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变  第1页

简介: 在罗悦琦生命最黑暗的时刻,莫维谦带给她的是——希望!


原创两个75章,无78章,非缺章

☆、第1章

  罗悦琦周六终于能休息一天了,她已经近一个月没有休假,不只父母担心她的身体,男朋友金涛只要有空也是变着花样儿地请她吃大餐补身体。
  今天她已经和金涛约好了,她先帮老妈去眼镜店取花镜,之后就去队里找金涛。
  金涛是他们市地方队足球队的队员,因为明天有比赛,所以今天下午要来市内的体育场训练,虽然金涛只是队里的替补可收入也很不错,就算是将来退役了也可以做点小生意,不用为工作发愁。
  当初罗悦琦念大学的时候,同学组织去足球基地看球员训练,她就是那时候与金涛结识的,两人相处已经快五年了。
  一开始父母嫌金涛是个踢球的没文化、没素质,可后来看反对也没什么效果,又想反正自己还在上学,毕业之后两人的感情还是未知数,也就不太管着了,只是严禁两人发生关系。
  等到后来罗悦琦毕业了,工作也有了着落,他们的感情仍是很好,再加上金涛这些年表现积极,罗悦琦的父母也知道管不了,但仍抱着一线希望,所以只强调没结婚就不能在一起,两人也都很守规矩,而金涛又长时间在市外训练,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金涛也说了,等下半年两人登记之后就要搬到一起住,罗悦琦自然是愿意的,登完记就是夫妻了,到时爸妈也没道理再拦着。
  走到十字路口,罗悦琦等信号过马路时突然瞥见一个人。
  “于老师!”罗悦琦朝着路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走过去。
  “悦琦,你怎么会在这里?”被称作于老师的人问。
  罗悦琦笑着说:“我去对面的眼镜店给我妈取花镜,老师您呢?”
  于德升是罗悦琦的大学专业课教授,在学校时对她就很不错,后来于德升调到地方电视台工作,等罗悦琦毕业去电视台实习的时候于德升没少帮忙,转正时又费了不少心。
  因为于德升的爱人就是台里的副台长,所以于德升说的话很有分量,在这件事上罗悦琦是永远感谢于德升的,要知道既使是他们这个小地方的电视台,一个正式编制的名额也是要挤破头的。
  “我到保险公司办点事儿。”于德升指了指旁边的一幢高楼。
  罗悦琦听了先是点了下头,后来一想保险公司周六周日不办公吧,老师能办什么事儿啊,可又不好多问就闲聊了几句。
  “我要去办事了,你也忙去吧。对了,我这有份新闻通稿你校对一下,周一给我就行。”于德升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只几句话的功夫就走神儿两三次,罗悦琦想他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也怕自己耽误老师的办事,于是接过稿件就赶紧挥手告别。
  进了眼镜店,因为人比较多,罗悦琦等了二十多分钟才拿到眼镜。
  出来的时候感觉肚子有些饿,就想去马路对面的小吃一条街先吃点东西再坐车去体育场见金涛。
  过了马路经过保险公司大门的时候,罗辟琦还特意顺着旁边开着的侧门往里面看了看,里面大厅因为没有开灯所以比较暗,只一个值班的警卫坐在一边儿打着哈欠,罗悦琦又看了两眼就继续往前走。
  “砰!”
  突然一声巨响,把还没走出几步的罗悦琦吓得一激灵,立即转身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只一眼罗悦琦的魂儿都差点吓飞了,刚才还空无一物的保险公司大门口,现在正仰躺着一个人,大口大口地鲜血正从那人嘴里往外冒,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于德升!
  罗悦琦又惊又怕,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
  旁边有人开始尖叫,罗悦琦已经被吓傻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等她稍微清醒过来的时候,警察已经赶到了,正在拉警戒线,罗悦琦被推到了一边,尸体在做过查检后也被人用一大块广告布给盖上了。
  围观的人都在议论,说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跳楼自杀。
  这时警察也开始和周围的人了解情况,不一会儿就有两名警察朝罗悦琦走了过来。
  “同志,听那边的人说,你刚才离死者最近,你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罗悦琦看着警察却说:“你们赶紧通知家属啊。”
  警察很为难:“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只随身的包里有二千多块钱,我们需要时间查明他的身份之后,才能通知家属。”
  “我知道怎么找到他家属,他是我的老师!”罗悦琦声明自己的身份。
  警察立即说道:“那太好了,你快说下死者家人的联系方式吧。”
  “我没有老师爱人的电话,不过她是我们台里的领导,你往电视台打电话吧。”罗悦琦将电视台的值班电话告诉了警察。
  警察拨通电话开始联系于德升的家属,这时另一名警察对罗悦琦说:“这位同志,能不能麻烦你配合我们做下笔录,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的。”
  “可以。”罗悦琦自然是二话没说地答应了。
  于德升的妻子张蓓宁很快就赶到了现场,等看了眼躺在广告布下面的于德升后,当场就差点晕过去,罗悦琦赶紧过去帮着照顾。
  张蓓宁缓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眼泪也唰唰地流了下来,等她认出扶着自己的人是谁后,声音发颤问:“悦琦,那人不是德升,对不对?肯定不是他,早上我们还一起吃早餐来着,他怎么可能自杀呢,那不是他!”
