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案重  第1页

简介: 一桩疑窦从生的谋杀案,几经查察后,最后的凶手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闹鬼的凶宅竟牵连出豪门大族几代人血淋淋的阴谋算计;一件十年前悬而未决的冤案,在事过境迁后竟然有了新的转机……

  ☆、第1章 明镜事务所

民国十四年的春天,周晓京踏进了赫赫有名的明镜法律咨询事务所。明镜事务所位于浦江市一鸣路,既非繁华闹市,亦非年代长久,之所以这样有名气,全仗这座三层的半西式洋房里住着一位大名鼎鼎的侦探霍朗,几年来,那些令警务公所束手无策的诡异蹊跷的案子,诸如“第九滴血”“午夜的怪叫”“七年前的白骨”“留在案发现场的红宝石婚戒”等奇案、悬案,一经交到霍大侦探的手里,无不迎刃而解,化腐朽为神奇。
不过,霍大侦探名气虽大,人却深居简出,浦江市的人等闲见他不着,但越是如此,霍神探的名声就越传越奇,越传越神,明镜事务所也跟着水涨船高,这里普通职员的薪水,比租界的外国公司还足足高上两倍,当然,薪水高,门槛也就跟着高,明镜事务所的职员个个都非等闲之辈,想进这里来工作,说是千里挑一也不为过。
只是,周晓京想到这里来工作,却不是为了高薪。
周晓京理衣整鬓,觉得这身精心挑选的装束应该没问题,浅绿色的乔琪纱旗袍,星星点点地缀着淡黄色的雏菊,半旧的镂花白皮鞋,头发用一条乌绒带子束起来,她的头发是去年烫过的,一多半是新长出来的乌黑油亮的直发,只在发梢处留有一排密密的细碎发卷儿,手里拎着镶花的细麻布的网袋,单是这一身装束,谁又能看出她是浦江望族周家的二小姐!
周晓京一进门,门口一侧的办公桌上便站起一位圆圆脸的女孩子,满面春风地对周晓京笑道:“小姐是来应聘的吧?请走这边。”
这位女孩子说完就引着周晓京登上浅黄色的木板螺旋楼梯,走上楼梯之前,周晓京还不忘百忙之中看了一眼一层的情形,只见阔朗的大厅里,职员们都在有序地埋头工作,人数虽多,却一声咳嗽不闻。
转过楼梯,迎面而来的情形让周晓京呆了一呆,走廊两侧地长椅上,挨挨挤挤地坐满了跟周晓京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有的显然来得晚了,没有座位,只能坐在临时加的春凳上。
对了,明镜事务所这次只招女职员,怪不得来了这些人,简直堪比前清时顺贞门外等着选秀的姑娘了,看来今日一番厮杀,必定格外激烈!
引着周晓京上楼来的女孩子笑道:“小姐请坐,我去给您泡杯茶。”这个女孩子显然是明镜事务所的正式职员,面对如临大考的周晓京们,却无半分骄矜,可爱的圆脸上一团喜气,任谁见了她都忍不住由衷地微笑。
周晓京才坐下来,只见深棕色的松木雕花门上黄澄澄的门把手一旋,走出来两位穿着旗袍的姑娘,周晓京心中疑惑,见工面试不是应该一个一个地进去吗?怎么这两人竟同时面试!
又扫了一眼长廊上攒动的人头,立时明白了,这样多的应征者,若是一个一个进去,只怕等到天黑也完不了,两个人一组进去面试,不但可以节省时间,还能在比较中有所鉴别,周晓京想到这里,抬头看时,果然一位姑娘眉宇间浮着淡淡的忧愁,另一位却隐约有些喜色,显然方才门内的一场面试,这两位姑娘已然见了高下。
不知道这位名动浦江的神探,会给她们出些怎样出人意表的题目。
周晓京默默地在心里盘算着,却并不如何惊慌,虽然知道这次明镜事务所只招一位职员,众多的应征者今日不免有一场厮杀血拼,但她对自己的各方面素质都有信心,到时候只要正常发挥就好了,至于会不会出现强有力的竞争者,周晓京倒不会去多思多想。
周晓京这么闭目暝思的工夫,时间不知不觉也就过得飞快,走廊上的人渐渐稀疏,她伸了个懒腰,喝了一口香片,正想到长廊尽头的镂花木窗前吹吹风,只见一位窄条子脸,穿着杏黄银花旗袍的姑娘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在周晓京身边坐下。
“小姐也是来应聘的吧?”那姑娘问。
“嗯!”周晓京微笑着简短答了一句。
“不知小姐在哪间学校毕业的?”对方问道。
周晓京沉吟了一下,不动声色道:“埃克塞特大学。”
那姑娘怔了一怔,她并不知道埃克塞特大学是英国名校,只是听到校名,便知周晓京是留洋回来的,浦江市虽然得风气之先,出国留洋的人也不少,但留洋的女孩子还是寥若晨星,得知周晓京居然是喝过洋墨水的,又见周晓京清丽秀雅,犹如晓露水仙,不免有种被比下去的感觉。
周晓京被人问了,也理所当然地回问道:“请问小姐在哪里从师?”
那姑娘讷讷道:“圣......圣英女子学校......”
提起这圣英女子学校,周晓京突然想起四五年前的一段公案,那时周家尚未分家,周晓京的父亲只她一颗掌上明珠,便有意让女儿去留洋,跟家里人说过之后,二婶就躲在一隅冷丝丝地说起了风凉话:“女孩子出国留洋,不见得学到什么本事,倒学得跟那些洋女人一样地放浪,依我看,就在圣英学校读书,离家又近,听说学校又规矩!”
周晓京多年来烦透二婶的自私多事,当下便模仿二婶甜兮兮,滑腻腻,冷丝丝的声气回嘴道:“前儿大哥说去绿岭山上投资,二婶说做得好了拔了尖儿时,也不过是个‘山大王’!那么圣英学校呢?学好了,拔了尖儿时,也不过做个圣英大王——红孩儿,专会放火!”
