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脂美人在八零  第1页

简介: 温馨和闺蜜反目成仇,为了报复温馨,闺蜜将她写进了一本狗血年代文里。文中,与她同名的炮灰女配父母害得男主全家下放不说,在男主一家恢复原职后,又怕对方报复,强行将女配送给人家当免费“小保姆”。看着以她为原型的女配被禁欲男主虐身又虐心,还抖M一样的爱上对方,温馨表示嗤之以鼻,哼!再帅的男人也不可能让姐姐我患上斯德歌尔摩综合征好么?!没想到话音刚落,就整个人带着行李箱穿进了这本小说里。

第1章
  夏日傍晚的微风,正缓缓吹抚着小河两旁的垂柳枝。
  不远传来“扑通”一声响。
  有人落水了?
  站在路边的军装男人眉头微蹙,恼人的掀开汗湿的军帽,飞速脱下身上的军衣扔到一边,冲过去跳入水中。
  投河的是个女人,还是个非常年轻貌美的女人。
  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一个奇怪的箱子。
  “同志,醒醒。”
  阎泽扬刚才匆忙救人没有注意,这时候才发现,眼前这个女人,身上穿了一件……他从没见过的连衣裙,似纱非纱十分薄透,尤其浸湿了水,身材曲线纤毫毕见。
  宽松的领口,在刚才拖拽间,有一边滑下了肩膀,露出大片如羊脂膏玉一样的肌肤,甚至……
  他只匆匆瞄了一眼,就迅速移开了视线。
  时间近晚,河边的人并不多,见女人昏迷不醒,他抹了把头上脸上淌下来的水滴,想将人翻过来倒控河水,可手一碰触背,就是一片难以想象滑嫩酥软的肌肤。
  ……
  他全身湿淋淋的蹲在那儿,就在他不知道该拿这个半遮半露,有碍风化,碰到哪里都是雷区的女人怎么办的时候,对方突然轻咳了两声,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两个人的目光毫无预兆地撞在了一起。
  她明亮动人的眼睛,迷蒙的看着他。
  他也严肃的看着对方,刚要开口“同志!”对方桃心小粉唇微微一张,虚弱地吐出声音来,“好帅啊,喜欢,不要走……梦吗……”说完,就伸出白如凝脂的双臂,攀上了眼前看似十分结实有力的脖颈,满意的将粉唇轻轻印在他的嘴唇上。
  男人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你……”一时震惊在那里。
  可他一开口,一条粉嫩嫩又甜滋滋灵活四射的小舌头就轻轻伸了进来,与他笨拙的口舌轻吮嬉戏纠缠起来。
  每动一下,都撩得他胸腔震动,大脑空白一片。
  ……
  赵东升开着大吉普停在路边,四处找不到人,隔着一排杨柳,他眼尖的看到了河边的衣服,结果跑过去,隔老远就看到平时里把他们训得像个孙子似的“冷面阎王”,睛天白日里竟然跟一个女的……
  嘴对嘴亲在了一起。
  这情景,这威力!不亚于一颗拉了弦的手榴弹一下子砸在了他头顶上,惊得赵东升脚一软,差点摔了一跤。
  但他也看出来了,是这个女的强亲他们阎团。
  不得了啊不得了!
  在这个男女拉个手就要被人指指点点,天黑了一起走在路上都要被联防队查身份的年代,居然有女的敢亲他们阎团长!不要命了?
