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红颜梦  第1页

简介: 一个女学生,借尸还魂,到了一个类似古战国的地方。她拥有雌雄莫测的出色外表,同时,还有一个有着杀父之仇的末婚夫!风波稍定,她就被当世最有权势之人掳走!战国,一个血腥,绮丽,灿烂如罂粟的年代。这里烽烟四起,女人如玩物,这里头颅当礼物,英雄如草芥!这里,有最强的男人,有锋利的宝剑,有灿烂的文化,也尽是美丽而薄命的女人!拥有现代意识的女主,来到这样一个时代,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各方势力游戏的对象。当生命都不能保有的时候,她要如何保持自我本心?强者如云的年代,不甘被随意摆弄的女主,踏上了独抗天下的不归路。

第一卷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清风徐来,水波荡漾,鲜花处处,到处一片春意盎然。这一天,是学校组织爬山的日子。也是莫林期待了很久的日子。
  “莫林,别跑那么快啊!”随着这一声娇呼,一个小巧秀丽的少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她背着小巧的背色,还没有开口,就支着腰不停的喘着气。
  莫林也不动,笑着等她喘完气。好不容易舒服一点,少女格格一笑,说道:“莫林,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就算你的陈哥哥今天会出现,你也用不着急急的把我甩到一边啊?”
  莫林轻轻的一笑,敲下她的头,悄悄的看了一下四周,说道:“你说这么大声干什么?我,我才没有急着看他呢。我只是习惯了走得快。”
  少女歪着头打量她一会,忽然又是一笑,说道:“说得也是,那个陈同志生平最是喜欢美女,你又生得不美,要是让他知道你喜欢他,末免又是一场嘲讽。”
  这话一出,莫林半天没有吱声,过了好一会,她才叹了一口气。一脸的忧伤,看得旁边的少女正不好意思,准备说两句好话时。她忽然又是一笑,说道:“看不上就看不上吧!我喜欢他,心里时而快乐,时而烦恼,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得了。也不知我以后还会不会再有这种心情。所以,就算是为了这种美好的感觉,我也要坚持暗恋到底!”
  少女瞪大了眼睛,脸上却没有惊讶之色。因为她知道,这是莫林心里真正的想法。叹了一口气,少女说道:“你这样的人!哎,也不知道在什么环境下,才会让你觉得痛苦无奈。”
  莫林嘿嘿一笑,牵着她的手,又大步向上面走去。不一会,她们就来到了半山腰。这时,少女又不行了,莫林叫道:“小英,你再这个样子。我就要丢下你自己先走了。”
  小英脸色发白的看了一下周边的数十米的斜坡,说道:“那可不行,你把我拉到了这里,就得继续拉上去才行。”
  莫林无奈,伸手就来拉她的手。正在这时,山上一个声音传来:“小心——”莫林反射性的一抬头,见一样物事向自己扑头扑脑的打来。她头一偏,脚下向后急急的退了几步,才让开这个篮球。
  可是,这个时候,小英紧急的喊叫声传来:“莫林,不要退——”莫林还没有明白过来,脚下就一空,接着,她整个人,向下一落!这落下的时间,最后映入她眼中的,是小英惨白惊恐的脸。
  “小姐,你醒了?快,快叫人来,小姐她醒过来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莫林恍惚中想到。她费力的睁大眼睛,动了动嘴唇,轻轻的叫道:“水,水。”
  听到她的声音,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走了过来,用茶杯倒了一点水,喂入她的口中。几口水入肚,莫林的意识,渐渐的清醒了一点。
  她睁着迷茫的大眼,看着那小姑娘,心里想:有点奇怪,她怎么穿得好像古代的丫鬟?还似模似样的在头上顶了两个球?这样一想,莫林觉得有趣极了。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扬起。
  这时,大门被大力推开,冲进来四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美妇。这些人与那个丫鬟一样,全部都是古装打扮。莫林眨了眨眼睛,要不是手上实在没有力气,她一定会揉揉眼睛,看这是不是幻觉。
  她一看到莫林,就扑了上来,紧紧的搂着她,哽咽的叫道:“离儿,离儿,你可醒了?你可吓死母亲了?”
