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夫之道  第1页

简介: 授业恩师,不是应该端着架子一本正经的么?可是夫子哟,你突然如此荡漾,到底为的是哪般……文案渣渣,其实这就是一部木讷徒弟被腹黑师傅吃干抹净的血泪史。

☆、第一章 年关

  上半晌还响晴的天,到了午后开始下雪。雪沫子满天飞,在眼前混沌沌铺陈成障眼的纱。年三十里,冷到了极致,连台阶下的阀阅都冻住了。顶上两只石狮在西北风里蹲着,渐渐面目模糊,冰凌糊了满口。
  内宅的仆妇挨在门上等人,掖着手,呵气顿脚,回身对守门的说,“门阖上一点。”
  稍稍转了转门臼,尤不足。边上几个婆子低声催促,“再阖上点,小子,再阖上点。”
  那小子把眼一瞪,“大过年不作兴关门,郞主知道了要罚!”索性把门大大一开,众人都暴露在凛凛寒风中。 
  这是个富贵已极的人家,五十年战乱屹然不倒的望族。时居阳夏,家主姓谢,祖辈受封列侯,权势通天。因为历代常与皇室通婚,坊间有谚“公主为妇女为后”,说的就是谢氏的辉煌。如今天下大定,大邺开国后尤其注重门第风骨,谢氏隐退的后辈纷纷重又出山,在朝中的威望一时无人能比肩。 
  愈是家业大,愈是规矩重。大年下,不论远在何方,外放的诸子都要回乡祭祖过节。谢氏有子九人,腊八前已经陆续返家了。唯有两个女儿还在外。长女佛生嫁与康穆王为妃,做了人家的媳妇肯定是回不来的。次女弥生很奇异,十一岁的时候叫乐陵王相中了,好说歹说收去做徒弟。少小离家,到如今三载有余,只在年关才得同爷娘兄弟团聚 
  眼看近日暮了,还不见回来。堂屋前的卷杀斗拱下站了个缓鬓倾髻的贵妇,拢着暖兜朝门上张望。等了一阵耐不住了,着人到屋里传话唤来阿郎,焦躁道,“天色不早,不知是不是路上出了差池。你同你阿耶回禀一声,带人到城外去迎。” 
  大郎谢洵忙道是,刚穿好油绸衣,只听门外隐约有铃声传来。稍一顿,门上的仆妇拍手乎曰,“女郎至!”众人人鱼贯下了青石长阶,在风雪中翘首而待。 
  一架高辇飒沓而来,顶马披了套流苏金缕鞍。一路风驰电掣,那马鬃和燕飞飘扬起来,映在皑皑白雪中尤为流丽。到了门前缰绳一收便顿住了,仆妇们上前打伞铺脚垫,开了辇上版门退后纳福。门里下来个女子,梳双螺髻,穿着丹绣裲裆,腰上束围裳,绛红的宫绦直垂到笏头履上去。虽还未及笄,身量却颇高。瘦长条子,碧清的一双妙目。立在花毯上抿嘴一笑,淡淡其华,随风入画。
  谢家主母见女儿到门前,碍于礼教不好相迎,便踅身退回厅堂里。唯剩谢洵在檐下遥遥招手,高声唤道,“细幺!” 
  弥生披了鹤氅跨过门槛,对谢洵深深一长揖,规规矩矩叫声,“大兄。” 
  谢洵倒要笑,又恐失了威仪,敛神点点头,“果然拜乐陵君子为师是有益处的,识得了眉眼高低,甚好!” 
  弥生嘴角抽了下,不敢有反驳,只道,“我进去拜见爷娘,回头再与阿兄说话。”
  仆妇引了往正堂去,堂门上垂着排帘,帘下是厚重的呢毡。打起膛帘进去,甫入门就呛了一口烟。除夕祭祖是历年来的规矩,她这样晚到,已经是大大的不孝。偷眼看看父亲,并没有一年未见的骨肉亲昵。她心里突突的跳,婆子打了手巾把子来给她净脸,几个兄嫂都示意她先上香叩头。她只得稳住心神把仪式走上一遍。待所有都打点周到了,才踅身给座上的父母长辈见礼。
  蒲团往跟前一铺,她深深泥首下去,“儿上路晚,误了时辰,请阿耶责罚。” 
  厅堂里燃烧的钱帛渐次灭了,整块寒冷又压将下来。父亲板着脸坐在宝椅里,手中端了盏茶。喝上一口,有些凉了,便托地搁到一旁,“我问你,这一年在外可恪守闺范?师尊跟前可敬孝道?” 
  这是每年必要问的,她两手扒着地面,青砖冰冷,寒意直钻进脉络里。复稽首应道,“儿在外谨记大人教诲,从未敢忘。”
  父亲时任尚书令,一世认真做人。脾气固执也不好通融,提高了嗓门道,“你学艺三年,三纲五常知道多少?祭祖有时辰,阖家都在,独少你一个,莫非忘了自己是谢家人不成?” 
  她惕惕然道不敢,顿了顿支吾着说,“并不是女儿愿意耽误,是夫子有意刁难。前日教篆刻,明知道我临行,还派人送一方石胎来命我刻章。我不敢违逆师命,只得完工了才上路。”斜着眼睛给母亲和哥哥递眼色,“阿耶替我想个办法推脱,我心里恼闷得很,想就此出师了。”
  谢尚书显得很意外,“老庄六十岁还拜师做学问呢,你学成了多少,竟配提出师二字?” 
