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  第1页

简介: 她几乎要了他的命。【不正经版文案】某天闲聊时,友人问严肃。“为什么你非得在方针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这女人曾经差点杀了你啊。” 严肃:“这就是理由。” 友人:“Why?” 严肃:“在这么多爱慕我的女人当中,只有她用这种最激烈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你不觉得她是一朵奇葩吗?” 友人:“你看起来更像朵奇葩吧。” 沉默片刻,友人补刀:“你确定方针爱慕你?”【正经版文案】五年前,她为了报仇差点杀了严肃。五年后,她刑满释放重新开始生活。从此她的生活里多了一种叫严肃的味道。如果说频频踩到臭狗屎是一件令人极其厌恶的事的话,那么严肃大概就比那堆狗屎好那么一点点吧。


【编辑评价】
五年前,方针因为未婚夫罗世,与严肃结下深深的误会;五年后她开始新生活,不料阴差阳错多次撞见严肃,并且一次次因他丢掉工作。在一次次的接触中两人重新认识彼此,渐渐被对方吸引。此时,罗世生前的好友沈骞也对她展开了追求,两男一女的感情变得错综复杂。偶然的机会,方针发现罗世的死因蹊跷,开始着手追查,想揭开五年前的真相,却被当年的凶手策划绑架,她和严肃同时陷入巨大的危机中……本文设定新颖感情细腻,写情的同时又穿插悬疑要素,情节跌宕起伏,吸引读者一步步追下去,可读性极强。
==================

