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嫁  第1页

简介: 一句话内容介绍:
她嫁给同一个男人,三次。

  
  1初相遇二爷嚣张
  
  龙二大名龙跃,今年二十有六。
  龙二的大名鲜有人唤,人人只称他为龙二爷。
  龙二爷是京城里响当当的人物。不止他,他们龙府三兄弟个个是人中豪杰。老大是护国将军,老三是江湖有名的侠客,而龙二自己是国中举足轻重的皇商奇富。
  龙二能有如今的名望,不只因为他是龙府的当家人,更因为他与当今新皇交好。新皇当初能从众皇子中脱颖而出夺得皇位,与龙府的支持,龙二的相助不无关系。
  所以龙二的后台硬,人人面上不说,其实心里都明白。再加上龙二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做事钻营的手段人人皆知,于是为官的营商的,个个都会给他几分薄面。
  如今新皇稳坐龙椅第二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而龙二的生意也越发的好了。
  按说境况如此,龙二爷的日子那是该过得滋润又舒坦,可他也有他的烦恼。
  那烦恼便是:婚事。
  要知道,萧国男子十五便可娶亲,龙二的年岁在其时已可谓是“老男子”了。龙大龙三早已娶妻,唯独龙二一直对成家一事兴趣缺缺。他不急,却是急坏了家里的老人家。
  龙家三兄弟父母双亡,可还有位余嬷嬷和铁总管是看着他们长大的。龙二的独身让两位老人时不时找了机会唠叨,这唠叨的次数随着龙二的年纪渐长也渐渐频繁起来。龙二对外虽是铁腕,但对家人却是极相护的。两位老人虽为仆为奴,实际却似亲人般的守助他多年,他再不喜听,也不好驳了他们的颜面,所以每每遇到相议此事,他便头疼。
  这日,龙二去自家的盛隆茶庄巡铺,刚进店里,就被一位姑娘“偶遇”了。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刑部尚书丁盛的二千金丁妍姗。
  碍于刑部尚书的面子,龙二不好对丁妍姗太不客气。于是在她的盛情之下,他便在茶庄的品茶雅间里,陪她叙叙话。
  话聊得无趣,龙二心里郁结,他正在走神想着玉器生意的事,却忽然听得一句问话。
  “珊儿斗胆,敢问二爷至今未娶,是为何故?”
  以一个姑娘家来说,这话着实是问得唐突。龙二愣了一愣,一边腹诽着“你是谁家珊儿”一边面上仍保持着微笑,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吞吞的回道:“因为我不想给媒婆子赏钱。”
  丁妍姗的脸僵了僵,笑容差点挂不住。不想给媒婆子赏钱,这是什么理由?
  “若我龙二要娶妻,必是凭得自己本事,哪需靠那媒婆子簧口利舌帮着说亲方能成事?可既若如此,却还得给那媒婆子钱银,你说这桩买卖是不是亏得慌?”
  丁妍珊这下是笑不出来了,连娶个媳妇都能说成买卖计较亏不亏的,果然是龙二爷啊。她按捺住脾气,掩嘴佯笑道:“二爷真是风趣。”
  龙二轻抿嘴角,客客气气的答:“不风趣,只是吝啬而已。”他话说到这份上,识相的就该走人了吧?
