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贵女的另类人生  第1页

简介: 对于季然(穿后叫李璇)来说,这世上最悲惨的事就是穿越乱世,更悲惨的是性别为女。不幸中的万幸是她穿成了世家嫡女,万幸中的最大不幸是穿成了漂亮的世家嫡女 等待她的命运是什么,看她那秀慧而绝艳的姑姑就知道了!尤其是她们家和精力旺盛、思维怪异、嗜血成性的皇族成为亲家时,再不奋起自保,她那先被抢亲,再被伯欺的姑姑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传说这世上男人掌握世界,女人掌握男人,那么她季然就要掌握男人把乱世变成盛世。
传说迷惑君王的妖姬都是祸国央民的,迷恋妖姬的君王都是绝代昏君。那么她季然就要做个调/教昏君的一代妖姬。
季然最新语录:就算是要找男人,也要姑奶奶自己找。要换男人,也要姑奶奶心甘心愿的换!

  第一章 ...

  太宁十年,北齐的首府邺城,大街之上人来人往,一派富丽繁荣的安乐景象。城东的戚里为王室与贵族的居住地,北方名门士族赵郡李氏的府邸也建在此处。

  赵郡李氏现任家主李希宗,时任金紫光禄大夫,其人风雅俊秀、性情宽和,取妻清河崔氏幼妃。夫妻风雨同舟三十载,颇为恩爱,共育有二子二女。北齐的现任皇后,正是其二女李祖娥。

  都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刚刚还细雨绵绵,转眼间天就明媚起来,雨后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让人心里暖暖的。

  此时,李家的大门前飞奔来一队骑士,当头的那人红衣胜火,黑发飘扬,胯下那匹千里驹神俊无比。虽看不清来者的面容,但那身红衣、黑发、骏马,还有周身无可取代的狂狷之气,无不表明着来人的身份尊贵。

  李府的正门前垂手站立着八个门丁,见到来人纵马到了府门前,却也不上前阻拦,俱都拜倒在地,口中称:“给王爷请安!”

  那人也不停留,直接一拉缰绳,疾驰入门,直往府后而去。

  一场细雨过后,李府的后花园中,姹紫嫣红。因刚下过雨,花瓣上还残留着雨滴,越显得娇艳。芬芳四溢的花儿,勾引着躲雨的蜻蜓蝴蝶从各自的藏身里飞了出来,不停地在园里飞旋。丫鬟仆妇几人从廊檐下经过,令躲在亭中的鸟儿惊蛰而起,飞入树丛之中。

  园中一间临水的敞亭之内摆着一张竹榻,竹榻之后竖有一座落地的山水大屏风。一个娇小的女孩随意的侧坐在榻上,倚着一个竹枕,手持拿着一卷古籍,正在细细的品味玩赏。在近枕的床头一端,安放着一张艳红的枕屏,画着折枝莲花。

  亭阁四面只有绿色的栏杆围绕,栏杆外,檐下垂着遮阳光的帘幕,不时的被风吹得轻轻晃动着。雨后的花香格外清幽,亭中的少女似也被这花香所醉,她放下手中古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叹道:“红萝,这莲香可真醉人,只是不知道吃起来如何?”

  “哈哈,阿璇,对着满园的姹紫嫣红,你就只想到吃么?”随着爽朗的男声响起,床上的女孩惊喜的站了起来,她笑盈盈的注视着红衣少年款款而来,甜糯的女声响起:“三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告诉我一声。”

  见到那红衣少年来到近前,女孩盈盈下拜。慌的那少年连忙举步上前,一把拉起来她,口中责怪道:“阿璇,说了见到我不要这么多礼,下次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

  “是,是,是,我的河间王!”李璇拉着红衣少年的衣袖,与他一起坐在塌上,方才正色道:“三哥,要是我不行礼,让祖母知道了,可是会罚我的!”

  红衣少年身子向后一仰,斜倚着那个竹枕,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女孩细看,半晌之后方才低叹道:“阿璇,几月未见,可曾想我。”

  “当然!”李璇伸出手向身后一指,巧笑嫣然的道:“否则这屏风,三哥不是白画了!”

