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运而娇  第1页

简介: 身为亡国妖姬的女儿,姜宓有两个长处,一是她运气特别好,二是她聪明。凭着这两点,在这个征战不休的五代十国时期,姜娆不但在闺秀中混得如鱼得水,便是那个藏身在她家国中的强国枭雄,那个号称第一公子的宋国军师,所谓智计无双的天才,居然也暗恋上了她……姜宓心里苦哇,明明崔子轩那厮品行不端性情恶劣,可这一点居然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第一章 福星姜宓
  刚刚过完年,巫城到处都是一派热闹喧哗。不过,虽然说是繁华热闹,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神色中多多少少有着几分憔悴和不安。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楚国算不得强国,当今天下又征战不休,巫城更是处于楚国和强蜀的交界,隶属楚国的巫城百姓没有安全感也是正常的。
  街道上的人来来往往时,突然的,一个乌黑的巷子里,钻出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年约十三四岁,瘦得皮包骨头的小脸上,有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她眼神虽然灵动异动,可到底太瘦了,破烂的衣服挂在瘦弱的身躯上,几乎是风吹就倒的架式。哪里像快要及笄之年的少女?
  女孩一钻出巷子,双眼便溜溜的朝着不远处的肉摊望去。望着望着,她咽了几下口水,想到了病倒在榻,一日虚弱过一日的兄长,又狠狠一咬牙,暗暗想道:这次就算被人打死,也要弄一口吃食给哥哥!
  这个女孩名唤姜宓,她的哥哥叫姜武。想当年姜父在世时,姜氏一家在这巫城也算是一方豪强,可奈何自五年前姜母过逝,姜父自杀相随后,年纪不大的两兄妹便再也守不住那点家产,到得今日,更是沦落到了连一口吃食也要乞讨的地步。
  姜宓虽是想通过乞讨偷盗来弄那一口吃食,可奈何她从小到大的教育里都没有教过这一条。所以,她离肉摊和左前那个小吃摊还有十步便驻足不前了。
  就在这时,姜宓听到家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连忙折转身跑去。
  不一会功夫,姜宓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草棚。
  此刻,那草棚前,正跪着一个妙龄少女。少女纤纤弱弱,正素白着一张脸哽咽着。一边哽咽,少女一边对着紧闭着门户的草棚嘤嘤切切地哭道:“宓妹妹,我知道你不喜欢姐姐。可不管如何,姜武哥是因救姐姐而出的事啊,宓妹妹求你了,你就开开门让姐姐看看姜武哥吧。”
  这少女哭得梨花带雨,连拭泪的动作都美不胜收。而在少女的后面,零零碎碎有五六个看热闹的人。此刻,这些人看到少女哭得这么伤心,一个个都围在她身边温言安慰着,更有人朝着草棚中说道:“姜宓,陈心儿这么诚心,你又何必迁怒于她?你哥哥就算因救陈心儿而遭到这场罪,可陈心儿也不是故意的。你天天让人家往你这里跑,还总总关门不见。这也做得过了些吧?”
  姜宓这时正从乌黑的巷道里跑出来,听到这里,她顿时气得牙关都咬得格格作响。自从一个月前她哥哥因救落水的陈心儿而病倒后,这一幕已经发生七八回了。每一回,那个陈心儿就这样朝着外面一跪,然后哭得梨花带雨的又求又说,无论如何也要服侍姜武,说是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可姜宓还真不敢让她靠近自己的哥哥。要知道,最开始时姜宓也是信了她的,可第一次陈心儿刚刚端过药碗,那碗药便“碰巧”撞翻了,直是浪费了一道她花了好些银子才卖来的药剂。第二次陈心儿又来哭求,姜宓再次信了她,可她还没有转身,便看到陈心儿把一盆水撞在哥哥身上,害他淋了个透湿。陈心儿自己倒好,当时一声尖叫,忙不迭便跑了。
  就在姜宓黑着一张脸走出时,草棚前,陈心儿眼中含着泪,对着那开口之人认真地说道:“严婶婶千万不要这样说宓妹妹。姜武哥为了救心儿遭了这么大一场罪,便是要了心儿的性命也是该当的,这点冷遇算得了什么?”说到这里,她转过身,朝着草棚磕了一个头,流泪说道:“姜武哥,宓妹妹,你们好生照顾自己,心儿明日再来便是。”说到这里,她扶着腰姿态曼妙地站起。
  陈心儿刚一转身,赫然对上了站在道旁的姜宓!