  他们团长下手从来不留情面的。
  赵东升心虚的四处张望,这种事要被旁人看到了,阎团就算长八张嘴也说不清楚。毕竟,这年头女流氓太稀缺……
  就在他贼眉鼠眼的乱瞄,想着要不要咳嗽一声的时候,终于看到他家团长把女人一把推开,女的被推的“哎呀”了一声倒在地上,声音听起来娇滴滴的,就像羽毛轻挠在心上,酥酥麻麻好听的很。
  阎团站起身,见她没事,转身就走。
  可以赵东升跟在阎泽扬身边两年的经验,他虽然气势汹汹,但脚步节奏明显凌乱了。
  赵东升还想抻着脖子往他后面看呢,想看看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耍他家阎团流氓的女的长得什么样,结果……
  “好看吗?”冰冷的像地狱一样森寒的声音在他耳边冒着气。
  赵东升立即缩回了头,“嘿嘿。”他有心想问,被女人亲是个什么感觉,可也知道,要是问了,肯定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走到小树林,阎泽扬恢复了平时冷漠的神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赵东升机灵的很,立即说:“放心阎团!保证烂在肚子里,一个字也不说,嘿嘿。”
  见团长“嗯”了一声,他立即打蛇随棍上,“不过,阎团,刚才那个……”
  他一开口,阎泽扬冷嗖嗖的目光就瞥了他一眼。
  他:“……”好吓人!
  “去,把车开过来。”
  “是!”
  说完,一路小跑走了,跑了两步回头,就看到阎团回过头看向河边。
  ……
  就在这时,远处有个四五十岁的齐肩短发中年妇女跑了过来,看到了坐在河边的女人,上去就掐了她一把。
  “你谁呀,干嘛掐我?”河边传来娇滴滴又带着难以置信的声音。
  四五十岁的女人咬牙切齿地怒道:“我谁?我是你妈!你居然寻死?反了天了,让你进阎家,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以为阎家那样的人家那么好进呐?为了这个我和你爸找了多少关系?送了多少东西?
  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我一个远方表亲的外甥女,有了现在这个机会,凭你的姿色,随便打扮打扮,阎家那独子还不得被你迷得晕头转向?你只要嫁进去,日后荣华富贵还不是应有尽有?
  结果……你可气死我了!你以为我让你去当保姆伺候人是糟践你?我是你妈!我还能害你?你爸当年得罪了阎家,人家早就看你爸不顺眼了,这次弄黄了你弟弟的差事,下次指不定就要收拾你爸了。
  你爸要倒了,我们全家都得喝西北风,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要是不去,你爸少不得要另找靠山了,付书记家不是还有个傻乎乎的小儿子吗?人家一直想求娶你呢,妈一直没答应,现在你不愿意去那边,好,我也不逼你,那就应了付家这门亲事吧,这门亲事也不错……”
  “我什么时候寻死了?什么阎家付家?喂喂,这位阿姨,说话归说话,你别掐我啊!我可不是你女儿,你看清楚点,呀,好疼……”
  ……
  中年女人大概气极了,说话声音大的他站在车这边都能听到,赵东升眼睛偷偷瞄团长,如果他没猜错,整个京师就一个阎家,一个付家,两家还是死对头。这女的她妈,可真敢宵想啊……
  团长的俊脸也瞬间冷厉起来,全身湿淋淋的背心和裤子,仿佛要冻在身上似的,炎热的夏日,赵东升都能感受到寒意了。
  阎泽扬抬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树林。
  赵东升赶紧把吉普车开在路边,阎团独自上了车,车门摔得震天响,转眼引擎轰鸣,飞驰而去。
  赵东升反应过来的时候,正后面追着车尾巴,“团长,团长,我还没上车呢,说好让我到你家蹭饭的,我才帮你把车开过来……”
  然而,车已经开走了。
  他欲哭无泪,招谁惹谁了啊?晚饭没蹭到,吃了一嘴灰……


第2章
  温馨看着眼前这个中年妇女冲着自己“噼里啪啦”一通骂。
  她脑子乱糟糟的,一边防着她掐自己,一边忍不住用手揉着后脑勺,刚才头嗑到块石头,有点疼。
  主要是她现在心慌气短,有点搞不清状况。
  还有这个地方,这是哪里?
