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签  第1页

简介: 阿卯是横州第一富贾家的丫鬟,她在庙里求到一支上上签,签文上说,她的缘分已到,良人将至...当天——府里来了个年轻俊朗的新管家...

作品评价:
阿卯是横州第一富商家的丫鬟,在庙中求得一支上上签,签文说她的缘分将至,当天府里就来了个年轻管家。本以为是个普通年轻人,谁想自从他入府后,府里怪事连连,所有人都变了个模样。更让阿卯不安的是,自己似乎也被卷入了这一连串的怪事中。该文文笔流畅,逻辑紧密,剧情跌宕起伏,权谋爱情并进。男主事无巨细,全程谋划,一气呵成。

☆、第一章

  “草木逢春发浓长,佳人时运已生光。
  天定姻缘非偶然,有缘郎君入帐来。”
  夏日炎炎,寺庙虽然深处山中,但终日有香火萦绕,比外面要热上许多。
  阿卯听了解签,更觉得热,俊俏娇嫩的脸也露了红晕,旁边簇拥的小姐妹们吃吃笑着,问道:“先生,这签文好么?”
  解签人捋着胡子笑笑点头:“上上签,当然好。姑娘,你的姻缘将至,良人很快就要出现了。”
  旁人个个抿唇笑着,阿卯羞得脸红,先生又说了许多话,都是姐妹们帮着问的,她只是低头听。解完了签她们从庙里出来,纷纷打趣她。听得阿卯边走边说:“你们这是要笑话我一年了。”
  她们都是韩府的丫鬟,年纪相仿,也无人有婚配,提及姻缘还有着少女的娇羞,但娇羞下的心又有春光撩动,自己的事羞于开口,但说起其他小姐妹的,就殷勤大胆多了。
  “阿卯,你可不能这样想,毕竟呀,你要是不用半年光景就嫁出去了,那我们还怎么能笑话你一年?”
  话说完,她们又拥在一块笑她。
  阿卯羞得捂了脸:“不跟你们说,来这后骗我说大家都求的,结果你们个个求家宅平安,就我真去求了姻缘,都是骗子。”
  “这可是上上签,好姻缘。”
  几人挨着身子笑弯了腰,山林间都是姑娘们的笑声,众人衣服相同,行人侧目,却都是先瞧见了阿卯。
  阿卯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个子娇俏,明眸善睐,肤色是天赐的白玉胭脂色泽,脸上还带着少女的水润,如春光临园,嫩条初抽,又如明珠耀眼,无瑕娇艳。
  “不过阿卯,那先生说你的情郎就在身边,那就是说是我们府里的人了。”那丫鬟将府里的人想了一遍,“难道是阿福?或者是大头哥?我知道他们对阿卯比对我们上心。”
  另一人说道:“不是呀,解签的时候不是还说了,这人是‘新’的,那就不是我们府里人。”
  “这还不简单,到时候呀,看看府里进了什么新人,那人就是阿卯的郎君了。”
  阿卯听她们打趣得没了边,再说下去非得将她以后生几个孩子的话都要说出来,她插话道:“快回去吧,不然管家要骂人了。”
  “阿卯你昏头啦?老管家上个月就走了,还没管家呢。”
  “那常伯不就是么?”
  “那是代管,他算什么管家。”敢说这话的到底还是得是老太太房里的,她低声说道,“老太太不喜欢他,觉得他办不好事,巴不得他走呢。只是老爷还没回来,所以等着老爷回来定夺。”
  一人也压低了嗓子说道:“老太太不是想她那什么远房得不知道远了多少辈的亲戚来么,所以才讨厌常伯吧。”
  “欸!”一人声调恍然大悟般,“你们说,新管家会不会就是阿卯的未来夫君?”
  话落,几人一想府里哪个房都不缺人,依照老爷夫人的习惯,是不会多买一个无用下人的,而今独独缺了个管家,实在是勾得众人浮想联翩,齐刷刷盯看阿卯,又要开她玩笑。
  阿卯咬了咬唇:“瞎说什么,你们见过哪个府邸的管家是年轻男子的,都是胡子白花花的老爷爷,孙子都有了。”
  这一说,各个府邸管家苍老矮胖的模样就从少女们的脑袋瓜子上飞过,不由哆嗦,阻止了这可怕念想,齐齐抗拒——
  “定不是管家。”
  一会她们就不再提及这事,商量着下山后去买什么、吃什么,玩笑总算是消停了,阿卯暗暗松了一口气。
