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来了  第1页

简介: 慕九仙路顺遂,关键时刻却卡住迟迟飞升不了。师父给她指了条明路,本来可以在天庭混一混等待时机达成所愿,哪知道半路却捡回个缠人精……她出门办事,他揣着袖子望天:早点回来!她跟仙僚说话,他无数记眼刀甩过来:那小子是谁?她应酬归来,不过多喝了两杯酒,他打翻的醋简直能演一出水漫金山……慕九有点头疼。作为一个洪荒上神,这厮怎么一点都不像传说中高贵冷艳呢?

楔子

陆压看着面前的铃铛,已经屏息了有好一会儿了。
今天是三月十九。每年三月十九都是他二师兄混鲲祖师的生日。
本来平素他并不过寿,但今儿个是整万岁的寿辰,他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兴致勃勃让人整了桌寿宴,除了行踪不定的大师兄鸿钧老祖没请,然后把三师姐女娲娘娘以及他这个不怎么有存在感的四师弟都请了过来。
然后很不巧地,吃茶的时候他就失手打裂了他一只铃铛。
本来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一个铃铛而已,他可是天地间最高辈份的大神了,亲手做过不知道多少件仙界众神梦寐以求的法器,总不会还修不好它是不是?
但事情显然不像他想的这样。
“它是混元宝铃。”女娲叹气道,“是师父早年送给二师兄的晋升礼。”
“那又怎样?”陆压耸肩。
他们的师父乃是天创天地的创世元灵,而他已经化身为天道好几十万年了。晋升礼一般都不会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宝物,就算他打破了,师父那么疼他这个老徒弟,总不至于怪罪他才是。
“这个铃铛是师父做的,自然就有师父的道法加持,它记恨心特别重,所以报复起人来也特别不给面子。”混鲲温柔地看着面前没受过什么委屈的小师弟,真的很难想象在师父面前常常打滚撒泼求安慰的他也有倒霉遭殃的一天。
“不但记恨心重,确切地说谁惹了它谁倒霉。”
女娲一贯悲天悯人,虽然早年她也没少受陆压所“迫害”,但还是很忧心这个小心眼又坏脾气,而且从不擅于低声下气说好话的小师弟,到底要怎么才能应付宝铃的怒意。
“就是就是,”混鲲眉飞色舞道:“我记得三万年前我只不过说了句它长得不咋地,结果我就一连出门跌了九九八十一次嘴啃泥。就是不知道你这次摔破了他,到底又会怎么样?”
陆压还没惊完,女娲又接着往下说起来。
“没错。谁要是惹了它,它就必然会让这个人倒足九九八十一次霉。因为他身上有师父遗留的神识,等于是有天道为护盾,你我都无法化解。而你这次让它怒意这么大,我估摸着,绝对不会只是跌跌跤这么简单。”
陆压后颈上的毛就这么抖了起来。

