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旺家小媳妇  第1页

简介: 冯荞不知道,她的继母重生了,一心要把亲闺女嫁给她前世的丈夫。冯荞不知道,她前世的丈夫也重生了,一心要背弃糟糠妻,迎娶白月光,走上人生巅峰。冯荞只知道,她嫁的男人三观有点问题,多年致力于培养媳妇好吃懒做,一直在努力,从未被超越。

第1章 烙煎饼
  早春二月,五更天还不到,沉寂的村庄就醒来了。鸡鸣声,狗叫声,脚步声和井台上洋铁桶的咣当声,还有拖长了腔调吆喝牲口的声音。
  其间夹杂着一声粗嗓门的喝骂。
  “冯荞,都睡死了吗?还不快起,这都啥时候了?”
  话音刚落,西屋的木板门吱呀一声拉开,煤油灯昏黄的光线溢出门外,一个长辫子的俏丽姑娘从屋里出来。
  外头的天色还是黑沉沉的,朦胧看得见院里站着的中年男人。
  “小闺女家家的,真叫懒,也不知道早起一会。这都啥时候了?吃饭可都怪勤快的,等你们再推完磨,人家都耕完二亩地了。”
  “知道了。”冯荞答应一声,心里知道她爸有些话未必是说给她听的,也不辩白,赶紧跑去井台洗脸。
  冯老三站在院里又数落了几句,见东屋西屋仍旧没动静,无奈叹了口气,瞅一眼冯荞,转身拎起箩筐走了。
  甩着手上的凉水,冯荞已经从困意中彻底清醒过来。今天……还真睡过头了。农闲时节还好,眼下春耕春种的大忙时候,农村人鸡叫三遍再起床就该晚了。天亮前推磨烙煎饼,还得喂猪做早饭,不能耽误生产队上工,耽误了上工,队长不光骂人难听,还要扣工分的。
  冯荞洗完脸,顺手把两条及腰的麻花辫子挽到脑后,一个人默默走进屋里,然后吃力地端着一个大瓦盆出来,盆里满满的弄碎泡好的地瓜干。她抄起水瓢,舀水先把石磨冲刷干净,扭头瞥一眼东屋紧闭的木板门,索性把水瓢一扔,转身进了西屋。
  “小粉,快起来推磨,时候可不早了。”
  床上的冯小粉烦躁地扯过被子,往头上一蒙,继续睡。冯荞干脆一扬手,把被子直接掀掉了。
  “小粉,你快起来,这推磨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干的活儿,你再磨蹭,等会子耽误了生产队上工,你妈又得骂人了。”
  “烦死了!困死了!”床上的冯小粉翻了个身,嘴里抱怨,“今天怎么叫我推磨?”
  “你妈没起。”冯荞撇嘴笑笑,“要不你去叫她?叫她起来跟我推磨,你就不用干了呗。反正这推磨,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干的活儿。”
  “累死算了!”
  冯小粉嘟囔一句,从床上爬起来,抓抓头发,慢吞吞开始穿衣服。推磨这样的重活,她还真没干过几回,她妈毕竟是疼她的。
  在这个家里,冯荞就算再聪明再漂亮,但有一点没法永远跟她比,她妈是亲妈,而冯荞不是。
  推磨多累呀。生产队倒是有几头毛驴,可普通社员哪家能随便给你用?家家户户推磨就全靠人力。那大石磨死沉死沉,一个人真是推不动的,平常大都是她妈跟冯荞一起推。
  其实冯荞今年也不过十七岁,比冯小粉只大了几个月。
  冯荞见冯小粉磨磨蹭蹭的样子,也懒得再催,自己转身先出去收拾磨盘,把盆里泡着的地瓜干搅几下,猛一使劲端到磨盘上,正在套磨棍,眼角瞥见寇小胭揉着眼睛出来了。
  “大表姐,我跟你推磨吧。”
  冯荞看了看寇小胭,她才十二岁,瘦瘦小小,小细胳膊跟麻杆似的,个子才到冯荞胸口。
  “你才多大力气?你去,叫冯小粉起来。”
  “二表姐还在穿衣裳。”寇小胭小声说,“大表姐,我先跟你推吧,我有力气的。”
  冯荞随手丢给她一根磨棍,自己拿起勺子往磨眼儿里喂了两勺料,抱住磨棍推动磨盘,石磨盘吱吱转动,面糊糊顺着磨盘流出来。寇小胭一边吃力地推磨,一边怯生生问道:“大表姐,大姑她今天怎么啦?”
