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奔仙路  第1页

简介: 就算慢,也要一步一步往上爬。松音原本只是个农家女,在家里要把自己买到镇上当丫鬟的时候,被选上去修仙,有了这个机会松音自然要抓紧,抱上修仙这条大粗腿,一步一步登上天极之处。

第一章 猎户家的小女孩

天色微亮,磨盘村已有了些许灯光,鸡鸣声在村中响起,鸡群已经开始活动开来,在地上扫起来一阵烟尘。远处群山的轮廓依稀可见,深蓝的天空依稀可见星光,太阳的红晕将天地分割开来,将山上裸露的岩石映成了红色。

清晨的村庄带着一份凉意,不远处的烟囱冒出了烟雾,烟囱已热,勤快的村妇早已起身,早早做好了早饭,喂好了鸡鸭。不一会儿,男人们也起来了,村子里一下子多了许多人气。孩子起床的哭声,女人嘱咐男人的声音,还有邻居们的说话声彻底地唤醒了这个小山村。吃完早饭,男人们便扛起物什,前往田间劳作,女人们则是带着木盆前往井边洗衣,顺便说说家常,老人们则是抽着旱烟,翘着二郎腿儿在树下乘凉。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也是每一个平凡日子的开端。

村东口的一户人家也早早地有了声响。女孩身形矮小,宽大的衣裳并不合身,袖口经常蹭到有些污渍的灶台上,几块补丁在肘下,五官尚未长开,但却十分清秀,半长的黑发扎成双丫髻,有些暗黄的脸颊上有着几道黑色的木炭痕迹,在几间茅草屋中进进出出,提水,起火,淘米,下锅,有条不紊地做着早饭。拿起木勺在大锅里搅动一番,以防止稀饭粘结在锅底。看着锅中的米粒翻滚着散发着米香,女孩满意地拍了拍手,盖上锅盖,热气从锅盖旁的缝隙中不断冒出。跳下凳子,又在桌上摆上了咸菜与一些腌的水萝卜,走出了低矮的厨房。

厨房对门里传出了阵阵的咳嗽声,女孩赶忙放下手中的扫把,快步走向了房间,刚要掀起布帘走进去,便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父母交谈声。

“真的要把四妮儿送到城里去吗?她还小……”虚弱的女声说道。

女孩一惊,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禁悄悄地蹲在门口。

“我也舍不得,可是,你的身子,大妮儿和二妮儿要开始找人家了,五郎也要开始认字了,这两年猎到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实在是没办法了。”粗厚的声音中带着一份无奈。这几年天灾多,山里的东西越来越少,地里的收成也不大好。家里的情况也越来越差,很多东西都已经被典当掉了,可钱还是不够用。

“都怪我这破身子,要不是为了我的病,也不用……也不用把四妮儿卖个别人当丫鬟。”说的最后,竟是开始咳嗽起来,声音中有着几分虚弱和哭腔。

大柱轻轻地拍打着妻子的背部,帮她顺气。

四妮儿静静地蹲在那里,把头埋在膝盖中。大姐和二姐今年已经议亲了,三姐年龄也偏大,五郎又是阿妈和阿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只有自己是最合适的。四妮儿的眼眶有些微红,但却死死地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家里这两年的情况越来越差了,明知道只有把自己卖个大户人家做丫鬟,才能缓一缓家里的情况,但是心里还是有着几分难过与埋怨。

四妮儿眼眶里的眼泪越积越多,眼看马上就要流下来了。这是却被一声锣响给惊醒了,擦了擦眼眶,房间里也传来了脚步声,四妮儿赶紧跑到厨房里,假装刚跑出来的样子。

“阿爹,怎么了。”四妮儿捏着嗓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正常。

“这是村长集合大家的锣响,我去看看,四妮儿,在家看着。”好在大柱被锣声吸引过去,没有太过注意四妮儿的不正常。

村东口处,有一棵大槐树,大槐树下有一方破旧的磨盘,这是村中有重大事情发生时,大家伙儿集合的地点。村中各家各户的男人们都从田里赶来,站在村东口,村长佝偻着身子站在磨盘上,看到人来的差不多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敲响了锣鼓。

听到锣声的人,渐渐地消了声音,不再讨论。

“乡亲们,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件大事要和大家说。”平日里说话有些结巴的村长此刻却是中气十足。

话一说完,树下的人开始讨论起来,霎时间,议论声不绝于耳。

村长用力地拄了拄拐杖,再次敲响锣鼓。

“村长,你得给俺们说说啥事儿啊。”村中一位颇有地位的老人问道。

“今天可是我们磨盘村的大日子,这可是大家几世修来的福气。”说到这儿,村长似乎中气更足了些,说话声也大了些。

“仙人,东边大衍门的仙人要来我们村来挑仙童了,快回去把五到十岁的孩子都带来,仙人马上就要来了。”村长挺了挺有些弯曲的背脊。神色中带着得意,这可是仙人啊,挑中了我们村的孩子来当仙童,他这个村长自是与有荣焉。

这下子,下面的人群如入了油锅的水般炸开,仙人,那是他们必须仰望的存在,现在居然要在自己的孩子中挑选仙童,这是多大的荣耀,想到这些的村民们,不禁更加激动起来,也顾不上说话了,纷纷回家把适龄的孩子带来。