  她抱得太紧,莫林挣了几下,都没有挣脱。这时,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好了好了,别这么激动,你看,离儿被你抱得喘不过气来了。”
  那妇人连忙看向莫林,急急的叫道:“离儿,你怎么啦?快,叫大夫!”莫林眼前一黑,又失去了意识。
  等莫林再次醒来,看到还是在这古香古色的屋子里时,她首先想到的,居然是庄子说过的梦蝶!也不知这是梦,还是那个学校读书的莫林才是梦?
  徐徐的叹了一口气,莫林抬起自己缩小的小腿小脚,转向院子里走去。
  这就是莫林的个性,她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很平静很快的面对现实,尽量让自己融入其中。
  她现在确定了,自己已经借尸还魂了。身体的这个主人,原是周国大儒何非的第三女,叫何盈,小名离儿,今年七岁多。这小女孩子生性淘气调皮,这一次,却是从树上摔下,给丢了性命。
  莫林照着镜子,镜子里面显出的,是一张雌雄难分的脸。秀美的脸上,生着一对剑眉,水灵的大眼,眉宇间露出几分英气。这样的长相,也是少有的。现在她是年纪还小,要是长大了,想来也是一个颇与众不同的大美女。
  “三小姐,三小姐——”,远远的传来小环的叫声,不一会,她看到了坐在亭子中的何盈,便加快了脚步,一边跑一边说道:“三小姐,你怎么还不动啊?夫人叫你过去呢。”何盈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这乍乍呼呼的小丫头,说了一声:“我,我就去。”
  小环一边走一边说道:“三小姐,你这次醒来后,总算没有以前那么皮了。”说到这里,她把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水灵的眼睛不安的转向何盈。心里想道:“糟了,小姐这阵子,想是头疼还没有恢复过来,所以这么安静。要是她听了我这话,又变回了以前的淘气样子,夫人非要骂我不可。”
  
第二章 卧月功法
  何盈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有些好笑。她因为这个身体里,还残存着以前的何盈的记忆,所以对于应付家人,一点也不生疏,也就不怕露出了马脚。
  倒是这家人,看到她现在好不容易文静一点,便变得高兴得不行。让何盈常自暗暗偷笑。
  远远看到母亲的身影,何盈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她从小就父母双亡,读书生活,都是由人资助。那助她之人,同时也帮助了二十多个小孩子。因此,她虽然一直衣食无忧,却从来没有见过恩人的样子。
  来到这里后,何盈那些遥远的记忆中的,对亲人的感情和渴望,都得到了回应。还没有过两天,她就完全把自己当成了那个真正的何盈,安心的享受这温暖的一切。
  何夫人站在院落里,看到何盈过来了,便张开双臂,温柔的说道:“来,乖女儿,让母亲好好抱一抱!”何盈格格一笑,果真扑了上去,紧紧的搂着母亲颈子。
  何夫人抱起她,来到餐桌前,一边喂着她着饭菜,一边笑道:“小盈,你大哥二哥也要回来了,你高兴吗?”
  何盈睁大眼睛看向母亲,娇声问道:“真的?大哥不是当了京官,很难回来一次的吗?”