  冯荞抿嘴一笑,小声说:“你还不知道?你看你大姑那人,每到农忙干重活,还不都要病几天的?”
  ☆☆☆☆☆☆☆☆
  外头的动静,寇金萍躺在床上早听见了。
  搁在往常,她也该起来了,一边带着冯荞推磨,一边呵斥着家里其他人洗衣做饭、喂鸡喂猪。寇金萍纵然大字不识,却实在是个有控制欲的人,泼辣成性,已经习惯了这个家里都听她的。
  然而这会子,寇金萍躺在床上,半点也不想动弹,脑子里雷劈过似的,恍恍惚惚一团乱,几番怀疑自己是睡是醒,是不是还在做梦。
  寇金萍明明记得,上一刻她还坐在孔志斌的宝马车上,跟孔志斌讨论冯荞的死。
  她慢慢回想着一切,要说是做梦,那梦也太真实了,好像她已经活了一回了,前世的情景清晰而又真实。
  要说冯荞那丫头算是个好命的,当初嫁给孔志斌,明明孔志斌穷鬼一个,饭都吃不饱的,谁能知道社会风向一变,穷小子孔志斌做生意弄买卖,竟然一步步发达起来,成了有钱大老板,冯荞跟着坐小车住别墅,可享了清福。
  可惜啊,好命不长久。冯荞跟她那短命的亲妈一样,不是个长寿的,五十几岁就癌症死了。她这做继母的出面去参加葬礼,完了孔志斌开车送她回来。
  寇金萍记得,她坐在车上还感慨呢,孔志斌才五十几岁,看着还更显年轻,又那么有钱,冯荞一死,他就是想再娶个黄花大闺女,都能挑漂亮的。当时她还旁敲侧击了一番,猜度着孔志斌有没有别的女人。
  然后……好像……对面一道刺眼的强光,不知怎么轿车就猛然窜出公路桥,然后她就回到了四十年前,在这茅草屋的木板床上醒来了。
  寇金萍这会子回想起来,知道是出车祸了,她这是死而重生了,轿车从那么高的公路桥冲下去,那孔志斌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儿,寇金萍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寇金萍和冯老三不是原配,都是伤家丧偶的二婚。冯老三前头的媳妇,也就是冯荞亲妈,是难产死的,农村当时那条件,难产死人不稀奇。而寇金萍自己呢,几年前她的死鬼男人和她娘家弟弟一起出门,入海口风浪翻了船,一块淹死了。俗话说寡妇难熬啊,寇金萍当时也就三十岁上,寡妇人家的,带着冯小粉熬了一年,熬不下去了,经人撮合改嫁给了冯老三。
  而她娘家弟弟一死,弟媳没多久也丢下孩子改嫁了,侄女寇小胭成了孤儿,推来推去没人管,最终扔丢给了她这亲姑姑。
  因此他们这个家庭,在村里人眼中实在复杂。
  外边的冯荞和寇小胭还在吃力地推磨,两个小姑娘家身单力薄,一会功夫就累出了热汗。
  “歇口气儿。”冯荞放下磨棍,一边把磨出来的面糊刮进桶里,一边扬声冲西屋喊道:“小粉,你好了没有啊?还不起?”
  “叫叫叫,你穷叫什么呀!”冯小粉一脚出了屋门,气哼哼的一摔门,“干一点活也得叫我,看你推个磨咋咋呼呼的,我梳个头的工夫,怎么啦?梳头也不行了,我又不是躲干活,我是那样的懒人吗?”
