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公务员  第1页

简介: 唐缺的物质生活很优越,唐缺的精神世界很崩溃。唐缺穿越了!他穿越到了唐朝,盛唐。他穿越到了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赤贫。他为吃饭的口粮发愁,他为摇摇欲坠的房子担忧。他种地,他做工,他上完大学上小学。他一步一个脚印的开始了盛唐穿越的生活。
“流多少汗,吃多少饭”,当唐成真正明白并亲身践行这个道理时,盛世大唐的恢弘画卷在他面前已徐徐展开!

第一章 生活就是一场无意义的荒诞剧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唐缺绝对不会要求穿越;如果提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被穿越的话,唐缺一定会改变自己大学时的专业选择,就算不学钢铁造船,不学经济学政治学,最起码学个造玻璃造纸,那怕是兽医也行啊。但遗憾的是穿越无法预测,也无法选择。
  所以,当中文系毕业的唐缺在发觉自己被穿越到唐朝后,他终于深刻的理解了当年大学课堂上老师的那句话――中文系毕业生就是万金油,所谓万金油的意思就是说你不多,没你也不少,一言以蔽之就是,没用。
  如果不是唐缺已经在这个房间中躺了整整两天,那么,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父母事业有成的他绝对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能穷到这个程度!
  这是一间什么样的房子啊!四面夯土而建的墙上炸裂出一道道缝隙,因为建房时间太久的缘故,这些炸开的裂缝无论数量还是规模都触目惊心,至少唐缺就毫不怀疑自己的手能顺利的穿过墙右那道最宽的裂缝。
  而遮盖着四面光土墙的,甚至连瓦都不是,而是传说中的茅草。因为茅草长时间没有翻旧换新,所以就使下边的屋子里有一股浓的刺鼻的沤草味。
  在唐缺床对面的土墙上有一个掏土挖出的窗户,里面插着三根柴棍儿的窗户很小,这就使得能进入房子内的光线非常少,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唐缺现在住着的房子不仅霉味重,而且一天到晚都黑沉沉的,基本上感觉不到天光的变化和时间的流逝。
  “要是把所有的穿越者排在一起比比的话,我就算不是最惨的,也绝对是最惨的之一”,唐缺穿越回来已经两天了,两天的时间不算长,但已经能够使他接受眼前的现实,并尽量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样的事实。甚至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当唐缺借着那一小窗模糊的光线看着头顶上的茅草时,他还念诵了一遍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以自嘲。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唯一能聊以自慰的就是现在的时令是在初春,否则唐缺真不知道在没有空调和电暖器的情况下,就凭身上现在盖着的比纸厚不了多少的被子该怎么过冬?
  在这样的环境中依然能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自嘲,这至少说明唐缺的性格够坚韧,而且也算得上乐观。乐观没什么,对他这样八零后出生,在一个高知家庭长大的孩子来说,乐观是一种共性。他们随着改革开放长大,家里条件又好,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而且坚信今后也不会吃什么苦。
  性格乐观的确是没什么,但坚韧就显得很罕见了,毕竟顺风顺水的环境是很难造就出这样的个性的。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一提唐缺的父母了。
  唐缺的父母是高知,真正的高级知识份子,两人是同一所“985”大学里的教授,附着在他们身上的名头及待遇有很多,比如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学科攻坚带头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等等,如果再加上他们在各种专业协会、理事会里的头衔儿,上面的那个单子就会变的更长,长到谁也没有兴趣去看。
  但是,在这个光彩夺目的长单子里面,唯一最该有而又没有的就是:合格的父母。
  之所以用合格而不是优秀这个词儿,是因为这对名满学界的夫妻在对待唯一的儿子时连合格都远远算不上,更别提优秀了。如果说的肉麻一点儿,他们或许属于学校,属于学生,属于各自的专业,但是,他们绝对不属于唐缺。
  唐缺从小就是跟着小姨长大的,这个早年丧夫的女人实际上也是唐缺家的保姆。也许是遗传的原因,唐缺从小成绩就很好,但是面对这样的好成绩,他几乎没有听到过父母对自己的夸奖,而他的同桌,一个各方面都不如他的孩子仅仅因为数学考了一次九十五分就被其父母表扬了长达两个月的时间。
  长大之后的唐缺自然知道,他当年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表扬,而是希望父母能从各自紧紧关闭的书房里走出来,能少去开点儿什么研讨会而多花点时间来关注他。
  表现好了没什么表扬,那么表现差了呢?在唐缺上高一时,说不上什么被带坏,反倒是他主动的跟那些喜欢在街上混的同学走到了一起,逃课,打架,最后发展到一起跑别人店里偷东西。但是,当唐缺被双手反剪着铐在派出所院内的树上,满心期待父母会象同学的父母一样来领自己时,等待到依旧是小姨那张担忧的脸。
  “他们为什么没来?”,走出派出所时,唐缺脸上没有半点愧悔,反而是一种压抑的愤怒和失望,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期待着今天,他已经在心里想了很多遍面对父母时的表情,那将是桀骜不驯下掩饰的委屈,他会在父母面前一点点仔细地说明自己都干了什么,怎么干的,干的时候脑子里想到了什么。如果他们要责骂自己的话,他不惧于就在派出所里说出自己这么多年来受到的冷漠对待,对于唐缺来说,这是一个他耗费心思策划已久的壮举,但遗憾的是这场壮举没有结局――他的父母根本没来,一个都没来。