  何夫人开心得见眉不见眼的笑道:“你大哥是奉令公干呢。他见时间还长,就先回来看看。”她点着何盈的小鼻子,笑道:“你大哥自小就疼你,这次回来,主要是听到你出事了,心里不放心才回的。”
  她又夹起一点菜,喂到何盈的嘴里。何盈肚子饿了,便说道:“母亲,我饿了,要自己吃。”何夫人放开她,她跳了下来,三两下就吃完一碗饭。
  何母一边在旁不停的叫道:“别急,别急!别哽着了。”一边笑盈盈的看着她,似乎光这样看着,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何盈一会就吃饱了,好不容易让母亲把自己的嘴抹干,她马上叫一声:“母亲,我玩去了。”转身就跑了开来,丢下正摇头微笑的何夫人。
  何盈所去的方向,却是自家的书房。何家历代书香门第,那书房藏书之多,让现代来的何盈都吓了一跳。而何家二子一女,也是从小就饱读诗书。像何盈,还不到八岁,但那些该认识的字,基本上都认得全了,一些普通的书本,更是过目不忘。
  这在其他人家难得的才能,在何家,似乎子女个个如此。这样也有很大的好处,至少现在,何盈用不着装睁眼瞎了。
  这个时代的书,是很珍贵的。除非特别的关系,才能借到别人的书。一般而言,都是当宝一样的藏了起来。像何家更是如此。何家防范最森严最宝贵的地方,居然是这个书房。
  来到后山的石壁处,何盈把手指划破,挤下一滴血,放入石墙左侧狮子的右眼中。又过了一分钟,那石壁才“吱”的一声,找了开来。何盈连忙跑了进去,她前脚进去,后脚那石门就重新关闭。
  石门后,却是别有洞天。太阳光从斜斜的山顶上点点射入,映得室内斑斑驳驳,却也通亮。石壁内安装了几颗夜明珠。据父亲说,这几颗夜明珠,可是何家最大的财富了。
  一层层的书架,望上去密密麻麻的书。何盈经常觉得,他们把书放得这么紧,实在是有些多余了,谁会无聊的过来偷书啊?
  记得当时父亲却说:“这不是防小偷,是防借书之人。”
  放在书架的书,纲举目张,一望分明。反而让何盈没有了看书的想法。她的兴趣,却是在那不起眼的角落,或一些灰尘密布,父亲根本就不想整理的旧书,破书摊里。
  这种感觉,就像她前世,手里拿着十几元钱,却想在地摊上卖到品色都不错的衣服的感觉一样。总有一种淘宝的兴趣在里面。
  何盈蹲了下来,这是她所翻的第二个角落。还没有翻到一个小时,她就满面尽是灰尘,除了一双水灵的大眼还干净外,小脸上糊得黑黑的,与乞丐都差不多了。
  何盈丢开一本残本,揉搓着麻木的双腿。心里想道:角落里的书可不多,今天应该可以翻完了,要是有个什么惊喜的,那多好玩啊?
  这角落里的书,大都是一些手抄本。有许多,是因为得了原本,才被置于这角落,做废物处理的。
  何盈黑污的小手,飞快的从一本本书上翻过。看了半天,除了那些经史子集,真正被她认为有用的,也才两本杂书。她把杂书放在一自己身边,又重新翻理起来。
  这时,她的眼睛,出现了一本手抄本〈卧月功法〉。何盈眼睛一亮,心里想道:难道,这里还有武功法诀不成?
  她打开翻了翻,见第一页面上写道:此功自现世至今,已有一千余年,练成者无几。偶有练成者,功力高深者亦无几!慎之慎之!
  何盈扁了扁嘴,轻轻的嘀咕道:“什么嘛?哪里有这样的武功法诀?”她顺手把那书一丢。又翻起别的书来。翻了一会,索然无味,一眼又看到那〈卧月功法〉,便伸手拿起。心里想道:管它行是不行,我先练上一练,打发一下时间也是好的。
  这样一想,她马上高兴起来。站起来伸了几个懒腰,把几本杂书一并放在怀里,何盈转身朝外面走去。
  当天晚上,何盈吃过饭后,便盘坐在床上,按照书上所写的功法,慢慢的练了起来。这功法有点像她前世所练的瑜伽,都是一些吐息间的动作变换。
  何盈练了一会,就觉得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