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妻记/裙下之臣  第1页

简介: 今朝小郡主的理想是永不嫁人,然后发展裙下三千臣,结果出师未捷身先……将军府的老太君一状告到了圣上面前,那混世小魔头、隔壁王府的小郡主欺男霸男, 家中五代单传体弱多病的孙儿让她给强行办了,结果是,小郡主挨了一顿好打,多了个未婚夫君。多年后,她姻缘美满,方沉冤得雪。这裙下之臣,他是早有预谋,并且甘之如饴。

☆、裙下之臣第一章

少年  
  顾倾城站在阁楼上面,目光似漫不经心从桌上的芙蓉糕扫过。
  一块未少,少年抿着唇走到二楼楼台处,垂眸看着隔壁院落,平日鸡飞狗跳的郡王府出奇的安静,他静静的伫立,披着的银白披风被风吹起,一头乌丝也不安分地随风舞动。
  小厮春竹从里面寻了来:“公子怎么出来了?你这身子刚好一点还是歇着吧!”
  少年秀气的脸只定定瞥着郡王府的方向,就在对面也有一座二层小楼,那是郡王府小郡主叶今朝的住所。
  春竹见他目光所及处,连忙问道:“公子是在等小郡主吗?”
  顾倾城当然不会回答,事实上他从小到大最厌恶的就是开口说话,每日能说的话也就那么几句。
  见小主子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春竹只得自顾解释着:“别等了,听说小郡主让王爷打了一顿,现在还下不了床呢!”
  今朝小郡主,京城人称混世小霸王。她自小没娘疏于管教,原就是跟着爹爹在战场上长大的,这姑娘习得一身武艺,一群狐朋狗友三教九流都聚在后院玩耍,她九岁回京住了顾倾城的隔壁,十三岁开始,也不知怎么的就开了窍,向来喜爱男色,如今两年又过,还是经常买一些颜色好的小童回来,怀远王打过骂过,偏就像中了病风一样不能自已。
  幸好也就是买回来放着,看着几日新鲜就撇了一边。
  顾倾城只站了风口处,半晌也不见那院楼上有人走动,羸弱的身姿被风一吹更显清瘦,春竹好言好语劝着,可他就是一动不动。
  若是平日,叶今朝闲极无聊时候,总是翻墙过来,她身轻如燕,从楼下一扳琉璃瓦上檐就能翻到二楼来,然后楼上的好吃的就像被打劫了一样,
  又一个小厮从里面急急跑过来:“老太君来了,公子快去躺着吧!”
  春竹更急,要是老太君剑了公子在外面吹风,那还了得!
  将军府五代单传,到了顾倾城这,父母早亡,就这一个病歪歪的孙儿可就是心头肉啊!正劝不得,忽听郡王府一声高喝,怀远王打雷一样的声音传了过来:“叶今朝!老子叫你跪祠堂你哭你娘干什么!”
  “谁叫你打我了!我就哭就哭!没娘的孩子多可怜啊!娘啊娘啊!”
  一个少女的身影在内院角落一闪而过,顾倾城移动着脚步,才得以看见她跳过长廊,飞快在院里跑着,身后跟着举着鸡毛掸子的怀远王叶致远。
  他虎背熊腰,在少女身后挥舞着鸡毛掸子:“快给你娘的灵位放下!不然打折你的腿!”
  顾倾城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来,终于转身:“换一盘糕点放着。”
  春竹想起前几日闹的不愉快,不由得担心道:“小郡主都几天没来了,今个也不能来吧。”
  少年淡淡的目光顿时冷厉起来,只站了不动。
  他真想抽自己的嘴巴,赶紧大声吆喝跟在后面的小厮:“还不去端一盘别的来!”
  少年大步走入,楼下已经传来了老太君的拐杖声音。
  他解开披风,露出里面的中衣中裤,光着脚走在地毯上面,在祖母进来之前躺了床上。
  ……
  少女
  叶今朝怀疑自己倒了大霉,不然怎么会稀里糊涂的跑了顾倾城这小子的床上去。她十五岁的身体才刚刚发育,本来就有点扁平的身材哪里会有禽兽的想法?