☆1、释放

  上午十一点左右,方针洗完澡换好衣服,顶着一头还有些微湿的头发,在释放证上摁下了自己的红色手印。
  五年刑期今日期满,方针看着释放证上的手印,脸上的笑意非常淡。
  带她出监的宋警官和她前后脚走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冲她道别,又问:“家里人来接吗?”
  “嗯,大概是。”
  “出去后好好生活,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见,但永远不要在这里。”
  方针终于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由衷道:“谢谢您。”
  五年牢狱之灾,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了解其中的滋味。没进来前方针总听人说监狱里的种种负面新闻,进来后真正体验了一回她才明白坐牢的真实感受。
  宋警官算是她在监狱里认识的熟人,脾气还不错,对她也挺好,除了不熟的时候冷着面训斥过她以外,以后的几年里她一直没针对过她。
  毕竟方针也算是一个很好管的犯人,她的乖巧听话能干是出了名的。
  宋警官只能送到她这里,出了这扇门她就只能靠自己了。她再次回头看了看这个她待了五年的地方,然后毫不犹豫跨出了那扇沉重的大铁门。
  天气不算太好,虽然没下雨但也没什么太阳,头顶一层薄薄的乌云笼罩,总让人觉得很快就要下雨的样子。
  方针站在监狱大门口望着天色,犹豫着要怎么回家。释放通知书早就寄到家里了,爸妈最后一次来探监的时候也提起过。但这天到底会不会来接她,他们谁也没说个准数。
  弟弟是肯定不会来的。因为妈妈说过这两天弟弟陪女朋友外出旅行去了。那是弟弟交的第一个女朋友,在一家公司当文员,好不容易请了这几天假出来,哪怕天上下刀子弟弟也是要陪着去的。
  至于爸妈都在上班,今天不是周末,他们这个点除非请假,否则来不了。
  说起来还是她不孝,如果她没犯罪没有坐牢,现在的工资养活一家人应该没问题,也至于让父母一把年纪了还去打工挣钱。
  想到这里,方针刚才的一点笑意就全没了。
  她也不细想太多,身边没有钱好歹有两条腿,在等了大概一个小时还不见人来后,她决定自己走出去想办法。
  未来的日子里,她还要面临很多类似的境况。没有人能帮她,很多时候她只有靠两条腿去解决所有的难题。
  在狱中五年,方针想得很少却学会了很多,最多的一点就是学会了如何坚强。
  于是她拎着包整了整衣服,面无表情朝大路上走去。结果刚走出去没几步,迎面一辆黑色Freeland就冲了过来。开车的人似乎有点急,能很清楚地听到刹车时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因为这辆车的突然出现,方针停下了脚步。
  车门一开,驾驶座上一个年轻女人风风火火地跑了下来,一上来就直奔方针而来,重重地抱住了她:“亲爱的,恭喜你。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跟你说啊,本来我表哥要来的,我们说好一起来接你的。可他临时有个大手术要做,什么什么老总的儿子出了交通事故要马上做手术,不做就得死了。要我说这种败家子死就死了,救活他让他再上路飚车撞死别人?还不如让他死了得好。”
  方针被抱得呼吸困难,勉强把那女人的一只手从身上扯了下来:“美仪,你先让我喘口气行吗?”
  来的这个人叫徐美仪,是方针坐牢前的闺蜜。这几年她总来监狱看她,仔细想想她似乎比她亲爹妈来得还要勤快,比她弟弟就更不用说了。
  徐美仪快人快语,抱怨了一通后就拉着方针上车,嘴里直道:“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永远也别回来才好。”
  车子在监狱前的马路上转了个漂亮的弯,又朝来时的路开了出去。
  方针坐在车里看着眼前闪过的排排树木,心情竟不如想像中的那般激动。她都五年没坐车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了,她本该无比兴奋,可现在却异常冷静。
  倒是徐美仪依旧管不住自己那张嘴,还在抱怨表哥沈骞:“为那种人做手术真是浪费时间和生命。还害得他不能来接你。不过总算他够义气把车给了我。这车可比我那辆好,你坐着也舒服点是吧。”
  方针淡淡一笑:“我没关系的。谢谢你来接我,你今天得上班吧,这么出来没关系?”
  “什么话,接你出狱那是一等一的大事儿,工作算什么,请假就行了。”
  徐美仪说者无心,方针却是听者有意。是啊,即便有工作在身只要请假就行了。连一个好友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她的父母却觉得是天大的难题。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方针就从母亲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请假要扣工资,来这里一趟也不容易,为省钱坐公交下来后还得走一大段路。
  其实钱不钱的都在其次,关键是他们对自己并不在意吧。
  这个念头在过去的五年里方针从未有过,因为在牢里实在很忙,容不得她多想。但现在一旦出来了,入狱前偶尔会有的念头竟在第一时间冒了出来。
  她从小在家里就是可有可无的,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如果今天换了是弟弟坐牢出来,别说请假一天,就是辞掉工作,妈妈也是肯定会来的。并且她不会搭公交车,而是会打的。因为她会说:“我的儿子吃了这么多苦,得让他坐得舒服一点。”
  方针甩了甩头,努力把这种负面情绪甩了出去。徐美仪边开车边说些从前的旧事,说着说着发现方针安静得像不存在一般,立马收嘴抱歉道:“对不起,我话太多吵着你了吧。”
  “没事儿,我喜欢听你说话。在里面五年都快和时代脱节了,我得多听你说说,好尽快适应这个社会。”
  “想听那些回头有的是时间和你说。先告诉我这会儿想去哪里,直接回家吗?”
  “不,我想去个地方,你能带我去吗?”
  “什么地方?”
  “深蓝广场。”
  车子明显顿了顿,徐美仪赶紧稳住方向盘,半天才缓过神来:“方针你要干嘛,好端端的干嘛去那里?”
  “你别害怕,我就是想去看看。五年不见,也不知道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五年前她就是在那里犯的罪。那是深蓝广场开业当天,她借着记者的身份混进发布会现场,并且在发布会结束后借采访之机靠近广场的所有者兼董事长严肃,一刀捅进了他的身体。
  因为这一刀,她被判了七年,后来因为表现良好提前释放。那里是她进监狱前最后待的地方,如今五年过去了,她真想再去看一眼。
  徐美仪还有些犹豫,方针却安慰她道:“我就在车里看看。今天那人应该不会在,我手里也没有武器,我做不了什么的。你今天不带我去,明天我就自己去。”
  因为这最后的一句话,徐美仪举手投降。
  当车子停在深蓝广场对面的街道上时,方针就坐在车里安静地望着对面热闹非凡的高级购物中心。那些打扮入时的时尚女子或是精英帅气的有为男子,可能谁都不知道这里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生意看上去不错。”方针轻轻说了句,眼前人影闪烁。
  “是啊,这里一开业人气就特别旺,你看今天不是周末人还这么多。到了周末就更夸张了。不过东西也是真贵,就是一瓶水也比外面贵个五六倍甚至十多倍。”
  “那赚得还挺多。”
  徐美仪没听出方针话里的弦外之音,点头道:“是啊,在这里开店可是赚翻了。不过听说租金也贵得吓人。反正我平时不怎么来,也就偶尔赖着我表哥刷他卡的时候才会来。反正他钱多,不怕刷。对了方针,一会儿叫我表哥出来请吃饭好不好?他这几年一直很关心你……”
  “不用了,我想先回家。”
  方针一直扭头看着车窗外的深蓝广场,想像着有关于严肃的一切。想着想着她又问:“他这几年怎么样?”
  “谁,我表哥?”
  “不是。”
  徐美仪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严肃?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他这样的人不常上电视,又不是明星。我只听说深蓝广场这几年发展特别好,估计他是赚翻了。不过据说他身体不太好,大概是当年你那一刀扎深了。好像那时候都说他差点没命了。”
  方针终于转过头来,望着徐美仪苦笑:“我毕竟不是专业的,杀人的时候会紧张。一紧张手就歪了。”
  如果手不歪心不乱的话,扎到的就不会是腹部而应该是心脏了吧。
  徐美仪瞬间脸色大变:“方针,你、你千万别想不开。”
  “我不会的,现在的我不是当年的我,而他也不是当年的他了。”
  “是啊是啊,都过去五年了,以前的事情你就不要计较了。他再对不起你也付出代价了,别为了他毁了自己一辈子的生活。为这样的人不值得。”
  是啊,确实不值得。
  方针抬头望着广场上矗立的高楼大厦,眼前出现了严肃轮廓分明的脸。
  与深蓝广场几步之隔的集团大楼顶楼内,严肃正和一帮董事局成员在开会。有两名资历很深的伯伯级人物正在拍桌子吵架,其他人都在旁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劝着,只有坐在上首的严肃一言不发,默默地听他们吵。
  有时候吵架是个好东西,人在情绪上头的时候会说出一些冷静时说不出来的真心话。他不想听那些冠冕堂皇的好听话,也懒得听人拍他马屁,像现在这样吵得面红耳赤针锋相对,倒能让他捕获更多信息,甚至是这些人最私密的事情。
  争吵已经持续了近半个小时,自始至终都因为两人就是否要扩张深蓝的版图无法达成一致而相持不下。眼看气氛一点缓解的迹象都没有,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严肃揉着眉心正琢磨着要不要喊停,秘书袁沐敲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份文件,眼神里有着一种暗示。
  他有话要说,并且想要帮他结束这场纷争。
  严肃用眼神示意他来得正是时候,于是适时出声打断了那两人的争吵,并且对每一位都出言安抚了几句,却始终不肯表态是否要将深蓝在原有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