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虫的春天  第1页

简介: 春天到了,我在地里种下一个老公,到了秋天,收获了很多很多老公。一个叫他洗脚,一个叫他捶背,一个叫他按摩,剩下的统统给我去干活……基本上,并没有说男女体格颠倒,还是男强女弱, 只是因为男女出生比例异常而形成的女尊。

第 1 章 幸福的女尊世界

洛米米掉进了一个米虫的世界,确切来说,是女人的米虫世界。
这是个女尊的世界,但并不是她看过的小说那样,男人虚弱娇柔,女人孔武有力。
这个世界里,基本一切和正常世界相同,只不过,这个世界有个巨大缺陷:每出生十个婴儿中,有八个是男婴,只有两个是女婴,她估计要么是水源的原因,要么是磁场的原因。
想想吧,物以稀为贵,就这比例,所以这个世界的女人三夫四侍是正常事,一夫一妻那叫浪费资源。
男人体力大,又比较理智,因此多在外谋事。女人娇弱,在家当家主,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男人赚的统统交上来。若女人不想在家呆着,也可以出去经商为官,都拥有同等的待遇,不过爱享受的女人还是多数,大多娶上几个夫侍,等他们养活就罢了。
一个家庭,娶的夫侍越多,自然家势越强盛。
男人挑妻主的评判标准,其一当然是门当户对,家势相差不能太远。其二是如果会两手女红让夫侍在外面脸上有光就更好。其三是性格温柔的话夫侍们就会惊呼好命。让这些条件全部靠边站的是:容貌。在这个世界里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容貌,只要长得美,就等着那群狂蜂浪蝶涌上来吧。想想也是,这些男人们辛苦打拼,当然希望吸血的是个美人啦。
洛米米无疑是个幸福里的杯具。
她是属于婴穿的。穿到一个女婴身上,刚穿来时,差点没让全家的欢呼声给吓晕过去。
然后,她慢慢的一点点的熟悉了环境,清楚了自家的情况。
这个世界共有五十四个国家,她所在的国家叫尊国。
女皇据说惊为天人,已经有四十岁了。
她家所在的地方是据说离京都并不太远。
她娘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土妞。她大爹爹是个种田的阿伯,二爹爹是个鞋匠,三爹爹是个铁匠,只有四爹,是个落泊书生。据说是她娘救了他一命,才嫁给她的。平日里就在村头摆个书画摊,卖点画,帮人写写信。
她上面有四个哥哥,这里起名很独特,就是母姓+亲父姓+名。她家直到四爹爹进门前,都是胸无点墨的,取名特直接。
于是她的四个哥哥分别叫作王赵一,王钱二,王钱三,王李四。
还好,她亲爹是四爹爹,名字好歹脱离了数字军,叫作王慕翎。
全家就这么一个女儿,疼得跟什么似的,虽然没什么好吃的,但总尽她吃个够,余下的才给一到四哥吃。把她惯得十指不沾阳春水,竟然生生是个穷家小姐命。
她爹常抱她到书画摊上,一面守摊,一面教她学些写字画画,所以她也不算是个文盲了,但也没啥才华。
等到年纪大了些,总算能找到镜子自己照照了,不由得悲呼一声,真TMD杯具。圆圆的肉脸,女儿家最该水灵的眼睛,她长成了条细缝,女儿家最该樱桃小嘴的,她长了厚厚的双唇,还好皮肤随了她亲爹,长得挺白,要是随她娘,那就是一炭烧乳猪。
她想不明白就这模样家里人怎么能宠得下去的。后来挨个仔细的复习了一下全家人的面貌,发现还是勉强靠点边有点理由的。
等到她十五岁,家里开始给她物色夫君。媒婆掌握了数家人选上门来说媒。
她跟着媒婆看了好几个,但都坚决不同意,实在是因为长得太悲摧了。
比如说吧,村里头的小农民陈白搭,哎哟,长得真白搭,长得像根芦草似的,还干得动农活么?吃那么多饭干什么呀,都白搭了。
小算命的郑刘大,真的,瘤真大,脸上一颗大肉瘤,上面还长着一撮毛。
小木工朱鲍二,唉,你暴两大牙,有必要起名时就把数预计得这么准么?
……
惨不忍睹啊惨不忍睹,她一个个评头论足,她四哥王李四嘟了一句:“自己就长这样,还想找啥样的啊?”
她拿着扫把追了她四哥半个村子。最后家里几个爹爹按着她四哥向她道歉,她还任性的把头撇在了一边。
当天晚上,她就决定,这里不是离京都不远么,她决定上京城去,村里人都长得跟未开化的山顶洞人似的,京都地灵人杰,准有美男子,她不能让自己的后代恶性循环下去,一定要找到美男子来改良基因。
第二天同家里人一说,大伙都不同意,估计没好意思提醒她,你自己也是个山顶洞人样,别出去被伤自尊了呀。
她不干,满地打滚,把全家今年的唯一的两米新布做的衣服给滚坏了。
她娘就叹口气:“三郎啊,你不是有个堂兄在京城里的铁匠铺做事吗?你就带着翎翎去投奔他去,让翎翎在京城住个一年,要是一年后,还没找好夫侍——”
王慕翎飞快的接了句:“那我就回来,矮子里边挑高个,随便娶个。”