  谢家主母疼爱女儿,从旁道,“祖宗家法也没立过这规矩,女孩家要学孔孟老庄的。当初拜师本就不是自愿的,三年下来总算交代得过去了。如今一年大似一年,眼看就要及笄,再在先生跟前的确不方便。”
  谢尚书何尝不知道,只是自古只有师尊不愿授业,却没有徒弟自说自话拜退师尊的。因道,“谢家的女儿焉能同市井里的相提并论?无才无德,将来凭什么辅佐夫主?乐陵王撇开出身不论,更是大邺学识第一人。平素严厉些就叫你恼闷了?可见你是个不上进的孽障!”
  弥生被她父亲几句话驳斥得开不了口,想想又不甘心,便怯怯道,“那女徒弟总有个返乡的时候,总不能服侍夫子到老死吧!”
  这下子犯了忌讳,兄嫂们大皱其眉。年三十里不准死啊活的,谢尚书尤其尊师重道,接下来少不得一顿数落。
  果然,家主泼天震怒,“你只当拜了师还有你自己的主张?夫子不发话,你且给我鞍前马后的效力。莫说及笄,就是将来选婿出嫁,也要照着夫子的意思来办。”
  弥生一时惘惘的,觉得倒不像学艺,像签了卖身契似的。连选婿都要师傅做主,那位殿下平常不苟言笑,她算是关门弟子,却并不受拂照。看来有生之年指望嫁出去,恐是不能够了。
  她很想学台上巫傩嗟叹一嗓子呜呼哀哉,又怕惹得父亲不快,只好勉强稽首下去,“儿孟浪,这话以后断不敢再说了。”
  谢尚书面上严厉,心里到底也舍不得。一年没见的孩子,又应在年关上,到家就罚跪罚面壁,横竖说不过去。自己先平息了怒气,只道,“念你年幼,暂且饶了你。等过了初三我修书与你夫子,正月十五正巧是你及笄,等礼成了再回邺城去不迟。”莫可奈何叹息,“成了人可不像眼下这样随意了,再敢信口胡诌,我就狠狠的罚你,可记住了?起来说话吧!”
  弥生笑嘻嘻应个是,起身逐一给兄嫂们纳福行礼。众人见家主脸上有了笑意,一口气总算泄下来。阔别整年的姊妹欢聚一堂,衬着这满屋子的年货家当,又蒸腾出另一种松散惬意的氛围来。
  这时仆妇们来通禀,守岁饭都备好了,请郎君娘子们移驾。弥生搀着母亲出门来,天已经黑透了,雪下得愈发大。西北风卷挟着片子扑面而来,个头大得像整块的棉絮。伴着雪珠子打在伞面上,一片飒飒作响。
  大堂到花厅有段路,她挽着母亲的胳膊慢慢走。一时心里腻起来,靠着母亲的肩头嘟囔,“阿娘,我在外日夜想您!夫子苛刻,每日布置的课业做都做不完。像前日临行作梗,我心里急着回来见阿娘,刻刀划伤了手,这会子还痛呢!”
  沛夫人是谢家大妇,正头的嫡室嫡妻。连着养了四个儿子,到第五个才生下她,宝贝得心肝肉一样。听她温言絮语的又是奉承又是道苦,拉手看看伤口,心里疼得一抽一抽的。
  “难为你。”沛夫人伤嗟道,“殿下是凤子龙孙,满肚子才学闻名遐迩。太学里又收了那么多学生,如今个个在朝野为官,桃李满天下。人家瞧得起,破例收女弟子,是求也求不来的荣耀。咱们应当感恩戴德,还有推脱的道理么?”
  弥生暗里惆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有嗫嚅着道是。 
  待进了花厅,父亲另四房兄弟家眷们都到了。又是一番规矩,从父跟前磕头行礼。几个姨娘虽然有所出仍旧不能上正席,在花厅那头另开了单桌。按理说弥生是嫡女,不必自降身份同她们兜搭。不过毕竟在外几年有了阅历,也懂得了人情世故,便隔着六扇屏风遥遥请安问好。几个姨娘受宠若惊,忙起身还礼。行三的婶娘贺氏掩嘴笑道,“眼下好了,咱们府里出了女夫子了。二月里你阿弟有乡试,也请你指点一二方好。”
  男女分了桌各自坐下,平常女眷们忌酒,过节倒也不拘太多。沛夫人道,“他们那头饮椒柏酒,我们这里有荔枝烧。打立秋就备好了,就等着年下用的。”说着叫人来,打发着往屏风那边送一壶过去。要往弥生盅里添,那丫头忙接过斟壶,绕桌一一伺候起来。
  四个堂姐站起来躬身,“不敢当,多谢阿妹!”
  她且压她们坐下,应道,“我整年不在家,婶娘和阿姊们跟前尽点意思。”又给沛夫人满上,自己举了琉璃盏往前送了送,“我敬大人和姊妹们。”
  颇豪气的行动又叫她们嘲笑起来,“是夫子教的么?学得男人家一样。”
  弥生有点不好意思,“太学里见得多了,一时转不过弯来。”
  众人干了酒,二婶娘向夫人啧啧道,“若是有个师娘还方便些,夫子到底是男人,很多事没法子手把手的教。”
  沛夫人转脸问弥生,“乐陵殿下的婚事没有消息么?”
  弥生无关痛痒,只顾吃她说面前的驼蹄羹。懒散应道,“我是做学生的,夫子的婚事不与我相干。再说平常除了授业,夫子从不和我多说话。他的私事,我是不得而知的。”
 
