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明朝  第1页

简介: 常言道,财是祸根。祸害她两世被退婚。
重生小门小户中,苏瑾暗暗发誓,这辈子只要钱财不要夫君,运河两岸繁华盛,且看她如何步步为营,将自己的小日子经营得繁花似锦。
本文作者是《秀色田园》的作者,文风很朴实,是真正的种田文。

001章 似是而非的大明朝


正值暮春,山东归宁府青源山上草春花艳,一派旖旎春光。

半山腰上建着一座永福寺,香火鼎盛,每年浴佛节将近时犹盛。善男信女,游人如织。每到这时节,归宁府靠近北城门的地方,有许多杂货铺子都会打些卖香烛纸钱等物搭着杂货一起卖,好借机小赚一笔。

离城北门不远处,有个梁家巷子,位于巷子口的苏记杂货栈,男主人更是早早的去打了货,将那香烛纸钱等物都摆在显眼儿处,每日单这香烛草纸等物也能多赚他几钱的银子。

这苏记货栈的男主人早年是个小行商,现年四十出头,名叫苏士贞。他因运道不济,在外行商不是碰上天灾,便是遇上路匪,要么是被人骗了去。十几年下来,只挣得几百两身家,身子骨却每况愈下,两年前狠狠心,歇了行商的生意,将手中的银两买了现在这处房子,又将自家的西厢房朝正街开了门儿,改作一间杂货铺子。借着北城门外这青源山上的香火人气儿,生意还算过得去。

苏士贞的浑家朱氏于五年前过世,只留下一女,现年十五岁,名叫苏瑾儿。现在巷子东口的一处女学里上学。家中另有一对中年夫妻的仆人,男的叫梁富贵,帮着他做些杂货铺子里的活计;女的是梁富贵的浑家姓常,也是苏瑾儿的奶母。

这两人皆是朱氏嫁时带来的,这对夫妻育有一儿一女,女儿梁小青现年十四岁,儿子梁直,现年十岁。早年苏士贞不在家时,全指望这二人帮衬妻子掌理门户,十几年在一处生活,早已情同家人。

苏家正门儿开在梁家巷子里。一扇黑漆小门进去,正对着一架青砖影壁,离正门约有七八尺远。高六尺宽四尺。青砖只拿灰土勾了缝儿,上面半点花色纹饰也无。

影壁前面儿,垒着个长四尺宽两尺的小花坛,里面种着应时的花草。近看却都是极平常的,有常见的丽春花,月季花,指甲草儿之类。收拾得却整齐,半点杂草也无。此时,已有两株月季打了苞,翠绿枝叶间两点粉红格外醒目,衬着古朴青砖影壁,让人能窥得这家主人的两分雅意来。

青砖影壁背面也垒有一个与前面一模一样的小花坛,许是向阳的缘故,这里面的月季花打了四五个花苞,其中一朵已半开,粉红的花瓣儿在暮春晨阳下,柔嫩娇美。

这一家六口人,在号称“繁华压两京”的归宁府里,靠着这间小杂货铺子的出息,也仅仅只能顾个温饱,略有赢余而已。

因杂货铺子所存的香烛草纸酒水略有不足,四月初七一大早儿,苏士贞便早早起身,不及用早饭,袖了二十两银子便出了正房。

苏士贞的独女,苏瑾儿此时也起了身儿,当窗后放了镜子,梳着长长的黑发,隔窗看见,知道爹爹又要去打货,赶忙整了下衣衫,奔出东厢房,乌黑的长发顺在她单薄的肩头,显得别样娇弱,扯着苏士贞的衣袖道,“爹爹,吃了饭再走罢。”

苏士贞伸手拈着下巴梳得整齐服帖的胡须,笑着摇摇头,一手拍女儿的手,一手指着东方的满天朝霞道,“今儿已是动身晚了。再眈搁下去,回来便赶不及开铺子卖货,一两的利钱便没了。”