  可就是在他那吃了点糕点,喝了点甜酒,就不知怎么的睡着了。
  醒过来时候,顾倾城早被她‘蹂躏’得昏了过去,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他几乎是赤裸着的身体就在自己的腿下。
  而她衣衫半解,手还搭在人家的腰上。
  他身上青青紫紫的,那老太君一进屋里,差点被气死,直接扣押了她,一状告到了皇帝哥哥面前。
  然后她欺男霸男的恶名就传了开来,还多了一个病歪歪的未婚夫君。
  那顾家老太君还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其实她的心理才很不平衡才对!
  历朝的公主,无一不是养着面首无数,过着奢华自在的日子,叶今朝虽然不是嫡系的一支,但是从小在史书和讲书的渲染下,她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面首三千的郡主,然后肆意人生。
  结果呢!
  结果顾倾城那个病秧子病发,老太君紧咬着不放,皇帝哥哥钦赐少年婚约,老爹追着她打了三条街,虽然到身上都是一下比一下轻,可还是觉得丢脸到家,不时抱了娘诉苦。
  就这么抱着母亲的灵位,叶今朝跪在祠堂打着瞌睡。老爹的鸡毛掸子在她身上比划了好几次,她就一个劲的哭,死抱着娘的灵位差点抽了,粗粗喘了几下就吓得他找了大夫来。
  因为小时候爱喘爱抽,他爹对她溺爱成性,长大了些就不时装一装吓唬人,百试百灵。
  这不大夫一说她没有事,老爹气的不行,又不敢打她,提着她的脖领就拎到了祠堂去。
  她蹦跶了一天,到底是累了,跪着昏昏欲睡。
  母亲对于她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印象。小的时候老爹曾经看过两个填房,为了方便照顾她和后院事宜,可惜那两个也都是好人家的姑娘,呆板无趣偏就算计心太重,个个没拿她当回事一味的表现自己的当家主母能力,自然是不能入叶志远的眼。
  再大一些,叶今朝更是没说没管,名声在外,他担心后娘给孩子气受更是一直耽搁了下来。都多半天没有吃东西,叶致远生怕女儿饿到,叫丫鬟送了饭菜,小姑娘气性大是一口未动,叫她回来还就非要跪着偏就叫他心疼,不得已只得请了她的老师来。
  叶今朝的西席夫子,可是名声在外。
  这孩子疏于管教,等大了又不服管教,十三那年,赶走了自己的老夫子,与爹爹说若要请老师,就要白公馆的大公子白景玉。
  他少年成名,文武双全翩翩风姿天人乃是大周第一公子。
  叶致远是厚着脸皮上门求了又求,竟然也求来了。
  小姑娘最怕他,一到他面前立刻变得规规矩矩,很是听话。
  叶今朝正是昏昏沉沉地跪着,听见背后脚步声以为丫鬟又来劝她回去,她头也不回哼哼着:“不是叫我跪一天吗谁也别劝我!”
  没有声音,她下意识回头去看,公子如玉。
  立刻就站了起来。
  白景玉的目光扫过她的膝盖,转身就走。叶今朝不傻,知道是老爹去请了他来,生怕他着恼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我都听话了,大公子别说我。”
  他目光如水:“放开。”
  她改为抓住他的袖子,低着头不说话。
  他抬步就走,叶今朝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跟着在身后,从祠堂出来,外面夕阳西下,走过回廊处,不经意瞥见顾家的楼上,顾倾城正盯着她看。
  一想起他就生气,她一手抓着白景玉的袖子,一手握拳冲着他挥了挥拳头,然后冷哼着别过了脸。
  夜幕降临,大地吞噬了最后一丝光亮。
  