  红衣少年顺着李璇的手看去,便见到自己出征之前所画的屏风,安置在竹榻之后。少年悠然起身,走到屏风处,伸手轻抚,细细赏玩,片刻之后,才回眸轻笑,“画这屏风时,已临近出征日期,未勉仓促,画中不尽人意之处颇多,难为阿璇你还这般喜欢。”

  “当然喜欢!能得三哥亲笔所画的屏风,这大齐不知道有多少羡慕我。”李璇笑意盈盈的调侃着。

  “哈哈哈!能得阿璇这喜欢二字,也不容易得很哪!”河间王高孝琬大笑出声,回了句相似的话。快步走回竹塌边坐下,“阿璇,桃花酒可酿好了,我出征几月,没有一日不想念它的。”

  李璇正了正坐姿,顾做嗔容,“我说三哥出征之前怎么会想到送我这架屏风,却原来有所求!”

  高孝琬心中一急,伸手就拉住了李璇的手。那纤纤玉手,触之微凉,再看她身上单薄的衣衫,高孝琬皱眉道:“阿璇,你穿得这么少,还坐在这四下透风的地方,看受了凉怎么办!”说着,他高声对着站在亭下的丫鬟吩咐道:“取你家姑娘的衣服来,怎么服侍的,再有下次……”

  余下的话,被一只小手掐在了嘴里。李璇见他横眉立目的训斥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有些不高兴的在他手上掐一把,“别在我这耍你王爷的威风,她们再不好也是我的丫鬟,自有我来教训,不劳王爷费心!”说着,把自己手用力的抽了出来,扭过身子再也不理他了。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成么,阿璇别生我的气!”高孝琬双手扶肩,硬是搬过了李璇的身子,低眉顺眼的跟她陪罪。

  “你呀……”李璇瞪了他一眼,见他将一张美如冠玉的脸都皱成了包子,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阿璇笑了便好!”孝琬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见阿璇与他生气,都会让他坐立不安的。

  按说他自小生在皇族,见过的美女不知道有多少,虽说比得上阿璇者少,但也是不没有,毕竟她才十岁,想要貌可倾城还要再长上几年。可惜再美的女子与他都是一样,不高兴时或打或杀或卖,从来没有怜惜过。只有这李氏阿璇,自见她那时起,便将她捧在掌心里宠爱,舍不得她受一丝委屈,有一点不快。

  “来人!”孝琬招唤自己的随从进来,从他手里取下一个四方的盒子放在竹塌之上,“阿璇,看看喜欢么。”

  李璇好奇的将盒子打开,捧出了一个木根雕的小香炉,造型古朴、雕工精湛,最有趣的是这个香炉该是用黄檀的树根雕成的,炉身取天然形状,巧制而成,尤其自然形成的纹理及瘤状物,使得整个香炉充满了一种野趣。

  李璇将这个小香炉捧在手里,左右打量着,越看越是喜欢,“三哥,这个香炉你从那里得来的?”

  “阿璇喜欢就好!”孝琬接过李璇手中的香炉,凑近了她,两人一起赏玩着,不时交换一下想法,聊得高兴极了。

  这时,刚才去取衣的丫头才回来,看着并肩坐在一起,共赏玩物的两人,一时间停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高孝琬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站在那里的丫头,懒洋洋的冲她招手道:“给你家姑娘把衣服披上,真没用!”他回头跟还在抚着香炉的李璇道:“阿璇,我怎么觉得你身边的这些丫鬟一个个都木木呆呆的,明儿我给你送几个好的来使,这些都打发出去吧。”

  李璇闻言抬头看他,见高孝琬一脸认真的表情,不似在开玩笑,她头疼的揉揉自己的额角,哭笑不得的说:“三哥,你看看我们李家,从两个姑姑到我们姐妹五个,就属我一个人的丫头多。姑姑没出嫁时每人四个贴身大丫鬟,到我们姐妹这儿也是一样。