苏瑾儿顺着那东厢房的屋脊,仰望过去,朝霞鎏金溢彩,将东半边天空染成赤金色,仿佛金子着了火。朵朵朝云,也被涂上了缤纷色彩。可见今儿又是个好天气。

她情知阻拦不住,松了手,“爹爹且等等。”拨脚往后面小厨房跑去,黑亮的长发被晨风吹起,在朝阳中象一只翻飞的黑蝴蝶。

她将常氏刚热好的蒸包拿干净的笼布包了三四个,匆匆跑回来,捧到苏士贞面前儿,“爹爹带着这个路上吃。”

苏瑾儿的生母本是江南人士,身子柔弱。苏瑾儿极肖其母,骨架纤细,体态瘦弱,十五岁的年纪看起来只象十二三岁那般,这么连跑了几下,便微微的喘着气儿。苏士贞望着女儿巴掌大的小脸儿,慈爱一笑,伸手接过,道,“好,爹爹听你的话。你也莫耽搁了,早些去学里。”

苏瑾儿点头,送苏士贞到影壁前,嘱咐他午时若不及回来,记得在外面用饭,莫要省那几分的银子。

这边儿奶母常氏与梁小青已将早饭整治好。苏瑾儿梳洗停当出来,不见梁富贵,因问道,“梁二叔哪里去了?”

常氏一边布碗筷子,一面笑道,“你梁大叔祭日咧,去烧个纸钱儿。天不亮就走了,说会早些回来,误不了开店门儿。”

余下四人用过早饭,常氏打发梁直去后院打水。苏瑾儿带着梁小青回到东厢房,去收拾书本,准备去女学。

归宁府举女学之风已久。整个归宁城内,有女学大大小小二十几处。有专供商贾富户们家的小姐们上的,也有专供官宦世家女子读的,象苏瑾儿读的这种,则是专供小门户女儿家读的女学。

女学的课程较之国朝初年也大不相同,《女训》《女戒》之类虽仍教授,却不再是主流。近些年来,女学里极其盛行诗词之类。文章也有夫子教些,到底韵味儿与诗词相差甚远,且女子入学又非为了科举做官,自然没人爱那晦涩难懂的八股文。

两人收拾停当,正欲出门儿,却听院外有个妇人扯嗓子喊,“苏老爷可在?”

常氏听到,赶忙应声,“出门打货去了。”一边去开了门儿。却见门外立着头戴大红花,上身穿着油绿暗花缎子长衫,下边系着一条浅色拖地长裙儿,一张黑黄脸上扑得粉白,描眉画嘴儿的媒婆,领着一个挑着一担礼盒的脚夫。

常氏微愣,疑惑的道,“这位老嫂子有何事?”

那媒婆子扶鬓托簪儿抚脸儿,将手中大红帕子轻轻一甩,满脸堆笑道,“是竹竿巷的汪家托老身跑些腿脚,苏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常氏一听是汪家,心头疑惑更盛,这汪亲家派她来莫不是要议迎小姐过门的?怎的之前没听见提个只言片语?汪姑爷三月底已去东昌府应试,走时老爷特特摆了酒与他送行,当时汪家二老与汪姑爷均没透出半点要迎亲的苗头。

这突然的……不及再多想,忙将身子侧开,请这媒婆进来,笑道,“我家老爷打货要半晌才回,老嫂子先到屋里坐坐。有什么话儿与我先说说也使得。”

媒婆打量常氏几眼,那汪家是说过苏家有这么一个管事奶母,家事也能做得一半儿的主。便随着常氏进了院子。

那苏瑾儿与梁小青此时已走到院子中间,听到门口的人提及汪家,小脸上登时羞红一片,扯着梁小青急匆匆的绕到影壁另一侧出了门儿。

常氏领媒婆子到得院正房门口,取了二分银子打发挑夫,与媒婆子合力将她来的礼盒搬进正屋。与她沏了一碗清茶递过去,这才笑问道,“这位嫂子,汪亲家可是使你来说迎娶的事么?”

