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夏家的民宿  第1页

简介: 林焰有矿,木夏有房。林焰逃婚,逃到木夏的民宿。木夏:我,债主,打钱。林焰:我,爱你,吻我。爱财抠门的民宿小老板VS颜好腿长胸肌大的金牌管家

第1章 落跑新郎

  民宿,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百X百科。
  民宿,就是陪客人吃饭、玩耍、睡觉、聊天的4S店。不过,我更愿意和民宿老板做这四件事——林焰,“木夏家的民宿”金牌管家、矿产继承者、逃婚者、弑父者、被豪门放逐的无耻混蛋、本书男主角。
  民宿,就是用和农家乐差不多地段的房子,通过各种增值服务(小清新文艺范装修,管家服务等)得到比农家乐高出十倍利润的家庭旅馆——木夏,岛城最美民宿的老板、房产继承者、恐婚者、扶弟魔、无情压榨员工剩余价值的小资本家、本书女主角。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飘来一阵棉花糖般的海雾。
  “棉花糖”从初升的朝阳方向集结,穿越如蓝宝石般平静的海面、掠过几角白帆和一群海鸥、和金光灿烂如一颗颗黄金砂砾的海滩来了一个热情的湿吻,然后移情别恋对海边的渔村又搂又抱。
  温存片刻,“棉花糖”顺着盘山公路蜿蜒而上,山半腰有一家四层楼的民宿。早上六点,亮绿色“木夏家的民宿”六个字的霓虹灯招牌准时熄灭。
  “棉花糖”调戏未遂,一声叹息,在山林茶园里彻底消散,海雾在刚出的茶树嫩芽上凝结成水珠。
  一只喜鹊登枝,摇下一地的露珠,它从茶树枝丫里钳出一只青虫,飞到民宿后门院子里的古樟树上的鸟巢里喂嗷嗷待哺的雏鸟。
  古樟树上这样的喜鹊窝有三个,夏天枝叶繁忙,只闻鹊声,不见鹊窝。
  有这种纯天然闹钟在身边,每天清晨,集民宿的咖啡师、调酒师、厨师、保安、司机、电工、水管工等等职位于一身的“万金油”员工王人杰都在鸟鸣声中醒来。
  简单洗漱后,他推开窗户,窗外是碧绿的茶园,此时海雾散尽,站在窗前远眺,可见一条金色的丝带围绕着碧蓝的宝石,正是金沙滩和大海。
  深吸一口带着咸味的新鲜空气,王人杰开始工作了。
  他去一楼大堂,打开扫地机器人和擦窗机器人,打开咖啡机预热,打开吧台智能音响,对音响说道:“来个怀旧金曲,关于夏天和爱情。”
  智能音响自动播放一首老掉牙、也甜掉牙的歌曲: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晚风吹过温暖我心底,我又想起你。多甜蜜多甜蜜,怎能忘记……”
  伴随着咖啡机、扫地机器人和擦窗机器人的轰鸣声,王人杰跟着歌曲的节奏,吹着口哨,轮着膀子擦着吧台和八张桌子。
  循环播放了五次《粉红色的回忆》,一辆配送小货车停在民宿侧门厨房,王人杰拿着员工卡去侧门刷卡开门,两个送货工抬着鲜奶、面包、蛋糕、水果、鸡蛋等一筐筐食物送进厨房冷藏室。
  冷藏室常年保持在零度左右,送货工从酷暑到了清凉地,舍不得离开这里,乘着王人杰对着送货单一项项验货打钩,送货工赖在冷藏室里消暑,开始找话题寒暄,“你们老板今天上报纸了,哎哟,可真漂亮。”
  王人杰低头数着鲜奶的瓶数,“我们家民宿今年在点评网上评分最高,拿了个岛城最美民宿的奖杯,前天有报社的记者来采访,这么快就上报了。”
  送货工:“你很高兴吧。”
  王人杰切开一个西瓜,尝着甜度,点点头,“今天瓜不错——当然高兴,老板说这个月涨工资。”
  送货工无比艳羡:“你们老板人美又大方,民宿什么时候招新人,劳烦告诉哥们一声。”
  王人杰但笑不语,货物清点完毕,他将一半西瓜对半切两块,分别送给两个送货工,“来,天热,解解暑气。”
  送货工半推半就的接了,从车上拿出今天的报纸,“送给你看——你们老板在社会版。”
  回到民宿大堂,咖啡机已经预热完毕,王人杰做了一杯美式咖啡,边喝边看报纸,一看社会版粗大字体的标题,滚烫的咖啡立刻从鼻孔里呛出来!
  “咳咳,赵小咪,小咪。”王人杰敲响了女员工宿舍的房门,门上挂着一只粉嫩的猫咪布玩偶。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民宿的服务员兼清洁工兼收银员兼行政人事兼仓库保管员赵小咪梳着双马尾、画着蜜桃妆、穿着短裙,踩着九厘米的厚底凉鞋出来了。
  “抱歉久等了,什么事?”
  王人杰把报纸社会版展开。
  “哎呀!”赵小咪像是被什么辣到了眼睛,闭眼,不忍直视,好像多看一眼,眼睛就会失去贞洁,她侧身转到一边,左边的马尾甩到王人杰脸上, “这报道是记者是用脸滚键盘瞎写的吧。”
  长餐桌上,老板木夏坐在中间主位,她打开报纸,看到社会版的内容,噗的一声,嘴的冰咖啡汽化生水雾。
  坐在左右的王人杰和赵小咪早就准备,他们同时举着白色亚麻布餐巾格挡,盘中的芝士火腿三明治和溏心蛋方能逃脱咖啡雾的荼毒。
  报纸用大半个版面介绍了木夏家的民宿,标题是《她靠十三张床致富》。
  不仅如此,还图文并茂的刊登了木夏的照片:她穿着吊带上衣,以及仅能裹住臀部的牛仔短裤,左手叉腰,右手握着“最美民宿”圆柱形奖杯,身材扭出妖娆的S形,嘴唇还贴在奖杯上,令人浮想联翩。
  更可怕的是,木夏本人的胸只有D,香瓜那么大;照片上的女人至少有E罩杯,木瓜那么大。臀部放大了十厘米,腿也拉长了至少十厘米,本人是鹅蛋脸,照片里是下巴尖尖的瓜子脸。
  这不是木夏,这是葫芦娃里的蛇精。
  木夏打电话给记者:“……我那天换了三套衣服,摆拍了不下一百张照片,你为什么选这张,还自作主张ps成丰乳肥臀尖下巴?而且你那个标题——什么靠十三张床致富?我是开民宿的,不是开窑子的!”
  木夏性格火辣爽利,开门见山表达不满。
  记者并不在意,说道:“现在这个时代,普通的标题根本无法吸引读者点进去看,必须有噱头。今天报纸公众号,这篇报道一早上的阅读量就破了十万,今天早会总编还表扬我了,决定全网推送这篇报道。你知道我们报社一篇软广的价格是多少吗?我免费给你的民宿做宣传,分文不取,你现在怪我,将来肯定会感激我的……”
  木夏挂断了电话。
  这时智能音箱说道:“来自点评网的自动接单,有客人订房间,买了接机服务,飞机九点降落,请尽快去机场接客人。”
  客服赵小咪吃着三明治,拨动着工作用的平板电脑,“公司现有的三个管家日程都排满了,我去接客人吧。老板,夏天是民宿客流高峰,再没新人进来,我们的服务就跟不上了。”
  “好管家难找,我今天催一催人事代理招聘那边。”木夏匆匆咽下冰咖啡,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待会客人醒了要吃早餐,要清理房间,民宿必须留两个人招呼客人,我去接机。”
  木夏走到门口,举起钥匙遥控器打开车门,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指着餐厅的大钟,“到了七点,记得把三胖——”
  “知道啦,送三胖上校车。”赵小咪说道,“你放心吧,忘不了。”
  “今天周一要升国旗,给他穿上校服。”木夏反复叮嘱了几句,上了车,点火,开了近五十米,想着出门匆忙,来不及化妆,这样接机不太礼貌。
  遂停车,从包里拿出一管口红,正要对着后视镜擦个口红,却蓦地发现后视镜里有个男人!
  木夏猛回头,看见后排坐着一个青年男子,男子穿着考究的黑色礼服,胸口别着一束玫瑰花,花下是一根写着“新郎”的红绸带。
  “嗨,早上好。”新郎淡定的朝她挥手,微笑,“刚才在民宿门外听说你要去机场,我能搭个顺风车吗?”