二婶最怕与这位侄女纠缠,便不敢再掺和,最后周晓京还是去留学了,此时听人提起圣英学校,虽然绷着不敢笑出来,脸上却不免喜气洋洋的。那位姑娘看在眼里,咬了咬嘴唇。拿出有拉链的鸡皮小粉镜,往嘴唇上补了些油汪汪的杏黄胭脂,又在十个指甲上涂了浓浓的蔻丹。
一时长廊上的人又少了许多,到最后一组人进去,走廊上竟只剩下了周晓京跟这位圣英女子学校的姑娘。
周晓京长睫一闪,她听几位去公司求过职的朋友说过,老板面试时,经常会先根据简历粗粗定一定优劣,将各方面条件优秀的人放到最后面试,这样更容易比较出高下。看起来这位圣英学校的姑娘定是学校里的优等生,却正是周晓京那时说的“圣英大王”了。
周晓京看了这位“圣英大王”一眼,心中一动,正在这时,一直忙里忙外的那位圆脸姑娘扬声叫道:“陈映霞小姐,周晓京小姐请进来吧。”
原来“圣英大王”叫陈映霞。
话音才落,陈映霞忙扯扯衣襟,整整鬓角,快步走了进去,周晓京也跟着她进去了。
那扇神秘的深棕色松木雕花门后面,坐着的竟是一位面色祥和安稳,和蔼可亲的中年人,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穿着青色熟罗长袍,微笑着请陈映霞和周晓京坐下。
周晓京暗暗一滞,这跟她设想的神探形象不大一样啊!
浦江有名的神探,说什么也该是西装革履,长着两撇神气的小胡子,手执石南木烟斗的绅士吧!
那人还是和蔼地问了陈映霞和周晓京一些问题,不过是将履历表上所填的内容又核实了一遍,然后不缓不急地笑道:“明镜事务所虽然破过几个疑难的案子,因此有了些名气,但这次我们招收的是女职员,做的都是跟沈小姐差不多的工作,所以头等重要的倒要看看二位小姐的书写。”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才关门出去的那位圆脸姑娘,原来这位像小蜜蜂一样勤奋讨喜的姑娘姓沈。
虽然招聘广告上写明招的是书记员,但作为超级侦探迷的周晓京,心中其实十分渴望能跟着赫赫有名的霍神探时常出入案发现场,听说是做沈小姐一样的杂务,不免有点失落。
沈小姐转眼间就端着两份笔墨进来了。周晓京的颜体楷书是童子功,这道题目对她来说很是轻松,陈映霞却一脸紧张的接过笔墨,照着一沓抄本认真誊写起来,
抄了一会儿,沈小姐又进来了,中年人对沈小姐道:“两位小姐誊写文件恐怕要花一点时间,你去给两位小姐续点茶水吧!”
沈小姐笑道:“好。”
陈映霞颇为受宠若惊道:“多谢霍先生。”周晓京听了,没有跟着她道谢,只是诧异地瞧了陈映霞一眼。
那位中年人呵呵笑道:“陈小姐误会了,鄙人不姓霍。”大约是太紧张了,陈映霞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那个仍旧好脾气地笑道,“我姓潘,不过,我看周小姐大概是看出来了。”
周晓京听潘先生显然是在询问她,便笑道:“其实刚刚进来时,我也以为您是霍朗先生,不过......您刚才在说‘明镜事务所虽然破过几个疑难的案子,因此有了些名气’的时候,我就知道,您不是霍朗先生,不过,您与霍先生的关系极亲近,阁下与霍先生,即便不是亲人,也胜似亲人,霍先生大约会把整个明镜事务所的机要事务全权交予您处理,也没有一丝儿不放心吧,这样他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案子里,以免为事务所的琐事分心。”
周晓京说到这儿,潘先生和陈映霞自不必说,沈小姐竟情不自禁地“咦”了一声。
潘先生显然来了兴趣,做了个“请说下去”的手势。
周晓京笑道:“您在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在盯着那张大银盾,”她指了指左边,陈映霞不由跟着向左瞧,只见桧木书橱的方玻璃后面,果然陈列着一张大银盾,上书着感谢神探霍朗洗冤除恶云云,周晓京道,“外面人人皆知,霍先生为人低调,从不在意这些功利虚名,又怎会将这样的奖牌,放在整间屋子最显眼的地方?而潘先生瞧着银盾的时候,眉毛不自觉地扬起,这样的动作,表现出您对这面银盾所显示的内容既欣慰,又感到荣耀,可是您在表扬霍先生时,言语却很谦逊,显是把他当作自家人的,如果您只是替霍先生打工的下属,怎会有这样的神情言语?所以我才说潘先生与霍先生想必是胜似亲人的。”
她语声清越,说得潘先生不住含笑点头。

  ☆、第2章 暗算

沈小姐眉眼弯弯,笑道:“周小姐这番话,合该叫霍先生听听呢!”忽然想起周晓京还不是明镜的正式职员,自己不便多言,便忙下楼拿热水瓶给两位小姐续水了。
沈小姐很快提着热水瓶上来了,先给周晓京碗里续了水,又给陈映霞续水,周晓京和陈映霞都都伸过手去扶扶茶杯表示谢意,道:“多谢!”两人话音未落,摆在周晓京和陈映霞两人中间的笔洗忽然一倾,浓稠的一碗墨水将沈小姐那件品蓝闪小银寿字织锦缎的旗袍泼了个淋淋漓漓。
几个人都是一惊,沈小姐忙道:“不碍事的,我去换一件袍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