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鳞  第1页

简介: 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
一场意外使我痛失一鳞,守城龙君赠我龙鳞,从此眉间心上,念念不忘。


编辑评价:
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未成年鲛人夷波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一鳞,南海大神道九川援手相帮,结果被盯上、被纠缠,直至被迫坠入情网的悲惨全过程。
本文节奏明快,语言爆笑,乃作者突破以往风格的转型之作,值得一看。
============

☆、第 1 章

  海上生明月,同在陆地上看到的景象不一样。四周静谧,偶尔听见鸥鸟的鸣叫,和海浪轻拍礁石发出的声响。
  今天是十五,月亮异常大,照得哑海水域明亮如白昼。月亮的一小片阴影里缓缓驶来一艘木兰船,尖头方尾,风帆鼓胀。渐渐近了,甲板上有人走动。一个年轻的探哨攀上桅杆眺望,见远处岛礁棋布,丧气地向下挥了挥手――五个昼夜了,还在原地打转,大概要迷失在这片水域了。
  漂泊了一个多月的船工们很不安,罗盘上的磁针不停转换方向,再也不是直指南方了。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测试过,忽东忽西,没有定规。
  “这么下去我们会死在这里的,米缸见底,淡水也快用完了。”
  船主仰首看,这么好的天气不可能下雨。靠蒸煮海水获得淡水,木柴和炭也不够用。他在船帮上捶了一下,“下网,先填饱肚子,然后上岛,看看能不能找到淡水。”
  可是网扔下去,打上来后没什么分量。仔细挑拣,网底孤零零躺着一只海螺,朱红色的螺尾,小孩拳头那么大――又是它!
  “真邪门。”有人嘀咕,“放了三回网,三回都是它。”
  “一定是这妖物作祟。”一个船工提着铁锤过来,“待我砸扁它,看它还惑人!”
  正要举锤,被船主喝止了,“勿得罪神明。”捡起海螺,扬手扔下水,喃喃祝祷着,“求海主指条明路,回乡后必定诚心供奉,再不敢造次了。”
  原本不信鬼神的人,到了这个当口也不得不低头。他们是国君派出来打通海上贸易的,船上装满了陶瓷铁器及犀角明珠等,结果出了南海一切都乱了,碧波万顷无边无际,如同误入了另一个世界,要永远浪迹下去了。
  时间在流逝,信心也在流逝。海上起了一点风浪,放眼望去波光如鳞。船舷两侧吊着灯笼,照出深黑色的海水。月亮大得骇人,隐隐有歌声传来,细听之下是个清亮的女声,无曲无调,却空灵婉转,穿透人心。
  众人皆惊,南海之外有鲛人,声若金箔,泣能出珠。陆上的人对于海族的了解只限于古籍记载,果真遇上,慌不择路。这时头顶上雷声四起,刚才还是月色如练,转眼便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了。
  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天气,雷电晦冥,一簇簇火轮在船的两舷滚动,一道道闪电直劈船身前后。狂风骤起,猛地横扫过来,船被顶在浪尖上向前推进,海水浇得人睁不开眼,耳朵里能清晰听到榫头脱节的吱扭声。忽然一个庞然大物从水底窜起,似乎是龟,背壳宽有丈余。来不及细看,转瞬落进水里,激起滔天巨浪,轰地一声,把船体拍得四分五裂。
  电光火石,直击深海,看热闹的吓得抖作一团。鲛人歌声虽美,口齿却不伶俐,水面上一双缀满星光的眼眸里写满惊惧,慌张地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干。
  “和你没关系,”阿螺安抚她,转而盯着远处喃喃,“我们应该去救人,迟了就来不及了。”
  被天火烧到会魂飞魄散,鲛女有点迟疑。她曾经遭遇过雷击,现在回忆起来仍觉痛不可当。雷神的力量惊人,她也只是擦着一点皮而已,阿螺发现她的时候她鱼肚朝天,已经死了九成。阿螺一顿痛哭,本来要扛她去鲛人墓地的,好在中途醒了过来。脑子倒还好使,然而后遗症致命,因为尾上缺了一鳞,那些爱美成痴的鲛人开始私下议论,要把她逐出潮城,送到南溟造海堤去。
  想起这个就很难过,鲛人生性平和,但容不得残缺。平时相安无事的族人排挤她,把她当成了异类。所幸她造化大,遇见了贵人,否则现在只怕凶多吉少了。
  忘不了那双纤长白洁的手,掂着一片金鳞嵌上她鱼尾时的情景。她很不好意思,尾鳍飘飘拂拂遮掩着,阿螺怂恿了半天,她才舒展开身体让众人看,一看之下皆惊叹,简直太漂亮了!她的鳞和其他鲛人不同,大多数鲛人是琥珀色的,她却是翠色,横斑潋滟,流丽异常。新得的那片鳞在一丛翠蓝之中尤为扎眼,像太阳透过水面洒下的光斑,不管潜得多深都熠熠生辉。
