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持刀  第1页

简介: 坑蒙拐骗成了当朝第一女驸马都尉的庄柔,现在只想琢磨一件事,什么时候才能把小郡王拐到手。而一肚子坏水的小郡王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虎视眈眈的盯上了。他忍不住摸了摸脸,“本王这么一朵娇花,难道要惨遭毒手了?”

第1章 流民
  六月,连绵大雨又冲毁了柳江的大堤,数十万人变为了流民,拖家带口的全向富饶的江北涌去。
  而柳守县作为江北最大的一个县,流民的数量也是最多,到了八月时县中最大的柳中城外,已经聚集了近十万流民。
  去年昭阳县大旱,便有不少灾民来到了柳中城外,此时加上新来的流民,让本来就杂乱的城外变得不安分起来。
  今日,天空又下起了毛毛雨,四名穿着蓑衣骑着马的男子,护着一辆马车来到了城外流民聚集的秋黄坡。
  庄学文坐在马车中,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向了坐在门边位置的那名短衫男子。
  那男子赶快起身拉开门帘往外看一眼,便回过头来恭恭敬敬的说道:“文哥,我们已经到了。”
  “你确定她就在这里?”庄学文坐在车中没动,只是淡淡的问道。
  “文哥,我保证这次肯定不会错了,离上次我可是重找了两年,要是再出错的话,我提头来见你!”男子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他为了这事已经奔波好几年,就连过年都在外面跑,再找不到人可能连亲事都没空去谈了。
  庄学文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起身下车,而男子赶快撑起一把伞,为他挡住了雨丝。
  那四人也下马,一人留下来看着马和车,其它人便跟着庄学文向秋黄坡的棚屋走去。
  棚屋破烂不堪,地面全是污秽湿滑的泥浆地,让人步步难行。一名名裹着破旧遮体衣物,浑身散发着恶臭面黄肌瘦的流民,眼神好像饿狼般死盯着他们。
  要不是那三名男子身体强壮,腰间还挂着刀,就庄学文这副优雅公子的样子,早就被这些流民撕扯抢光了。
  这地方就连施粥的人都不愿意来,他们一行人的出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而庄学文的青缎粉底官靴,也踩上了不少的污泥,连衣摆边也染上了许多。
  “这位大爷,行行好。”路边一老者有气无力的伸着手祈求道。
  这时,一个满脸菜色的妇人,拖过来个同样皮包骨头的小女孩,直接哭求道:“大爷,我女儿什么都会干,只要一两银子啊!”
  庄学文没有停下,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里不管是治安还是生存条件都非常糟糕,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单独在此生活,真不敢想象会遇到什么样的事。
  他加快了脚步,突然低声说道:“赵军,可有安排人在此守着?”
  “文哥,这次出来就我一人,临时找不到帮手,就找几个此地的地头蛇,让他帮我盯着人。我表露过道上的身份,想必不会太过分。”赵军顿了一下赶快说道,他实在是来这里碰运气,没想到就真的找到人了。
  庄学文皱了皱眉头,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此地离京城太远,他插手不到这里。真有什么事,还是只能借助这里的势力,应该不会有事
  “给我出去,你们的地盘在城里面,这里轮不到你们放肆。”庄柔用瘦小的身躯,挡住了身后正拉扯着身上破旧衣物,被惊吓过度哭泣不停的女孩,盯着面前的五名男子说道。
  她的声音中没有太多的怒意,语气很平静,却包含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五名男子穿的比这里的流民好,并不是这里的人,而且他们身上的刺青也表露出了身份,城中的泼皮。
  流民们都知道,常有城里的泼皮跑到这里来,看中漂亮的女孩就扔下几个铜板,强行把人给抢走。
  卖到富户家中做丫环算是下场最好的了,更多的是送到了青楼,或是卖给那些穷困潦倒的汉子做童养媳。
  有些甚至家人隔二三天就寻了过去,找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活活打死了。流民太多又无钱无势,官府根本就管不过来,只得草草了事。
  “呸!”那五人中胸口纹着虎头的大汉呸了声,盯着庄柔上下打量了几眼,不屑的说道:“小姑娘提把卷口的菜刀就这么凶,瞧你这皮包骨头瘦的,还不如跟大爷回去,伺候好了保管你俩吃香喝辣。”
  庄柔身后的女孩吓得惊叫起来,“姐!我不要去!”
  而庄柔没搭理他们的话,只是又重复警告道:“我再说一次,滚开。”
  好话不听就是欠揍,王虎怒气冲冲的骂道:“我王虎在道上混这么久,还能让你这么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吓走?上,把她俩抓走!”
  这时他的一名手下赶快讲道:“老大,那人不是出了钱让我们盯着她,这样做不好?”
  王虎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头上,没好气的骂道:“蠢货,那人既然肯出银子叫我们盯着她,那就是值钱啊!当然是带回去开个高价,就那么点碎银子打发要饭的啊!”