  她刚才明明在机场,准备登机的啊。
  她记得早上起来到衣帽间挑了件田园风碎花纱裙,还梳了两条松松的松鼠尾一样的麻花辫配裙子,装好了行李箱,提前两个小时到达机场,将行李托运后,随身就带着个田园风藤编小箱子,里面放了一些随身用品。
  在候机厅等机中无聊,她就从箱子里翻出本小说看。
  这本小说是同学神神秘秘塞给她的,说是她前闺蜜刚出版的小说,她们寝室人手一本,并嘱咐她拿回去一定好好的“仔细”的阅读。
  她和闺蜜宋茜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就闹掰了,两人大学期间空闲时间多,就一起合伙做了点事情,她出货,宋茜家正好有个店面位置不错,两人就这样做起了生意,她也没想到,生意会那么好。
  更没想到,赚了钱后,宋茜和她家人就变了嘴脸,不但数次压低货源价格,还几次减少她的分成,本来五五最后变成了二八,她实在忍无可忍,就直接停了货源,不再与宋茜家合作了。
  为此,宋茜家人还沾沾自喜,店的名气打响了,不必给温馨分成,那利润就全是她们赚的。
  她们也万万没想到,失去了温馨的货源后,引进了别的供货商同等价位的货物,她的店一下子就垮了,积压了满仓的劣质货卖不出去。
  温馨心里哼哼了一声,宋茜及家人都以为她只是个中间商,两边互相联系一下,就要拿走大把的利润,他们还骂自己女儿傻,生意没有这么做的,根本不公平,于是一家人包括闺蜜,早就想甩开她单做,所以才不断降低分成,就是要逼着她走人,毕竟两人当初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没有签什么合同。
  但她家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不仅是“中间商”,还是货源第一手提供者,像她这么质优价廉的“货源”如果不是自己闺蜜,她根会不会卖的,而且她的货仅此一家,别无他处。
  宋茜家偷鸡不成反失把米,赚的钱都赔了进去,最后逼不得已来找她,可温馨根本不可能告诉宋茜自己的货源来处。
  因为货源,就是她自己。
  两个人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但那又怎么样,她已经从学校搬出来 ,大学毕业大家就要各奔东西,她难过了一阵,就不放在心上了。
  宋茜的小说她根本不想看,但想起同学的语气很奇怪,现在正好有时间,就顺手翻了翻,结果越看越生气,气得嘴巴都鼓起来了。
  怪不得同学塞书的时候,看她的表情那么奇怪!
  宋茜居然把她的名字写进了这本书里,还是书《让我好好爱你一次》中最凄惨的一个女配。
  这个女配,不但名字也叫温馨,连外貌身高性格美貌的描写,都完全跟她一样,这个女配的父亲一开始巴结阎家,后又为了好处在某种运动中,对阎家落井下石,谁知人家不过两年时间就平反了,平反后才一年的时间就如坐了火箭一样官升三级。
  在这本小说的设定里,男主父亲最后坐到了军委的位置,不说权势滔天也算是身居高位了,女配一家在人家连升三级后就吓坏了,尤其儿子前程屡屡受阻后,就打起了自己年轻貌美女儿的主意,想尽办法要将温馨,送进阎家做小保姆,让她勾引阎家的儿子,抱着只要阎家能消气,不阻挡自己儿子的前程,女儿被糟蹋了也无所谓的讨好心态。
  阎父以为以自己女儿的美貌,勾搭男人这件事轻而易举,不是他厚脸皮自夸,凡是见过她女儿的男的,就没有几个不想要的。
  可没想到,女配在阎家还没待足一个月,就被人给赶了出来,别说是勾搭了,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过,最后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的时候,还被一群人撞见了,名声尽毁,只能天天在家中以泪洗面。
  在得知阎母打算把她嫁给书记家的傻子的时候,女配绝望之下,带了点钱就跑了出去,跟着人南下去了海广一带。
  一个女人,人生地不熟,长得又这么漂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