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宠夫  第1页

简介: *穷秀才和哑巴夫郎*多年之后,众人只知道奸相魏悯权倾朝野,却极少有人知道,她是如何一步步的爬上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置的。魏悯勾唇:只因娶了个贤夫。

作品简评
穷秀才魏悯到了娶夫的年龄,东拼西凑才借来几两银子,托人说了门亲,听闻夫郎长得清隽好看,温柔贤惠,魏悯觉得赚了,连做梦都带着笑。然而娶回来之前,却没人告诉她,这夫郎,是个不能说话的哑巴。多年以后魏悯三元及第成为一代名相,众臣追问其历程。魏悯道:只因娶了一位贤夫。文章简单带着些许小幽默,朴素的讲述了一个穷秀才如何带着先婚后爱的夫郎一路高升的故事,升官之路跌宕起伏,女主机智化解最终凭借自己能力成为一代丞相,作者文笔朴实,主配角讨喜,全篇文章轻松有趣,值得一读。

第1章 有人来说亲
  初春三月,天气乍暖还寒。
  魏怜从地里回来,刚进门就发现屋里除了夫郎孙氏外还坐着一个男子。三十来岁的年龄,瞧着不是孙氏日常交好的那几个。
  男人正对着门坐着,见魏怜回来,起身冲她笑了笑,熟络似得说道:“魏大从地里回来了?”
  魏怜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话。
  魏怜姐妹不多,一共两人,她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个妹妹。
  “回来了。”孙氏正跟李冰人聊的火热,余光瞥见魏怜进屋,随口问了句,“稻子种完了吗?”
  虽说三月天气忽冷忽热,但水稻再不播种就要误了时节。
  魏怜应了声“嗯”。
  孙氏见李冰人还站着,便抬手将他拉着坐了下来,“你坐你的,她人就这样,话少,你别介意。”
  李冰人笑着说道:“女人话少才好,不油嘴滑舌做事认真。我见你家妻主是个能干的,你倒是好命,净坐在家里享福。”
  听了这话孙氏嗤笑一声,“享福?享什么福?你快别说笑了。”
  他跟李冰人还有话没说完,就扭头对正打水洗手的女人说道:“小洛去张夫郎家了,你去把他接回来吧。”
  魏洛是魏怜和孙氏的儿子,今年四岁,名字是他那秀才小姨,魏怜的妹妹魏悯起的。
  等魏怜出门后,孙氏叹息一声说道:“小孩子就是闲不住。”
  父母自己能抱怨说落孩子,但心里却听不得别人附和半句。这个理李冰人自然明白,他笑着说道:“孩子嘛,活泼些才好。”
  孙氏摇摇头,“不说他了。”想起魏怜回来前两人聊的事,孙氏拉着李冰人的手,道:“好哥哥,你再细细说说那家公子吧……”
  李冰人抬手拍了拍孙氏的手背,说道:“我做媒你还不放心吗?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不会昧着良心说那没有的事儿。”
  他这话说的虽真诚,但说媒的冰人嘴里能有几句实话?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把那满脸麻子的公子夸的跟那下凡的洛神一样好看。
  孙氏讪讪的笑着,抬手给李冰人往杯子里添了杯热水,“哥哥为人我自然清楚,但你也别怪我啰嗦。实在是我家妻主就这一个妹妹,护的跟眼珠子似得,我总得问清楚些才好。”
  李冰人也不恼,端起热茶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才说道:“也不怪你多问,这公子跟咱们隔了两个村,不像同村人那么不知根知底,多问问才对。”
  “说来也是巧了,那家人托人给儿子说媒,你又找我给你妻家妹妹说亲,我瞧着那公子也不错,就想给两人拉条线,这才过来跟你说这事。”
  “那家人姓张,公子叫阿阮,说起来也是个苦命的。”李冰人叹息一声,将事情说给孙氏听。
  原来这阿阮并非张家的亲生儿子,而是从别处抱来的。
  张家夫郎嫁入张家多年,肚子一直不见动静,村里的老人就给他出了个主意,叫龙引凤。
  这龙引凤的意思就是让张家做好事,从亲戚家抱来一个儿子,养在膝下。先有一个儿子了,自己才能怀孕。
  这事说来也邪乎,张家人把两三岁的阿阮领来没几个月,这张家夫郎就怀有身孕了。十月之后,生了个白白胖胖的闺女,可把一家人乐坏了。
  张家夫郎膝下有了亲闺女,哪里还会多问这领养来的孩子?饭有一口没一口的喂着,有好的自然要先紧着女儿吃,只要饿不死他就行。
  这阿阮就这么长到八.九岁,人虽瘦小,但脸蛋长得倒是好看,声音更是像只小百灵鸟一样好听。村里不少人都说张家将来能把儿子嫁得好。
  张家人本来也这么想的,阿阮比女儿大个几岁,将来的嫁的好了,聘礼什么的自然不会少,到时候就把这钱存着,给女儿上学或者娶夫郎。
  从那开始,张家对阿阮也没那么忽略了,态度明显好了许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张家这是想用儿子,将来“卖”个好价钱。
  谁知这打的劈啪响的好算盘,却输给了阿阮的一场风寒。
  张家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阿阮生病了,就上山拔点草药给他吃,连副药都舍不得去大夫那里抓。
  本以为是场小病,儿子骨头贱命硬,熬两天就好了。
  没成想,这风寒越来越严重,眼见着阿阮要熬不下去,张家人都准备等他咽气把他埋了的时候,他就这么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可惜的是,毁了一副好嗓子,从此成了个出不了声的哑巴。
  这对于张家人来说,他不如死了算了。
  成了哑巴,还怎么卖给有钱人家做小侍?