  韩府在横州无人不知,因为韩家是横州第一富贾之家。韩老爷自十五年前开始发家,生意慢慢做大,遍布各界。横州人由生到死,即使不用韩家的布料做襁褓,即使不佩戴韩家产出的首饰,那可能也要用到韩家所制的瓷器,哪怕连这个也不用,那韩家名下的胭脂铺子、文房四宝,甚至是鼎立资助的书院,横州人总会在无形中,买韩家的东西,用韩家的东西。
  阿卯自幼没了双亲,被伯母卖给韩家做了丫鬟,起先在厨房帮忙做点杂活,后来大了些能办事了,就被大夫人收到房里当差。
  虽然韩家富足,但韩老爷和大夫人对下人十分苛刻,给的工钱并不多,要做的活倒是很多。众人做完房里的活,还得去瞧瞧别处要不要帮忙,一个人当两个人用。
  但人都卖给了韩家,就算是做牛做马做到累死,也要咬牙做的。
  阿卯并不贪心,她也没什么想买的,想孝敬的人也早已不在,所以工钱虽少,但也足够用了。自小就常挨打的她只有一个念想,不挨打就可以。
  下人一个月里只能休息一日,今日她和姐妹们出来,回到家都耗去半日光景了,她还想趁着余暇给自己绣个荷包来着,看来也没空了。
  姑娘们下了山,就去逛了集市,买些针线包和胭脂,又吃了些东西,见黄昏日落,这才回府。
  韩府的铺子几乎都在横州最繁盛的地段,但大宅并不在繁华处,离那热闹街道颇远。
  七八个姑娘穿过喧闹街道,踩着晚霞入了宁静宽长的石路,将世外喧嚣抛在身后。快到大宅门口,见门开着,却不见看门的人,几人左右瞧瞧,好奇说道:“阿福不看门,就不怕大夫人骂他。”
  几人快入大堂,才看见那大厅站了不少人,个个垫高了脚往里瞧,好似里头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你们几个,这是去了哪里?”一个年长的嬷嬷瞧见她们,皱眉说道,“快过去认人,就剩你们了。”
  一个丫鬟边往里看边问道:“认人?认什么人?”
  嬷嬷说道:“老爷回来了,带了个新管家。”
  她们一愣,朝阿卯看去,看得阿卯也是心头一跳。嬷嬷不知她们的心思,催道:“快去瞧瞧,免得明天见了管家都不知道打招呼。”
  此时阿卯已然成了主角,被小姐妹们拥着往前面走,想钻过那些个高的人进去看看新管家。
  阿卯真怕等会瞧见个老爷爷,又疑神疑鬼那签文该不会是真的。
  已经聚了一段时辰的下人陆续离开,各自回去干活,阿卯和一众姐妹很快就到了前头,那儿除了韩老爷,果然还有个年轻人,他背影颀长,一身青衫更显身形修长,不瘦、不胖,如青松康健。
  橙红余晖轻扫入堂,映着男子的侧脸,映出几分柔光来,气质如玉,让人如沐春风。
  丫鬟们往里钻时已经想了几百张老头的脸,可没想到竟是个年轻男子,还生得这样俊朗,与她们平日所见全然不同,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正在跟谢放交代事务的韩老爷瞧见她们,话语一顿,往他身后说道:“不用做事了?还不快去干活。”
  谢放闻声转身,夕阳光影浅罩,双眸明亮有神,更是看得她们发怔。他将几人的脸认了认,微微点头:“我姓谢,单名一个放字。”
  人如玉,声音也似玉声明净,少女们登时红了脸:“见过谢管家。”
  谢放没有再说什么,视线收回之际,扫过一个丫鬟的脸,在几人中尤为明艳,只是奇怪的是,目光刚及,她就立刻避开,跟其他丫鬟的眼神颇为不同,像是……躲避?他低眉稍想,没有细究,收回了视线。
  韩老爷吩咐完事情,就进里屋歇息了。他一走,丫鬟们也没立刻散开,惊艳过后的心思又再次萌动,瞅瞅阿卯,瞅瞅新管家,掩嘴笑开了。
  谢放不知她们笑什么,只是不过片刻,就见那姑娘先走了,众人也追了上去,年轻的姑娘们嘻嘻哈哈簇拥离去,如春园桃花,看着甚是融洽美好。
  夕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韩府大宅,连带着看往外面的眸光,也随那沉落的日光,一同散了,只剩晦暗夜色。
  谢放看了一会,缓步从韩家大堂出来,回头往大堂高悬的牌匾看去。
  ——心如明镜。
  四个烙金大字龙飞凤舞,生机勃勃,字迹透着主人的大气潇洒,字意显得主人心无杂念,待人坦荡荡。
  谢放长眸微敛,未再言语,转而背身,离开了这宽敞前堂,身影没入长长廊道中。