第2章 再来一瓶

  木夏摸向包里的防狼喷雾,面上保持冷静,拖延时间,“你是怎么上来的?”
  新郎:“我本来用手机软件打车,可是这个地方在半山腰,太偏僻了,一直没有司机接单,刚好你用遥控器开车门,我就……上来了。”
  刚才木夏遥控开门后,回头叮嘱店里的员工给三胖穿校服,短短十五秒的时间,新郎找到可乘之机。
  木夏这时已经摸到了防狼喷雾,对准不请自来的新郎,冷冷道:“下去。”
  正如新郎所言,这个地方偏僻,隐在山林,盘山公路两边没有行人,全是茶园和果园,突然有个陌生健壮的男子出现在车里,木夏如何不防?
  新郎没想到民宿小老板说变脸就变脸,他连忙高举双手,“我没有恶意,真的,我逃婚出来的,就从海边那个度假酒店,不信的话,你看金沙滩上是不是有一片粉红色?那都是气球。”
  木夏保持警惕,不敢回头看金沙滩,“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婚姻自由,你不肯结婚,谁能逼你?”
  新郎点头,“他们真的会逼我结婚。我妈以死相逼、我哥会以剪断我的黑卡相逼、新娘会一直哭,这些我都受不了。”
  新郎的额头写着三个字“没主见”。
  木夏冷漠脸,食指放在防狼喷雾按钮上,“你、你妈、你哥、你的新娘和我有什么关系?滚!三、二——”
  见木夏要动真格了,新郎吓得狼狈逃窜,胸花蹭到车门,落在后排座位上。
  终于安全了,木夏重重的往座椅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深呼吸,车里还残留着新郎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是青草的味道。
  木夏蹙眉,打开车窗换气,这时车里蓝牙音箱响了,是冰冷的机器语音:“来自点评网的自动接单,客人林焰定家庭房,预付房费十天,购买接送机和私人管家服务。”
  木夏家的民宿家庭房有四个房间,客厅、主卧、次卧、和一个小书房,一晚价格是9999,十天单是房费就近十万,对于小民宿而言,这是个大单子。
  木夏打开手机商家客户端,查看这位出手阔绰的客人信息。
  预定房间需要身份证,身份证号码的编排是有规律的,14开头,说明这位叫做林焰的客人是山西人,25岁,和她一样的年龄,性别号码的数字是奇数,是男性。
  山西人,年纪轻轻,就定最贵的家庭套房,一定就是十天,八成家里有矿。
  客人预付了接送机服务,却没有填写接送机的具体时间,木夏开车赶往机场,戴上蓝牙耳机,拨打客人电话确认。
  木夏熟练的开到盘山公路的U形发夹弯:“林先生您好,我是木夏家的民宿客服人员,您刚才定了十天的家庭房,今晚入住,我想确认您的航班信息,以安排管家去接机。”
  林焰:“木老板,现在我、我妈、我哥,还有我的新娘终于和你有关系了吧?”
  木夏急刹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