  卖不出去不说,还得一日三餐的养着他,血亏的生意。
  张家人从那开始,更不把阿阮当自家儿子了,就当个不要钱的侍从般使唤。
  张家女儿如今十二三岁的年龄,正准备进书院读书,一家人都指望着她出人头地,合计一番就把家里的地买了,准备带着女儿去县里读书。
  县里可不比乡下,多个人多张嘴都养不起,张家夫郎这才找人给阿阮说亲,想把这个累赘甩出去。
  孙氏听完唏嘘不已,李冰人也是一声叹息,“我妻主的弟弟就和张家一个村,听闻张家夫郎想给阿阮说媒,就让我帮忙寻个人家,免得说不着亲,张家夫郎心一狠,把人再卖出去。”
  现如今张家人一心想去县里生活,但在那里又没有营生,吃喝用住哪样不花钱?那卖地的银子又能花多久?
  若是阿阮没说着人家,张家人到时候把他带到县里,缺了钱,自然不会再养着他。
  至于能把一个哑巴卖到哪里去,李冰人不说,孙氏也能猜到。
  一般大户人家选的侍从要求严格,不能说话的肯定不要,就算招进府里做的也是最粗最重的活,价钱给的也不是多高。
  但若是想卖个好价钱,只能是那种窑.子柳.巷了……
  孙氏自认心肠硬,但跟张家人比起来还是软和多了。
  孙氏踌躇不决,“这阿阮身世固然可怜,可我家是给妹妹说亲,也不是做善事……”
  若是他自作主张给魏悯娶了个哑巴,魏怜知道了非得跟他和离不成。
  李冰人握着孙氏的手,说道:“不是哥哥我说话难听。你妻家妹妹虽是个秀才,可又有什么用?若是今年过不了乡试,还不是要回来种地过日子?”
  “她一个拿惯笔的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她若是没成家,还不是要你和魏大养活她?再说她要是想接着考状元,那你们岂不是要养她一辈子?”
  李冰人见孙氏垂眸沉思,就知道自己说到了他心里,“等她成了亲,你们分了家,她再怎么样和你们关系也不大了。
  她想考状元还是想种地,都是她和自己夫郎关起门来讨论的事情了。魏大虽是她姐姐,但也不能为她操一辈子的心,你说对吧?”
  听了这话孙氏不由得握紧了手,他的确是想跟魏悯分家。
  他们现在住的屋子是后来才盖的,虽说比老宅要大,但到底也就只有两个屋子。
  他和魏怜带着小洛住一个屋,魏悯自己住一个屋。
  随着小洛的长大,魏悯倒是识趣,说想回老宅住,把她那屋留给小洛。但这话还没说完,就被魏怜打断了。
  长姐如母,更何况妹妹算是她一手拉扯大的,怎么可能让她自己住在老宅?
  “老宅里面什么都没有,你若是从书院回家连口热水都喝不上,我不同意你出去住。”魏怜态度坚决,“你就住在这儿。”
  魏怜这人一向话少,但要是她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孙氏心里虽然憋着气,但也没发作。
  现如今儿子都四岁了,魏悯今年也刚好要考科举,如果她要是没考过乡试,以妻主的性子,定然也不会让魏悯搬出去住。
  可孙氏还想要个女儿……
  儿子和妻夫两人住在一起,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入夜后只能躺平睡觉,这让他拿什么生女儿?
  所以孙氏才想给魏悯说亲,她娶了夫郎,再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就不合适了。再说魏悯今年十七,也该娶夫了。
  李冰人瞧着孙氏神色松动,不由得说道:“再说这阿阮长得是真不错,模样好看温柔贤惠,什么活都会做,实打实的贤夫,除了不能说话,其他的一点都不比别的小公子差。”
  “我知道你妻家妹妹是个秀才,难免眼光高,想娶个十全十美的人。我说句难听的话,这种人家的公子,眼睛都长在头顶上,哪里看得上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秀才呢?”
  李冰人说道:“张氏一心想把他嫁出去,以后定也不会来往,还省了夫郎家那边的麻烦事。
  这张家急着嫁儿子,要的聘礼什么也不高,实在是捡来的便宜,你打听打听,有谁家娶夫郎花的钱比这个数还少?”
  孙氏看李冰人竖着的那三根手指头,咬咬牙,最终点了头,“这事,还要劳烦哥哥多费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魏悯:大家好,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即将过门的夫郎@阮三两
  阿阮:……这意思是嫌弃娶我太便宜了?那你今晚打地铺吧(冷漠脸)
  魏悯:(这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说好的秀恩爱呢?)QAQ

第2章 夫郎是什么模样
  孙氏站在门口将李冰人送走,正准备转身进屋,就见魏怜牵着儿子回来了。
  四岁的魏洛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见到爹爹立马松开母亲的手跑了过去,张开双手一把抱住孙氏的腿,仰着头甜甜的叫了声,“爹爹。”
  孙氏笑着垂眸看他,随意问了几句他下午玩的怎么样。
  魏洛有问必答,一张白.嫩的小脸蛋上就差写满了欢喜二字。
  魏怜看了眼面前的父子俩,又看了眼李冰人离开的方向,犹豫了一瞬,才问道:“刚才来的是谁?”
  孙氏正拿着湿毛巾弯腰给魏洛擦手,闻言动作未停,头也没抬,“隔壁村的李冰人。阿悯今年也都十七了,我托李冰人给她说亲。”
  魏怜闻言眉头皱了皱,语气中颇有几分不赞同,“阿悯现在念书为重。”
  孙氏没理她,只是低头将魏洛的两只小手擦的干干净净,直起身子摸了摸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