刎颈之爱  第1页

简介: 路云平和黎晖真应该算超龄竹马竹马,从路云平第一眼看见黎晖起,他就打算这辈子黏着这个人了,一起翘课,抽烟,打架,一黏糊就是二十年,藏过情书,做过春梦,除了相爱,路云平能做的都做了,他们不但是同学,还是刎颈之交的哥们伙计,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是酒友也是牌搭子,是可以给对方送终的寄托,也是半夜抓心挠肝的梦魇,一大把青春就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里消耗了个干净,一晃眼竹马变成了大叔,到最后连孩子都有了,却依旧没有名分。路云平扒着眼角说,黎晖,你再不爱我,我就真老了。其实这就是个竹马回头重拾旧爱的温吞故事。

☆、程晓佳

  路云平坐在车里抽完第三只烟,才看见程晓佳一路小跑出了校门,径直跑到车边,拉开门坐了进来,一边把手放在暖气上,一边笑着抱怨,
  “这么冷的天,你都不知道把车停到学校里,冻死我了。”
  路云平扔掉烟头,
  “有那么冷吗?”
  程晓佳使劲点头,说话时还带着一点雾气,
  “冷死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就往路云平怀里钻,路云平笑着抱住他,一只手顺着卫衣的领子探进去,在他胸口使劲捏了一把,他的手很热,捏的程晓佳哼了一声,抬头看他时大眼睛已经带了点媚气,路云平把手伸出来,摸了摸他的脸,
  “身上热乎乎的,不冷嘛。”
  程晓佳不说话,撅着嘴贴到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才坐直身子,嘿嘿的笑。
  晚饭是在一家法国餐厅吃的,程晓佳吃了两份奶油虾,这是他最近刚迷上的新口味,路云平其实不怎么爱吃西餐,尤其对沾奶油的东西不感兴趣,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盒,隔着桌子递过去。程晓佳愣了一下,便欢天喜地的接过来,因为他看见了盒子上的logo。
  “啊,这个我在杂志上看到过!”
  程晓佳把钱夹里外翻弄着,柔和的灯光落在他眼里,亮晶晶的,
  “你喜欢就行。”
  这是路云平送东西的口头禅,他送程晓佳东西比较没规律,未必是逢年过节,有时看见什么觉得适合就买了,当然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比如这个钱夹,是他前阵子在欧洲逛街时看到的,人民币算下来也过万了。
  程晓佳觉得路云平很宠他,这事常拿来和周遭人炫耀,路云平也愿意这样待程晓佳,他觉得花钱能讨人一笑是很便宜的事情,省了很多甜言蜜语的功夫。
  “我也有礼物给你的。”程晓佳冲他眨眼睛,一副小妖精样子,路云平笑了一下,
  “就你花样多。”
  两人吃完饭,照例去了路云平在新港的别墅,其实说是路云平的,反倒是程晓佳过来住的时候更多。
  程晓佳从卧室的抽屉里翻出一张碟片,冲路云平招手,路云平却已经脱了衣服站在浴室门口,
  “不了,我要洗澡,明天一早出差,今晚早点睡。”
  程晓佳抿着嘴乐,等路云平进去后,就从衣柜里翻出新的内裤和干净的浴袍放在门口,然后隔着门问,
  “你明天穿西装走?”
  浴室里含糊的答应了一声,程晓佳又细细的配了衬衣和领导,和外套一起挂在外面的衣帽钩上。
  路云平从浴室出来,卧室里大灯已经关了,只有落地灯昏昏的亮着,床上的被子鼓着一个大包,路云平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过去掀起被子,
  “你又玩……”
  被子里露出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孩子,纤细白腻,
  头上戴着虎斑纹的猫耳朵发箍,身后是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程晓佳仰着头看他,嘴巴边是眉笔画出的黑色的胡须,又可爱又撩人,路云平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屋子里只有程晓佳扭着身子,羞涩的发出喵呜的叫声。
  路云平扔掉毛巾,托着程晓佳的下巴慢慢把他引向自己,程晓佳每爬一步,头上的耳朵就颤一下,身后的尾巴也晃动着,伴随着他甜腻的叫声,路云平觉得身体也迅速的热起来。程晓佳撩起他的浴袍,路云平还没有穿内裤,那根火热的器官就那么直挺挺的立在程晓佳鼻子前。
  路云平咽了一口唾沫,挺着胯蹭了蹭那两片红嫩的嘴唇,程晓佳便乖顺的吞了进去,路云平喜欢这样,他喜欢这具年轻的身体,还有它漂亮温顺的主人,喜欢被湿热的口腔包围,喜欢但并不渴求,也不焦躁。
  低下头看着自己在这孩子嘴里进出的样子,程晓佳把东西吐出来,亲昵的在上面亲了一口,又含进去,路云平捏住他的下巴,再次把自己塞进去,这一次有点强悍,程晓佳皱了一下眉,发出呜咽声,路云平满意的摸着程晓佳的脸,又摸他细瘦的肩膀,
  “快一点,小佳。”
  