  眼看陈心儿眼圈又开始泛红,姜宓先声夺人地开口了,她板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心儿姐姐,我早就出门了,你不知道吗?”
  不等陈心儿回答,姜宓继续说道:“心儿姐姐,看在我哥哥救了你一命的份上,你以后能别来了吗……”姜宓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心儿的眼泪已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生怕姜宓说出更难听的话,她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再然后,陈心儿腰一扭,委屈无比地跑了出去。
  陈心儿这一哭一跑,剩下的人朝着冷着一张脸,显得倔强无比的姜宓看了一眼,一个个摇了摇头,也慢慢散了开来。
  却说陈心儿刚一跑出巷子,便看到了前面的小路旁站着的一位年轻公子。对上那公子望来的眼,她的眼圈越发红了,十分的楚楚可怜。
  陈心儿远远的朝着年轻公子福了福,便娇娇弱弱地低头走开。
  目送着陈心儿离开的身影,那公子朝着身侧的小厮说道:“父亲经常说,这世道强者为王,儒家的仁道早就没人在意了,便是那些妇人,也是忘恩负义的多。可父亲错了,在这巫城里,还是有如陈心儿这样知恩重情的好女子的。”
  听到自家公子这话,那小厮笑道:“心儿姑娘早就倾慕公子了。听公子这意思,却是也上心了?”不等那公子回答,那小厮又道:“这巫城的人都向往蜀国,要是心儿姑娘知道公子愿意带她回家,不知有多开心!”
  虽说是敌国,可巫城人说起蜀国,那还真是向往。蜀国号称天府之国,不但兵强马壮,而且多年不曾发生过战乱,更在这种普遍吃不饱的时代,蜀国里那白花花香喷喷的大米,只要六文钱就能买到一斤。想那大米,煮出来的饭不但香喷喷美味可口,最重要的是,长期食用大米,女的可以拥有白嫩的肌肤,男子则更加建康有力,这又怎能不让人向往?
  这时,陈心儿也来到了自家门外。远远看到陈心儿过来,她的妹妹小跑了过来,激动的小声问道:“姐,那马公子答应了没有?”
  陈心儿得意的一笑,她掏出手帕沾干净眼角的泪痕,娇声说道:“唔,事情大约快成了。”
  这话一出,她的妹妹喜得双眼发亮,连忙说道:“这么说,马公子愿意纳姐姐为妾了?”小姑娘激动了一会,想起一事又感慨起来,“咱家能离开巫城到蜀国去,那可真是太好了。就是姜武哥那里可惜了,这些年里他对姐姐挺好的,这次还救了姐姐的命……”
  不等她说完,陈心儿打断了她的话头,“那姜氏兄妹本来就是该受一辈子穷吃一辈子苦的命,我只踩一踩又没有伤着他们什么,有什么可惜的?再说了,当时我又没有求着他救我。”转眼陈心儿又道:“姜武既然喜欢我,为了我好也应该舍身成全我与马公子。”
  ……
  却说这一边,姜宓回到草棚,发现姜武还在昏睡后,实在受不了腹饥,便又出了巷子。
  这一次她却运气不错,走出巷子时,一个做商人打扮的中年人,正从摊主手中接过一个馒头。可能那馒头不合他胃口,那中年人咬了一口便呸的吐了出来,剩下的大半个更是随手一扔。
  那馒头扔来的方向正是姜宓这边,姜宓大喜过望,纵身扑了过去。
  眼看馒头险险就要掉入阴沟,姜宓就地一滚急急拦住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街道旁正停着二辆马车。而此刻,那马车里的主人正在朝着姜宓打量。
  只是朝姜宓看了一眼,一个青年公子便转头朝着另一个中年官员说道:“李公莫非看错了人?”
