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局灵异档案  第1页

简介: 被制造的人类生命、三万年前的外星遗产、疯狂进化的新新人类……这些是你从未听说过的故事,但是他们全部记载在一本秘密的档案里。这些你永远想象不到的离奇档案,被我写成了这本书——

第一卷 造物非主
  制造人类的,真的是造物主么?


第一章 从凶杀案开始的谜团
  好奇会害死猫,还有我。
  这句话并不是像你第一眼看到的感觉,显得有些危言耸听。但事实上,在这个世界里有很多事情是经不起你的好奇心去细细推敲的,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去想好了,因为你这样执着的结果只有两个。
  第一,你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知道了想要知道的消息,满足了你那日渐旺盛的好奇心,但却会因为这个付出那些你想象不到的巨大代价。
  第二,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但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无助煎熬会让你有种想杀了自己而得到解脱的想法,说真的,就像很多蚂蚁爬在自己的心口而你却没有办法阻止,真的很折磨自己。
  说着说着,我就好像有些偏离了我故事的主线,嗯,我只是在为今天所叙述的故事做一个铺垫。有时候,事实真的会完完全全超乎你对这个世界现有的认知。
  我叫邓尨,这是个有趣的名字,因为那个尨字真的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知道它的读音。所以一般人拿到我的名片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喃喃自语一番:邓龙,是这么叫的么?非常抱歉,我想说的是,它真的不读做龙,虽然它跟龙字很像。尨读作mang第二声,不过真的没人会刻意记住这个字,所以我也习惯了被人称作邓龙这个名字,我记得这个名字跟水浒传里面的一个人物一样,所以可能也因此在别人的眼里才会读的这么顺口。不过,任何事情,只要习惯就好,不是么?
  我是一个作家,一个没有固定作品的作家。其实相比来说,我的工作更像是记者一样的职业,因为我需要不停的跑那些稀奇古怪的新闻来获取自己的写作素材。没错,我写的是小说,幻想类小说。当然,这只是完全不了解我的生活的那些读者的想法,他们会觉得我笔下的故事天马行空,荒诞诡异,完完全全超脱了常识的束缚,那是跟正常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幻想世界,带着惊悚与恐怖的刺激,他们乐意看,我当然也乐意写。写书毕竟是我的收入来源,我不可能自绝后路。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他们看到的那些小说内容里,可能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事实。只是因为某人的缘故,我不可能把整个经历的事情原封不动的写出来,所以那些被发表出来的作品实际上已经经过了他重重地删减,我想如果被那些读者看到原稿,然后再告诉他们这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他们一定会认为我疯掉了。但事实往往就是这么挑战你的思维,只不过这些秘密经过了太多的修饰以后,你们才看到了书本里的那些荒诞不经的故事。
  上段文字中提到的某人我这里着重介绍下好了,他是我接触到这些不可思议事件的一条暗线,基本上每次的故事都会有他的主动或者被动地参与,这一点跟他背后的身份有关。他明面里的身份是一个出版社的编辑,也就是我跟出版社之间的联系渠道,所以我每次的作品写出来的时候他都会拿去好好研究斟酌一番,然后告诉我哪些事情能写,而哪些事情最好不要写,另外就是一些事情被强制要求不能写出来的。
  可能有人想问,这个编辑管的事情是不是太多了,虽然每个出版社都会在某些敏感问题上收到上面的警告通知,也就是所谓禁口令。但像他这样每个故事都会细细的看一遍然后删改的人真的是像有点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的。其实这不能怪他,因为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是一个敏感的,绝对不会暴露在大众面前的身份。
  国家安全局十三局的一位副科长。
  其实关于国家安全局坊间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传闻,尤其以国安九局为主。民间流传的国安九局会对各种事情进行调查,然后秘密的处理。他们有着最强大的情报系统,最发达的科技能力,最雷厉风行的办事态度,最心狠手辣的处理方式。其实国安九局是真正存在的,但它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神秘莫测,国安九局其实是只是一个情报收集和处理部门,里面的工作人员会在黑暗的世界里进行情报的收集工作,主要对象是那些会对国家的领导控制安全造成威胁的各种潜在因素。从国外特工,到国内不安分子,这些全部都是他们的目标。至于那些被大众以谣传谣的神秘事件,才真正属于国安十三局的管辖范围。
  这是他在跟我成为了类似死党关系的朋友以后才告诉我的事情,初次听到的时候的确挺令人震惊,不过当自己亲身经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以后,我觉得这些事情其实也不算什么异常神秘的事情了,它们大都能够得到一些极少被人理解的解释,而且这些秘密最后会被国安十三局以文字图片或者视频资料的形式盖上绝密的字样封存,然后永远不见天日。但其实里面的很多秘密根本影响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所以他不会管我去拿这些东西当做我的写作素材,而且与之相对的是,有的时候,他也会主动透露一些事情给我听,因为他也有需要借助我能力的时候,这其中的具体原因我们以后再谈。