第一章 欺人太甚

慕九趴在山坳里,紧盯着对面山上的壕沟。
对面壕沟上方也露出几个脑袋,就像她盯他们一样地咬牙切齿地盯过来。这些都是小喽罗,厉害的是当中两个着青衫的道人,他们手里还结着个玄光浮动的圆球,通过圆球的聚光往笼罩在他们头顶的结界不断输送着内力。
“要不要拼了?”提着剑的青竹问。
随着他的问话,斜月派八个小弟子全部分左右两边齐齐看了过来。
“先别着急。”
慕九摆摆手,凝眉望着对面。
虽然大家都是修仙的,可那俩老道修为都比她高,而青竹他们都才几百年的修为,实力相差这么多,怎么拼?她总不能光顾着自己没事,把这帮小师侄性命给送了吧?那样不说师父非扒了她的皮不可,她自己也做不出来!
“先想办法破了这结界再说。”她望望头顶道。
说起这场架,也是郁闷。
当年封神一战之后,通天教主被师兄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连手战败退隐,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皆被玉帝奉为上尊,虽是受天庭管辖,实际上他们的地位却至高无比。最近这些年元始天尊隐退,阐教权力便就转到了副教主太上老君手上。
太上老君权力一大,阐教门徒于是腰板也跟着粗起来。
对面那帮家伙就是阐教徒,分属密阳宗,山门就立在对面峰顶。
他们自诩名门正派,平日里并不把别的教派放在眼里。
上个月慕九的十六师兄下山捉妖,结果密阳宗的人不知怎么抢在前头把十六师兄捉到手的妖给拿下了,之后没隔几日,历劫成功进入元婴期的十九师兄新收了小徒弟,小徒弟家人送他上山,路过方寸山与密阳宗中间的夹道时,被他们的弟子以山路归属密阳宗为由堵了道。
这也就算了,毕竟十六师兄已然位列仙班,少捉个把妖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
十九师兄法力高强,即便是堵了道,他掐个踏云诀过去把小徒弟接上山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没想到七师兄的徒弟青霞前天下山给桦树洞里的小伙伴——一只受了伤的狐狸精送药,竟然被密阳宗两个家伙无故抢去了琉阳真人亲炼的丹药不说,还把她困在结界里出不来!
要不是狐狸精跛着个腿挣扎着上山报讯,满山的人还不知情!
琉阳虽然知道密阳宗纵容弟子横行,但他身为得到的神仙,是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的。
而且他自慕九之后再也没有收过弟子,已经没有什么术法好教,所以最近这五百年里基本上闭关炼丹的时间居多,外面这些消息也轻易到不了他耳里——如果他没有心血来潮主动想获知的话。
琉阳不理会,慕九却不能不理会!
前世里她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小老百姓都不会三番四次受这种窝囊气,这辈子修成了个半仙,当然更没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道理!
再怎么说,她也是青霞的小师叔啊,青霞的师父七师兄,在慕九还小的时候没少疼她,几百里的山头说背就背着翻过去了,哪次出门办事也没忘了给她带好吃的,人家这都欺到七师兄的徒弟头上来了,她若不帮她出这口恶气岂不是枉为人家小师妹?
打听到密阳宗掌门正好不在,于是她带上青竹他们八个,一路先杀去密阳宗拍毁了他们的山门,然后又一个锁龙阵困住了他们掌门手下两个弟子。
不是要拼实力吗?
老子修行两千年了,虽然不晓得什么缘故迟迟飞不了升,但以她五百年就一路无阻到结婴化神的本事,拿你们区区两个小杂毛还是不在话下的!
那泰山石筑就的山门轰隆隆倒下,顷刻间方圆百里地动山摇,密阳宗里小弟子们抱头鼠窜哭爹叫娘,确实爽!再加上欺负过青霞的那俩小子被青竹他们拖来交给她一顿暴揍,一旁人青中变白,白中又泛青的脸色看在眼里,那种滋味就别提了!
但是爽完之后,倒霉事儿就来了!
本来她是想趁着他们掌门不在,上门去耍耍威风算数的,谁想到这当口他们掌门正好就赶回来了!
慕九虽然迟迟未能飞升,但也一眼看出他们掌门数千年的修为,自己虽然学了琉阳不少本事,但跟人家万年修为比起来实在只能算个球!
她扫了眼身边八个小毛头,二话不说就准备溜回洪苍山。
但被青竹他们一拖累,才回到山下便被堵住在这里。
“妖女速速出来受死!”
对面山坡上的男音透过结界传进来。
慕九运神看了看,是个长得跟被谁踹了一脚的窝头脸男人,认得这是密阳宗掌门的三弟子胡汉。
她堂堂仙徒,这杂毛居然敢称她为妖女!
她抬起左臂,念了两句真字诀,召出只指甲大的小螵虫来,说了声“去”,那螵虫便咻地一声钻入圆球闯进对面窝头脸的鼻孔里。
圆饼脸正说的口沫四射,被螵虫们这么一钻,顿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那痒劲直逼脑仁,抓又抓不着,抠又抠不到,那难受劲瞧着都碜人。
青竹他们挥拳道:“小师叔威武!”
慕九却高兴不起来。
现在他们被困在结界中,试过许多法子都未能破解,而现在天已经快黑了。
要是天黑还没归山,那么她带着小毛头们寻人晦气的事就怎么也瞒不住了。
两派虽偶有磨擦,但几千年来从来没有起过争执,这回把人家的山门都给毁了,也就等于直接打了人家的脸,师父肯定饶不了她的。
至少得尽快想个办法通知师兄们前来救场才行。
想到这里她咬咬牙,撩开衣袍盘腿坐下,左手掐诀右手抬剑,将灵力全聚于剑尖,运起神来。
然而剑尖才平平飞出,突然间天上就掉下一滴水,堪堪正滴在她抬起的剑刃间……
下雨了?
她愣了愣。这结界她连只鹤都传不出去,雨点怎么可能透进来?而且这“雨水”怎么还带点鸟屎味?
她倏地抬起头,忽然就对上半空一张呆脸……

第二章 做人真难

陆压趴在云上,扭头俯视着从衣服上抖下去的鸟粪水有些小心虚。
混鲲和女娲果然没骗他,从家里出来这一路他就没顺畅过,具体表现为他出门遇暴雨,过河遇风浪,上桥桥塌,下山山崩,总而言之让他一天之内深刻领悟到什么叫做一个资深倒霉蛋的行动日常,而且这些风浪灾险什么的都专挑他完全没防备的时候发生。
所以刚才他路过东岳时又被只老凤凰拉了一胳膊鸟粪。
他自知倒霉,放了那老凤凰一马,闷不吭声走了。
他就不信找不到一处宝铃捕捉不到的地方!
他一路封印修为隐藏神识,九重天上寻不到清静之地他就走到九重天下,到得南林平洲这带,终于察觉宝铃的气息渐弱,他这才抖开衣裳来挥一挥——这衣裳是女娲织给他的揽云仙裳,即便是沾了鸟粪那也丢不得。
浮云早化成洗衣水,这一挥,那夹着鸟粪的洗衣水就跌到了慕九剑上。
陆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要是没看错,底下这穿着白衣白袍的是个女人。
这就有点麻烦。据他为数不多的跟女人打交道的经验判断,女人都是很难缠的,平白无故被滴了滴粪水在剑上,她应该不会乐意。
关键是她正在御剑,仙术什么的一旦触及秽物,灵力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瞧她现在仰着脸瞪眼看他的模样,难道不是在生气?她还举着剑,难不成是想挥剑劈他?
她真动手的话,他当然能随便把她挥个十万八千里,可是他已经封印神识修为,而她看上去也小有所成,所以究竟能不能在她手底下片叶不沾身地走过去也很难说。
何况看模样她还在跟人打架,剑上失了灵力,这架也打不成了,她还有那么多小毛头要保护……
算了,看在自己这么倒霉的份上,他道个歉得了。万一再被她缠上也着实划不来。
他正正衣襟,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