  那李公摇了摇头,他抚着三络长须,说道:“楚国巫城也就只这么一府姓姜的,也只有这么一个年约十三四岁名唤姜宓的女娃。”
  那青年公子听到这里,又转头看向姜宓,他望着形容与乞丐也差不了多少的姜宓,挺有点不敢置信地说道:“就,就她这样子?”因为太不敢置信,青年公子的声音都拔高了几分,“就这么一个与乞儿差不多的丑丫头,也配被那妖物和净远禅师一道称赞?”
  这也由不得那青年公子吃惊,要知道,十二年前,蜀都曾经来了一个妖物。那妖物虽然出现的时间不多,可他总共预言了七件事,而那七件事中已有六件被证实。关于姜宓,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那妖物看到年方周岁的姜宓及其母亲,在知道她们的身份后,就脱口说了一句,“她就是姜宓?姜宓怎么这么小?是了是了,前蜀还要明年才能灭亡,这个时候姜宓才满周岁。哎,到底是来早了一些,要是再迟一点穿过来,我就可以跟随在这个后世有名的鸿运滔天的天之娇女身边,受其影响成为一代风云人物呢。”
  当然,最后那妖物因为奇装异服,又剪了一头似僧非僧的短发,再满口胡言,站在蜀都说什么蜀国会灭亡,不出三天便引起了官府的注意,被五花大绑后一把火给烧了。


第二章 蜀都来人
  相比起那个来历不明的妖物,净远禅师本是蜀地出了名的高僧,一生慈悲为怀,医术精湛活人无数。当年佛誔节姜母抱着姜宓前往求佛,被净远禅师遇见,他也是朝她端视良久,最后,那净远禅师竟是朝着路都不会走的小姜宓拜了一拜,然后笑着飘然而去。因那日之后,成都人便再也没有见过净远禅师,所以姜宓小婴儿的名声当时还传得挺广。
  这两个贵人的对话,姜宓自是不知道。巷子的角落处,姜宓得了那一大半个馒头后,心中一阵欢喜,她小心捧着那镘头,转过身便朝草棚跑去。
  不一会,姜宓便跑到自家草棚外,当她小心地推开房门时,便看到自家哥哥好生生地坐在那里,并试图从床榻上下来。
  这是姜武昏沉多日后,第一次这么清醒健康,姜宓从喉中发出一声欢叫,“哥哥,你好了?”叫着叫着,她眼泪都出来了。
  姜武十六七岁年纪,身材高大,浓眉星目,虽然生了一场大病,脸色腊黄,人也瘦得脱了形,可也掩不了少年身上的英武之气。在这个尚武的时代,姜武这体魄这长相,正是时人所喜欢的。
  姜武卧床月余,开始也认真服过半个月的药,可钱粮被耗得一干二净后,姜宓连肚子也填不饱,自是没有办法再为他卖药,而姜武不管服没服药,也都是那样昏昏沉沉,每次都清醒不了一会重又昏睡过去。原本,姜宓的心里都有了几分绝望,却没有想到这么一会功夫,她竟看到自家哥哥那么清醒地坐在那里。
  姜武对上欣喜若狂的姜宓,低哑无力地回道:“今日有了点力气。”他打量着乞儿一样狼狈不堪的妹妹,咽中一哽,低声又道:“妹妹,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姜宓连忙摇头,她忙不迭地跑到姜武身边,一边小心地打量着他,见到自家哥哥果然气色有明显好转,姜宓献宝一样拿起那被咬了一口的馒头,得意地说道:“哥,你饿了吧?你看,我今天弄到吃的了。”
  姜武看了那镘头一眼,想到曾经也是锦衣玉食的妹妹,一时流下泪来。他颤着手接过那镘头,哑声说道:“宓儿了不起。”小心把那镘头一分为二后,姜武把其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