☆、裙下之臣 第二章
  
  五年前
  顾倾城看见一个小脑袋瓜从墙的那边爬了过来,他住在将军府的偏院阁楼上,因为喜静,院子里几乎没有什么人。
  他躺在楼上的摇椅里面,面露不悦。
  从楼上的镂空花墙当中,能看见墙的那边站着个胖墩小男孩,他吃力地托举着上面清瘦的个。这个人好像是个女孩,她穿着粉色的小裙子,梳着两个羊角辫,踩着男孩的肩膀动作敏捷,一下翻上了墙头。
  “今朝快跑!”
  小胖墩隔着墙嗷嗷的喊,小姑娘提着裙角跑得飞快,她在阁楼下犹豫了下,向上一跳扳住了窗檐,然后跳了上来。
  顾倾城听见声响,正要起身,叶今朝接力反转,抓着檐瓦已经从一楼处翻了上来。他还未来得及动,就看见一片粉色当中,这小姑娘得意的笑眼在见了落脚之地还躺着个人,惊慌失措地闭了起来。
  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刚好给她接了个正着!
  叶今朝睁开眼帘,正对上他的怒颜,她刚要动,忽然听见一声雷吼:“叶今朝呢!你俩又皮紧了是吧!”
  她一哆嗦,一把将身下男孩的嘴巴捂住,不叫他发出一点声音。
  顾倾城怒视于她,可她力气奇大,一手捂了他的唇一手在嘴边做着噤声的动作。两个人
  趴在一起,就听见叶致远的声音从墙边传来:“铁牛!今朝呢?”
  小胖墩声音惶恐:“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叶致远吼道:“老子今天请了宫里手艺最好的嬷嬷,这小兔崽子才扎了一个怎么就跑了?你天天跟她在一块都给她教坏了!”
  叶今朝被按住扎耳朵的模样吓坏了小胖墩,他就梗着脖子说道:“今朝不喜欢扎耳洞。“
  叶致远四处张望:“叶今朝!快点出来,你看谁家女孩儿没扎上一回!邓嬷嬷叫你这么一推都去了半条命了!”
  他试图哄骗,一脸的怒容偏就放软了声音:“好吧,爹不气了,出来吧,咱不扎了,一个就一个……”
  小胖墩瞪眼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当即扯开嗓子喊了起来:“今朝别出来!他骗你哎呦!”
  男人扯住他的耳朵:“她在哪呢?”
  铁牛的声音从墙边传来:“我不告诉你!”
  这个傻玩意!
  你刚才就说没看见完事了呗!
  叶今朝暗自着急,她一边耳垂上戴着个金梗,上面还有点点血迹。顾倾城趁她失神,手腕在边,一口咬了上去!
  她低叫一声用力在他胸前拐了下,他立刻松了口,喘息着看她。
  叶今朝坐在他身上,她一拐拐在他的脖颈边,将他全身压制住。抬臂一看,手腕处是整齐的牙印。
  其实她反应很快,这点疼痛对于她也不算什么。
  男孩毫无反抗余地,叶今朝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蹬着他叫道:“你是小狗子吗?怎么还咬人!”
  他不说话,更是恼怒,可惜根本动不了。
  她缓缓压迫过来,手肘拐着他的脖颈瞪眼道:“我爹说过有仇不报非君子!你咬我一口我就得还你一口!”
  顾倾城还未开口,她就恶狠狠地冲着他脸来了,他只觉得脸上一热,叶今朝真的张口咬住了他的脸蛋。
  然后她突然松开他,从他身上跳了下去:“呸呸呸!怎么这么香?吃了我一嘴的粉……”
  男孩脸色青红交错,从椅子上下来一脚踢倒了它。
  咣当一声,吸引了外面小厮的注意力。叶致远也听见了这边阁楼的声音,刚好叶今朝伸头一探,他大叫一声,就要翻墙而过。
  铁牛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今朝快跑啊!”
  叶今朝刚要跳下楼来,却被裙子绊倒:“非叫我穿这什么玩意儿都没法走路了!”她抓起裙角就是大力一撕,立刻露出里面的裤子来。
  顾倾城指着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