  ☆、第二章

  许是昨天的事太过凑巧,睡前姐妹们又跟她耳语许多,阿卯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都是那张脸,那个人——那个新来的管家。
  她的脸白净无瑕,眼下多了点什么颜色立马就被看出来了,正在穿衣时就有姐妹笑问:“阿卯,你昨晚没睡好?在想什么呢?该不会是……”
  “嘘。”阿卯赶紧截住她的话,“签文是签文,不好拿上来说,要是让谢管家听见,那可怎么办,我还要不要这张脸了。”
  桃花一想倒也是,有趣是有趣,但……那什么来着?对,三人成虎,还是不好说太多。谁不知道韩家老爷夫人待下人苛刻,风言风语听多了,只怕要连累阿卯。
  别的不懂事的丫鬟也凑过来要说,被桃花拐了话说道:“那谢管家看起来不像是个寒门子弟,怎么跑到我们府里当管家了,管家权力再大,还不是个下人,图什么?”
  一人正扣着衣裳,听见这话衣裳也不扣了,凑身说道:“我听说新管家是老爷在回来的路上碰见的,老爷遭了山贼,他还救了老爷一命呢。”
  桃花咋舌:“救了一命的结果就是将人家喊家里来当下人?”
  那人撇嘴说道:“那能有什么办法,老爷这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还听说管家本来家世不错,后来家道中落,爹娘也没了,被亲戚霸占了家产,所以才流落在外,刚好碰见了老爷。大概是心如死灰,又或许只是长得好看,并没有什么本事,就来韩府做管家了。”
  一人笑道:“听说听说,就一个晚上的功夫,你倒打听得真细。”
  那人哼了一声:“不谢我满足你们的小心思,还数落我,下回不给你们说这些。”她又道,“阿卯不是也在老爷房里当差吗,等会准能听见点什么。”
  “主子们的事我们还是少说为妙。”阿卯听她们闲谈时已经穿戴洗漱好,照了照镜子起身说道,“再说就误了老爷太太们起身的时辰了。”
  她一说,几人才慌忙洗漱。
  天才刚亮,大宅只得了一点光明,廊道的灯笼已经撤了下来。今日早早出门的阿卯往厨房走去,准备端热水去伺候大老爷大夫人起身。
  韩老太太生有两子,各自娶妻生子后也住在一起。大老爷韩有功一妻三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