  说了这么多反而忘了说他的名字,吕布韦。这是他的名字,跟历史上那个曾经权倾一时的秦国相邦的名字很像,但可惜的是差了一个字。他曾经打趣对我说如果父母给他取了那个霸气的名字,说不定现在他都混到国安十三局的局长位置了。其实他今年才二十有八,一名单身男青年,从他那个暗地里身份来看显然很年轻,因为一说起做研究的科研专家,大家都会联想到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他能够在这样的年纪就成为这个国家机器的秘密组织的副科长显然也是有着极其强大地学术知识和运用能力的。我看过他简历上的文凭,两份都看过,一份是中国传媒大学文学系本科生,一份是斯坦福大学生物与化学专业的双博士。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居然能够拿到这么强力的能力证明书,但吕布韦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当然,也留下了一个不知道算好算坏的后遗症——他那厚厚的啤酒瓶眼镜。戴上眼镜的他外貌略显温和,说话慎重并且圆滑,整个人就是一个妥当当的文艺科研青年;但是当他取下眼镜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会完全不同,那本来因为视力模糊的散光眼神居然在此刻成为了迷死女人不眨眼的忧伤代名词,此刻的他可以说秒杀了从八岁到八十岁的所有女人。这些搞笑的因素我虽然不想谈,但他对女人的吸引力真的无法否认,因为有些时候就是这些因素带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结果。
  对吕博士,吕副科长的介绍我想我已经说得过多了。接下来我还是好好讲述下我最近碰到的这个故事,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把它当成是真实的,也可以当成是虚假的,这些都无所谓,但是,送你们一句话,千万不要抱着好奇心去调查这些事情,如果你没有如同我一样的运气和机缘,可能你永远都逃不开那个迷了。
  事件开始。
  那天是个雨天,我懒懒的躺在床上没有起床的意思,时间已经过了上午十一点,但这对我这个自由工作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问题,我只要在吕布韦给我的交稿期限前写出我的稿子就行,对于稿子的内容来说,如果有好玩的事情发生,我可以拿它来做我的小说素材,如果没有的话,我胡乱编造的本事也是很不错的。
  这样糟糕的天气,实在是会带给人懒惰的情绪,让人提不起精神干活,我懒洋洋的打开电视看着新闻,想找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今天的新闻都很无聊,有路上扶摔倒老人却反被诬陷的,有石油价格再次上涨群众表示要说脏话的,有某个地方发生了一场小小的凶杀案的,还有某某女星爆出艳照门的。好吧,我承认,除了最后一个新闻我想弄到下载的BT种子以外,其他的新闻我早就见怪不怪了,因为这样的琐事每天都发生在我们的周围,它们已经触动不了我的神经。有时候自己想想,我生活着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混乱的世界啊,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各种不靠谱的事情,然后却依然保持完美的状态继续运转着,竟然没有出现一丝崩坏的迹象,这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几率,看来上帝真的无形中,保佑了这个星球。
  从一边的床头柜上拿过笔记本电脑,点开浏览器,上了一个门户网站,大概的新闻我在电视上已经看的七七八八,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我打了个瞌睡,表示了对这个无聊的早晨的抗议,然后开启了PSPsearch,做到这里的时候,我条件反射般的环顾了下四周,然后自己微微一笑,在搜索框里输入了那个艳照女星的名字。
  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一点从一开始就说过,所以对异性当然也有一点点的好奇心了,好歹也是个二十多的小伙子,这点需求也是会有的。我熟练并且迅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且开始了下载。家里8M的宽带没有白连,速度很快,我看着那个美好的百分比数字从1%一步一步跳到了99%,这让我有些莫明的兴奋,因为我即将要得到一个以前从不知道的真相,好吧,虽然有些少儿不宜,但也算满足了自己的一把好奇心。
  “叮”声响起的同时,我的电话也响了。这让本来处在兴奋顶上的我吓了一跳,仿佛自己的什么小秘密被人在大众面前戳穿了一般,我平息了下自己不知不觉加速到了一定速度的呼吸,然后看向了电话的屏幕。这个电话是我伟大的编辑、也是我的个人损友吕布韦同志打来的,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会挑时候,刚刚被那些东西激起的热情现在被这个电话像灭火器一样浇灭了,连渣都没有留下。
  如果我的下面出了问题就找你把你的切下来还给我才好,国安局的技术应该能达到的吧?我恨恨的想着,然后接了电话。
  “那个XXX的艳照你下了没?”他先开口了,语气很淡,仿佛是一件毫不关己的事情。这态度让我严重想吐槽他一顿。“如果下载了有空给我发过来一份。”还是那种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语气。
  “喂喂喂!你可是国家政府公务人员,请不要这么淡定的说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好么?”我抓到了反击点,狠狠的诋毁他。
  “如果我认真执行的话,你绝对会是第一个被抓起来的人。”他那边的语气还是那么不惊不忙。
  “靠!”我一时无言,只好弱弱的回了句以示威胁:“我会给你传我亲自打码以后的版本的。”
  “哦,这样啊,那么这条隐秘的消息还是不要告诉你好了。我挂了,记得及时交稿就好。”他反将了我一军,这让我觉得有些气恼,似乎每次都是我被整的哑口无言,难道这就是智商100的人与智商180的人的区别?我有些替自己的智商感到着急。不过,他真的很懂得一个未知的神秘东西对我的吸引力。
  “慢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