  偏你和小叔叔说,怕人少了侍候不好我,每人送了我两个,表哥也跟着你们凑热闹,也送了我两个,结果姑父说已经有十个了,他再给我凑二个吧。

  你算算,我有多少个大丫鬟。十二个,一共十二个,怕是皇后姑姑如今也没用上十二个贴身丫头吧!这会儿,你又打算给我换,让姐姐妹妹们看到,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张狂呢。”

  “这有什么,本王高兴!阿璇,你就这点不好,太过小心了,有我们替你撑腰,这大齐你只管横着走就好!”

  第二章 ...

  李璇微侧着头看着高孝琬,十五岁的少年满身都是朝气,身为前任太子的嫡子,他从出生以来一直都是备受娇宠的,所以才会这么恣意张扬。

  “阿璇,你这么看我做什么?”高孝琬见李璇的目光专注在自己的脸上,奇怪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沾到什么东西了?还是粉没扑均?”

  “噗……”听到高孝琬的话,李璇忍不住捂着唇笑了出来,她就觉得高孝琬今天看起来怪怪的,好像比以前白了好多,原来是擦了粉来的。可是,这些高家的男人们不是最看不上南朝那些涂脂抹粉的公子么,怎么也学起来了。

  “阿璇,你笑什么!”高孝琬被她笑的没头没脑的,摸着自己的脸,有点恼羞成怒了。

  “没什么,我只觉得三哥战场一行之后,似乎变白了不少!”李璇勉强忍住了笑,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高孝琬摸了摸自己的脸,高兴的道:“是么!”

  “噗……当然!”李璇真觉得忍笑忍得肚子疼,可是又不能真笑出来,让他没了面子。否则,给他出个这主意,并那些贴身侍侯的人大概都难逃一死。

  想到这里,李璇的笑意淡了下去,心中微微黯然,虽说高孝琬对自己极好,可是并不代表他就是个好人,准确的说,现今的皇族就没有好人。

  提到这个李璇就想咬牙,她上辈子,呃不对,应该是上上辈子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孽,才让她穿到这么个乱七八糟的、随时都有可能灭国、人人都不知道自己明天还活着不的年代来。

  这还不算,她也不知道上上辈子是不是抱着太上老君的儿子跳井了,居然让她投胎到一个和癫狂成性的皇族扯上关系的世家大族,难道老天真的是看她过得太自在了么?

  要不是上辈子她还算有点本事,没准穿过来的那年她就被人摔死了,还能长成现在这副貌美如花的模样么,早就变成城外土馒头中的一个了。

  想起刚重生的那段日子,在某个刚刚睡醒的午后,她正撇着嘴哭闹着不想吃人奶,就被一只大手抓了起来,那双血红的眼睛瞪着她,嘴里嘿嘿的直笑,“不知道这小丫头摔几下才能不哭呢?”

  那个时候,她真想尖叫着告诉那个疯子,摔一下就不哭了。亏得她是重生来的,这要是个真正的小娃娃,当时就死了。想着她堂堂天朝精神系异能者居然因为生存的关系,去讨好的冲着一个疯子笑,她就憋气万分。可是不笑不行,不笑就死定了。

  那个时候她是多么庆幸她是一个精神系的异能者,攻击力不高怕什么,关键的时候真能救命。尤其是落在疯子手里的时候,安抚住他的精神,必要的时候还能讨他欢喜,这才保住一条小命。如果她早知道她将来要面对的不只一个疯子,而是一个家族的疯子,说不定她那时候宁愿让她姑父直接摔死得了。

  “阿璇!”高孝琬半天没见李璇说话,提高了声音唤了她一声,同时眉头皱了起来.

  “啊!三哥!”李璇在高孝琬的召唤下回过神来,她冲着高孝琬绽开一抹明媚的笑,“叫我作什么?”

  高孝琬斜倚在竹塌之上,面沉似水,声音不复刚才的清亮,“阿璇,你是不是看我今天的装扮很不顺眼。”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