☆、程晓佳2

  程晓佳努力吞吐半天,见路云平仍旧岿然不动,便撒娇的说,
  “你偷偷吃药了啊,怎么还不射?”
  路云平笑起来,顺势把程晓佳推倒在床上,程晓佳搂着他的脖子,舌头也塞进他嘴里,路云平咬着他,一双手在他身上游走,程晓佳吻得情动,哼哼唧唧的伸开腿缠住路云平,路云平握着那个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插拔了几下,惹得程晓佳一阵战栗,
  “嗯……轻点,有些疼……”
  “疼你还玩儿这个,和谁学的?”
  路云平说着轻轻把尾巴拔出来,才发现里面连着好长一截串珠,带出来时已经水淋淋的了,程晓佳把脸埋起来,闷声闷气的说,
  “你不喜欢吗?”
  “就你花样多。”
  程晓佳感觉到路云平已经挤了进来,刚刚空出来的身体又填的满满的,他舒坦的哼了一声,高高举起双腿,以便能容纳更多。年轻的身体柔韧火热,程晓佳在床上又是个会侍候人的,一会儿发嗲,一会儿撒娇,哼哼唧唧的情话不断。
  路云平时不时吻吻他当作奖励,他是这方面的老手,虽然小家伙很妖娆,但也不至于让他把持不住,相反,他随手拨弄几下,程晓佳就有些受不住,眼泪汪汪的求饶,最后当然是败下阵来,只能有点失神的抱住路云平,期盼他早点弄出来。
  完事的时候,程晓佳已经累瘫了,软软的躺在路云平怀里,闻到路云平手边的烟味,便仰起头要求抽一口,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上便挨了一巴掌,
  “小孩子抽什么烟,赶紧去洗澡。”
  程晓佳愤恨的在路云平的腹肌上咬了一口,
  “你不让小孩子抽烟,对小孩子做这种事就可以了?”
  路云平把他推起来,
  “赶紧去把澡洗了,早点睡。”
  路云平是个好情人,还是不够温柔,程晓佳知道的,他不喜欢戴套,事后也不帮忙清理身体,不过程晓佳从没埋怨过,偶尔撒娇也只是点到为止。这也是路云平会一直待在他身边的重要原因,是的,程晓佳知道,路云平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不过他想,自己是很特殊的,就好比米饭,面条,馒头,总要顿顿吃的,至于那些下饭的小菜,换来换去又能怎么样呢。
  程晓佳洗完澡出来,路云平正在看晚间新闻,程晓佳爬上床,依在他怀里,
  “圣诞节,学校有庆祝演出,你能来吗?”
  路云平抚摸着他,像一只皮毛光滑的猫,
  “你那些东西在哪儿买的?”
  程晓佳嗯了一声,然后反应过来是问猫耳朵什么的,就笑着说,
  “朋友送的。”
  “什么朋友送你这种礼物?”
  程晓佳心虚的看了一眼路云平的脸色,对方很平静,眼睛还没离开电视,
  “好朋友送的圣诞礼物嘛,怎么了?
  圣诞演出你能不能来嘛?”
  路云平低下头看了他一眼,程晓佳这个样子,在学校很吃得开,特别是音乐学院这样的艺术类院校,简直是gay扎堆的地方,路云平依稀也知道有人追求程晓佳,能送这样的礼物,想必没安什么好心,不过程晓佳既然不说破,路云平也不愿意把话说的难听,斟酌了一下,说,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交朋友什么的,我也不管你,你自己清楚底线的吧。”
  “我知道。”
  路云平见他不顶嘴不狡辩,很满意,续上一根烟继续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南郊一处建筑工地的垮塌事故,看样子是突发新闻,画面里工地已经被围了起来,记者灰头土脸的在镜头前介绍情况,身后一闪一闪的是120救护车。
  程晓佳没留意这些,路云平不在的时候,他根本不开电视机的,对这些新闻完全没兴趣,
  “圣诞演出你尽量赶来好不好?这次学校很重视的……”
  话还没说完,路云平忽然坐直了身子,盯着电视机又看了几秒,便光着身子下地,从外衣口袋里翻出手机,程晓佳有些莫名其妙,转头看电视,已经在插播广告了,他也坐起来,路云平拨了号码走到窗户前,很快那边就接通了,
  “嗯,新闻我看到了,你去确认一下,给我回个电话。”
  那边又说了什么,路云平一边嗯,一边开始找衣服,程晓佳跳下床,从浴室门口拿来内裤,侍候他穿好,又帮忙穿衬衣西装,这期间他听到电话里提到了黎晖的名字,路云平看起来着急要走,抬手挡住程晓佳准备给他套领带的手,挂了电话,把领带拿在手里就往门外走。
  程晓佳光着送出来,路云平准备拉车库的门,
  “嗯,圣诞演出尽量来吧。”
  路云平回头看了他一眼,
  “进去吧,不要感冒,早点睡,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程晓佳突然想过来亲他一下,但是路云平已经走了出去。
  程晓佳站了一会儿,听着车子开远了,忽然觉得有些冷,走过去摸摸暖气,是热乎的,便靠着暖气坐下来,是黎晖的事情吗?
  