第 2 章 去京都寻找美男

就这样,王慕翎侧骑在小毛驴身上,背上的碎花包裹里装着她几身体面衣服和几张大饼,还有家里所有的桐板。她三爹在前面牵着驴,背上背着个老大的包袄,里面是些铺盖细软,慢慢向京城走去。
王慕翎的三爹李铁匠,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高壮有力,一路上沉默寡言,被家里的小公主指挥得团团转,累了歇歇,渴了打水。
王慕翎还是觉得没趣,一路上念叨着怎么还没到啊。
这时说的很近,实际上他们那村往京城并没有大路,不少时候都要翻山越岭走羊肠小道,拿地图来看并不太远的距离,他们足走了半个月才到。
王慕翎和她三爹站在了京城西门的入口处,看着那高高的城墙,城门处川流不息的人群,王慕翎张开大手舒了口气:“终于到了~我的新世界~我的美男子~”
这时从后边奔来了一匹快马,很不巧王慕翎张开的手正挡在马前行的道路上,马上那人避之不及,马往前一冲,带动了王翎的手,王慕翎像个陀罗似的被转动,在驴上扭了将近三百六十度,这才摔下了驴子。李铁匠吓了一跳,赶紧上去:“闺女,怎么样了?”
王慕翎的手背已火辣辣的烧起来了,话说她也有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白嫩手,这时红了起来显得有些严重。
那马上的人勒住下了马,回身走了几步看了眼。
不在意的说:“也没怎么样么。”
王慕翎愤怒的抬头一看,不由得呆了呆,入京后第一个美男子当当当的出现在眼前。
他十七八岁年纪,修长的身材,一身紫色的收身锦袍,容长脸,眉眼飞扬,鼻梁又高又挺,一双薄唇斜挑着,又嚣张,又有种野性的俊美。
那男人瞧她一脸花痴相,嗤笑了声,从袖口里掏出一锭银子扔到王慕翎面前:“去看看大夫,可别缺胳膊断腿了赖着小爷。”
转身就上了马,催马而去。
王慕翎朝李铁匠道:“三爹,你看,果然京城美男处处有吧?”
李铁匠点点头,刚想说有是有,但人家怎么才能看上你?就被王慕翎截住了话头:“呀,这一锭银子足有十两吧,赚大了!”他们那村,一家人的收入一年攒下来,也差不多是十几两银子,可不就是赚大了。
王慕翎乐颠颠的把银子往衣内藏起,不小心碰到了左手,又痛的嘶了一声。
李铁匠急道:“闺女,咱们快去看看大夫吧。”
王慕翎摇摇头:“不要紧,我感觉就只是撞伤了,肿几天淤点血就完了,骨头没事,咱们省点钱,要在京城呆一年呢。”
李铁匠惴惴不安,但他闺女是个固执的,也只好由了她去。
两人进了城,李铁匠带着她东穿西走绕了大半个城,才终于找到了西武街上临街的一家铁匠铺子。这家铁匠铺规模甚大,里边有十七八个师傅和学徒正在不停的敲敲打打。
李铁匠看到铺子左边有排柜台,柜台后站着个戴帽子的账房先生模样的男人,正在拨着算盘。他带着王慕翎走了上去,说明来意。
那男人就朝着后堂扯脖子喊了句:“李井牛,有人找——”
里边应了一声,就有个男人从后堂挑了帘子出来。
长得同李铁匠有五分相似,黑黑的方脸,几道深深的抬头纹。
他一见李铁匠倒高兴起来,拉着他的手就把两人带到了后堂。
安置父女两坐下,又给倒了杯茶。
李铁匠搓着手,老实巴交的说要带闺女上京来住一年,问他能不能在这做事。
李井牛听了,当下就拍着胸脯答应了。他现在在这铁匠铺也算个小管事,现在正是旺季,铺子里缺人手,李铁匠的手艺,那是扎实的。当下让李铁匠父女在这等着,他进去回了老板。
一会儿回来了,说老板也答应了,给他两钱银子一个月的工钱,包吃住,连带着王慕翎的饭也管了,只是却只能分给他们一间房。
李铁匠连忙答应下来,他这一年下来的工钱,在村里差不多就顶一家人的收入了。
他们现在这地方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商业街,寸土寸金,住是住在离这不远的住宅区。李井牛就带着他往后走了一条街,进了一座大宅子。这宅子里住的全是铁匠铺的工人,来得晚了,剩下的这间房间就不大好。在最里边,不朝阳,一进去就有股霉味。还好不算太小。里边只有简单的一个柜子和一张床。
李铁匠谢过李井牛,用桶打了水,把房间上下清扫一遍。王慕翎平时也不做事,此时伤了手,更加动也不动了。
李铁匠把屋子收拾干净,把身上背的铺盖细软拿出来,铺好了床,又拿了床褥子在地上打了个地铺。
这床自然就是归宝贝闺女睡的了,李铁匠说自己皮粗肉厚,睡地铺不碍事。
王慕翎就觉觉得过不去了。她只是任性懒惰,但还不是坏心眼。眼见着自己的长辈睡地上,这屋潮,到时候得个风湿什么的可就不行了。
于是她蹙起了眉,打算想想法子,看能不能另外弄间屋子。只是才到京城人生地不熟,暂时也没法可想,还好现在天气倒还暖和。
第二天,李铁匠就上工了。王慕翎睡到中午起来,洗漱完了以后,看到柜子上李铁匠给她留的一碗粥和一个大馒头,啃吧啃吧就吃了。
上铁匠铺同李铁匠打了个招呼:“三爹,我出去逛会。”
李铁匠手里锤打着一块铁,抬起头来对她招呼了一声:“行,注意走路靠边,别让马给撞着。”
王慕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