☆、第二章 欢聚

  一个男人,年近二十五还没有婚配,走到哪里都算晚的。若不是家道艰难,就是自己本身有毛病。当然了,历来没有做学生的背后编派师傅的道理。倒不是因为像父亲一样把师尊举在头顶上,只是不甚感兴趣。乐陵殿下在文人圈子里出了名的善言笑,可是面对学生却一板一眼,且挑剔难伺候,说话苛刻入木三分。他们这些资质浅的躲他都躲不过来,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过问他的婚姻问题!
  不过乐陵殿下美姿仪,这点艳名和他的学问一样尽人皆知。世间大约找不到如此双全的人物了,女人们对他感兴趣,想掏挖点私人消息不足为奇。
  贺夫人打探着,“朝里圣人同拓拔皇后倒不过问?连康穆王都娶了亲,乐陵殿下行九,却落在十一王后头?”
  说起康穆王就想到三年前出嫁的佛生,她有些萎顿。佛生是父亲的侍妾冯氏所生,极聪明的一个人。因为生母早亡,又没有一母同胞,在府里每每形单影只。那时只有她亲近她,姊妹间的感情十分亲厚。后来佛生出嫁,她舍不得她,还曾在她屋里仰天长嚎哭了很久。
  佛生走在梨花满地的时节,从阳夏嫁到高阳郡去了。那时天下还未大定,喜事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