☆、黎晖

  路云平发动了车子就给黎晖打电话,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听筒里传出哗啦哗啦的声音,黎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路云平一下就能想到他把烟叼在嘴里,侧头夹着手机样子,
  “你心可真大,这会儿还在打牌。”
  “怎么了?没大事别捣蛋啊,正赢着呢!”黎晖冲三家得意的眨眼睛,换来一片骂声,路云平听得很清楚,
  “花城嘉园的土方施工是你们在做吧?”
  “咦,你消息很灵通啊,才出事你就知道了,我也是刚接到电话。”
  路云平听黎晖的口气很轻松,也就不紧张了,
  “我看的新闻,没什么麻烦吧。”
  “出这种事怎么会不麻烦,但是麻烦怎么样,难道要我现在杀过去?那不是找死吗?他们自然会去处理的……”
  话说到一半,突然黎晖喊,
  “杠!放下!”
  那边又是一片骂声,加杂着黎晖得意的声音,
  “杠上开花你们就死定了!”
  路云平看黎晖的样子,猜可能也没什么大事,于是也轻松起来,
  “和谁一起呢?”
  “还能和谁啊,西林、东林和石头,老地方。你过来吗?”
  “好,等我,我过去接你,一起吃宵夜吧。”
  黎晖说的老地方是广济街的三叶堂,大堂迎出来一见是路云平,脸上的褶子堆的更多了,
  “哎呀,路老板来了。”
  路云平点点头,大堂熟门熟路往后面引路,
  “黎哥他们也刚坐下。”
  路云平推门进去,包间里烟雾迷茫,根本不像刚坐下的样子,黎晖抬眼看了看,嘴上含着烟没说话,陈西林和陈东林哥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