  “是是,老大英明!”那人缩着脖子急忙说道。
  “还不快去把她俩抓走,这个给那人留着,后面漂亮的那个给我!”王虎大笑道,手下四人便扑了过去,两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
  这种事他们平时可没少干,轻车熟路的就过去抓庄柔,想要先把她俩分开带走,不然绑一起总会哭闹的厉害。
  虽然他们在这里不怕事,可出了流民棚屋这边还要进城,在城门口小姑娘闹得厉害可不好。
  庄柔目光一凛,稚嫩的脸上涌出杀意,手中卷口的菜刀就砍了上去。
  别看她瞧着很瘦弱,但是这刀挥得相当熟练,卷着的刀口便砍在了泼皮伸来的手上,咔嚓一声便砍进了肉中,把骨头都给砸响了。
  “啊!”那人惨叫一声,顿时就捏住手臂痛苦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而庄柔没有停手,犀利的对着另外一人的头便砍了上去,刀口卷得更加厉害,却不影响她的攻击,反而砍得更加疯狂。
  泼皮平时虽然作恶多端,但对于闹出人命还是有些顾忌,就算是下手也有个度,最多把人打残或是半死。
  出了人命案子,也是因为下手失了轻重,而不是存了故意杀人的心。连泼皮之间的斗殴也以混战人多为主,根本没见过什么亡命之徒。
  然而庄柔却和他们所遇过的人都不同,她挥舞着的菜刀并不是无力的挣扎,反而充满了一股要把他们置于死地的决心。
  王虎上次把一名屠夫的妻子拖走,卖入青楼顶赌债时,那屠夫虽然也提着杀猪刀叫嚷着要杀人,最后也只是乱挥舞作个势,被一棍子就打翻在地了。
  但此时面前这个十来岁的瘦弱少女,挥舞着的菜刀却让他不敢靠近,还有种心惊的感觉。
  这丫头片子,真的杀过人!
  他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却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会如此想。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摸武器,却捞到了个空,并没有带什么刀棍出来。
  这都是来多少次的地方了,全是些没用的流民,胆小又软弱,哪里来的危险!
  就在转念之间,庄柔的刀便砍了过来,却因为卷得太厉害,说是砍其实更像是砸,直接打在了他的头上,把他这么个壮汉就给击翻了。
  事发突然,等周围的流民反应过来后,五人已经有三人被庄柔给砍翻在地,顿时有人惊叫起来,“啊!杀人了!”
  流民们害怕却又想看热闹,不叫还好一叫更是围了不少人过来,惊骇的看着提着带血菜刀,表情淡漠的庄柔。
  “闪开,都闪开!”这时,人群后面传来了骂声,有人拿着带鞘的刀把人推开,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一看来人带着刀又穿得不错,流民们觉得是来了大人物或是官,赶快让开了条道,果然就见一个翩翩青年走了过来。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穿着一身素雅的月色长袍,头戴镶白玉的发冠,腰间挂着块品相不错的玉佩。
  面容俊雅却不失英气,整个人充满了儒雅之气,一看便是有身份的读书人。他出现在此,就如同一轮明月出现在乌云中,只是站在那就让人看呆了。
  当庄学文看到人群中发生的事后,顿时就愣住了,眉头皱起一股煞气便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带来的人一看,立马冲上去,拿着刀鞘把剩下的两人也给打翻在地。
  赵军则赶快跑过去,看着头上冒血正挣扎要起来的王虎,怒不可遏得骂道:“王虎!让你盯着一点是要保护她,你这是在做什么!”
  “呸,那丫头片子竟然敢打我,看我不把她卖到青楼去!”王虎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被一个小女孩给砍了,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这场子一定得找回来!
  话音一落,他的脸上就被重重踢了一脚,连牙齿都飞了出来,口吐鲜血就又倒在了地上。
  “闭嘴,不然弄死你!”踢他的正是庄学文带来的手下,狠狠得瞪了他一眼后,又狠踢了他几脚才停下。
  而庄学文看着那瘦得几乎皮包骨头的女孩背影,有些激动得喊道:“小柔。”
  庄柔提着刀一直很警惕的看着王虎被人打,她不肯定来的是什么人,说不定是另外一群混蛋。突然被人这么一喊,顿时便惊讶的回了头,认真的看着那穿锦服长得好像画中人的青年。
  “我是庄学文,你还记得吗?”庄学文试探着问道,这些年他找了好多次,也有人想要假冒,却都被他识破了。
  眼前的这个女孩,早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脸圆圆的小可爱,只是个提着菜刀砍杀泼皮的流民。
  庄柔睁大眼睛,愣了好半晌,才不可置信得说道:“你是堂哥,小蚊子?”
  她这话一出,庄学文直接快步走了过去,不顾她一身的破衣烂裳,狠狠得就把她搂入怀中,“是我,我来接你回家了。”
  庄柔呆若木鸡的愣在他怀中,手中的刀突然掉落,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就失声哭喊起来,“哥!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好想你!”
  “我也找了你好多年,现在没事了,我们回家,回家去。”庄学文使劲抱着她,触手之处全是一根根骨头,半点肉都没有,瘦得让他心疼。
  庄柔放声大哭起来,抱着他不肯撒手。而庄学文也让她抱着,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背,然后抬起头看着被制住的王虎。
  他目光一凛,对他们使了眼色,赵军他们顿时心领神会的提起五人,往坡后人少的地方走去了。
  这时,棚屋角落里有两块木头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两块做工简陋的牌位,上面写着的名字,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第2章 心怀
  王虎他们被带走后就没再回来,庄柔也不想知道他们怎么了,只是被庄学文给牵出了棚屋,身后还跟了七个小孩。
  他们有男有女,眼巴巴的跟着却不敢说话,而那个被庄柔救下的女孩则走在最前面,小声又惶恐得问道:“姐,你要去哪里?”
  庄柔抬头看着庄学文说道:“哥哥,他们是一直跟着我的人,全是父母双亡无处可去”
  “只要你高兴什么都行,我把他们都带走,这点人哥还养得起。”庄学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