  四海八荒灵物很多,得了道就要渡天劫,她们此来恰逢那只老龟躲在商船底下避难,结果非但没有助益,反倒害了满船的人。阿螺要施救,救人是积德行善的好事,不应该反对。可雷电无情,躲避不及就成烤鱼了,难免害怕。
  “你也不去。”鲛女艰涩地说,“会死的。”
  阿螺不管不顾,她就是百无聊赖,被网子捞了三回的那只螺。她和鲛女是很奇怪的组合,一个胆小怕事,一个胆大包天。她常常大无畏得不计生死,好在有鲛女在身边拖后腿,才能平安活到现在。
  她要往前纵,被鲛女拉住了。她示意她看前面光景,雷电交错,密密落进那片水域,隔得这么远,都能看见闪电穿透海水的恐怖景象。
  鲛女翻着白眼,做了个濒死的样子吓唬她,阿螺也有些犹豫了。水面上刚才还在扑腾的人早没了踪影,她想了想打定主意,“潜下去,潜得深了,雷劈不着。”再要劝,她灵巧一个翻转,已经往风暴中心去了。
  鲛女没办法,只得跟过去,隔水依旧能看见曲折的,发着巨大亮光的闪电沿云层边缘游走,突地一记爆发,天幕都要裂开似的。她吓得背鳍炸立,阿螺速度很快,她不敢落下,在后面奋力追赶。水中到处有人悬浮,阿螺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船主。她也随手捞人,可是捞来一看,不瞑目的一双眼涣散地对着她,人已经死了。她悚然推开,再找阿螺,发现她游得越来越靠近水面,她的尖叫也阻止不了她。上空风雷依旧盘旋,眼看又一场电光酝酿起来,她向上浮游,猛地抓住阿螺腰间的绡纱用力一拽,把她拽出了那个光圈。
  焦雷堪堪擦着头皮过去,阿螺心有余悸,托起那人远远避开。刚喘上一口气,雷声又大作,回头看,发觉鲛女被困住了,几番奔逃都无法突围。她急得团团转,正要去相救,只见那妖娆曼妙的身体猛地跃出水面,透明的两翼在电光中乍现,尾鳍带起清光一片,划了个优雅的圆弧,深深扎进海里。
  “夷波!”阿螺的喊声在海上回荡,面对这样的困境她无能为力,只有眼睁睁看着电闪雷鸣飞速移动,一路向她逃匿的方向追赶而去。
  好在夷波跑得快,什么都不管,一直往南。珊瑚海藻在眼角快速倒退,她穿过鱼群,那些细小狡黠的鱼脸上如出一辙的惊愕表情定格在她眼底,一尾巨鲸停下看她,她从它庞大的身躯底下穿过去,等它转动眼睛的时候,她已经游远了。
  雷电继续肆虐,但震天的轰鸣渐渐落后,远了淡了。又奔一程,停下看,不知什么时候天放晴了,一轮明月挂在半空中,清辉惨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夷波抚抚胸口,险些吓死,要不是首尾灵活,现在大概已经变成焦炭了。可是环顾左右……这是哪里?月光溶于深海,看不清前路。难道越过边界,闯进南溟了?
  她彷徨款摆,扶摇直上,浮出水面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终于迷路了。刚才从哪个方向来的不记得了,水面上没有标识,还不如水底。她重新潜下去,照着记忆原路返回,游了很久,越游水越深。南海之外的水是极美的,浅处蓝得摄人心魄,但到深处,积蓄过多颜色愈发浓重。往下看,底下大概是海沟,光线黯淡,变成了墨色,简直叫人晕眩。
  她呜咽了下,咕噜噜吐出一串泡泡。往后退,忽见沟底霞光大盛,照亮了方圆百里。夷波虽然胆小,但鲛人一族好奇心很强,她悬住看了一阵,扶着崖壁试图往下,刚挪两步不由退缩,说不定是个海妖,长了九个脑袋……细掂量还是算了,刚捡回一条命,别又塞了妖怪的牙缝。
  她摇摇尾巴打算离开,猛听见铁索相击发出巨响,崖壁边缘岩石滚落,震得海水颠荡。她骇然拿两手捂住眼,透过指缝间的蹼膜向外张望,霞光回旋,比之前更甚了。她壮了壮胆,小心翼翼贴着崖壁往下溜,强光晃眼,停下适应一会儿,水越深水压越大,挤得心肺几欲破裂。
  可能到不了那里,如果到不了就回去,阿螺还在哑海等着她……但那光就在不远处,带着诱惑的味道,似乎触手可及。她又有点不甘心,踯躅徘徊,忽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卷进水底,翻滚着失声尖叫,咚地一记,摔进了泥沙里。
  晕头转向爬起来,略定了定神,这才看清面前景象――宽大的石基上竖着一根玄铁柱子,粗有十丈余。柱上盘一条苍龙,周身被铁链捆缚,头角峥嵘,双目紧闭,长长的龙髯随波逶迤,要是能够打开枷锁,恐怕身长有千里。
  她吃惊不小,这是第一次见到龙,龙君出现时幻化了人形,真身是否也像这样?这龙大抵是犯了错,被囚禁在此,不知困了多久,说不定已经饿死了。再看柱子,顶端云纹与回纹交错,既然用来锁龙,必定有大讲究。
  正屏息窥探,不经意一瞥,发现那龙不知何时醒了,鳞鬣奋张,呲目瞪着她,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第 2 章