  “你爸在北京那边有一个很重要的学术会议”,小姨隐隐知道唐缺的心思,对于没能劝说姐夫姐姐亲自来此,她也有着莫名的歉疚,以至于她说话时都有些不太敢看侄儿的眼睛,“至于你妈……她正在准备一个课题的立项报告,听说要是批下来的话,科研费用能上千万……所以……”。
  “我知道了,小姨,咱们回吧!”,这似乎很难想像,但十七岁的唐缺在说出这句话时的语气的确是哀莫大于心死的平静。
  一直到三天后,他爸开完了学术会议,做好了本专业的学术前沿动态分析,他妈获得了课题立项成功的消息后,夫妻俩才想起他们还有一个“问题少年”的儿子需要关心。
  这次堪称罕见的家庭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唐缺只是静静听着,等他们都说完之后,才吐出了唯一的一句话:“都说完了?说完我回房了,明天早上还有自习”。
  按照学术会议的惯例表达方法来说,这是一次成果丰硕的家庭会议,就像唐缺“混坏”的过程很突然一样,他似乎又在一夜之间把所有的坏毛病都改掉了。他又成了那个不让父母操心,不让老师操心的优等生。
  时间就这么平淡如水的过去,在唐缺父母“客舍似家家似寄”的生活中,唐缺参加了高考,自己查分,自己填报了志愿,直到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他的父母才知道儿子要读的专业是中文系,而发来录取通知书的是一个离家很远很远的学校。
  四年的时间里父母没来看过他,唐缺自己回去的也少,家里一周一次打来的电话中几乎都是小姨的声音。
  唐缺始终觉得除了生活无虞之外,他跟没有父母的孤儿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成长中所有的问题都要自己扛着,正是这样的经历,造就了唐缺坚韧的性格。
  如果说是前面的成长经历使唐缺的性格变的坚韧,那么金鱼的出现及离开就使唐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虚无主义者。
  金鱼是一个长相八十分,但性格却是一百分的女孩儿,她是唐缺的初恋,相恋三年的时间里,她给予了唐缺很多很多的关爱。也正是她用自己的关爱和笑容融化了唐缺心中的坚冰。
  一块坚冰融化后的爆发绝对惊人,金鱼的付出换来了唐缺全心全意的回报,实事求是的说,那三年真的很美,美的就像学校桃园中灼灼其华的灿烂桃花。
  也正是为了金鱼,唐缺毕业后没有回家乡繁华的省会,而是留在了金鱼家所在的一个北方地级市,两人同在一个外资公司的分支机构中工作。
  工作后的生活也是美好的,收入在这个地级市算是不错,两人也同居了,金鱼父母对于唐缺这么个毛脚女婿也挺满意,上班之余,两人在床上疯狂过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幻想结婚后的生活。
  就在两人幻想着以后孩子上大学时该学什么专业时,生活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转,从发现金鱼神态有些不对到她突然的离开,这中间仅仅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个星期前两人还抱在一起耳鬓厮磨,一个星期后金鱼就已远隔重洋,陪在她身边的人也由唐缺换成了一个微微有点狐臭的法国大鼻子。
  唐缺始终没弄明白金鱼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以他对金鱼的了解,她并不是那种狂热爱慕钱,为了钱能放弃一切的女人。但如果不是为了钱,那又是为了什么呢?在颇带歉疚的金鱼父母那里,唐缺也没有找到答案,这两位老人的眼中有的也是疑惑与不解的茫然。
  金鱼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悄悄离去使唐缺成了一个标准的虚无主义者,所谓的虚无主义就是根本找不到意义所在。过往培养出的世界观与人生观突然崩溃,二十多岁的唐缺再也找不到生活、事业乃至生命本身的意义。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唐缺一遍遍百思不得其解的向自己追问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虚无主义者。
  然后,唐缺就开始经常性的出入酒吧及不同的娱乐场所,跟不同的女人讨论并实践着真真假假,似是而非的所谓爱情。然后又跟不同的女人上床,在这个过程中一次次验证生命本身就是无意义这样一个结论,再然后……再然后他就穿越了,准确的说是他的灵魂穿越了。
  他的身体依旧留在二十一世纪那张沾满男女体液的床上,而他的灵魂却穿越了一千三百多年的时空,以灵魂夺舍的方式占据了一个新的身体后得以重生。
  “没错,生命就是一个无意义的荒诞闹剧”,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穿越做了一个总结后,唐缺很快又陷入了沉睡。


第二章 生活就是首先要能吃饱饭(上)
  感觉到嘴角有些热热的,咸咸的,唐缺慢慢醒了过来,他知道又是那个满身补丁的妇人来给儿子喂饭了,她丝毫不知道就在三天前自己的儿子其实已经换了人。
  唐缺依旧如前两天一样没有睁眼,前两天装昏迷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处境还没有搞明白,总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而现在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则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妇人。也就是他名义上的母亲。
  “这鸡汤也不知道热多少遍了?”,今晚妇人喂的依旧是用鸡汤泡的米饭,鸡汤因为热的次数太多就显得很浓稠,至于米也没有半点后世吃的东北香米那种香味,反而散散的象是后世里最次的黄糙米。
  唐缺配合着妇人的动作吃完饭,但妇人却没有像前两天那样喂完饭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将手中的粗黑陶碗放在床边少了一条腿的原木桌子上后,妇人就这样看着唐缺发起愣来。
  唐缺借着室内昏暗光线的遮挡将眼睛睁开了一条很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