媒婆已将端着茶碗举到嘴儿,听了这话手一滞,嘴角透出一抹讥笑来,因有碗挡着,常氏并未瞧见。

不过,常氏也是惯常在市井间走动的,人世事故眉眼高低也是一点便透。若是顺利的差事儿,这媒婆何须这般作态?心下有不好的预感,脸上的笑意敛了下来。

那媒婆子也不急,稳稳的吃了半碗茶,拿帕子擦了擦嘴角,先是抬头看了看常氏,这才探入袖中,半晌掏出一个发旧的大红龙凤帖子来,推到常氏面前儿,道,“想来老嫂子也猜到了。咱们也是受人之托,这才来张口说这得罪人的话。您体谅则个!”

常氏看见这贴子,眼睛猛然张大,不可置信的将那贴子取在手中,认出是当年夫人在世时与汪家的婚贴,展开一看,果然是那张婚贴,惊怒问道,“这,这是何意?”。

那媒婆稳稳的道,“退还婚贴自是要退亲的。这里有二十两银子,是那汪家三哥儿强着汪老太爷汪老奶奶让送来的。你收下吧。”说着从袖中掏出青布包,推到常氏面前儿。

又道,“那汪家老奶奶说,先前送的几礼也不要你们还。这二十两的银子,当作赔礼,你们且收下,也不要去告官,大家两好看!”

常氏看着这张婚贴,百味杂陈,嘴哆嗦着,怒视媒婆,“我家小姐一无失德之行,二无疾病在身,那汪家有何理由退婚?”

媒婆起身弹了弹衣衫,抚了抚鬓角,双手交叉合在身前,将大红帕子抖得水波一般翻涌,闲闲的道,“这位老嫂子,你也莫冲我怒。我方才已说,咱是受人之托。汪家退亲自是有他们的考量。再说,那汪家三哥儿已年满十八,正是该娶亲生子的时候,你家这苏小姐现在可过得门儿?汪家老太爷老奶奶可是一心想抱孙呢!莫说你家苏老爷不舍得她这般早出门儿,便是嫁了,瞧她那身量可是好生养的?以我说,不如就此罢了,闹将起来,两家人交情有损,与你家小姐名声也不好。”

说着举步便要走。

常氏惊怒不已,哪里容她这么便宜的走了。一个挺身站起来,抓起银子与婚贴塞到媒婆子怀中,一只手扯着她拉带推搡,拉出正房门儿,怒气冲冲的道,“是,这事原不该与你发怒。你去与那汪家说,退亲可不是这么便宜的。他们汪家把我们家小姐当了什么人?求娶的也是他们,说退的也是他们。他们可是忘了当初是怎么哄我家夫人许了这门亲的?那时,我家小姐还不满十岁呢,现在倒嫌我家小姐年幼!你且将东西拿回去,待我家老爷回来,自去找汪家理论!”

又骂汪家,“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若不是他们求着我家老爷入本钱到他家那不成事舅爷的生意里,我们老爷怎么会白白被人骗去几千两银子?那时拿我们当亲家,哭着来求,叫我们老爷不追究。现在倒好,自家银子没挣上几两,倒嫌弃起我们来了……”

常氏力道极大,将媒婆子拉的一路趔趄着出了正房。这媒婆本就知道这趟差事儿银子不好拿,不过,城南潘家许她丰厚的谢媒钱,只要苏家与汪家退了亲,潘家与汪家结了亲,她一年的腿脚钱儿都跑了出来。

为了银子,她使劲儿挣脱开来,将婚贴银子往地上一惯,捋了袖子,指着常氏闲闲的讥讽道,“莫说银子,单说汪家三哥儿转眼便是秀才相公,得了秀才,再往前便是举子。只要中了举子,自是钱也有,田也有,身份地位也有,你家有什么?当然是要再寻良配的!我再说句难听的话儿,如今归宁府嫁女,哪个不是成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