大柱回到家后也是激动万分,快速地将事情和媳妇儿说完,媳妇儿也不禁睁大了双眼。作势要下床。却被大柱拦住了。

“行了,他娘,俺们家能去的也就五郎,哦,还有一个四妮儿,我去去就回来。你在家休息。”大柱赶紧把媳妇儿按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哎,不行,我还是要去看看,我不放心啊。”妇人挣扎着要起来。苍白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红晕。

“别去了,在家呆着,我带孩子们去了。”大柱难得用这种强硬的语气和媳妇儿说话。

“可……可我担心啊,你说这仙人来挑选仙童,可是不分男女的,要是我们家五郎被选了去,我们家该怎么办啊。”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沉默了片刻。

“哎,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命。”大柱也是万般无奈,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被选为仙童,从此他们家一步登天,日子肯定会比现在好过得多,可另一方面,儿子是家中唯一的男丁,是家里的未来,要是儿子被选为仙童,那不就要离开了么,家中的香火又无人继承,是在是左右为难。

大柱掀开帘布走了出去,家中的孩子早被村长的锣响惊醒,看到阿爹回来后一脸激动,自是觉得好奇。

“阿爹,出什么事了?”大妮儿将手上的水渍往抹布上抹了抹。

大柱看了一眼围在他身旁的孩子,却没发现四妮儿,不禁有些着急。

“四妮儿呢,这丫头跑到那里去了。”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却不见了四妮儿,大柱有些着急。

“姐……姐姐在……在厨房里。”今年才刚满五岁的五郎,嘴巴里还含着一块红薯根,咬字有些不清。

四妮儿躲在厨房的角落里,努力平息着刚刚听到那番话后的难过,但是还未等她平复好,就听到了阿爹粗厚的嗓音,她赶忙应了一声,便跑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就发现姐弟几个都齐了,四妮儿有些不安地绞了绞手指,不知不觉中又把手悄悄地伸到口袋里,摩擦着,但是口袋里似乎有东西,不安地动了动,四妮儿手中赶忙又是一阵摩擦,似在安抚,脑袋里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冒出来了,难道阿爹想现在就把我带到城里……

正在四妮儿胡思乱想的时候,大柱却正了正脸色。

“今天村子里出了一件天大的喜事,大衍门的仙人要来我们村挑仙童了,我们家只有五郎和四妮儿可以去……”大柱为这群小孩子讲述了一下今天村长所说的话。

“阿爹,只有五到十岁才能去么?“二妮儿的皮肤有些粗糙与暗黄,身形已经渐渐长开,听到限制条件后,她有些艳羡可以去的五郎和四妮儿,可惜她今年已经十五了。

“阿爹阿爹,我也要去。”比四妮儿大三岁的三妮儿拉着大柱的一脚哀求道。

“好了,仙人说了,只能五到十岁的去,五郎和四妮儿也只是去给仙人过目一下,不一定会被选上的,你们在家好好照顾阿娘。”说完便把五郎抱在怀里,牵着四妮儿急匆匆地走出了家门。

当脚跨过门槛的时候,四妮儿回头望了望自己生活了八年的屋子,姐姐们还站在院子中,阿娘的咳嗽声响起。大柱牵着她的手,四妮儿离家越来越远,渐渐地,已经看不见姐姐们的身影了,连阿娘的咳嗽声也变得微不可闻。

四妮儿一直回头望着,看着已经掩没在茅草堆旁的房子,她突然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她似乎已经远离了这个家,这种感觉令她感到十分害怕,怎么会呢,就算去当丫鬟,还是可以回家探亲的,四妮儿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驱逐出了脑袋。

然而,她却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已经走上了一条未知的路,长生大道上的各种磨难已经在悄悄注视这个平凡的小姑娘了。


第二章 测灵根 离家园

没一会儿,大柱带着五郎和四妮儿就到了村东口的树下,已经有许多人家已经把适龄的孩子带来了。

夏日的骄阳有些炎热,一些孩子的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树枝上蝉鸣声更是把人们本来就有些紧张的心情扰得更烦躁。

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一些妇女也放下手中的活计,结伴着来到树下,趁着村长还没来的空档讨论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哎,你说是不是真的有仙人来啊?”

“肯定的,我家男人说了,仙人是来选仙童的。”

“我家儿子看起来就是有仙缘的,肯定能选上。”其中一个女人不禁得意起来。

“我儿子也不错呀,凭什么直说你儿子有仙缘。”另一个女人不禁反驳起来。

两人言语间互不相让,挽起袖子,眼看就要吵起来了,这时其中一个女人一声惊叫,唤回来了大家的注意,脚步声带着拐杖拄地的声音响起,大家都禁了声,向来路看去。

两名面容普通的少年,背后背着一把青锋剑,青色的道袍随风摆动,面容虽普通,但却有着一股剑意,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令人望而生畏。

村长此时满脸的恭敬,恭请他们来到树下,那里摆着两张早已准备好的凳子。

“两位仙人,鄙村多有怠慢,还望两位仙人海涵,请,这边请。”村长的老脸皱成了一朵花般,令村中的人大呼神奇。

“好了,这些俗礼就不必了,开始吧。”明空言道,脸上也多了几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