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  第1页

简介: 身在地狱,心在天堂。两个人的命运,许多人的羁绊,都有起因。虚虚实实,到最后。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相信自己的大脑?

第一卷 耳语者


序章 脑洞
  我的大脑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洞。
  这一切发生的毫无征兆,大概在半个月前,我忽然开始头痛、恶心,而且时常出现幻觉……比如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下,我终于再难忍受,开始四处求医。
  神经外科的医生拿着我的脑CT片子,用手轻轻指了指,“这个黑点很奇怪,正常人的大脑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
  我紧张的攥着衣角,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什么情况,是肿瘤吗?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医生您有话直说,我能承受得住。”
  “别担心,肿瘤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脑子里的这个东西更像是一个黑洞,甚至能够把光线也吸收到里面,所以它才会是一团纯黑。”医生仔细盯着片子上的黑点,眼中闪烁着奇特的光芒,“我建议你再去重做一次脑CT检查,或许是仪器出了问题。”
  我并没有听从医生的话,因为这段时间我已经去了不止一家医院,但是所有医院都没能找出我的问题,甚至有的医生还说出了这样的话,“不如给你做一次开颅手术吧,这样就能确定你的大脑到底有没有问题了。”
  还有一个更不负责任的医生跟我说:“我估计它不会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不如就当它不存在吧。”
  我也想当脑洞不存在,平常出现的恶心感也能勉强撑得过去……可是,如果你知道自己的脑子里长了一个不明不白的东西,你会是什么感觉?
  欺骗自己一切都是幻觉?自我安慰说那只是个意外,不会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还是说像我一样,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某一天因此暴毙。
  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在这样异常焦虑的情绪下,我心想自己会不会是出现了心理问题,于是去了一家心理诊所找心理医生开导开导。
  这家诊所位于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是我的朋友介绍给我的,我心想死马当作活马医,我宁可自己是个精神病,也不希望脑子里有个“洞”无休止的折磨自己。
  陈医生是海外归来的心理学硕士,在“脑认知”方面的研究也颇有造诣。他简单了解我的状况之后,说道:“有很多人都有疑病倾向,我以前见过一个明明没病的人被误诊为癌症,结果过了不久就真的死了。”
  我说:“可是我有时候会产生幻觉,这又怎么解释?”
  “有可能是你脑子长了什么东西,而且压迫到了视神经,所以才会让你产生极其真实的幻觉。毕竟人的大脑控制着所有感官,它要是出了问题,产生幻觉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我应该怎么办?”
  陈医生考虑了一下,说道:“诊所里刚好有检测大脑的设备,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不过有点旧了……不如用它检测一下吧。”
  我点头,“好的。”
  片刻后,我跟随陈医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这里布满了科学仪器,有信号灯一闪一闪添加了一种“科幻”的色彩,而且地面上也全都是杂乱无章的电线,这种场景我只在电影里看到过,通常是某位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室。
  他让我坐在一个装着各种古怪设备的椅子上,然后递给我一张纸和一根笔。
  他说:“做大脑检测可能会有一点危险……当然,那是微乎其微的。但是按照规矩,你需要在责任书上签字,这就像是手术同意书一样,只是一个流程,你不用担心。”
  我简单看了一下责任书,上面的内容无非就是病人已经知道大脑检测的风险,并且愿意承担等等。我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齐昊。
  陈医生微笑着取走了纸笔,耐心说道:“等下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要慌张,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我紧张的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扣着大腿,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随后陈医生将我的双手、双脚、腰部以及脖颈都用椅子上的皮带固定住,并将我头顶的那顶“钢盔”拉了下来。
  他最后说:“这是电极帽,用来检测大脑的。你最好放松一些,否则会影响测试结果。”
  我故作镇定的说:“好。”
  随着沉甸甸的电极帽逐渐笼罩了我的头部,我能感到自己的头皮已经与它紧密贴合在一起,而且双眼也被电极帽挡住,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鼻子和嘴巴仍然露在外面。
  我深深呼吸,忽然感觉全身上下仿佛经过了一道电流。随后,我的耳边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按理来讲,我现在身处心理诊所,耳边应该充斥着设备运转的轰鸣声。
  可是,现在我却听到了很多人的窃窃私语,就好像我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
  突然,一只手揭下了我的眼罩,他说:“三、二、一,醒来!”
  我瞪大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忽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坐在古怪的椅子上,头顶也没有电极帽,刚才看不见东西只是因为戴了眼罩而已。
  中年男人对我笑道:“齐昊同学,想不到你竟然能够从催眠状态中自行醒来,真是罕见。”
  我迷惑的眨了眨眼,发现自己身处教室之中,面前有很多学生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偌大的阶梯教室,身后是黑板和投影屏幕,可我为什么对这些没有印象?
  另外,我刚才看到的一切,包括“脑洞”、陈医生,还有电极帽,它们又去了哪里?
  陈教授问我说:“怎么样,刚才有没有看到一切奇怪的东西?”
  我皱紧眉头回答说:“有一些……可是……”
  “很好,现在请你回到座位上去吧。”他打断了我的话。
  我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在身体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过了几分钟之后,我才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叫齐昊,大三学生,主修心理学,今天上课的人叫陈政国,是国内有名的催眠大师。他刚刚找人上台做个催眠示范,结果鬼使神差的挑中了我。
  所以说,关于脑洞的那些事情……都是催眠出来的……
  而且,站在讲台上的陈政国,的确和心理诊所的陈医生有些相似,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很相似……而出于某种原因,我现在才意识到。
  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是觉得有些古怪,那一切发生的太过真实,让我有些难以接受……我的脑子里,到底有没有洞呢?刚才看到的那些,又是不是真实?
  突然,讲台上的陈教授笑眯眯地问道:“有人知道黑洞是什么吗?”
  有人回答说:“黑洞存在于宇宙之中,有着极强的引力,甚至能够吞噬掉光线。”
  “很好,下一个问题是,黑洞是洞吗?”
  这一次没人回答了。
  陈教授说:“其实黑洞并不是黑的,只是因为它能够吞噬光线,所以人类无法识别它的颜色,才将它称为黑色。而且黑洞也不是洞,人类目前的认识还远远不够,无法确定它的真实形态。”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因为对于人类来说,心理也像是一个黑洞,只能片面的进行认识而无法窥探到全貌。它就像是你的大脑里面出现了一个黑洞,我们可以称它为‘脑洞’,当然就像是黑洞不是洞,脑洞同样也不是洞。”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捏了下眉心。
  陈教授继续说道:“心理是脑的机能,也就是说大脑是产生人类心理的源头,可是人类对它的认识还远远不够,所以有些手段……像是催眠,就能够借助‘脑洞’做出一些超出常识的事情。比如看到前世今生,做出不可能的动作等等。”
  这时候,有个女生站了起来,问道:“按照您的说法,可不可以说人的大脑贮藏着很多信息,这些信息通常都是按照符合现实的逻辑进行排列组合的。但是当人在做梦、催眠的状态下,信息就会无规则的进行排列,就像是……‘脑洞大开’?”
  教授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不错,非常不错。”


