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坟挖出鬼  第1页

简介: 这是一只鬼畜又温柔的鬼缠上一个人的故事。在一次考古实习中林言同学不幸被索命鬼盯上,从此一件件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在他的生活中……为了回归正轨,林言带领发小码农和一个半吊子道士踏上替鬼达成心愿的路途,然而越接近终点,林言越发现事情远不如想象中的简单,而他和厉鬼的关系也慢慢发生变化…

1、楔子

  林言站在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棉布衬衫,牛仔裤,很清秀干净的一张脸,可惜憔悴的不像样子,眼睛里布满血丝,下面两片深重的乌青让人生生老了几岁。
  自从被那东西盯上,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林言使劲在脸颊上拍了拍,想把脸拍出些血色来,接着拧开水龙头接水刷牙,玻璃制的黑色烤漆台盆上映出他的影子,不对,不仅是他的影子。林言盯着圆弧面上扭曲变形的倒影,嘴唇开始轻轻颤抖,一丝风从窗缝里吹进来,白炽灯像电压不稳似的忽闪了几下。
  有人站在后面。
  林言把脸埋在手中,手心也没有一丝温度,他全身的温度都被那影子抽干了,生活,学业,朋友,家人,全部在两个星期前的一个夜晚改变的天翻地覆,像一道雷正正好好击打在巷口,而他就是那个撑着伞,无知无觉地走在巷中的人。
  为什么偏偏是他?世界那么大,选择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挑中他?
  林言颓然的干笑两声,双手撑在冰冷的玻璃台盆上,慢慢抬头看向镜子。
  他的背后站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个黑影,身量很高,衣裳斑驳大片陈年血迹,披发赤足立在林言背后不远的地方,漆黑的长发间一双狠戾而幽深的眼直勾勾盯着林言。
  那双从第一次看到就让他深深震撼的眼睛,偏执,绝望,疯狂,带着强烈的不甘甚至是怨毒,冷的像腊月里在院中冻了一夜的一只寒锁,用手指轻轻一碰便再揭不开,连血带肉都跟那捂不暖的阴寒连在一起,一掰一手血,露了骨,还要被放进嘴里狠狠的吮。
  无处可逃,根本无处可逃。林言叼着牙刷,明明是五月天气,他整个人却像被扔进了冰水里,从头冷到脚。
  老和尚说的话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戊申月甲子日,你阳寿将尽。
  阳寿将尽,阳寿将尽,别说还有三个多月时间,他妈就算现在死也不能被鬼吓死,天天演这出,累不累?
  “你到底要怎么样!”林言忍无可忍地冲镜中的人影低吼,喉咙喑哑,手指的骨节仿佛都僵住了。那黑影从身后贴上来,双手在林言腹前合拢,下巴支在他肩上,极尽依赖而充满占有欲的姿势。全身都被寒冷包裹了,散乱的发蹭着林言的脸,嘴唇从耳畔沿着脖子一路吻下去,划过锁骨,电镀金属闪过一点寒光,是衬衫的第一颗纽扣……
  一只坚硬而修长的手扣上林言的喉咙。
  那东西从来不容得他反抗,要命的固执,偏执和自私,他说他要,林言就必须给,他的人,他的心,他的身体,最后是他的命。
  林言发不出声音,甚至已经疲倦到不想发出声音,他抬起头尽量使自己在即将到来的缺氧和窒息中能撑住一丝清明,一人一鬼在镜子前僵持。
  “你走吧。”彻骨的阴寒让林言的上下牙磨得咯咯直响,说话声也止不住颤抖:“人鬼殊途。”
  一瞬间的停顿过后,林言声嘶力竭的吼出声来:“你他妈给我滚!”
  卡在脖颈上的手消失了,林言睁开眼睛,镜子中他僵硬的仰着脖子站着,衬衫的扣子被解了一颗,露出锁骨处清晰的深红色吻痕。
  手中还死死抓着杯子,林言突然转过身,猛地把杯子对着黑影该在的位置砸了过去,啪嚓一声脆响,玻璃杯在对面的墙上砸的四分五裂,水沿着瓷砖往下淌,卫生间却空空荡荡。
  林言一个人愣愣的站着,手里还握着牙刷。
  没有回答,灯的亮度又恢复了,林言回头看了一眼窗户,把手向上扳着,锁的严严实实。
  十秒钟过后,林言把牙刷塞进嘴里继续刷牙。
  此时距离林言坚持了二十二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崩塌已经将近两个星期。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一只鬼畜又温柔的鬼缠上一个人的故事.
  