  可是丁妍姗没有走。她低头喝茶,调整情绪,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龙二趁着丁妍姗低首,冷冷瞥了一眼一旁随侍的茶庄伙计。这盛隆茶庄是他龙府的产业之一,他不过是来巡视店铺,却被丁妍姗逮个正着。什么偶遇巧合,他可不信。定是这茶庄里伙计受了好处,透露了他的行踪。
  被个姑娘堵住事小,但出卖主子爷却是事大,龙二心里已有计较,此事待查明,犯事者必得严惩。
  这时丁妍姗已很快振作精神,又拣了几个品茶的话题与龙二聊,龙二心里很是不耐。按说这姑娘是尚书千金,家里权势自是不用说,其品貌皆优,实是娶妻的上等人选。可龙二就是不想娶。
  于他看来,越是优秀的女人就越是麻烦,因为她们的要求比一般女人多,要求越多就表示越难相处。
  而龙二最不爱的,就是麻烦。
  龙二有些心在不焉,丁妍姗自然知道,但他肯耐心陪着自己叙话,这让她有几分得意。要知道上回刘家吕家两位千金游园时见到龙二,他可是没两句就打发掉了她们。
  丁妍姗想到这,禁不住微笑,她为龙二又倒了一杯茶。
  其实也是那两位没个眼力,游园里龙二爷正招待宾客,岂会陪什么姑娘家赏花。她丁妍姗就聪明多了,她可是打听好了龙二这一整日的行程,知道他接下来并无别的安排,再加上她道要为爹爹选好茶,龙二自然得有耐下心来相陪。
  丁妍姗借举杯饮茶的动作偷偷再打量龙二,他眼眉清朗,鼻梁挺直,薄唇轻抿,稍显严厉,不过这样却是越发显出当家爷的气势来。龙二有脾气她是知道的,他性子难缠也是众所周知,但她还是很想嫁他。这不止是她爹的心愿,也是她的。
  丁妍珊刚要再找话题,龙二的护卫李柯却是进来报,说外头有位姑娘求见,已然等了许久。
  龙二之前给过李柯一个眼色,想让他进来报个事找个由头让自己脱身,李柯跟随他多年,自是善解其意。但龙二看李柯此刻的眼神,明白这来访的姑娘是真有其人。
  龙二脸色难看,面前这个姑娘已是让他快没了耐心,现下里又来一个?
  丁妍姗的心里也很着恼,能与龙二单独相处,这等机会着实是难求,现在有人打扰自是不悦,更何况来的还是个姑娘!龙二在这城里是多抢手她自然明白,她可不想半路里杀出些什么讨人厌的绊脚石来。
  丁妍姗看向龙二,希望听到他说“不见”。
  可龙二却是冲李柯点点头,李柯领命而去。丁妍姗心里失望,但仍微微一笑,抢先道:“二爷放心见客,珊儿就在此相候。”
  反正她就是打算赖着不走就是了。龙二眼角一抽,保持风度这件事,也是需要功力的。眼前这丁妍珊甚是无趣,他得换个人见见才好。
  龙二微笑着冲丁妍姗说了句:“抱歉,失陪一会。”然后起身走到斜对角的另一间品茶雅间。
  很快茶仆将一位姑娘带了过来。龙二看着,不觉一愣。
  那姑娘身着浅绿色衣裳,看上去似是不到二十的年纪,中等个头,纤瘦柔弱,五官清秀,满身一股儒雅之气。
  龙二在看到她之前,不知道原来儒雅这个词也能用在姑娘家身上。可让他有些惊讶的不是她的气质,而是她里拿着一根竹杖,盲人用的竹杖。
  那姑娘跟着茶仆走到雅间,茶仆为她拨开珠帘,轻声告诉她脚下有台阶,她用竹杖敲了敲,然后慢慢迈了上来。小心走了两步,竹杖碰到了椅子,她伸出手,摸索到了椅背。
  龙二看着她慢腾腾的动作,在丁妍珊处累积的不耐又腾腾往上冒。他抿紧唇,一边想着意思意思跟面前这姑娘聊几句,然后回去就把丁妍珊打发了。
  他这么打算,便冷声道了句:“坐。”
  茶仆忙在一旁小声提醒:“姑娘,你面前的,就是龙二爷了。”
  那姑娘点头谢过,又朝着龙二的方向福了一福,道:“见过龙二爷,小女子名唤居沐儿……”
  她话没说完,龙二就打断道:“不必客套,姑娘来找龙某何事?”