  “何方水族,胆敢贸入寒川!”
  龙啸的威力不因身体受缚有所减弱,口唇大张,獠牙毕露,对着底下蝼蚁大小的鲛人一吼,那小小鲛人海藻一样的长发被声波震荡,仿佛迎面狂风,向后猎猎飞扬起来。这鲛女胆子太小,直接趴在了地上,苍龙心满意足地收声,舔了舔唇,觉得自己威武不减当年。
  夷波吓得肝胆俱裂,哆哆嗦嗦向上拱手,“潮城鲛人夷波,误入……请龙君息怒。”
  一条失去自由的龙,必定是罪大恶极的,谁也不知道它接下去会干什么。夷波唯恐命不久矣,打算伺机遁逃。抬眼觑它,这一看登时魂飞魄散,苍龙一双灯笼大的眼睛疑惑地打量她,每次眨眼都能让她感觉到暗涌流转。她鱼鳍轻颤,为了讨好,很虔诚地行礼,“小鲛……给龙君找吃的。”
  龙乜了她一眼,不为所动,声如震雷地质问她:“你是怎么进来的?受谁指使?”
  夷波忙辩解:“没有指使……”怯怯指了指上方,表示碰巧路过,可能是大人无意间摆了摆尊臀,把她卷下来的。
  龙依旧张牙舞爪,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一个毫无法力的鲛人能进入寒川,那就说明外面的结界已经破了,它重得自由指日可待。思及此,不免龙心大悦,但是蓦然回首,空虚和惆怅又倾泻而出,“本座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