  罗悦琦也跟着哭了:“师母,老师真的是从楼上摔下来的,应该是个意外,您注意身体啊
  !”
  罗悦琦知道于老师和妻子感情很好,女儿在国外念书,家里是一点愁事儿都没有。
  别说张蓓宁不信自己的老公会自杀,就是罗悦琦也觉得不可能,不过什么样儿的意外能让人从楼上掉下来呢,罗悦琦想不出来。
  张蓓宁缓过些来后就开始给家里人打电话,不多时亲戚就全都来了,大家一起抱头痛哭,张蓓宁又嘱咐千万不能让女儿知道,怕她在国外出事,说等过些日子再找借口让女儿回来。
  罗悦琦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又哭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心情低落地去了体育场,金涛正在旁边看队友训练,见了罗悦琦立即迎了过去。
  “你怎么才来,也不接电话,我都急死了。”金涛抱怨着。
  罗悦琦无精打采地低声说道:“金涛,我现在很难过。”
  金涛这才发现自己的女朋友不太对劲,低下头看着她的脸问:“悦琦,你哭过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别让我着急,行不行?”
  罗悦琦吸了吸鼻子,便将事情说了一遍。
  金涛听完也叹了口气,搂着罗悦琦安慰她:“这也是没办法的是,只是于老师太倒霉了,你吓坏了吧?”
  罗悦琦靠在金涛怀里点了下头。
  金涛不再说话,只是搂着罗悦琦。
  半天罗悦琦才抬起头说:“你快去训练吧,我没事。”
  “明天的战术配合根本轮不到我上场,热身我都没做,我还是陪着你吧,一会儿你早点打车回家,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罗悦琦答应了,又和金涛在场地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便打车回了家。
  到家后又将于德升的事情和父母说了,一家三口又是一番感叹。
  罗悦琦晚上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于德升死时的惨状,她倒也不是很害怕,只是难过一位待自己如此好的长辈说没就没了,人生也真是无常。
  周日罗悦琦也没休息好,金涛打电话过来又安慰了她好长时间。
  到了周一上班时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于德升的死讯,罗悦琦想可能是张蓓宁动用了关系才没让这件事被大张旗鼓地报导出来,这样也好要不对于老师的家人来说无疑又是一次巨大的伤害。
  又过了几天台里才公布了于德升的事情,整个台里都快开锅了,大家也都觉得很惋惜,毕竟于德升有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夫妻两人每天同进同出的,这下不是整个家都毁了吗?再说又有什么可想不开的呢,何至于非要用这种手段,其实说白了大家也都不相信于德升会自杀,更倾向于是失足掉下来的。
  因为警方的调查还没有结束,所以于德升并不能三天出殡,这段时间张蓓宁也没来上班,台里上下都很体谅她受到的打击过大,也希望她能好好沉淀一下。
  罗悦琦想去于德升家里看看,可也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只好等案子结束时,再好好祭拜老师了。
  这天罗悦琦正在校对稿件,同屋的小齐带着两个人进来了。
  “悦琦,有两位兴风派出所的民警找你。”边说边将那两人带了过来。
  罗悦琦赶紧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吗?”
  “你好,你就是罗悦琦吧?我们是兴风派出所的警察,麻烦你要和我们去所里一趟,于德升的案子还需要你配合。”
  怎么还要问这个事情啊,不是都已经做过笔录了,罗悦琪没办法只好拿了包,又和主任说了下,就跟着两个警察走了。
  她这一走不要紧,办公室里的人从来不知道罗悦琦居然和于德升的死有联系,立即议论起来。
  到了派出所,又有两位女警跟着罗悦琦他们一起进了一个房间。
  等都坐好后,不长时间又进来一个人。
  “这是我们范所长。”有人给罗悦琦介绍。
  “罗小姐,我是这里的副所长,姓范。今天请你来呀主要是因为于德升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范所长态度很亲切。
  罗悦琦点了下头说:“为了于老师,我一定全力配合。”
  范所长呵呵一笑:“那就好。”
  之后范所长坐在了罗悦琦的对面,用手摸了摸下巴,严肃地问:“罗悦琦,于德升出事之前是不是和你见过面?”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光光回来啦,只写了一点就发出来了,大家可以养肥。
  PS:这回不写已婚女子啦,写男未婚女未嫁,不过女主已经有男朋友喽,看男主怎么办吧,哈哈……。
  当然还要大家多多支持啊,这个故事虽然有案件发生,但没有任何推理悬疑,不用费脑筋,故事中有事实有YY,不当之处还请亲们不要过于较真儿才好……


☆、第2章

  罗悦琦被范所长的态度转变吓了一跳,这人怎么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了。
  “你不回答也可以,不过我们从监控录像记录上发现在于德升出事大约半小时前,曾经和你一起站在路边说话,这个你不否认吧?”
  “范所长,您不用这样严厉,我并不是犯人。我那天是去马路对面的眼镜店给我母亲取花镜,在等信号的时候看见了于老师就走过去打了招呼,这个录像里没有吗?”罗悦琦对于范所长的态度有些不满。
  范所长没理会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