  居沐儿微微侧头,没被龙二的不客气吓到,她很快接着说:“我来求二爷一件事。”
  龙二看看她的眼睛,又看看她的竹杖,放缓了语调,说道:“坐下说话。”
  居沐儿谢过,用手顺着椅背往下摸,摸到了椅子把手,然后她慢慢挪身到椅子前,手在身后探了探,这才慢慢坐下来。
  茶仆趁这会工夫飞快的上了一壶茶,给龙二和居沐儿都满上了。他把茶杯放在居沐儿手边,提醒了一下,然后退了下去。
  居沐儿慢慢用手摸到杯子,握住了,却没有喝。
  龙二又问:“姑娘求我何事?”一个瞎子来找他,他想不出能有什么事。
  居沐儿轻声道:“这东大街的店铺全是二爷产业,小女子斗胆,想请二爷在店铺前都修筑上遮檐。”
  这个请求让龙二非常惊讶,他一挑眉,问:“是整条街的店铺前都修遮檐?”
  “是的。”居沐儿老实不客气的答。
  龙二笑了,这倒是有趣。他柔声细气的问:“居姑娘,我与你素不相识,未曾谋面,姑娘凭什么认为我会听你的话,将整条街的店铺都筑上遮檐?”
  “这筑遮檐一事,龙二爷定不会吃亏的。”
  “是吗?”龙二又笑:“姑娘可还有更唐突更无理更荒谬的请求没有?”
  居沐儿抿紧嘴,脸上露出赧然之色。确实,平白无故的找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掏银子办事,这事怎么都是说不过去。居沐儿僵在那,有些不知如何是好,龙二爷比她想象中还难说话,来这之前想的一堆说辞,现在也不知该如何说了。
  龙二面上笑着,心里却是着恼,他最恨人家拐他的银子。于是不依不饶地想给居沐儿难看。他冷笑着问:“姑娘可知这东大街上有多少店铺?”她定是答不知,然后他就可以继续讥她的不懂事和痴心妄想。
  “从东往西是三十七家,从西往东是三十三家。”
  龙二顿时讶然,他是万万没想到,居沐儿从容答了,数字居然全中。
  居沐儿似乎知道他的疑虑,解释道:“我眼盲,为不迷路,走路时喜欢数数。”
  龙二不说话了,他仔细观察着这居沐儿的脸。与人谈话,他向来能从对方的眼神和表情里看出真假虚实。居沐儿的五官里,其实眼睛是生得最美的,可惜纤长的睫毛下面,漆黑的双瞳没有魂动的神采,这让她脸上表情没有大变化的时候,整个人显得十分淡定从容。
  龙二此刻从她脸上居然看不出什么来。
  龙二又问:“你可知七十家店铺全筑上遮檐得花费多少银子?”
  居沐儿摇头:“这个我并不知晓,但无论多少,我都能让龙二爷赚回来的。”
  龙二看看这居沐儿的粗布衣裳和盲眼,笑道:“龙某相信龙某赚钱银的本事并不比姑娘差。”他说着这话,看到对角的品茶雅间里,丁妍姗频频往他这处张望,龙二想到眼前有个惹他生气的姑娘,一会还得回去应酬这个无趣的姑娘,心里头甚是不快。
  龙二这一连几个问题,让居沐儿回过神来了,她赶紧抓住机会把准备的话说了:“二爷奇商贵富,自然是瞧不上我这些小门道的,但不知二爷有何要求,若是我能办得到的,我愿换二爷为这东大街修筑遮檐。”
  “你且说说,你为何想让这东大街有遮檐?”
  居沐儿咬了咬唇,她提的要求于龙二来说荒谬,可她的理由,怕是他会觉得无稽之极吧。
  “你说来听听?”龙二盯着居沐儿的脸,终于看到她流露出难为情和尴尬来,龙二想着,也不知这后头是否有些什么难以启齿之事。
  居沐儿又咬了咬唇,她左思右想,面前这局势,她编一个理由怕是也难将他说服,倒不如就说真话了。
  “我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