第一章 既视感
  站起来提问的女生叫苏聆,是个很简单的女人,只用三个词就可以把她形容的彻彻底底。
  校花,学霸,音乐控。
  她是江城大学名副其实的校花,品学兼优。虽然她每天只穿着卫衣、牛仔裤和运动鞋,遮住了曼妙的身材,而且三年以来的发型都是齐颈的短发,但还是难掩她女神的气质。另一方面苏聆每科成绩都是“优秀”,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学霸!自从来到江大之后追求者可以说是络绎不绝,但是她连看那些人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每天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至于说她是音乐控,是因为她每天都带着大耳麦,只有在上课的时候才会摘下挂在脖子上,所以大家猜测她应该非常热爱音乐。
  然而在我看来却不是这样的,她更像是依赖着耳麦,而不是耳麦播放的音乐。虽然她也是心理系的学生,但我认为她或许患有中度的“恋物癖”。
  陈教授对于苏聆的说法相当赞赏,“你说的非常好,大脑是心理的基础,其实催眠和做梦都是通过大脑来实现的,的确也可以形容为‘脑洞大开’!包括喝酒和吸毒,也可以说是刺激‘脑洞’打开。”
  可是按照陈教授的说法,到底是我在催眠的情况下“梦”见自己有了脑洞,还是说我现在眼前的事物压根就是来源于脑洞?
  这个问题就像是庄周梦蝶还有盆中大脑,根本无解!
  陈教授接下来讲述的内容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顾着发呆,努力回想着自己患有“脑洞”的那些记忆。令我更加惊讶的是,那部分记忆就像是梦中产生的一样,具有极强的不稳定性,很快就被扭曲,逐渐无法识别出哪些才是真实经历的。
  我托着下巴,重重的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去纠结这种没用的问题了。然后我将视线转向了坐在另一边的苏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对我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当然这不是指爱情,而是指我似乎见过她、认识她,当我看到她颈间的耳麦时,不禁觉得那其实是一种伪装和保护,是为了遮掩她所拥有的某种能力。
  就在这时,她突然转过头,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她的眼神清凉透彻,似乎能将人的心思一览无余,这让我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扒光了站在她面前,一阵心慌……
  我假装自己迷了眼睛,用手揉弄着左眼,赶紧收回了视线,再也不敢看向那头。但我始终觉得,她的目光总是若有若无的飘向这边,这让我感觉如坐针毡。
  过了许久,期盼已久的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开始整理书包。
  苏聆怀中抱着书本向我这头走来,我抬头看了一眼,正好撞上了她的目光,她似乎有话想要对我说。
  然而却有一个人突然出现,故作潇洒的挡在苏聆的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