然她看起来不象骗子,可是修仙这种事——秋秋在心里咆哮:她穿越的难道不是一篇穿越种田文吗?怎么会突然改修仙了?这危险系数简直是打着滚的往上翻啊!君不见诸多修仙修真的文里,那死人都不是论个的,都是成片成片的死,某某老魔炼个法宝,就要吞掉不知多少人命!就算不会轻易的被炮灰了,修仙难道是很轻松的活计吗?肯定不是!肯定要劳筋骨饿体肤经历种种非人魔难,更坑爹的是有付出不一定有回报,
  太危险了啊!这可肿么办?她现在说不干了行不行?救命啊!
  显然不干是不行的。这位仙姑领着她走的都不是寻常路,秋秋只觉得耳边生风,眼前发花,身体轻飘飘的,脚迈出去都踏不着实地,光觉得快了。就算她不懂什么修真,也知道啥速度叫“风驰电掣”,这搞不好是高铁啊飞机啊才能达到的速度,半天功夫离家早不知道多远了。就算现在放她回去,她这小短腿什么时候能倒腾到家?搞不好要走几年。再说她也不认识路啊!更别提没吃没喝的,路上还充满了危险。
  秋秋只能死了现在回家的心,乖乖的跟着仙姑上了她说的山。
  感觉不象上了山,秋秋悲壮的想,这分明是贼船,上了就下不来了。
  仙姑说她有修炼的天赋,谁知道这天赋是什么东西?兴许到了山上一测,发现她其实是个废柴,再把她送回家去也说不定。
  从上山,秋秋一共就见了四个人,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了,象个家政大嫂,仙姑喊她于姑姑,她喊仙姑静心姑娘。静心?听起来象个尼姑的名。第二个见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刚十岁的小姑娘,笑着喊静心师姐,静心喊她静怡。
  还是象尼姑。
  不过她们都没剃光头,让秋秋心里多少还是踏实了点儿。
  “这就是师姐这回下山找着的孩子?”静怡老气横秋的伸手摸摸秋秋的头,在她反应过来要反抗之前,又把手缩了回去:“看着根骨清奇,师姐这趟没白走。”
  一个两个都神神叨叨的,秋秋寻思着,她们这皮肤可都真好,跟瓷似的。气质也不错,就是一开口就让人听出不正常来。
  难道将来她也会变成这样?
  第三个人静心喊师叔,虽然是叔,可也是个女的。等见了师父大人,秋秋彻底明白啦,这就是个全女派,山上只怕连公鸡公猫都没有。
  师父长得也十分年轻貌美,气质更好,微笑的样子让秋秋想起画上的观音菩萨——正好她也穿的是一身儿白衣。
  “叫什么名字?”
  秋秋乖乖的说了。
  “几岁了?”
  秋秋伸出四根胖胖的手指头。
  “真乖巧。”师父也摸摸她的头:“可愿拜我为师?”
  秋秋紧张得要死。要是点头,那就真上贼船了。可要是摇头,她又不知道摇头的结果会怎么样。
  好在师父没逼她,依旧很温柔的问:“可是舍不得家里父母亲人?”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虽然家里穷,可娘、姐姐对她都是很好的。
  师父一本正经地跟她讲起道理来:“人生世上,本就是过客。你年纪还小,也难怪的。不过纵使是亲人,也不过十几年、几十年的缘分,缘尽了一样要分离。”看秋秋还是愁眉苦脸,又问:“还有什么放不下?”
  秋秋大着胆子问:“修炼苦吗?累吗?危险吗?”
  师父与静心师姐一起愕然。可能是错觉,秋秋觉得自己仿佛听见了师父脸上那微笑表情卡卡卡的破裂声。
  “别的门派可能要艰难一些,咱们门派不同。”师父耐心讲解:“咱们这一门的功法讲究天人合一,顺其自然,哪怕在睡梦里头、走路喝水的时候都能自行运转不息,并不需要吃什么苦头,也不会累的。”
  秋秋眼睛一亮。
  睡觉都能练?这简直象是开了外挂作弊器一样啊!
  “而且你看,练成了本门心法,哪怕只是第一重,就百病不生,不受凡人生老病死的困扰。”师父指着静心师姐问秋秋:“你看你师姐,象是多大岁数了?”
  秋秋认真观察了一下,给了一个较准确的数字:“二十。”
  师父笑了:“是十个二十,你算算,那是多少。”
  骗人!
  秋秋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二百岁?
  这简直比天山童姥还要玄幻啊!尼玛这太不科学了!
 
  2 无肉不欢

  秋秋第一反应是不信,但是马上她就明白,她们没有骗她的必要。
  这就是修真啊,这么的不可思议。天山童姥和这两个人比都弱爆了有没有?估计活个千把岁在她们跟玩儿似的。
  趁着秋秋震惊的功夫,这拜师的仪式迷迷糊糊的就完成了。
  拜了师的秋秋没几天就明白了一个非常浅显易懂的道理。招生广告这种东西以后绝对不能再相信,她怎么这么容易就上了鬼子的当呢?
  严格说起来,师父玉霞真人说的不是假话。这心法确实很容易练,第一层心法口诀是九九八十一句,每句九个字,总共几百个字,确实简单。而且没啥冷僻孤拐的字眼儿,秋秋两遍就背下来了。
  可是!问题在于,进了一个门派里头,怎么可能只学几百个字心法?就好象去上小学,问功课难不难,教导主任告诉你,不难,一点都不难,阿拉伯数字从头到尾加起来只有那么十个,太容易了。他说的是假话吗?不是。他只是选择性的告诉了你部分真相。至于后头那些内容,你总会知道的。
  不过等你知道时候,可就由不得你不学了。哪怕秋秋为了逃避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