  2、遇鬼

  那件事发生前林言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他本科读历史,毕业留校直升小硕,主修文物学,跟导师参加考古实习时拿过死人大腿骨,从干尸嘴里扒出过玉蝉。鬼故事在他们寝室一向都当笑话讲,要是人死了真能变点什么那世界早热闹了,例如拿起只乾隆御用青花碗,老爷子一瞪眼跳出来:“我的我的!”多有意思。
  死人,就应该前尘尽忘,噤若寒蝉。
  事情出现变化时林言刚做完晚饭,他不住学校,自从被宿舍老三半夜三更跟媳妇电话吵架弄得神经衰弱后他就搬进爸妈为他准备的婚房,离学校很近,从此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打游戏,周末横穿半个城市回家陪父母。林言是这城市数十座高校数万名小研的其中之一,往好了说前途一片光明,往差了说则毫无可圈可点之处,丢进人堆找不出来。
  那天做的是炸酱面,肉丁用滚水一过,加甜面酱炒熟,面条出锅沥水,浇上酱,拌开就是美味,林言端着碗往电脑前一坐,边看《城南旧事》边吃面条。
  初夏天气潮湿闷热,电影刚播到一半,外面忽然响起隆隆闷雷,没过多久豆大的雨点瓢泼而下,窗玻璃上一条条水道子结成了雨帘,噼噼啪啪地敲打着窗户。
  林言忙不迭的关掉播放器,还没等关机完毕,一条闪电划过夜空,啪的一声,电脑黑屏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林言抱怨了一句,顺手拔了电脑插座,他用的是为做文物3D还原效果图特意配的台式机,雷暴天气一连电马上得报修。
  明天又得麻烦尹舟过来修机子。
  一阵异样的感觉升腾了起来。
  冷,莫名其妙的冷,冻的人直打哆嗦。
  不知什么时候整间屋子的温度开始下降,刚才看电影没察觉,现在整个人都像进了冰窟窿,寒意从各个角落汩汩冒出来往身上扑,T恤衫沾着的热汗凉透了,湿漉漉的贴在脊背上。
  林言把不停出冷汗的手心往牛仔裤上使劲擦了擦,心想怎么下场雨天气就凉下来了,刚待起身去找件长袖衣服,还没站起来,眼睛余光瞥了眼电脑屏幕,一紧张又一屁股坐下了。
  房间里开着灯,屋里的情形清晰的倒映在漆黑的电脑屏幕上,最前面是林言的脸,后面则是林言卧室的窗户,向内大开着,窗帘被风吹得鼓胀了起来,而让林言从头凉到脚的则是帘子前面站着的“人”。
  不对,只能说看形状隐约是个人,戴着奇异帽子的人。
  林言直愣愣的盯着屏幕上的东西,一股惧意慢慢沿着脊柱爬了上来。
  一定是衣架忘了挪开,不能疑神疑鬼的。林言扯了扯衣角,深吸了口气,猛地一回头。
  没人,屋子里一切如常,只有雨越下越大,玻璃上雨水拧成小股细流往下流淌。
  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不对!林言的头皮一下子麻了,不仅没有人,那窗户,窗户明明锁着,窗帘被好好的束在两边,怎么可能被风吹起来?刚才从屏幕的倒影中看到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幻觉!一定是幻觉!林言的上下牙咬紧了,忍不住在大腿上狠掐了一把,提醒自己清醒点。
  噼啪一声电流的细响,停电了,整间屋子陷入一片漆黑与寂静之中。
  几乎与此同时,电脑显示器的指示灯忽然闪烁起来,两只小红灯像飞眨的眼睛,伴随着电波的呲拉声响本来彻底处于断电状态的屏幕发出绿莹莹的光,像切换了屏幕保护程序似的。
  不是……不是停电了么?林言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诡异气氛压在椅子上,接着屏幕闪了一下,像有只手在输入似的,一个接一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鲜红的刺人眼睛。
  “戊申月甲子日,死期将至。”
  窗外又是一个炸雷落了下来。
  林言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盯着屏幕上的一行字,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
  一定……一定是尹舟那家伙的恶作剧。
  职业码农外加技术宅,编段程序把电网弄乱,吓唬自己什么的,无聊的很。
  “戊申月甲子日,死期将至。”
  那一行红字在屏幕上忽闪了两下,消失了,电脑又恢复了断电的状态,漆黑的房间里只剩下林言沉甸甸的呼吸声,他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想给尹舟打个电话,还没等他按下播出键,窗玻璃处忽然响起了沉重而有规律的敲打声。
  “当当当……当当当……”
  雨幕里什么也看不清楚。
  林言猛地跳起来背靠着电脑桌,死死盯着窗户,这里……这里他娘的是十二层,什么东西在敲窗户?
  “当当,当当,当当当……”
  敲打声快起来了,像等的不耐烦似的。
  唯物主义者也不能吃眼前亏,何况生物有躲避危险的本能,这气氛实在太怪异了,林言从口袋中掏出车钥匙,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
  雨越下越大,无论什么时候都堵的厉害的三环竟然空无一人,只有深重的雨帘和重重弥漫的雾气,林言把双闪灯打开一路往前开,打算随便找个热闹点的出口下去沾沾人气儿。一晚上的时间正常生活全乱了,手机没信号,电台没信号,他好像被隔离在世界某个角落里开往不归路一般。
  似乎……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在立交桥上转圈子?
  林言看了眼绿莹莹的表盘,再走下去油快耗光了,他却还没找到立交桥的出口,难为他一介土著,被活生生困在这座已经住了二十二年的城市里,说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近光灯照不清楚去路,暖黄色的光线下只能看见密集的雨线斜斜坠下来,前仆后继刷洗着他的挡风玻璃。眼前是宽阔的大路,一个接一个的转弯,没有人,没有车,连电子狗报距离测速器多少公里的声音也听不见,林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生怕错过了任何拐出去的岔口。
  在高架上转了近三个小时,第不知多少次路过宜家的广告牌之后,林言终于开始恐慌了。
  一个词深深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鬼打墙,他一直在原地绕圈子。
  油表的指针已经将近零点,林言放慢了车速,他想,不能一直往前开了,明显有股力量在阻止他,比起继续瞎走他更该做的是理清思路找到解决的办法,等油耗光了他根本不敢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言把车靠边停下,只留下两只示宽灯示警,然后坐在车里开始回想晚上的遭遇。
  停电,突然罢工的电脑,诡异的倒影。
  脑海中第一反应是有人恶作剧,但随即就被他否定了,如果说电脑出问题还能怀疑那不靠谱的码农尹舟,但敲窗户,阻止他下高架,还有屏蔽手机和无线电信号则绝对不是那家伙的风格,而费这么大劲只为了吓唬他的朋友,林言在脑海中搜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人选。
  他自己是正儿八经的人,一路从小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