  “你不是那样的懒人,就赶紧来帮忙推磨。”冯荞也不示弱,“你这梳个头的工夫,我跟小胭面糊都磨了半桶了,你这当表姐的,小胭比你还小好几岁呢,你还真好意思让她替你推磨。”
  “她姓寇。”冯小粉立刻顶了一句。让她推个磨怎么啦,她寇小胭就是个吃白饭的——冯小粉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在这个家里,冯小粉觉着冯荞反正不是她妈亲生的,而寇小胭,压根就是寄生在她家的累赘,跟冯荞和寇小胭一比,她可优越多了,本来就该得到更多的疼爱。起这么早她还犯困呢,像这干活的事情吧,冯荞和寇小胭就该自觉多干一些才对。
  忽然听到屋里寇金萍重重咳嗽了一声,冯小粉想想才觉着说话不妥,她瞥一眼寇小胭,心思一转,忙改口补救:“小胭她姓寇,跟我妈一个姓,她是我亲表妹才对,冯荞你少在里头挑拨使坏。”
  话说出口,冯小粉才觉着似乎哪儿还不对,简直越描越黑了,这不等于自己说寇金萍是个偏心的后妈吗?
  果然,冯荞嘻嘻一笑,故意大声地说:“冯小粉,你这说的这什么话?你不是姓冯?小胭不是我表妹?你跟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冯小粉瞟了一眼东屋门,琢磨着她妈肯定听见了,私底下又要骂她蠢人不会说话了。她原本当然不姓冯,她妈嫁过来她才改了姓的。也因此,冯荞总喜欢连名带姓地叫她,无非是提醒她:你现在也姓冯,你是在我们冯家。
  所以冯小粉一直讨厌冯荞,长得漂亮就算了,聪明能干就算了,明明是死了亲妈的小可怜,明明应该唯唯诺诺可怜样,偏偏她却没个可怜虫的自觉,不肯示弱,还敢跟她争论拌嘴,简直太可恶了。
  屋里的寇金萍也都听见了,不由得再叹了口气。她这个闺女,看着性子要强,可终究是比不上冯荞啊。
  上辈子,小粉也算是嫁了个不错的人家,家底子厚实,公公当生产队长,小伙子也不错,小两口感情还算是好的。谁知随着社会变革,家里一天不如一天,生生受了一辈子穷,最困难的时候,一家老小喝稀的,逼得投奔冯荞和孔志斌,给孔志斌打工干活。连她自己,晚年生活也靠着沾冯荞和孔志斌的光,孔志斌财大气粗,手指缝里撒点儿,也够她吃用了。
  寇金萍想到这儿,忽然眼睛一亮:对呀,她重生了,一切从头重来,冯荞还没嫁给孔志斌,孔志斌这会子还是个不起眼的下三滥呢,把小粉嫁给他,将来她们母女不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想想上一世孔志斌城里的大别墅,想想他的钱财,他的轿车,他的老板气派……寇金萍越想越激动,这简直……太好了!


第2章 懒驴
  冯小粉看着冯荞和寇小胭推磨,心里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旁边石板搭的台子上。
  “你俩这不是推得好好的吗,叫叫叫,非得叫我,就这么屁大点活儿,离了我还不行了?”
  “离了你还真不行,饭大家吃,活大家干。”冯荞添了一勺料,顺手磕磕勺子,“有那说话的功夫,你也别闲坐了,过来帮忙!”
  “我昨天干活碰着脚了,脚趾头有点疼,咋能推磨?可不是我躲懒不想推。”
  “那你就别推了吧。”
  冯荞算是习惯了冯小粉这懒货的做派,看看盆里剩下的料子也不多了,干脆不再理她。
  冯小粉等的就是这句话,撇嘴笑笑,觉得冯荞今天还算识相,便心安理得坐在一旁,理着两条麻花辫子玩。一顿饭的工夫,冯荞带着寇小胭磨完了一盆地瓜干,一边往桶里收糊糊,一边交代寇小胭:
  “小胭,你去扯一筐麦草,给你二表姐烙煎饼用。”
  “凭啥叫我烙煎饼?”冯小粉顿时跳了起来。
  “那你凭啥吃?你不是碰着脚了吗,不能推磨,正好坐那儿烙煎饼,你总得干一样吧?”
  寇小胭习以为常地听着冯荞跟冯小粉拌嘴,默默拎了筐子去扯麦草。冯小粉在这个家里有亲妈撑腰,从来都是要占上风的,可冯荞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